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不行太粗坐不下去,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老师不行太粗坐不下去 第一章

两人边吃边喝,就这点东西没一会的功夫就没了。

就剩下最后一点花生米,这还是专门留下来喝酒的,要不然早就没了。

不出贾浩云的意料,这一次南易又带来六件东西。

都是小件,贾浩云也不会去多嘴问是他的还是他朋友的,六件东西有一对酒杯,一对玉佩,最后是一对金手镯。

要价四百元,贾浩云也不懂,就随意的问了问。

没想到里面金手镯是最不值钱的,最值钱的就是这一对杯子,说是鸡缸杯。

好家伙,贾浩云一听差点把拿在手里的杯子给打了,之后就先小心的放了下来。

这可是鸡缸杯啊!后世老轰动了,没想到现在到了自己手里,还是一对。

看南易的样子这东西也不会是假的,先收了再说,这可是传家宝,等老了传给孩子。

“浩云,你能不能给换点东西,当然这个价位肯定不让你吃亏。”

“现在真的是有钱也难买到东西了,我们这些人没有熟人黑市也不敢去。”

“不过就算是去了也买不到什么好东西,哪怕是弄点粮票也行啊!最好是弄点粗粮票,在搭配点细粮。”

“我们这伙人现在都成了败家子,看着祖宗留下的东西让我们一点点的变卖成钱,也心疼的不得了。”

“现在也都要省着点了,也不知道这个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你没看到都是小物件吗?大物件都没留住啊!就这些小东西也不多了。”

南易边喝酒边和贾浩云诉苦,现在这些老物件都不值钱,他们不是熟人还不敢卖。

现在好多公私合营的私人都把股份卖掉了,当然是卖给了对方,别人可不敢接这个。

他们也能感受到变化,现在还能得点钱,以后还真就说不准了。

关键是现在是有钱也买不上东西,看着钱不少,要是在计划内有票肯定便宜。

可真的去黑市买又能买到多少,那价位他都不敢想,真的是一天一个价。

文学

他们现在也想着屯一点粮,他们这伙人其实是最先发现问题的,可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

看着挺风光,其实现在不少人也没留下什么东西了。

他们又不像以前做大买卖的资本家,人家的家底再吃三辈子也没问题。

他们这些家庭这一辈子能舒舒服服的过完就不错了,要不然也不会拿出那一对杯子。

现在南易身边有很多向他一样的人,都没吃过苦,前几年靠这点余荫还算过得不错。

可现在留下来的“老物件”都快变卖光了,所以都在省着,这也是为什么想要一些粗粮票的原因,。

贾浩云想了想,他确实还有不少的粗粮票,不过现在出手还真有点亏。

现在的粮票价格一天一个样,总的来说是不断的在涨。

粗粮票细分最快也得到今年年底,等到了秋收以后,这些粮票都能值天价了。

要知道那个时候粮食欠收的消息可就压不住了,人们也会疯狂的屯粮的。

“南哥,那你要换多少?”

贾浩云还是决定换给南易,虽然等到那个时候可能会更值钱,可那么多他也不好出手。

况且他和南易的关系也不错,不能太亏待兄弟了。

老师不行太粗坐不下去 第二章

王林再也不敢迟疑,赶紧说道:“我不是武者,只是人上人组织的外围成员,我真没干什么坏事啊,求你放过我。”

“你知道我是侦缉队的?”

苏烨问道。

“知道知道。”

王林连连点头,谄笑着说道:“您全国这么有名,在武林也是天之骄子,我师兄也经常提起你,赞誉有加啊。”

屁的赞誉有加,其实是满脸不服和不屑。

苏烨问道:“你师兄是人上人组织的?”

“对,他是!”

王林回答道:“我师兄是一名武者,今年二十八岁,我的风水术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原来只是个普通的算命先生,这些风水阵都是他教的!”

说完,赶紧拱手求饶道:这些事情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我的一切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做的一切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他自己从来不动手,所有事情都是通过我的手来做的。”

“我是工具人,对……我只是一个被推在前面的工具人!他就是个王八蛋!自己吃饱喝足,把我给坑了!”

苏烨冷冷一笑。

果然如此。

“说说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坏事?”

“我,我做了……不,我师兄逼着我做了很多事。”

王林看着苏烨,一脸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一开始帮我在富豪圈闯出名堂后,有很多富豪来求财,求子,求福还有求命的,这其中有一富豪些是在米国有上市的公司的,后来都被我师兄跟米国的机构给做空了。有一次我师兄喝醉了对我吹牛逼,我才知道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为人上人组织转了很多钱,还说以后也要让我成为人上人,我当时就严词拒绝!因为我知道,我来自于人民,自然要……”

“停!”

苏烨目光一凝,说道:“你是说,你师兄负责帮人上人组织赚钱?”

“对!”

王林连忙点头,说道:“我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他对人上人组织的了解更多,你想要了解人上人组织就去找他,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饶了我吧大爷!我可以帮你约他出来!只要你放了我!”

“不需要!”

苏烨冷笑。

果然是不入流的组织。

竟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把戏来骗钱。

“既然你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那你们师父的地位应该更高吧?”

“我师父,我……”

王林突然尬住了。

从他的眼神里,苏烨看到了一些茫然和莫名之色。

“你师父是谁?”

苏烨逼问。

“我不知道。”

王林突然苦笑一声,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师父,我能入门也是我师兄代收的,我很少听师兄提起过师父。”

苏烨点点头。

果然。

一个工具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王林的眼神已经告诉他答案了。

“啪!”

手掌一挥。

直接砍晕王林。

“用我们华夏人的钱来祸害我们华夏和中医?”

深吸一口气,苏烨站起身来,脸色阴冷。

本以为侦缉队从人上人组织中清缴出来的物资和财产都是米国提供的,没想到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是从华夏这些富豪们身上坑蒙拐骗来的。

这个人上人组织,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无所不用其极啊。

估计还一边坑着富豪们的钱,一边以人上人的姿态骂他们的傻逼。

“啧啧,只要是人,总有所求,不管高低贵贱,富豪也如此。”

苏烨提起王林,走进山林。

不需要王林帮他诱来他师兄。

他要守株待兔。

找了一个相对隐秘而又平坦的区域盘坐下来。

苏烨直接拿出了上品灵玉。

盒子一打开。

浓郁无比的灵气散发出来。

“不愧是上品灵玉中的极品。”

感受着这股精纯而浓郁的灵气,苏烨微微一笑。

“从这种气息来判断,这一块上品灵玉就足以抵得上一座大型下品灵玉矿脉了。”

没有丝毫迟疑。

闭上双眼,苏烨立刻运转浩然功法,开始疯

文学

狂的吸取上品灵玉中的灵气。

“哗啦啦……”

浩瀚的灵气流,疯狂灌入到他体内。

经过先天灵经的锤炼化为最精纯的灵气,在苏烨的控制下不断的朝着右脚涌流过去。

上一次吸收三省人上人物资的时候,他右脚的脚趾、脚背、脚踝以及脚后跟都已经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

随着当下大量灵气的吸收灌入,右脚的金色开始快速加深。

不一会儿,就已经变成了纯正的金黄色。

此时,上品灵玉的能量仅仅被吸收了五分之一!

继续!

大量精纯的灵气迅速顺着小腿向上延伸。

很快整个小腿骨就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的能量。

开始渗入骨髓。

知道整个骨髓全部变成金色。

金色能量再度往大腿骨攀爬蔓延上去。

当上品灵玉中的灵气被吸收得差不多的时候。

老师不行太粗坐不下去 第三章

六月二十日晚七点三十三分,《神探狄仁杰》第二案的第二第三集在燕省卫视正式播出。

这一刻,无数悬疑谜们早早地等在电视机前,锁定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燕省卫视。

这其中包括陈兵,李艳萍两个小情侣,也包括家在燕省省会的周乐周芳兄妹,还包括企鹅视频购片部主任龚成以及他的妹妹龚燕,当然也包括湘省卫视节目制作中心副主任赵伟平。

对于圈内人来说,《神探狄仁杰》能火是有迹可循的,毕竟电视剧的质量在这摆着,只要稍稍有点业务能力,就知道《神探狄仁杰》的不俗和与众不同。

但业内人士对这部电视剧的预测不约而同的划定在了高口碑,小众,小火的区间内。

可是这部电视剧的表现,着实让所有圈内人士大吃一惊,其火热程度,竟然隐隐已经超越号称十年难得一见的现象级巨制《少年包青天》!

说好的《少年包青天》的成功是十年难遇的,怎么这才过了三个月,就冒出了一部《神探狄仁杰》呢?

是世界变化太快我们这些人已经跟不上形势了呢?

不搞清楚《神探狄仁杰》大火的内在逻辑,好多人简直无法入睡。

《少年包青天》是企鹅视频出品,《神探狄仁杰》又是企鹅视频出品。

前者编剧是李浔,后者编剧加导演都是李浔。

这代表什么?

这代表企鹅视频和李浔的组合,已经具备了批量制造十年不遇经典之作的能力。

当《少年包青天》和《神探狄仁杰》这样的作品能像流水线上的商品一样被制造出来时,掌握这门绝技的人或企业,无疑就掌握了财富的密码。

而没有掌握这门绝技的个人或企业,掉队将是在所难免。

所以每天晚上,当企鹅视频和燕省卫视放出最新两集的《神探狄仁杰》时,无数的圈内人都会准备好纸和笔,一边观看一边写下自己的感想和心得,试图揭开这剧能够大火的秘密。

而普通观众则不会思考这么多,他们只知道《神探狄仁杰》这剧有毒,只要看上,就根本停不下来。

而且这剧仿佛有种特殊的魔力,让人不光想看,还有极强的吐槽欲望。

因此虽然《神探狄仁杰》目前的热度只比《少年包青天》略强,可是在网站上,《神探狄仁杰》的弹幕数量已经三倍于《少年包青天》。

看这剧如果不关闭弹幕,那你将看到的是密不透风的弹幕墙,将整个电视剧画面遮盖的密不透风。

也因此,很多人看这部剧的时候会选择看两遍。

先在燕省卫视或企鹅视频看一遍,但要关闭弹幕,然后再看一次弹幕版。看的兴奋了,还会自己写两条弹幕发上去。

这天晚饭过后,李浔和戴盈一家照例坐在一起看电视。

所看的,当然是正在播出《神探狄仁杰》的燕省卫视。

在上一集,村民张春家后院和湖中分别发现了两具男尸,湖州县令曾泰很快就令人抓获了两个嫌疑人。但光是审问张春就审问了一天,而张春对杀人罪行矢口否认,县令只好令人先将张春收监,以待明天继续审问。

哪知道在第二天审问时,昨天还矢口否认的张春,竟然一开口就承认了全部罪行。

据张春交代,死者姓吴,长安人。晚上到他家借宿,他见财起意,这才杀人埋尸。

县令曾泰觉得案情蹊跷,就又唤另一个嫌疑人王五上堂。

“太爷,是小的杀死了那个长安的客人,小的认罪,小的认罪啊!”

哪知D县令还没问,嫌疑人王五就和张春一样,直接承认了所有罪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