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家延乱小说全文

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第一章

同样感受到了龙门阵的强大,段炼是啧啧赞叹不已的,他对炼器极为专注,就算也有一些耳濡目染,却并没能有谷主那般的成就。但就算是这样,段炼也还是从巽所布置的龙门阵中,本能地感受到了其强大的天赋,谷主的阵法他见识过,和巽所布置的,完全是两码事儿,境界上的差距,太远了!

“了不起!了不起啊巽丫头!”说着,段炼便哈哈笑了起来,“你这龙门阵的效果,是我这么多年见识到的里面最厉害的那个,老白来动手可做不到你这水平的。”

谷主听罢却并没有生气,很是淡定地说道:“就这龙门阵的布阵技术和效果来看,我和巽丫头的确是差得挺远的了,不过不要紧,我是炼器的。”

听到谷主的话,林铮等人便有了几许笑意,虽然的确是这样没错,不过您之前不说您的主业是玩傀儡的么?

“我也是炼器的。”段炼冷不丁的杀出来一句,顿时便把谷主给噎得一阵翻白眼,这个老不休!

没好气地瞪了段炼一眼后,谷主便望向林铮他们那边道:“既然龙门阵已经布置好了,那咱们就去下一个地方。”说着谷主便是一笑,“我现在应有点儿相信你能弄出来一条拟态灵脉了巽丫头。”

巽听着便嘿嘿一笑,“还早着呢!等我把拟态灵脉弄出来了,您再好好夸我一下那也不迟。”

听到巽这臭不要脸的话,现场顿时便响起了一阵欢笑声,此刻,对巽有了信心的,可绝对不只是谷主一个人。

“那还等什么?赶紧的,我还要见识一下拟态灵脉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呢!”

在锻炼急吼吼的催促之下,一行人很快便赶到了化龙之地的腹地,一个四象阵而已,对巽来说实在没啥难度,不过谷主拿出来了四件后天灵宝,没说的,巽马上便乐滋滋地动手将四象阵给整了出来。完了便马上又赶往龙背,布置出了两仪阵。

现在,就只剩下最后

文学

的太极阵了,这个需要布置在化龙之地的中宫,也就是碧幽谷这条大蛇的心脏位置。

中宫所在的位置,正好便是一个湖泊,湖泊连接着山谷中的溪流,真的仿佛一颗心脏一般,将血液输送至这条大蛇的身体各处。所以巽才说碧幽谷这边非常独特啊!一般来说,化龙之地当然是龙形的最好,碧幽谷这边虽然是蛇形的,但是它有这颗“心脏”和那输送“血液”的溪流,加上了这些,一下就让碧幽谷提高了一个档次,甚至比一般的龙形都要好上几分的!

一想到马上就要唤醒拟态灵脉,巽心下也是期待不已的,毕竟,在这之前,拟态灵脉只是存在于巽脑袋瓜里面的知识而已,而现在,终于能够把脑袋里的知识给变成现实了!

感受到了巽的雀跃,林铮便忍俊不禁了起来,这丫头对阵法还真是爱得深沉啊!笑着朝巽拍了一下后,林铮便道:“这可是最后一步了,你可别兴奋过头整出来什么纰漏。”

“放心吧!”巽信心满满地说道,“我又不是你,不会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的!”

“胡说八道!我什么掉链子过了!”林铮没好气地笑了起来,完了飞身一跃,这就落到了琥珀的中央,“赶紧的,剩下的就全看你的了。”

看到林铮的身影落到湖泊中央,湖岸上的一众人便不由得紧张了起来,虽然都对巽的本事有着一定的信心,但这不是连巽都只是第一次尝试么?事关重大的,实在由不得他们不紧张。

不过,众人的紧张并没有维持太长的时间,因为巽布阵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而像太极阵这种基础的阵法,对她来说更是没有任何的难度,只要阵旗足够,她用不着一秒就能将太极阵给布置出来的,这次为了保证太极阵的安全,倒是多花了一点儿时间,然而前后加起来,依然连半分钟都不到的。

就在巽完成了太极阵的瞬间,一个巨大的太极八卦图便笼罩了整个湖泊,看得湖岸上的一行人心肝便不由得一提。下一刻,正常的太极阵所不该有的情况出现了!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注视之下,一道光柱骤然便从太极阵上冲天而起,看着那冲天的光柱,谷主和段炼心下一动,马上便朝龙背方向望去,果不其然,龙背方向也有光柱冲天而起,紧接着,龙腹方向的光柱也升了起来。

亲眼目睹着眼前的状况,众人眼中充满了惊异之色,阵法之道,果然是玄妙莫测的,三三个基础的阵法,竟然真的在化龙之地产生共鸣了!

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第二章

第932章青龙,太阴

在这牌匾前,众人都是莫名的震住了几秒。

然后才有些敬畏的往里走!

青龙圣殿!

这……是什么高大上的所在啊……

一个个忍不住心里都肃穆了起来。

一行人持续深入,视线豁然开朗之瞬,却是一个广阔的大殿引入眼帘。

看起来,这个大殿几乎有数千丈的方圆!

无数的物事,散碎了一地,稍有处的彼端,有几块散落的骨头,发出晶莹的光芒!

而正是这些碎骨片,散发着浓浓的威严气息。

“这是龙威!真正的龙威!”

龙雨生颤声说道。

这处大殿当真是空旷到了极点,在东方的位置,乃是一个巨大的宝座。

一个人,就坐在上面,龙盘虎踞,身子微微的前俯,一只手放在扶手上,另一只手已经不见了,想必一侧散落的骨头,便是这只手。

这人浑身不见伤势,只有眉心位置留有一道白痕。

但正是这一道白痕,要了他的命。

他虽然死去了已经不知道多少万年,但其身上流溢的那份威势,始终不曾散去!

就连左小多这种胆大包天的惫懒之徒,在正面看这个人的时候,也是情不自禁的挪开眼睛。

这就是一位王者,坐在自己的宝座上,君临天下。

俯瞰着自己的臣民,俯瞰着自己的江山!

眼神中,还带着一丝笑意。

纵然身故已久,仍旧如是!

笑意?

左小多下意识的以为,自己看错了,但仔细看去,发现这人的眼神,当真在笑。

虽然已经凝定,但却还是笑着的。

左小多想不通,在他保持这个姿势的时候,他已经身中致命之伤,就快要死了。

而他自己,想必对这个状况是非常清楚的!

既然如此,他在笑什么?

在这个人的对面,乃是一个宫装女子,一手负后,一手持剑,剑尖指着地面。

虽然还只是背面看去,仍是风姿绰约,如同云雾中人。

随着众人进来,气息鼓荡,大殿中沉寂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空气流通,这女子的一身白衣,也在轻轻飘动。

似乎,人还活着。

依然是灵动婉约,风华绝代。

大殿中,两人就这么一坐一立的面对着,宝座上的男人在笑。

左小多等人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唯恐惊扰了这一对男女。

纵使左小多一行人很确定面前这两人已经死去了数万年,但这样的风姿风神,只怕是再过亿万年,任何人来到这里,也不敢对他们有丝毫的不敬!

及至转到女子对面,众人忍不住惊艳了一下。

美,真真是太美了!

这女子冰肌玉骨,飘然出尘,脸上亦是带着一股子淡淡的释然笑意,眼神中,还有些怅然。

腰间一块玉佩。

手上一把长剑。

头上一根玉簪。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装饰。

但只要一看见她,就会瞬时感觉到天地洁净,一尘不染,美丽绝伦,不可方物!

天地之间,没有任何污秽,能近得她的身。

纵然死了已经不知道多少万年,依然是冰清玉洁,高空皓月一般,清冷孤寂,漠然悬空。

很明显,这个男子,应该就是这个女子所杀;而这个女子,也是与这个男子同归于尽,共走九泉!

这一节,大家都隐隐猜了出来。

大殿之中,明明有左小多等好几个大活人进入,却仍旧呈现出一片寂静。

诡异的寂静!

一男一女,一坐一站,尽都面含笑意,却已经死去了不知道几万年。

但就是这两个死人,却令到左小多等人气势压抑,几乎不敢呼吸。

及至尝试着走到一男一女对视的中间区域,竟觉气势激荡更是左近数倍,尽是纵横捭阖!

左小多勉力尝试,更是直接被两人的气势,轻而易举的抛了出来。

轻飘飘的落下之瞬,几乎如同在做梦。

“这两个人,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万年……彼此对峙的气势不但仍旧存在,还有这么大的威势存在,这……这怎么可能?!”

左小念等人闻

文学

言尽皆忍不住大吃一惊。

这是什么修为?

死后数万,数十万年,肉身不腐,栩栩如生,表情不变,神韵仍旧,气势依然!

这种境界,已经超出了左小多与左小念等人的认知,匪夷所思,难以想象。

而就在左小多尝试介入气势之中、却又被抛飞的那一刻,蓦然间,一股氤氲的雾气,突然自地下升起。

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第三章

陈青凰凌空漂在泰坦棘龙的龙蛋上方。

死亡,毁灭,再生,三种不同的力量法则,如化作一条条秩序神辉,环绕着她。

此刻的青鸾女皇,尚未现出巍峨的神奇法相,已经气象万千,让人看一眼,都觉得像是在直面神祗。

呼!

那座小若芥子的“死亡巢穴”,再一次被她释放出来,奇妙的化作灰黑色的羽翼,在她的背后凝现。

羽翼内流转出的死亡能量,和此刻她散播着的死亡气息,完美地契合。

在这一刻,她给其他人的感觉,犹如是一尊死亡女神,终于成功地进阶了。

格雷克的复活仪式,残留于此的部分意志和力量,没有让她那么谨慎不安。

可在猜出曹逸也在,而且先他们以后,青鸾女皇显得异乎寻常的小心。

她以自己的行动,述说着,对那位玄天宗天才的重视。

而虞渊的阴神,此刻已经和煞魔鼎汇合,与鼎魂虞依依一道儿,也从高空朝着下面的巨蛋端详。

高空视野下,巨蛋裂开的缝隙内,隐隐可见一道血影穿梭不休。

熟悉的血影,让虞渊很快就确信,陈青凰的判断是对的。

的确是那位反杀安岕山,参透了血神教的邪恶法典,和玄天宗灵诀秘术融会贯通,学究天人的曹逸。

“大魔神格雷克,曾经想孵化泰坦棘龙的龙蛋,所以用吞月猿的十级妖神之身,去慢慢滋养它。”陈青凰移到煞魔鼎旁,用一贯冷漠的语调,继续不紧不慢地说。

“星空巨兽的孵化,需要漫长的时间,不是一朝一夕,而是数百年,甚至千年之久。那颗不知从何寻来的心脏,心脏和吞月猿胸腔连接的一束束血线,是将这头十级大妖残存血能精炼。”

“精炼之后,输送到上面的龙蛋,供龙蛋内的幼小泰坦棘龙成形。”

“只不过,格雷克自己在千鸟界出了事,他被迫无奈之下,要以那颗心脏内的遗留力量复活,便停止了孵化一头幼小的星空巨兽,反而通过那隐秘的复活仪式,从龙蛋内敛取能量。”

青鸾女皇解释。

“诺薇不行了。”

谭峻山轻叹一声,看着双眸冒着红光,脸上,脖颈上,渐渐覆盖了血色秘纹的月夜族长老,遗憾地说道:“她势必会化作血奴。”

“既然曹逸来了,她就算成了血奴,也不会将我们视为首要目标。”陈青凰很冷血地,看了一眼诺薇,特别留意着诺薇眸中的血色痕迹,道:“她会被格雷克残存意志奴役着,去那破裂的龙蛋,先寻曹逸的麻烦。”

嗤嗤!

虞渊的本体真身,胸腔悬浮的那座“生命祭坛”,已将陈青凰先前抛来的一块块血之精华消融炼化,他心念微动,祭坛重返胸腔气血玄门天地。

其本体,也向着高空而去,和阴神汇合。

这时,他也大抵看明白了,知道那位心机深沉的玄天宗天才,该是知道大魔神格雷克被困千鸟界,所以趁机潜入血魔族的此方禁地。

曹逸选在这时候,和他们一样是猜出格雷克回不来,他在看到泰坦棘龙的龙蛋时,该是激动至极,立即破开了蛋壳,以血神教的神通秘术,炼化幼小星空巨兽的精髓,用来壮大自己。

而格雷克,因为在千鸟界自知会遇难,兴许已动用隐秘神通,激发了复活仪式。

复活仪式一开始,星空巨兽的孵化计划,也就宣告停止。

格雷克不仅要收回,孵化那头星空巨兽的力量,还要将不知有没有成形的幼兽,一并加入到他的复活仪式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