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外国人做的真实感受|说说除了老公睡过的的

和外国人做的真实感受 第一章

第4969章倒霉女总裁(45)

等她将盒子都打开,她的收藏品中,就剩下寥寥无几。

“孔枫!!!”

“啊!!!”

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孽,竟然会遇到孔枫这种烂人。

……

“云氏估计真的不行了。”唐钧说。

这日,是唐家人的聚餐,唐果,唐翌,还有唐钧都在。

就算再忙,如果不是远出的话,他们都会抽空聚聚。

唐翌:“没想到昔日风光无比的云氏,竟然会落得这样的地步,云君灵一世英名,也算是毁在孔枫这个女婿的身上。”

“云筱筱支撑不了多久,听说她还要和孔枫打离婚官司,不知道孔家是什么态度。如果孔家要争那个孩子,云筱筱不一定会胜。”唐钧说,“以现在的云氏,孔家随便弄点小手段,都能让云氏岌岌可危。”

“姐,你觉得呢?你觉得云氏能支撑多久?你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云氏怎么样。好歹这也是咱们这地方数一数二的公司了,亲眼看到没落,还是有点不可思议。”

唐果:“没什么看法,破产是肯定的,倒是小叔和小叔,要多做准备了。云氏肯定不能一下垮掉,看着时机接盘吧。”

“姐,云筱筱的孩子都四岁了,你还是不打算回公司吗?”唐翌很委屈的说,“你真的就是有了姐夫,忘了我这个亲弟弟了吗?”

“家里呆着不好吗?非要跟着姐夫到处去奔波,拍什么照片,每次回来都要黑几个度,一点都不好看了。”唐翌说着说着,就被唐果淡淡的瞥了眼,连忙闭嘴。

当初宋石和唐果告别,去一个正在发生战争的小国家,是打算结束自己的梦想,拍一场完整的战场的画面。然后将这些照片带回来,给大众展示,战争究竟有多么可怕,如今的和平是多么的可贵。

因此,他在那个地方一呆就是三年,亲眼看着那个小国家,倒退了无数年。

他后来也是遇到一些意外,不知道是不是唐果给的护身符作用,竟然真的让他平安的回来。

和外国人做的真实感受 第二章

“竟然这么容易得手?”

一枪便将那老者刺死,就是杨行舟自己都觉得奇怪:“这些老梆子也不难对付啊,怎么我二哥耗费百年之功,也未能将他们灭掉?当真是奇哉怪也!”

他这般偷袭出手,这些史前怪物根本就没有这个准备,甚至一时间难以接受,现场一片哗然,全都破口大骂。

堂堂杨家传人,竟行如此宵小之举,实在是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打架偷袭,人之常理,这些老东西竟然像是没有经过实战一样,有点不合常理啊!”

见这些老怪如此反应,杨行舟惊讶之余,手上不停,再一次潜伏到一名老者身边,长枪收起,换成血刀,缓缓与老者所在的空间重叠。

当血刀的位置与老者的头颅相重合时,陡然撤掉了小世界的防护,现身在老者一侧,这血刀也陡然从老者头颅内长出,发出一股惊人吸力,快速汲取老者所有的精气神。

“竟然还来!”

在杨行舟现身之后,一群老怪惊怒交加,气息相连,形成阵势,几十个老者连成一体,“轰”的一声,将血刀从受创老者头内震出,连同杨行舟也被震的体内真元浮动,口鼻真火狂喷。

“好家伙!”

杨行舟发出一声赞叹,体内小世界之力再次使出,又将自身屏蔽起来,与此小世界隔离,迅速改变了位置。

就在他隐藏自身的一瞬间,他所在的位置已经被一股巨力笼罩,随后一个漩涡出现,产生了惊人的吸力,这个漩涡甚至波及到杨行舟自身的小世界,要不是杨行舟躲得快,怕是真要被漩涡吸入,落入不可知的地方。

而那被杨行舟血刀刺中脑袋的老者,整个脑袋都被血刀抽成了瘪球状,身子也成了干柴一般,元气大伤,开口说话都难。

“杨行舟!”

那为首的老者一脸的气急败坏:“你身为杨家嫡系,竟然行此下作之举,实在是有辱你的先人!”

“先人不先人,关我屁事!我又没有见过我的先人!”

杨行舟独立虚空,看着气急败坏的一群人,不为所动:“这群老家伙气息相连,一触即爆,现在是没法偷袭了。嘿嘿,我杀不了你们,还杀不了别的存在么?”

他目光看向远处大大小小的浮空铁城,嘿嘿笑了笑,身子瞬间来到城池之内,血刀被他放了出来。

这血刀吞吃了无数龙族精血,早已经成为了天地间一等一的凶器,被杨行舟扔进浮空铁城之后,刹那间化为一条血龙,张开血盆大口,将城池内所有在外的生灵全都吞入腹中。

“杨行舟去了浮空城!”

一群在虚空中严阵以待的老者感应到血刀的气息之后,神情大变,下一刻,他们已经来到了浮空城上空,气息相连,化为天罗地网,将那出事的浮空城方圆万里都笼罩了起来。

但是即便他们法力再强大,也只是笼罩住浮空城所在的世界范围,但杨行舟自成一界,游离于黑山族人的世界之外,双方隔着一个世界,这些史前生灵再厉害,也难以将杨行舟抓住。

他们纵然经历过种种大劫,但毕竟修行方式和思维已经固定,并不了解杨行舟这种开辟体内小天地的功法特性,即便是法力高深,超过杨行舟,却还是无法防范杨行舟的偷袭。

和外国人做的真实感受 第三章

“吼吼吼!”

伯爵暴怒,金属铁爪自手腕处断开,拖拽锁链弹射而出,五根锋利长爪直刺廖文杰胸口位置。

廖文杰双手插兜站在原地,红线丝丝缕缕在脚下铺开,在利爪即近前扬起帷幕,轻易将其挡下。

伯爵望之一愣,心头升起警惕,欲要收回义肢铁爪,却因为红线缠绕裹紧,几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

见红线缠上锁链,收束成一条条赤红色毒蛇袭来,伯爵壮士断腕,主动将小臂上的义肢卸下。

这条手臂是Reeve砍断的,那一战,伯爵失去了右手,Reeve痛失搭档,可谓两败俱伤。

考虑到Reeve失去的不仅仅是搭档,还有爱情,应该是他更惨一些。

“所有人一起上,杀了他,抢回圣物。”

点子扎手,且望之不是善类,伯爵招呼手下群殴。

他本人带头冲锋,黑袍下取出钢制长剑,身形化作残影,劈开红色帷幕,转瞬冲至廖文杰面前。

长剑高举,携带呼啸破空之声,锵一声落在廖文杰……掌心。

廖文杰抬手握住剑锋,嘴角勾起对着伯爵狰狞一笑,不等对方弃剑而逃,脚下红线化作一团红云,以铺天盖地之势淹没而下。

血色浪潮冲击整间教堂,声势轰隆席卷过境,除了扑街在地的主仆二人,在场所有吸血鬼一个没逃,全部被浪潮吞没。

纵然有吸血鬼顺着墙壁爬走,也被红色浪花化作的鬼手抓住,拖入了‘血海’之中。

尖叫四起,恐惧蔓延…

文学

待Kazaf主仆二人睁开眼,教堂里的血海退潮,一根根红线从天花板垂下,临空吊着红色人蛹。

伯爵双膝跪地,单手捂住胸口,五官扭曲,胸膛剧烈起伏,却始终没法呼吸到新鲜空气,反倒是皮

文学

肤表面溢出一颗颗小血珠,漏气的情况十分严重。

噗哧!

廖文杰抬手刺出十字架,扎进伯爵脑门,抬手补上一掌,将整个十字架没入其脑门。

属性克制严重,伯爵化作飞灰消散。

红线鬼手接住临空坠落的十字架,延伸至半空,挨个将人蛹里的吸血鬼刺成飞灰。

“……”x2

主仆二人慌得一批,尤其是Prada,想到之前自己将死神视为自助餐,还主动邀请他进屋坐坐,惊出了满身冷汗。

对死亡的恐惧压过一切欲望,现在一点也不饿了。

“奇怪,我以为吸血鬼心脏都不跳了,应该不需要呼吸,更不会出汗……”

廖文杰抬手接过十字架,背后红线收束,饶有兴趣看向主仆二人。

至此,欧洲抵达港岛的吸血鬼全灭,仅剩Kazaf和Prada两只。

“少爷,要不要挣扎一下?”

Prada表情僵硬,很想说一句‘少爷快跑,我掩护你’,可实力相差悬殊,临死前就不玩什么幽默了。

“不用,挣扎不过是换个死法而已,没意义的。”

Kazaf摇摇头,开门的时候、红线浪潮铺开的时候,廖文杰都能轻易杀了他们主仆二人,可两次都没下手,说明对方没打算这么做。

Kazaf理智没有将心头想法说出,见面没多久,他看得出廖文杰很邪性,和这种人相处,太聪明反倒容易吃亏。

“安心,要杀你们早就杀了。”

廖文杰眉头一挑:“你们两个很走运,之前没让我进门,不然骨灰已经扬了。”

“好人有好报……是吗?”

“差不多吧!”

想到Reeve的交代,廖文杰皱了皱眉:“我答应一个朋友的请求,专程过来干掉你们两个,看你们还算规矩的份上,我就不杀生了,从哪来回哪去,别让我在港岛再看到你们。”

“好,没问题!”

Prada连连点头,死里逃生大呼侥幸,拖着Kazaf就往门外跑,唯恐廖文杰反悔。

“等一下,Prada,问清楚再走。”

Kazaf挣开管家的手臂,直言道:“你的朋友是谁,我不是惹是生非的人,来港岛这些天从未得罪过人,为什么他要杀我?”

“得罪了,你泡了他妹妹。”

“What!?”

“实话告诉你,你女朋友的亲哥哥Reeve,他是一个吸血鬼猎人,得知妹妹在和一个吸血鬼谈恋爱,怀疑这里面有阴谋,碍于兄妹感情不好出手,所以请我来干掉你。”

“大哥他误会了,我和Helen是真心相爱的。”听到真相,Kazaf整个人都不好了。

“和我说这些没用,纯路人,不管你们是一见钟情,还是见色起意,我都不关心。”

廖文杰耸耸肩:“反倒是Reeve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将心比心,换我是个吸血鬼猎人,还手刃了这么多吸血鬼,突然有一天,妹妹被吸血鬼泡了,可能还上了,我会认为这是一起处心积虑的报复行为。”

Kazaf一脸懵逼:“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为什么普普通通爱情要用阴谋论来分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