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被全班轮奸

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 第一章

慕紫苏心里跟揣着个乱窜的兔子似的,忐忑不安的走进无极阁,“侯爷……”龙汲君转身看向她,“慕掌门几日不见,别来无恙。慕掌门身体不适?前几日在太阿宫的气焰怎么消失无踪了。”

龙汲君将檀木相箧放在桌上,道:“这是本王来长生宫学艺的的回礼,麻烦慕掌门替本王交给那个小师父。你即已退出玄策府,本王便也不会再来长生宫学艺。夜深露重,不必相送。”

这很明显是想让她拦着他!

他刚走出几步,便如愿以偿的听到了她叫住了自己。

“侯爷!”

“嗯?”

慕紫苏拼命挤出几滴眼泪,捧着巴掌大的‘长生宫’感叹道:“太精美了!呜呜呜,简直太美了!!”

“是啊,确是本王的心血之作。天下间就只有这么一个,望慕掌门好生珍藏,以后,便再也没有了。”

慕紫苏道:“这样看来,我还真是没良心,侯爷待我那么好,我却辜负了您的栽培。”她又低下头道:“当日是我太过冲动,也不该擅自主张,做出那种事,让您失望了……”

慕紫苏忽然听到他背着身道:“我也不该——言而无信。”

她十分惊悚的看着他的背影,侯爷这是在道歉吗!!

他转过身,月色下长眸里闪着如水般柔软的光泽,他笑了笑,“这次听你的,不打了。”

这是龙汲君第一次为了她,放弃他的野心。

慕紫苏心中莫名也软了下来,旋即她道:“端木衡与我有一些交情,我们的目标,从来都是一致的。”

这句话,别有深意。

龙汲君眸子微眯了起来。

——大夏的懿德太后,难道……

若真是他设想的那样,他不禁更加好奇,那老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要布下如此大局!

“这就是饕餮的侠道吗?本王见识了。”

慕紫苏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您就别再挖苦我了……”

龙汲君道:“长生宫若想再往上走,单凭武力,绝无可能。只要有人随便动一根手指,便可篡改任何一个门派的名次。让他上来他便上来,让他下去他便下去。游戏规则只是制定给下位者的。而上位者,是利用游戏规则的人。——本王要你成为一个利用规则和制定规则的人,不是被规则左右的人。”

她笑道:“可是我们长生宫一不想随世间沉浮,二不想作为棋子。只想快乐的修真,随心所欲,自由自在。——这样也可以称霸天下!”

“老魔教你的?”

“一半一半吧,我这么聪明。”

“他的那些东西,说说而已,偏听偏信就是自掘坟墓。他不可能帮你实现梦想。倘若你只是想做他庇护下的女子,便怪我看走了眼。”

“侯爷您就是这么看我的么。”

“自然不是。只是你这种想法,很难实现你的梦想,而你的想法中,也有为他牺牲和放弃权力的部分。”

“我……”

龙汲君道:“你可知我看上的是长生宫哪处。”

“是何?”

“是你们的道。长生宫广布恩德,深得民心,就如上古时的大夏,天下人见夏国君主厚待牲畜,从不赶尽杀绝,都盼着他统一天下。这样一个门派,只用来做弃子,岂不可惜?”

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 第二章

听到同伴的话,工作人员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刘泠母亲对着她们翻了个白眼,“哼,一个破服务员,哪来的勇气跟我叫板。”

说完,刘泠母亲拉着儿子大摇大摆的走了,

直到她们消失在电梯口,工作人员才皱着眉抱怨,“什么素质啊,夏挽沅怎么会跟这样的人扯在一起啊,真的假的?”

“真的,”同伴悄悄地,“我上回亲眼看到夏挽沅来酒店看她们呢,啧啧,我感觉夏挽沅是被骗了,看这一家人,一点素质没有,夏挽沅还对她们这么好。”

工作人员们一边聊着一边往里走,路过套间的时候,瞥了一眼里面脏乱的场景,众人面面相觑,暗自祈祷自己不要分到这个片区来打扫,

做酒店行业的人,最怕的就是遇到这样不讲卫生的客人了。

——

安娆和薄晓的婚礼时间就在一个月以后,夏挽沅特意推了很多的工作,专心的给安娆设计婚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都已经临近深夜,夏挽沅依旧没有从书房出来,君时陵终于忍不住进去找她,

刚靠近夏挽沅,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先被她笔下的设计图给吸引了视线,

虽然还只是半成品,但依旧璀璨夺目的让人移不开目光,哪怕是君时陵这样对婚纱不感兴趣的男人。

夏挽沅仔细的将袖口处的雕花设计画好,转过头看到了君时陵,“几点了?”

“十一点了,夫人,该睡了吧。”君时陵将目

文学

光从纸上移开,看向夏挽沅,

“好,”夏挽沅说着,将设计图小心的折起来,然后放到墙角边一个巨大的金丝楠木箱子里,

君时陵瞥了一眼,看到除了安娆的婚纱设计图外,箱子里面,还有一幅卷着的图纸,

君时陵走过去,想伸手去拿,“这个是什么?”

夏挽沅一慌,直接转过身抱住君时陵的腰,把他的手拉回来放在自己腰上,“不能看。”

君时陵微微挑眉,“还有我不能看的?”

夏挽沅脸上酒窝浮现,“以后会给你看的,现在不行。”

君时陵太了解夏挽沅了,他心中已然猜到了是什么,但还是顺着夏挽沅的意思,“好,你说不看就不看,”

夏挽沅这才转身小心的放好安娆的设计图,

纵使夏挽沅为了这个设计图已经推掉了大量的工作,但有一项行程却是不得不去的,那就是被誉为国内电影界最有份量的“金影奖”,

自从它开办以来,每一年,都会评选出当年最受瞩目的作品和演员,这个奖项份量极重,

可以说,能拿到一个“金鹰奖”,便意味着从此以后,这个演员在电影界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而夏挽沅和苏月然一起,被提名了这个“金影奖”的影后。

“挽沅啊,这回你一定要穿的漂亮一点,要超级漂亮的那种!!”陈匀为夏挽沅的造型操碎了心,“哪怕咱们拿不到影后奖,也要在气势上压倒苏月然。”

鹿梨天天和陈匀在一起上班,自然也告诉了陈匀那天她被咬以后,夏挽沅送她去医院,然后错过试镜的事情,

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 第三章

文学

真当怕你撕了房本不成?小戏精一个。暗笑不已的齐景年瞥了她一眼,毫不犹豫地坐回原位继续整理。

等着!

让你乱用美人计。

小七的办事能力还是相当靠谱的,以至于有些细节上的问题就是他并未提出,这小子也已考虑到位。

每份文件袋全有密封条封死了上下两头封口处,并且还在上面加盖了专用印签,又标有一行数字年月日期。

如此一来,除了能及时查看出在他封死之后有没有被人盗看之外,还省了要先考虑从哪一份开始着手更好。

“怕了?果然,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关平安伸直了右腿,看似不经意之间脚丫子划了一下齐景年的腿。

不上当!

绝不上当!!!

齐景年深吸了口气,“哪来的新人?少冤枉我。我身边除了你一个,连个母蚊子都没有,哪来的新人。”

“听说有洋美人邀请喝咖啡哟~”关平安冷哼一声,“茶不香?没见识!臭不要脸的,X大无脑!”

“谁?”顾不上手上拆开的文件袋,齐景年立即抬头,“不可能!我从未接受异性邀请,更别说一起喝咖啡。”

“没说你和人家一起喝咖啡。要是接受邀请一起出去喝咖啡,你早就完蛋了!我是讨厌有野女人勾引你。”

“吃醋了?”齐景年很是开心地看着她,“要说没人邀请,肯定是不可能的。我说了,你也不信。

不过没想你的邪乎,谁不知我有你。你应该是听爱丽丝她们开玩笑说的吧?应该就是那次我们几个聚会那次。

当天我还打过电话问过你要不要一起,就是你说在场都是男的,不去的那次。就那次连你哥也有事儿没在场。”

言外之意,平时都有我哥在场,就是最好的证明是不?暗暗偷乐的关平安抿着嘴莫有表情地看着他。

看你怕不怕!

“当时我们宿舍几个连同爱德华他们去的是距离地铁站不远的那家餐馆,吃到了一半好像是有谁的女朋友带人来了。

你知道的,我对这些不关心,反正你又没在场。再说当时我和爱德华他们几个聊得正开心,根本没怎么注意。

倒是要离开时,好像是有人问我要不要一起喝咖啡。可你男人我是谁啊?天都快要黑了,还一起喝咖啡?”

关平安再也绷不住,语气幽幽地来了一句,“是呀,天黑了可不正好一起喝咖啡,哎呀呀,咖啡倒身上了,你懂的。”

不!

不懂!

“像那种货色,你男人我可见多了,不然你男人我怎么能为你守身如玉对吧?真当我饥不择食?

当时我就没搭理直接拽过爱德华离开了。有些人就根本不知所谓,你越搭理,反而还会越来劲儿。

其实对付那种人,无视就是最好的态度。再缠上来?那就根本无须客气,直接一脚踹过去就对了。”

哟~

挺有经验的嘛。

“爱德华当时还笑话我怕你,我就直说是怕你不高兴。那大嘴巴肯定是当成趣事回去跟爱丽丝说了。”

可不是嘛,不过不是爱丽丝说的。关平安摇了摇头,“是莫莉说的,她说你在学校也非常受欢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