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上一寸一寸的挤入,活好的女人有什么技术

地铁上一寸一寸的挤入 第一章

“我在意的不是switch,我只是对那个老板感到不满,明明你早就能够50胜了,他却一直拖着,等待高手前来,非要让你输掉才满意。”

加奈子摇了摇头,义愤填膺起来,为上泽宫鸣不平,“这种主办方就应该给他一个教训,明明是既定的规则,却仗着对方的大度一昧的得寸进尺!”

没想到加奈子竟然会这样想,上泽宫有些感动。

上泽宫想了想,答应了加奈子的提议:“我倒是不介意,不过,瞳肯定不会愿意吧?”

“私下作弊是不对的。”——如果是黑

文学

石瞳的话,肯定会这样说。

上泽宫还记得,在罔象女所形成的那个一年前的虚假世界中,在自己和她比赛的时候,只是使用了龟缩战术就被她说教了一番,更别提使用这种联合她闺蜜的盘外招了。

上泽宫光是想想就感觉有些愧疚。

“放心好啦,这又不是正规的比赛,瞳就算是输掉也不会放在心上的。只要瞳输掉的话,你就能够得到ps5,我也能够得到switch,这很不错吧?”

麻衣拍着胸脯打包票,“瞳肯定是不会放水的,但到时候就看我的吧,我一定会影响到瞳的!”

“这难道不会对你们的关系产生影响吗?”上泽宫还是有些不放心。

“放心好了,我在事后一定会向瞳道歉解释的,这一点你放心吧。”

麻衣低下头低声嘀咕起来,“而且,如果是你的话,瞳说不定还很乐意呢。”

“好吧,就听你的吧。”上泽宫没有听清这句话,在思考之后,点了点头。

主办方已经好几次违反了一开始说的规则,说起来的确,按照正常的方式,上泽宫早就赢了50胜。

他并不在乎那个ps5,他只在乎的是一点,麻衣到底有什么办法让瞳败给自己呢?

上泽宫对这个方法很渴望。

为了避嫌,上泽宫和加奈子麻衣分开回到了场地,上泽宫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男人操纵的拉希德被桑吉尔夫打倒在地。

最后的结果很明显,黑石瞳获胜,并且似乎还是两场碾压式的胜利。

围观群众们看到上泽宫回来,纷纷让开了路。

“我输了。”这个人十分痛快地站了起来道,“看起来,你应该能够终结他的胜利。”

在格斗界,可没有什么输给女孩子就感到丢脸的人,所有人都以强者为尊,不对,应该说,输给女孩子或许更兴奋。

许多“宣扬独立自主”的女性经常在网上慷慨陈词,说这个世界对女性是多么多么的不平等,为什么在电竞这一行业只有男性而没有女性,这是歧视!

但实际上,真当男人们喜欢看大男人比赛啊,如果真的有女性在电竞中比男性厉害,巴不得把她捧上神坛呢。

在游戏界,实力才是王道。

“现在该我和你比赛了吧?”

黑石瞳看向了上泽宫,眼神中充满了战意。

上泽宫此时在她的眼中依旧是已经伪装过的模样,她并不知道自己面前这个人就是她一直渴望一分胜负的人。

“当然,让我们开始吧。”上泽宫点了点头。

“那么,第50场比赛,开始了!”主办方宣布比赛开始。

在黑石瞳和男人进行比赛的时候,又来了许多的围观群众,现在整个游戏厅有一半都已经被熙熙攘攘的人群围住了,都在仰起头看着大屏幕。

主办方的这次比赛成功的吸引了许多的流量,就算是上泽宫将大奖拿走倒也不算亏。

上泽宫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进入了选人的界面。

地铁上一寸一寸的挤入 第二章

第3107章以大欺小?

没有半分犹豫,张若尘释放出剑祖的七柄魄剑。

这是他身上唯一能够威胁到太虚境大神的手段!

“嘭!”

“嘭!”

……

名剑神站在原地不动,以剑意凝聚出一柄规则之剑,将七柄魄剑尽数击飞出去,不带烟火气的道:“你这七剑的威力,与神女城外那一剑可是差远了!难道在本神面前,你竟没有惧意?”

神女城外那一剑,指的自然是“爱剑”。

那时,张若尘虽然修为低微,可是心中有大爱之心,欲救一城之人,一界之民,自然是可以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张若尘如今的修为比当时何止强大了十倍,也可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更强的威力,但却没了当时的那股情绪。

至于七柄魄剑中的惧剑……

对名剑神,张若尘还真没有太强的惧意。

“惧意?有修辰在,脱身岂是难事,为何要惧你?”

张若尘从日晷中走出,站在石台上,身周是越来越明亮的时间之海,眼神淡然的与名剑神对视。

“好胆,本神倒要看看,你们今天怎么脱身?”

名剑神自然知道修辰神通广大,种种秘术用得出神入化,若是一心要逃,无量境之下能留得住它的还真没有几人。

但,如今他们也就相距百丈而已。

如此近的距离,一位剑道主神若是连他们都留不住,剑道又何以称得上是杀伐之道?

“哗!”

名剑神并不轻敌,以明君剑劈斩下去,剑芒刺目至极。

但,神剑落在张若尘头顶的时候,却被一层神光挡住。神力波浪,如海啸一般,向外蔓延。

“神王符!煜神王的气息,本神明白了,你来寻找剑界,背后还有天初文明的一份谋划。”

“名剑神,待本神修为恢复之日,就是你毙命之时。走!”

修辰施展出混元一气遁法,日晷和张若尘化为一道玉白色的混元气,如龙似蛟,冲破密密麻麻的剑道规则和神力封锁。

名剑神知道自己若是不付出一些代价,绝对追不上修辰,但却不慌不忙,道:“你们最好别乱逃,若是迷失在黑暗中,岂不是比死在本神手中更悲惨?”

这里特殊的环境,如孤岛一般,注定张若尘和修辰逃不掉。

“轰隆!”

凭借神王符,挡住了名剑神劈出的第二剑。

但,神王符早就消耗巨大,已裂痕密布,撑不住两剑了!

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如猫戏老鼠一般追上来的名剑神,眼神中露出冷然之色,看向暗夜界门所在的那片黑暗虚空,道:“去里面。”

“你疯了吗?那里面,比黑暗大三角星域更容易迷失。”

修辰虽然如此说着,可是,还是驾驭日晷,急速遁向暗夜界门的核心区域,直往里面冲去。

这里的时间和空间虽然诡异,存在无数凶险。但名剑神若是一心想要杀他们,也一定要承担这份凶险。

反而做为时空传人的张若尘,在里面却有巨大优势。

“垂死挣扎!”

名剑神略微犹豫一下,依旧是操控剑道规则开路,直向暗夜界门的腹地追杀而去。

所过之处,混乱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被剑道规则冲垮,复杂的空间和错乱的时间,似形同虚设,挡不住名剑神的脚步。

以名剑神的修为,一念可改天地,一剑可破乾坤,时空亦不可挡。

那长着一对龙角的俊美金发男子,走在虚空中,静静看着,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思。张若尘的表现,实在是惊艳到了他。

才刚刚达到大神层次而已,居然就能收服修辰天神这样的人物做器灵。

面对名剑神这样的强敌,居然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反以离间计,轻松击杀对方一尊大神。

换做任何修士,处在他的位置,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就看同样是初入大神层次的商弘,被名剑神轻松解决。而张若尘却能给名剑神制造出无数麻烦,逼得他不得不冒着一定风险,追入黑夜界门。

再等等。

或许还有惊喜。

他想看看张若尘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能不干涉其成长之路,就尽量不出手。

顷刻间,张若尘和名剑神一前一后已是向暗夜界门的方向深入了一千多万里,有时间冥光可一瞬斩尽真神的寿元,有空间风暴将名剑神调动的剑道规则都吞噬无数。

到达此处,对大神而言,都危险激增。

长着龙角的金发男子看见张若尘手中的神王符已是碎尽,显然已是被名剑神逼到极限,正准备出手。

却见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从张若尘体内飞出,击穿名剑神的重重防御,逼得名剑神不得不劈出名君剑。

“轰隆!”

两剑对碰,本就混乱的时空顿时塌陷,由外而内冲击过去。

地铁上一寸一寸的挤入 第三章

第7726章绝代天娇

就在此时,天宸堂堂主秦惜弱到了。

“诸位怎么都来了,一个凌玉晓,犯得着吗?”

秦惜弱淡淡看了那五大堂口的执事一眼说道。

“秦堂主!”

那五位执事看到秦惜弱,竟然都站起来躬身叩拜。

“行了,不必拘礼,都是一家人。”

秦惜弱摆了摆手,准备随便找个位子坐下。

凌盛急忙将她请到了贵宾席上。

开什么玩笑,连那五个执事对秦惜弱都如此恭敬,谁都看得出来,秦惜弱的身份不一般。

坐下之后,闪雷堂的执事天宸御风道:“秦堂主应该知道吧,凌天城出了个绝世天才,就是凌玉晓。

虽然不如天宸无暇,但其资质,在我天宸宗都罕见。

我们都是来接她的。”

“是吗?我倒是觉得凌家还有一人,天赋远胜这凌玉晓。”

秦惜弱的声音不大,可是因为她的到来让周围安静了下来,所以众人都听得很清楚。

“不可能吧,整个凌家,除了凌玉晓,我并未听说过还有能达到她十之其一的,更不要说比她强了!”

天宸御风道。

“那是你孤陋寡闻了。”

秦惜弱笑道:“我倒是听说,凌家有个少年叫凌霄,十二岁的时候便就已经是武者了,打通了三条天脉,觉醒了六级血脉,还拥有凌家最好的武魂。”

“有这个人吗?”

天宸御风看向凌盛问道。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凌霄,可真得是无比天才啊。

“有是有,不过这孩子在他父母失踪之后就颓废了,如今不过是个废人而已,不提也罢。”

凌盛笑道:“更何况,此子仗着自己是主家的少主,还曾企图玷污我家玉晓,结果被我一怒之下废了修为。”

“原来如此,看起来,是秦堂主您有些消息过时了。”

天宸御风道。

“是吗?可我怎么觉得他今日也会来着族会大比啊。”

秦惜弱笑了笑道。

“秦堂主说笑了,绝无这种可能。”

凌盛非常自信,他当初废了凌霄,手段非常狠毒,凌霄绝对不可能恢复的。

秦惜弱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看起来凌霄那小子保密工作做得还是很不错嘛。

“书海阁到!”

就在此时,又有大人物来了。

为首的,正是凌天城书海阁店长许鹏。

百里听风也混在人群之中,不过没有暴露身份,别人只当他是许鹏的跟班。

“许店长,你怎么也来了?”

凌盛有些惊讶。

书海阁虽然不属于五大宗门,但却是整个祖龙帝国最大的商盟,尤其书海阁内秘籍众多,所以,五大宗门都与他们交好,而不愿意得罪他们。

“我不能来吗?”

许鹏笑道。

“不不不,请上座!”

凌盛急忙将许鹏等人也请到了贵宾席上,幸亏贵宾席的位子准备得够多,不然的话,还真有些尴尬。

又过了一会儿,确认客人都到了。

凌盛冲第二支脉的家主凌严点了点头。

凌严便站了起来,冲贵宾席上诸位拱了拱手道:“首先,感谢诸位贵宾到场,感谢来捧场的所有客人。

客套话不多说了。

凌家子弟都应该明白吧,这一次天宸宗五堂全部到来,这可是你们的机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