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与憩小说400章 女同h小说

公与憩小说400章 第一章

“你真得把他给揍了一顿?”

“没……其实就打了一拳,主要是刚加完点,没控制好。”

“我说刚才怎么鼻青脸肿地回来了呢!跟他谈过没?”

“谈了,但三弟一句话都没说。”

“他当时没有扭头就走吧?”

“那到没有。”

“那就是听进去了,这小子就是倔鸭子嘴硬,吃软不吃硬,好了,天快亮了,你也先休息下,今天还有一场大战。”

“行,爹你也早点休息吧!”

“我给那臭小子拿点伤药过去。”

“爹,既然三弟是灵珠子化身,那点伤应该已经好了吧……”

“我知道,但为父说过了,那臭小子是吃软不吃硬的。”

“哦……上次孩儿跟黄天禄打架的时候,爹爹是不是……”

“别瞎想!”

……

李兴霸在亡命地飞逃,直到逃出战场千里直外,才让胯下的狰狞兽先停了下来,只是犹自心有余悸。

刚才的那场大战,实在太惨烈了。

杨森死了,被一名青年道人一拳轰碎脑袋而死。

高友乾也死了,被另一名少年道人一枪挑杀,

至于王魔,自前日在战场上失踪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或许也已经凶多吉少。

他们九龙岛四圣,如今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而那个大殷的总兵张桂芳,也在战场上自尽而死。

前几日一直避不敢战的西岐军队,今日却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变得无比的勇猛悍战,特别那突然出现在战场上的一青年一少年道士,实力同样异常可怕,而且好像都是阐教弟子。

只是这个时候,李兴霸完全没心思去思量这件事情意味着什么,他有些茫然地停在一座险峻的山峰之下,一时间不知该何去何从。

回九龙岛?

三位至交好友都已经死了,又有什么脸面回九龙岛,被那些同门嘲笑奚落么?

那只有再去朝歌见闻仲了,这次出山本来只是因为与闻仲之间的交情,却不过闻仲的盛情相邀,特来助他一臂之力而已。

但是在死了三位好友之后,李兴霸决定要跟西岐不死不休了。

那就去朝歌,找闻仲,整军再战,必要报三友惨死之仇!

心中有了决定,李兴霸一拍胯下狰狞兽的脑袋,当即准备去往朝歌。

就在此时,李兴霸突然发现,在他旁边不远处得一棵老松之下,坐着一个年青人。

李兴霸微微一怔。

刚才他虽然有些心神不属,还没有从刚才那场大战中恢复过来,但绝不至于身旁如今近处有一个人都察觉不到。

然后他又发现,那个年青人是一名练气士,而且还是一名人仙境的练气士。

那青年长得清秀风雅,温润如玉,气质飘逸出尘,穿着一袭淡青色的道袍,手中捧着一卷书,坐在松下的青石上,看得很是入神,在青石之畔还放着两柄样式古朴的长剑。

如果不是这个时间。

如果不是这个地点。

就算在李兴霸的眼中看来,这样一副松下书子的画面,也是非常赏心悦目的。

可惜时间不对,地点不对,人更不对。

当李兴霸望向那年青道人的时候,那年青道人几乎是同时子书卷间抬起了头,迎上了李兴霸的目光。

年青人的眼睛中,有些怜悯,有些抱歉。

李兴霸的心里轻轻咯噔了一下。

但他还是不理解这年头青人在怜悯什么,抱歉什么。

对于出现在此处的这个年青道人,李兴霸能猜到必然是为自己而来,但你一个小小人仙,难道还能对我不利不成?

“你是何人?”

此时李兴霸并没有惊慌之意,冷冷地问那年青道人一句。

“我是九宫山白鹤洞普贤真人座下弟子,李木吒。”

那青年道人笑了一下,笑容如春风般温熏。

又是一名阐教弟子!

而且还是那个阐教十二金仙之一普贤真人的弟子。

李兴霸眯了下眼。

“看来,你应该是在此处专门等着我的吧!”

那名为李木吒的年青道人点了点头道:

“不错,正是奉吾师之命,在此等候取你之命。”

接着李木吒歉然地说了一句。

“我知道这样有些不讲道理,如果是我大哥等在此处,或许他就放你走了,他那个人太在乎公平这两个字。”

“但我不是我大哥,有些事情虽然不忍,但只要没有触及到我的家人,我就不会跟这个世界决裂,不会去违抗我师尊的命令。”

“所以,我只能杀了你!“

“就凭你?如果是你师尊在此等我,或许我李兴霸还会畏惧几分,但你么?呵呵……”

李兴霸冷笑了一下。

“就算你们阐教想跟我们截教开战,但派你这么一个小小的人仙过来,是给我李兴霸送人头么?”

言罢,李兴霸抬手一指,指尖处冒出一缕火苗,然后火苗迅速生长变大,化为一条蛟龙朝那青年道人扑去。

哼,一名人仙罢了,随手一道火龙术就足以将其焚灭殆尽。

“火龙术吗?”

然后李兴霸就见那年青道人轻声笑了一下,接着同样抬手伸指一点,指尖处同样冒出一缕火苗,然后火苗迅速化为龙形。

那年青道人居然用出了和他一样的火龙术。

李兴霸晒笑了一下。

火龙术不算什么厉害的独门法术,很多人都会用,但同样一个法术,从天仙得手中使出来,和从人仙手中使出来,威力自然是完全不同的。

你这年青道人居然用同一种道术和自己相抗,这不是嫌他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只是下一刻,李兴霸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因为那团火苗变的火龙,也太太太太太大了吧!

足足比自己的大了十倍左右,自己的那条火龙在年青道人的那条火龙旁边,就像是条小蚯蚓一般。

这是火龙术?

就算是从金仙手中使出来,也可能有这种威势吧。

关键是那条火龙,不仅仅是大,而且浑身龙威滔天,龙睛熠熠生辉,就像真的有生命一般。

李兴霸怔怔地看着年青道人的那条火龙,将他的那条火龙一口吞进肚子中,接着继续张牙舞爪地朝他飞腾而来。

李兴霸猛然一惊,从迷茫震恐中清醒过来,接着慌忙劈手扔出一颗散发着淡黄色光芒的宝珠。

那是他的护身法宝劈地珠,和王魔的那颗开天珠一样,同为地阶法宝。

而且这劈地珠乃是土系法宝,却是正好能克制这火系法术。

文学

只见劈地珠迎面砸在了自空中飞扑而来的火龙龙首之上。

公与憩小说400章 第二章

“我也很奇怪。”薛云柔似笑非笑的将酒与花生放在了桌上,随后又从小乾坤袋里面拿出了两碟菜:“表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什么叫做被轩郎他骗了身子?在表姐眼中,我薛云柔就这么不知检点?该不会——”

薛云柔眼中流露出戏谑之色:“表姐该不会是担心轩郎他被我抢了,所以尾随跟踪至此吧?啧啧,这可就有趣了。”

江含韵面色更加臊红,她本能的就往之前立足的方向看过去,却不见那只死狗的踪影。

江含韵一阵气结,心想改天她一定撕了听天獒的狗嘴!

而就在她一阵尴尬,不知该怎么应对才好的时候。江含韵蓦然又神色一动,看向了玄武湖的南面。

李轩也听到了动静,那是从朱雀堂方向传来的钟鸣声,隐隐间还有着爆震声响。

再当他睁开护道天眼,也看向了城南,赫然只见那位于几十里外的朱雀堂上空,竟有一股巨大的妖气冲起,直贯云霄。

“镇妖塔?”江含韵心绪凛然的同时也暗松了口气,她眼珠一转,就开始信口雌黄:“云柔你在乱说什么?什么尾随跟踪?胡言乱语!我是来找李轩的,朱雀堂那边出了状况,我们得尽快回去看看。”

她想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她是信了:“事况紧急,我先走一步,李轩你随后跟过来。”

江含韵都不等二人回话,就直接凌空飞起,雷光电闪一样直往朱雀堂的方向飞去。

李轩看着她逃一样的往南面飞离,却是哭笑不得。可他随后也振衣而起:“这是朱雀堂的警钟,那边的镇妖塔应该是出了点变故,我得回去看看。”

薛云柔有些不情不愿,可她却更知轻重。当即将一件梭形法器,招引了出来:“那我陪轩郎一起去。乘坐我的‘玄冥至阳梭’,速度更快。”

李轩看了飞梭一眼,就微微颔首。

这法器他乘坐过,确实是如雷似光,几十里路须臾可至,还有强大的防御力。它除了法力消耗较大之外,就没什么缺点了。

这样的代步工具,也是李轩下一步想要谋求的。他已修成了浩然正气,理论来说,也是走上了术武双修的路。

而‘法力’这东西,说到底还是元神力量的外溢。

半刻之后,薛云柔携带着李轩,还有他的‘断后金刚’,赶在江含韵之前,来到了朱雀堂。当两人从‘玄冥至阳梭’出来,面色都沉凝如冰。

远远可见那镇妖塔的东侧一角,第四层处破了一个较大的孔洞,内中妖气澎拜,直冲天际。

那爆震声响,则来自于镇妖塔的内部,持续不绝,这时候就连地面,也在持续的震颤。

江含韵紧随在他们之后凌空降落,她的脸色青沉似水,直接就从那孔洞穿入了进去。

李轩则寻了一个在外围警戒的同僚:“这里是怎么回事?”

“都尉大人!”那人认得李轩,当即躬身应答:“据说是塔内的‘封魔阵’与‘镇魂柱’出了问题,以至于塔内封镇的几头大妖恶灵失控,从内部打破了外壁,走了不少妖魔。如今总管与仇副总管,还有诸位大人,正在塔内镇压妖魔。”

李轩一阵发愣,他大概知道这镇妖塔之所以能够镇妖,就是依靠‘真武封魔阵’与‘镇魂柱’。

前者是由千年前几名天位术师联手布置的法阵,专用于封镇妖魔,隔绝血煞。更可借真武神力,北斗星光,斩妖除魔。

‘镇魂柱’则是取自于南海海底之下的奇物,只要有灵力源源不断的灌入,此物就能拥有强大的镇压神魄之能。

所以任是天位大妖,一旦入了镇妖塔,也会变成一团软泥,任由宰割。

他想的是仇千秋近日三令五申,要加强镇妖塔的警戒,又请来了包括张副天师在内的几位第四门术师,修缮补完塔内的阵法,怎么还是出了这种状况?

李轩无暇细思,随后也带着他的‘伏魔金刚’,从东面的缺口处纵身入内。

才刚进入,李轩就望见一个黑影,正试图从缺口穿出。

薛云柔的反应,则比李轩更快一筹,周围一瞬间生出数十上百条的雷霆锁链,将那黑影环绕困束。

李轩的‘伏魔金刚’,则紧随其后。它以‘伏魔’为名,自有降妖伏魔之力,一剑轰落,周身也隐隐滋生出电流,将那黑影轰到残缺不全。

这个时候,李轩才看清楚那是一头第三门的百骨魔。而此时他的怀义刀,已经浩气勃发,将后者的残躯炸成了粉碎。

——可能是被封镇太久,这头百骨魔虽有着第三门的修为,给李轩的感觉,却是羸弱不堪,竟不比那些第二门的妖魔强上多少。

“你是李轩?”

在缺口的中央处,一位三旬左右,满面虬须的中年男子看了过来:“你身后这位,可是天师府的人?”

公与憩小说400章 第三章

物部。

白司吏正在清点账目。

废丹劣肉多发少发无所谓,每个人的俸禄必须算清。

监考有功,调任吏部的王侍郎,前些日子上了奏折,要彻查大乾官吏俸禄体系。

甭管王侍郎在民间有多少带味道的风闻,那也是当今的红人,必须予以重视。

白司吏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到来人,顿时脸上笑开了花。

“呦,这不是周先生?有些日子不见了。”

“出了趟远门,想起今儿发俸,这不就来看看。”

周易在家休息了几日,发现门外女子又有增多的趋势,连忙来物部点卯当值。

大狱的妖魔,能增长道行,比起女子有趣多了。

现在有神牛看家,周易忽然希冀有个大贼去偷东西,然后看看倒霉蛋什么面相。

“这可太正好了,我这刚刚将您的俸禄清点出来。”

白司吏取出精致的盒子,说道:“两个月,钱两贯,废丹四颗,劣肉二十斤。”

熬了数年,周易的基本工资一文钱没涨,福利翻了一倍。

丹药是几百年不变的精气丸,黑不溜秋,直接扔进嘴里。

吧唧吧唧。

“味道比以前差了点。”

周易觉得这句话耳熟,蓦然间明白,老张才是真的神仙中人。

一路上遇到熟人都打招呼,大家都知道周易脾气好,不会轻易让人挂账,愿意与之结交。

此时已经是午后。

老张躺在椅子上,双腿搭着桌子,吱扭吱扭的晃动声很有韵律。

墙上挂着三幅画,左面是燕赤霄,右面是秦琼,正中最帅的骑牛道人。

陈英扎着马步,手中毛笔在宣纸上勾勒,已经画出了三分韵味。

周易见到这一幕,莫名的和谐。

“如果能延绵几百年,那就太好了。”

陈英抬头见到周易,面色一喜,小心翼翼将毛笔放在一旁,轻声道:“周哥,你可算回来了,张哥每日念叨你。”

“念叨我什么?”

周易注意到张诚耳朵动了动,断定这厮在偷听。

陈英笑道:“还能有什么,没了您,春风楼的头牌都不理会张哥了。”

周易凝聚阴神之后,神魂滋补肉身。

原本沧桑帅大叔,变成了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又稍稍有些憔悴,兼具故事和气质。

之前与张诚去春风楼,周易只需眼神注视就能酒水打折,让姑娘们心口发热,晕生双颊。

“咳咳咳!”

张诚忍不住咳嗽出声,警告陈英不要乱说,哼哼道:“你小子运气真不错,出个京闹好大的动静。”

“京城都传遍了?”

周易笑道:“回来这几天,发现牛肉价格涨了几倍。”

陈英一脸八卦的凑过来,挤眉弄眼的说:“亲眼见到没,那位……”

指了指正中墙上,挂着的骑牛道人。

周易得意道:“当然见到了,我还上前搭话了。”

张诚这下忍不住了,连忙追问:“真的?你小子还能入了那位的眼?说了什么话?”

“当时我正追杀妖魔,仙人从身边飞过,便躬身施礼说了句:前辈万福。”

“切!马屁精!”

张诚脸上掩饰不住的羡慕,说道:“幸好你没给斩妖司丢人,楚王爷亲口嘉奖,奖励了一万功勋。”

周易在金光寺封闭山门期间,不惧妖仙危险斩杀妖魔,拯救百姓,成了斩妖司内部宣传对象。

至于外部?什么外部?

天下太平,宣传什么宣传?

“张哥,昨天你还说呢。”

陈英学着张诚的语气:“老周这人,不懂得拍马屁,要是我遇上了那位,至少能混个牵牛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