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一相亲、污污小短文故事

一对一相亲 第一章

中森明菜把长颈鹿角的周边戴在头上,等着演出开始。

昨天,她穿得随随便便。倒是今天,没那么古板老土,也没再戴那副古板的黑框眼镜——

明明和昨天一样,是一个人来看演唱会。但这一次,她兴高采烈,独自入场的寂寞一扫而空。

瞒着岩桥慎一不叫他知道,杀他一个回马枪。这点“突然袭击”的做法,像是在跟他捉迷藏、对他做一个小小的恶作剧。

只要这么想,中森明菜难免就有点洋洋自得的雀跃,仿

文学

佛正在捉弄岩桥慎一。

演出还没开始,先在心里琢磨,今天晚上见到他以后,把这事说给他听……说给他听然后呢?

好像也并没有做什么能把岩桥慎一给吓一跳的事。

不过,说给他听,看看他的反应也很有意思。她在心里替自己这点突发奇想找理由。再说了,还要看看他今天换的新领带呢。

一时心血来潮、看完一遍又来一遍的中森明菜,注视开场前的舞台。

……

巡演最终场的后台,气氛相比起前面的场次,意外地并不紧张。参与演出的众人,没有那种“要在最后全力以赴”的严肃。真要说起来,是一种更为松弛的,“尽情享受直到最后”的轻快。

而之所以如此,跟乐队享受舞台演出的风格大有关系。

渡边万由美来了一趟,在后台待了一会儿,开场以后,就从后台离开,到前面去了。把事务所老板送走,岩桥慎一再回去做开演之前的准备。

中森明菜送的领带,有两条平时系也系不出去,岩桥慎一昨天用了一条,今天又带了另一条过来。在更衣室换了演出服装,系好领带看看,也挺不错。

这一场的演出会进行录像,今天他到湾岸广场来时,场地内的设备都已经就位,开场前,场地外也张贴着今天的演出会进行现场录制的提醒。

哪怕开票时就已经告知过观众,这一项也不能省去。

巡演结束后,发行录像带的事就会提上日程,最早年底、最迟明年开春。到时候,把录像带送给中森明菜,照样能让她看到自己送的领带系着是什么效果。

岩桥慎一心里暗戳戳,想着过后看一看那个桃浦斯达的反应——

在那之前,先被美和酱给抓住,盯着看了又看,“慎一君又换了条领带?”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看着这个霸道总裁在场时老老实实、霸道总裁一走就现原形的家伙。

“这条也很不错。”

美和酱仔仔细细打量,认认真真夸奖,“眼光相当好哦!”

“……”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句“眼光好”也没差。

美和酱跃跃欲试,“等下次再开演唱会,设计演出服装的时候,我也记得把领带考虑进去。”一副自己忘记了重要的事的语气。

岩桥慎一听她提起下次的演唱会,什么也没说。

美和酱看了看他的脸,意外地没有再跟他嘴皮子炒黄豆,点到为止,没再说下去。

巡演最终场的动员会,由美和酱来发言。她不怎么擅长做这种事,平时大大咧咧的,一到这种场合,反而扭扭捏捏,像个被起着哄强行推上讲台的女学生。

众人手拉着手围成一圈,等着她开口。

旁边,摄像机等着拍下乐队登场前的画面。一开机,岩桥慎一就早戴好长颈鹿头套。

“那个~”

美和酱语气轻轻,还好手里拿着扩音器。她语速又快、尾音又轻,把话一口气说完:“今天的演出是巡演的最后一场,希望大家能一起加油,顺顺利利完成!”

话说完,松一口气,工作人员从她手里把扩音器接过来。美和酱空出来的手,拉住站在旁边的中村兄的手。

至于另一只手——她的右手从刚才就一直握着长颈鹿男的手。

……

动员会开完,中村正人和长颈鹿男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往各自登台的地方跑去。美和酱登场的地方就在附近,她也跟着工作人员,走到升降机旁边。

不过,虽然用不着移动太远,但是,过后她还要飞上半空,开演之前,几个工作人员过来,替她准备吊钢丝的安全设备。

她被团团围住,动也不能动,有点无聊的左看看右看看。

升降机旁边,贴着她的名字:吉田美和様。

从福冈的第一场,再到东京的最后一场。

等下的演出结束以后,这次的巡演也就彻底结束了。过后会做什么呢?要先去医院检查身体状况、保养喉咙。

然后去参加音乐节目,听慎一君说,是为了给单曲和专辑继续宣传。

要是努力一下,乐队今年也许会同时拥有百万单曲和百万专辑。

一百万张是有多少?

今天的演唱会有四万人,两天是八万人。再加上另外四座城市的七场演出,大概有三十万人看了乐队的演唱会。

她脑海当中,曾走过的城市、曾收入眼中的人山人海还历历在目。

要比那些人多三倍还要多……才能有一百万。

宣传期结束,然后要再进录音室制作新歌,年底会再发一张新单曲。至于新专辑,要到明年再发。不过,乐队一向专辑和单曲同时制作,马上,慎一君又要催她写作业,准备好一张专辑分量的新歌了。

中村兄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一颗黑心,坦然把监督她写作业的工作推给岩桥慎一。

想到发新专辑,美和酱心里就干劲儿十足。

要发新专辑,就要有主题巡演。她想多多去演出,开更多的演唱会,见到更多的歌迷们。不仅是这样大型的户外演出,规模再小一点的也要开。

除了大城市,小城市也一定要去。

刚到东京时,被那个江湖骗子挖苦。后来,和岩桥慎一为了二百五十人规模的演出组了乐队。

现在,想到有三十万人来看他们演出,想到将有一百万人买乐队的单曲和专辑,美和酱心里就热乎乎的,希望喜欢着乐队的观众,都能够有机会看到乐队的现场演出。

可是,要开多多的演唱会,要把脚步走遍全曰本、甚至全世界……

这次的巡演,一路上,美和酱把岩桥慎一忙忙碌碌、一心两用的样子看在眼睛里。看到他不停接打电话,看到跟着他的办事员被吩咐的团团转。

一对一相亲 第二章

王林再也不敢迟疑,赶紧说道:“我不是武者,只是人上人组织的外围成员,我真没干什么坏事啊,求你放过我。”

“你知道我是侦缉队的?”

苏烨问道。

“知道知道。”

王林连连点头,谄笑着说道:“您全国这么有名,在武林也是天之骄子,我师兄也经常提起你,赞誉有加啊。”

屁的赞誉有加,其实是满脸不服和不屑。

苏烨问道:“你师兄是人上人组织的?”

“对,他是!”

王林回答道:“我师兄是一名武者,今年二十八岁,我的风水术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原来只是个普通的算命先生,这些风水阵都是他教的!”

说完,赶紧拱手求饶道:这些事情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我的一切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做的一切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他自己从来不动手,所有事情都是通过我的手来做的。”

“我是工具人,对……我只是一个被推在前面的工具人!他就是个王八蛋!自己吃饱喝足,把我给坑了!”

苏烨冷冷一笑。

果然如此。

“说说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坏事?”

“我,我做了……不,我师兄逼着我做了很多事。”

王林看着苏烨,一脸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一开始帮我在富豪圈闯出名堂后,有很多富豪来求财,求子,求福还有求命的,这其中有一富豪些是在米国有上市的公司的,后来都被我师兄跟米国的机构给做空了。有一次我师兄喝醉了对我吹牛逼,我才知道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为人上人组织转了很多钱,还说以后也要让我成为人上人,我当时就严词拒绝!因为我知道,我来自于人民,自然要……”

“停!”

苏烨目光一凝,说道:“你是说,你师兄负责帮人上人组织赚钱?”

“对!”

王林连忙点头,说道:“我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他对人上人组织的了解更多,你想要了解人上人组织就去找他,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饶了我吧大爷!我可以帮你约他出来!只要你放了我!”

“不需要!”

苏烨冷笑。

果然是不入流的组织。

竟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把戏来骗钱。

“既然你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那你们师父的地位应该更高吧?”

“我师父,我……”

王林突然尬住了。

从他的眼神里,苏烨看到了一些茫然和莫名之色。

“你师父是谁?”

苏烨逼问。

“我不知道。”

王林突然苦笑一声,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师父,我能入门也是我师兄代收的,我很少听师兄提起过师父。”

苏烨点点头。

果然。

一个工具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王林的眼神已经告诉他答案了。

“啪!”

手掌一挥。

直接砍晕王林。

“用我们华夏人的钱来祸害我们华夏和中医?”

深吸一口气,苏烨站起身来,脸色阴冷。

本以为侦缉队从人上人组织中清缴出来的物资和财产都是米国提供的,没想到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是从华夏这些富豪们身上坑蒙拐骗来的。

这个人上人组织,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无所不用其极啊。

估计还一边坑着富豪们的钱,一边以人上人的姿态骂他们的傻逼。

“啧啧,只要是人,总有所求,不管高低贵贱,富豪也如此。”

苏烨提起王林,走进山林。

不需要王林帮他诱来他师兄。

他要守株待兔。

找了一个相对隐秘而又平坦的区域盘坐下来。

苏烨直接拿出了上品灵玉。

盒子一打开。

浓郁无比的灵气散发出来。

“不愧是上品灵玉中的极品。”

感受着这股精纯而浓郁的灵气,苏烨微微一笑。

“从这种气息来判断,这一块上品灵玉就足以抵得上一座大型下品灵玉矿脉了。”

没有丝毫迟疑。

闭上双眼,苏烨立刻运转浩然功法,开始疯狂的吸取上品灵玉中的灵气。

“哗啦啦……”

浩瀚的灵气流,疯狂灌入到他体内。

经过先天灵经的锤炼化为最精纯的灵气,在苏烨的控制下不断的朝着右脚涌流过去。

上一次吸收三省人上人物资的时候,他右脚的脚趾、脚背、脚踝以及脚后跟都已经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

随着当下大量灵气的吸收灌入,右脚的金色开始快速加深。

不一会儿,就已经变成了纯正的金黄色。

此时,上品灵玉的能量仅仅被吸收了五分之一!

继续!

大量精纯的灵气迅速顺着小腿向上延伸。

很快整个小腿骨就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的能量。

开始渗入骨髓。

知道整个骨髓全部变成金色。

金色能量再度往大腿骨攀爬蔓延上去。

当上品灵玉中的灵气被吸收得差不多的时候。

一对一相亲 第三章

也正如众人所看到的那样,陈平和唐胖子根本不打算插手这一次的战斗。

秦瑶的年纪和实力是完全不成正比的。

任何轻视秦瑶的人,最后必然会在秦瑶手中吃大亏!

就如同白山一般,干脆利索的就让秦瑶给下了一个契约,而且是单方面有利于秦瑶的契约。

另一边,欧阳旭等人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这小女孩,似乎不简单。”

欧阳旭身旁有人低语。

欧阳旭听到这话,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我们白虎皇族的颜面,不是一句她不简单就能够放弃的!”

话音落下,欧阳旭看向了秦瑶,眼神冷冽无比。

秦瑶眉头微微皱了皱,旋即看着自己坐下的白山,有些不满的说道:“你惹出来的麻烦,你

文学

自己解决去。”

说完之后,秦瑶直接从白山的身上下来了,一脸随意的朝着陈平等人走了过去。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瞬间懵了,这秦瑶,就这么肆无忌惮吗?

另一边,欧阳旭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这秦瑶,居然让他们一族的守护神兽和他对峙。

这件事情,让欧阳旭有些进退两难了。

就算是白山是因为有人控制,所以才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模样,欧阳旭也不能就这样打伤对方。

否则的话,族中神兽白氏,肯定会因此和白虎皇族发生一定的矛盾。

毕竟神兽白氏之中,像白山一样的天骄并不多。

他若是伤了白山,日后他就别想着再找神兽白氏一族的白虎结契约了,所有白虎神首都会抵制他的。

但是他若是不动手,又该怎么收回白山?

那小女孩明摆着就是不跟他们动手了。

“该死的。”

欧阳旭咬了咬牙,眼中的怒气越发的浓郁起来。

但是周围却没有一个人给欧阳旭以回应,一旁的君昊则是淡笑一声。

“这下子,欧阳旭该难受了。”

“他若是不顾一切对秦瑶出手,那么白山势必会重创他。”

“但是他若是不出手,那么白山这辈子,都要栽到秦瑶手中了。”

关于白虎皇族之中,欧阳一族和白氏一族的事情,他们饕餮皇族也是有所耳闻的。

而场中其他白虎皇族的人看到这一幕,脸色也全都变了,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的复杂性了。

另一边,唐胖子却是一脸诧异的看向了秦瑶。

“秦瑶,你就这么放任他们两个打斗啊?”

秦瑶闻言满不在乎的说道:“放心,那家伙不会是白山的对手的。”

陈平却是面色怪异的看着秦瑶。

“白山只是九星初期,但是那个欧阳旭,可是九星中期,你怎么确定对方不是白山的对手?”

秦瑶闻言眨了眨眼睛,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却又迅速消失。

“不知道啊,反正我就是觉得他打不过白山!”

陈平和唐胖子都没有看到秦瑶眼中的那一缕光芒,也就没有继续深究下去了。

反正,白山死了,也跟他们没关系,最多就是秦瑶损失一个坐骑罢了。

大不了再帮秦瑶找一个坐骑就是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