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不要再进去了会被撑坏的

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第一章

今晚的宴会当然不会因为这样一场闹剧就草草结束,施清海憨厚老实地站在魏可可身边,除了与魏可可朋友喝酒,顺带勉为其难感受手臂上的柔软。

诶,真烦。

宴会中期,施清海借着胸闷上厕所的理由,跑到卫生间里面。

宽敞明亮的卫生间里,施清海站在马桶上面。

马桶桶环包裹着一次性环形带,每一次的臀部离开马桶后,充满科技感的智能马桶都会讲环形带自动替换,达到最好的卫生情况。

不仅如此,智能马桶还拥有其它功能,比如说自动洗屁股,以及适应性加热。

不过感觉话题有点跑偏,在此就不对这个马桶再做赘述。

场景回到一开始的地方,施清海站在马桶上,与卫生间的门还隔着两个一米八三双猛男的距离,如果是男上加男的话,空间完全够用。

于是,施清海心意一动。

地图:

卫生间

马桶↑施清海

马桶→施清海

——

没错,施清海在晚上这个平淡无奇的时刻召唤出了自己替身!

而这个替身的用处显而易见——与龙女见面。

施清海时时刻刻记着龙女身上三魂隐患,如若不是因为自己多出来的分身,晚上的施清海并不会与魏可可参加晚宴,而是会选择与龙女见面。

现在,“贾明子”的舞台到了!

看着自己的分身,施清海心里依旧升起一种极其怪异的感觉,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可以把这种感觉划入医学领域之内,施清海觉得这应该是叫做“分身不适综合征”。

“真他吗的帅。”

没有过多的自我陶醉,施清海迅速让分身幻化出贾明子的样子,随后贾明子骤然从眼前消失,宛若从来没有存在过。

卫生间的门被自动推开,贾明子在前,施清海在后,两人走出卫生间,随后奔赴不同方向。

要记住的一点是:寻找龙女的是施清海分身,而施清海本体依旧停留此地,与魏可可参加完接下去的晚宴。

之所以选择用贾明子去见龙女,一是为了养成习惯,锻炼贾明子的神态动作;二是因为贾明子现在所存有实力只有本体的百分之二十,实力的削弱并不会影响贾明子与龙女的关系,反倒会让龙女心怀愧疚。

至于为什么别人看不见贾明子,那是因为分身拥有本体一切技能,除开一次性技能。

若无其事地回到魏可可身边,施清海继续喝酒,喝酒,一直喝酒。

无论多少红酒入肚,施清海都面不改色,充分地展现了一个男朋友应该有的风度。

这也让魏可可对施清海的好感更甚。

“叮咚。”

手机穿来微信提示音,施清海拿起手机,没有任何设防地在魏可可面前浏览。

本来的魏可可还想偷偷摸摸看一下,见到施清海如此问心无愧的样子,她反倒不好意思看了。

“魏总,施公子海量呀!”

“他应该是在处理工作上的事情,我们喝一杯。”

魏可可面带笑容,充分扮演着贤妻角色,与一位商业大鳄继续碰杯。

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第二章

两周,半个月的加强培训!

昱哥脑袋里那点东西差不多就要被掏空了,这让他觉得亚历山大……

特别是那个景媛,每天就跟十万个为什么似的。

“秦老师,这个为什么,那个为什么,为什么是为什么?”

瓦特?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自己不会去想?

不过,昱哥很快就发现有一招特别实用。

表情平静,眼帘低垂。

用淡然的目光盯着她看,一直看……

直到景媛内心产生愧疚,“这么简单的问题,自己怎么好意思来向秦老师请教?”

然后,她就会埋头苦读,一夜一夜的不睡!

直到彻底钻研透问题的所在,兴奋的像个孩子来向老师展示自己的成果。

这时候,昱哥都会表现的特别淡定!

目光投向窗外,视线深邃,露出思索状。

偶然间的点头轻哼,既是对景媛的认同。

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表现的特别兴奋。

脸颊通红,双腿夹紧,呼吸也变得急切短促。

鼻息间好似有一团白雾忽远忽近……

一月中旬,废都的天气也转凉了!

“老师,您觉得我的方向对吗?”再次向秦昱阐述自己的理念,景媛想要得到他的肯定。

秦昱收回放空的目光,表情严肃且淡然的回应道:“探索科学,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敢想敢做,不怕失败,永保激情!”景媛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秦昱的表情里终于露出一丝满意,“没错,就是敢打敢拼的精神,不要怕出错,不要怕失败……成功就是在一次次失败中诞生的。”

“所以,不要去问别人,我做的对还是做,而是要问自己……我认为它是对还是错。”

秦昱激情昂扬的看着她,

文学

眼眸里绽放着炽热的火光。

瞬间点燃了景媛对科学的热爱和激情,“是,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猛然敬礼,景媛热血澎湃的离开房间,向着小组办公室走去。

秦老师先前所说的每一句话,仍然在她的脑海里不停回荡。

让她全身的热血,好似翻江倒海般的沸腾着!

相信自己,坚持自己,在失败中寻找成功……

没错,景媛,你就是要做一个在失败中寻找成功的人。

唯有这样,才能跟上秦老师的步伐!

他是注定要搅动这个时代,甚至改变世界的男人。

唯有奔跑,埋头俯冲,才能够紧紧跟随着他,不会掉队!

景媛抿着嘴唇,眼底精光绽放的做了个加油的动作:“景媛,要加油!”

……

办公室里,先前还淡定自若的秦昱瘫在床上。

整个人都不好了!

装逼好累,要是哪天被拆穿的话,相信他们一定会很失望吧?

翻身坐起来,秦昱看着桌上码好卷起来的图纸。

“决定了,从今天开始好好学习!”

“我就不信,有勤奋好学的天赋,我还做不了个学霸了。”

“不就是学嘛!”

“做不了学霸,我还做不了伪学霸了???”

昱哥还就真不信这个邪了。

咱也不比谁少个脑子,有什么不行的?

干就对了。

先在网上买了全套的基础教材,然后又把知名院校的视频找出来。

趁着空闲的时候,秦昱投入到知识的海洋中。

这一头扎进去,就没能再跳出来。

原来,学习是如此快乐的一件事……

每天两个小时的固定学习时间,成为他在工地上唯一的乐趣!

景媛放弃向秦昱请教的第三天,又有人找上门了。

这次是崔耿!

也不知道是不是跟景媛学坏了,他也拿着各种难题来找秦昱探讨。

这次,和景媛来时的情况不太一样。

秦昱和崔耿展开激烈的讨论,两人从基础谈论到目前的夸父电池组技术。

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第三章

一个男人宽阔的背影占据了整个屏幕,当他走到之后,观众才发现屏幕上的场景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竟然是一个转场镜头。

林萱儿挠了挠头,她觉得自己又有些看不懂了。

如果是戏中戏的话,为什么布景会变呢,而且还变得这么彻底。

此刻的场景已经变成了一个亮堂的套间,房间里随处可见的都是价值连城的工艺品。

一个男人坐在一张镶着钻石的躺椅上,第一眼看过去还以为他是哪个部落的酋长。

两个字,有钱。

这个男人便是周弋阳组里的第三位演员。

这时候罗晨和苏音小心翼翼地候在男人旁边,竟然一句话都不敢反驳。

“你们啊。”男人摇了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都拍得什么!他是你弟弟,你怎么演的跟木头一样!”

“你再说!”苏音突然怒了:“我对我弟弟哪里不好了!”

导演并不在意,转头看向了罗晨:“你的问题,太轻浮了,我没看出来你对演员的执着。你知道吗,你要想在这条路上走下去,需要更多的热情,你要燃烧你自己!”

“燃烧?”罗晨沉思了起来:“暹罗点着了会被烧死吗?”

没有人回答他这个无理取闹的问题。

导演抓过那叠钱,突然就落泪了。

“弟弟,把这些钱拿去,买几件衣服。”

观众这里倒是都看懂了,导演这是在讲戏呢!

他模仿苏音的表情可以说是惟妙惟肖的,那种女人的媚态,姐姐的关怀,都被他揣摩并演了出来。

汪星蕊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然而导演的讲戏还没结束,他刹那间又变成了另一个人。

他在扮演弟弟,他抓起那些钱,把它们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歇斯底里地说:“你看不起我!我不缺钱!”

然后又要抬脚在那些钞票上踩几脚。

“反正是假的。”

林萱儿都看傻了,不止是为这位演员的表演,她还挺可怜那些钞票的。

苏音很自然地接了下去:“其实这钱,是真的。”

她弯下腰,把地上的钞票又一张张地捡了起来。

镜头对着她蹲下的背影,她散落的长发,一地的钞票,停留了片刻。

罗晨握紧了拳头,又不自觉地松开了。

他慢慢地蹲了下去,蹲在了姐姐旁边,说:“姐,对不起。”

导演走了过去,自顾自地开始鼓掌。

“还不错,虽然没我演的好就是了。”

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了一个摄像机,对准了自己:“action!”

又是熟悉的强光。

不过这一次倒是证明了张应远的猜测,这道光竟然真的是闪光灯。

光线消失后,场景来到了一个饭店。

实际上很多观众看过去,觉得这个布置的话,更像是一个食堂。

反正看起来不怎么洋气就对了。

三人坐在角落里的桌子那儿,导演悠悠地坐中央,眯起眼睛,老神在在地哼着首老情歌。

苏音局促地站了起来,轻咳一声。

罗晨认真地在辣子鸡里挑鸡块,没办法,一眼看过去,里面都是辣椒。

三个人明明在一张桌子上,心却不在一起。

“咳咳,”苏音又咳了一声,这才是唤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导演,我敬您一杯酒!我先干了,您随意!”

她豪爽地拿起白酒瓶,往杯子里倒满了,然后猛地仰头一灌,全喝了。

即便唐玥知道这拍戏肯定用的是白水,可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最感慨的人是汪星蕊。

因为她也是个姐姐。

她家里还有个弟弟。

好在她弟弟没有片子里这个弟弟让人无语。

苏音果然是呛到了。

她猛地咳了好多下,眼泪都出来了,然而脸上还要陪着笑。

可以说,她这段表演相当动人,很是生活化。

只要是有过相同经历的人,看到这段表演的时候,一定是会有所感触的。

导演甚至都没有搭理她,继续闭着眼哼着歌儿。

还是罗晨忙站了起来,给姐姐递过去一杯白水。

“你干嘛啊,傻不傻!”

导演终于是睁开了眼睛。

“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件事要告诉你的。”

他从桌子上拿走了一根牙签,开始毫无顾忌地剔牙。

林萱儿悄声说道:“要演好这个角色还挺有难度的,一般人恐怕做不了这种扮丑的牺牲。”

罗晨乖巧地盯着导演,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戾气。

“导演,这事儿和我有关系吗?”

“有啊。”导演顿了顿,他的小眼睛在整张圆盘子一般大的脸上显得贼眉鼠眼的。

他伸出手,正要碰到酒杯的时候,罗晨自己就先一步替导演满上了。

导演轻笑一声。

“一口,意思一下。”

他真的就抿了一口。

然后导演才语重心长地说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