看清楚我是怎么占有你的,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看清楚我是怎么占有你的 第一章

1一个星期日,富商罗伯特被杀。经过调查,警察找到了三个跟罗伯特有过节的嫌疑人。

嫌疑人A:艾丁,天主教教徒,十分狂热,将其他宗教视为异端。因为罗伯特先生是东正教教徒而与他有过冲突。扬言说要铲除罗伯特。

嫌疑人B:亚伯拉罕,阿拉伯人,非常和蔼,在接受审讯时还说自己是红十字会成员,每周六、周日都会去参加慈善工作,并且展示出了自己涂有十字标志的工作服。

嫌疑人C:威廉,学者,因罗伯特之前擅自将其发表的论文“风车的改造及运用”编入《罗伯特周刊》而十分愤怒,并且多次以商业打击其学术研究而憎恨罗伯特。

请问,到底是谁杀死了罗伯特先生?

2SH是江湖上有名的怪盗,他要偷走的宝物从未失手。一天,临近海边的博物馆收到了SH发出的预告函,馆长对预告函的内容疑惑不解,于是找到了名侦探来解答,侦探看到之后微微一笑,指出了SH要偷的宝物。预告函内容如下:

在未至深秋之际,光明与黑暗平衡之时;

当阿波罗乘着他的战车远去;

我讲站在城堡之巅带走那永恒的微笑;

月光将会为我绽放出灿烂的烟花。

如果你是那位侦探,你能帮馆长解出答案吗?

3一女经理在她家被杀,经录像显示,昨天来他家的有三人:第一个是他的丈夫张贺轩,正和被害人闹离婚,而被害人不同意。第二个是被害人的部下李端,他家里困难,而被害人总刁难他,并炒了他鱿鱼。第三个是被害人的董事长刘硕,因被被害人抓住了把柄,而总受被害人威胁。被害人死前用血写了一些数字:53438274428263。请解开这些数字,推理出谁是凶手。

4、一天,L探长接到报案,电话另一头的人说:警察快来,我朋友被人杀了!我住在XXX。赶到现场后,里面的一个人见到是L探长,赶忙说:“我是A,昨晚八点,我的朋友B来我家做客。我们看了大约半小时的电视后,我去厨房给B端水果,刚从厨房跨进客厅,我就看见倒在地上的B,我一紧张,愣住了。突然我被人用像是棒子样的东西打晕了,我就一直晕到早晨六点半,才给你们报了警。”L探长在仔细的搜寻线索,忽然,他注意到了一样东西,马上对A说:“别装了,你就是那个凶手,快老实交代你是如何杀死B的吧!”请问,L探长注意的了

看清楚我是怎么占有你的 第二章

A级的物品分别是一只翅膀的残骸,,1.6万的心灵强度;一根看上去如同触角的东西,2.4万的强度,还有一块血红色的鲜肉,摸起来还有点儿温热,4.4万的心灵强度。

是某几个幸运儿,在及其危险的地带,捡到的。特别是4.4万心灵强度的肉块,已经能够一定程度影响到现实了。

不过很可惜的是,S

文学

级的物品数量,为零!100万现金的奖励并没有发放出去。

发生这种事情也很正常,这些怨的数量,本身就是金字塔型分布,越高等级的怨,数量越为稀少。

再加上当地人基本上不会与怨发生战斗,遇到了都是远远躲开。

由于这个世界人类稀少,缺乏负面情绪,怨与怨之间,也会因为内卷发生斗争。所以本土原居民完全就是依靠人数优势,从各个场所捡到的这些东西。

哪怕是几个大商队,顶多对付B级的怨而已,再高就会出现人员伤亡。

“不过这样也够了,A级以上的,还是得靠我们自己猎杀。”

第一波的交易量,3000件怨的残留物,总共发放了2000万的货币。

这些货币,一部分又通过各种商品的买卖回收回来了,5万张黄纸,以400元一张的价格,直接卖出去了一半。

另一部分则变成了一般等价物,用于普通商品的流通。

当地的原居民,很快就认同这些货币的价值,以后再也不需要用香烟、燃油来交换粮食了,用这种货币就成,简单又快捷。甚至,在交易的时候,还有着一定程度的溢价。

第二天的交易量更大,居然高达4000件怨的残留物,这是因为远方的一些人,急匆匆地赶过来了。

第三天的交易量稍稍萎缩,但还是交易到了2000件残留物……

……

除了物资的贸易之外,还有信息贸易,也在如火如荼地展开。

任何高等级怨的有效信息,云海号队伍都会给与不菲的奖励,所以很多本土的原居民都想要空口套白狼,来试试运气。

当然,为了防止一些投机分子诈骗,被骗钱只是小事,浪费时间才是大事。云海大神的威望在本土原居民当中很高,但总归有一些人都是不信神的,诈骗对于当地人来说是一种求生本能。

陆一鸣还专门雇佣了一些土著人。这些土著人普遍拥有情绪感知或者辨别谎言的特殊能力,做这份工作再合适不过。

对于一些诈骗犯,将会通过人脸识别系统,拉入黑名单,不再与其进行任何交易。

这些措施尽可能地减少了诈骗事件的发生。

就这样,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所有的贸易都进展的相当顺利。

一直到第十五天,人们还真的筛选出了一条重要信息!

有一些外乡人,目击到了阳河的消失!

这位红脸人,来源于遥远的海滨地区。一直到最近,才通过附近的商队,慢慢搬迁到青石镇附近,定居下来。

信息的提供者,名叫丁哥瓦,超能力是“判断一个人的灵魂强度”,这种判断非常神奇,哪怕是隐藏着的力量,也能够判断出来。

看清楚我是怎么占有你的 第三章

张珏睁开眼睛时,天已经大亮,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地上,有些刺眼。他躺在床上,并未立刻起身,而是仔细回忆着梦里的内容,将它们都装入自己的记忆殿堂中去。

总的来说,这次回去,有不少新发现,但谜团也更多了。

那个影子是什么?

月清城所说的‘它’是什么?

两者是一个东西吗?

月清城为什么没有变成僵尸?

他(她)还是正常人,或者说,他(她)真的是人类吗?

一大串儿问题萦绕在张珏脑海中,但现在线索太少,他也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张珏只恨自己睡眠的时间太短,如果他留在那个世界的时间可以长一些,说不定会有更多发现。

他曾想借助药物来实现这一点,但有个最重要的问题解决不了——他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回去。

从前几次的状况看,似乎并没有什么规律。

都是他闲着闲着,某天忽然就做了个梦。

而当他严阵以待,却连着很多天都一睡到天亮。

就好像命运一定要打他个措手不及。

不过张珏不是个矫情的人,看起来那些僵尸会一直保持那个样子,完全不用着急。

张珏从欧洲回来已经将近一个月,除了偶尔研究下雪莉的事,他又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睡觉睡到自然醒,实验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实在无聊就去找陈老切磋一下。

当然,大部分时间,他还是会对其他研究员的实验进行把关,以保证不会有人员伤亡。

杨雪也不会催促他什么,大抵是对他的性格有了更深的了解——小事或许不靠谱,大事上却没掉过链子。

这一天,张珏百无聊赖,正和一个女研究员探讨学术问题。

忽然听到另外的实验室内一阵惊呼。

张珏赶忙过去,发现原本光滑的墙壁上忽然出现了一个洞。

洞口深不见底,直径有两个拳头那么大。

据说这个洞是忽然出现的,那个研究员前一秒还在做实验,后一秒就被它吓了一跳。

在scp基金会工作的人对这种奇怪的事情非常敏感,于是他立刻叫来了其他同事。

大家都在围着洞口,似乎生怕它忽然又跑了。

几个研究员将杨雪也叫了过来,张珏不在的这段时间,她已经升职为site14站点的实验副主管。

在site14,除了那位年纪较大的试验主管和张珏这个特别顾问,就属她的级别最高。

张珏看了半天,也没想起这个洞是什么。

杨雪忽然拍了拍脑袋,似有所得。

张珏看到她的表情,笑道:“怎么,杨大博士,你知道它是什么?”

杨雪叹了口气:“总不能什么事情都靠你吧——我只是觉得它有点像一个我曾经听说过的项目,但具体是不是,还要等确认之后才知道。”

杨雪拨通了一个电话,嗯嗯啊啊之后,又将电话挂断。

“确认了?”张珏问道。

“嗯。”杨雪点点头,“它是SCP-1162。”

……

简单来说,SCP-1162是一个长在墙壁上的洞口,直径约为14.5厘米,其深度会根据当前使用者的不同而会有所变化。

一旦有生物将手臂伸入洞中,他们会拿出一个自己曾经丢失或者正在寻找的东西,而相应的,该生物会立刻丢失另外一样东西。

SCP-1162还有一个特性,如果它在168小时内没有被启动,它将会随机转移到

文学

另一面石头、混凝土、砖砌墙面或地板上,之前的洞会留下,不过不再具有异常属性。

SCP-1162之前被收容在Site-31,杨雪前些年去学习的时候曾听别人说起过,故而有点印象。

想来是Site-31的工作人员不知出了什么差错,在最近的168小时内没有启动SCP-1162,所以它才会乱跑,恰巧来到了site14。

杨雪刚刚打电话是为了确认,Site-31站点内的原1162洞口,是不是已经失效了。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便确认,这个忽然出现的洞口,就是SCP-1162无疑。

因为SCP-1162本身并没有什么危险性,而且必须频繁启动才可以保证它不会突破收容,因此基金会对它的实验非常多,权限级别也不高,许多研究员都有与SCP-1162的交互记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