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晚上污痛痛:活好的女人有什么技术

开车晚上污痛痛 第一章

在意识到江东义师覆亡在即的情况下,赵虞颇有些心灰意冷地叫郑罗回到了他身边。

但在冷静下来之后,他就立刻对郑罗下达了一个指令,叫后者立即前往下邳打探他兄长赵寅的行踪。

显然,赵虞终归还是放不下他那位兄长,无论后者是死是活,他都想知道一个确切的结果。

当日,郑罗带着赵虞的命令离开了,只留下赵虞一人在屋内长吁短叹。

说实话,赵虞这些年与江东义师并无任何联系,只是暗中密切关注着后者的发展与壮大,但在他内心深处,他多少还是记挂着这支义师,毕竟这支义师有他的兄长赵寅在,同时也是他‘赵氏’分家统领的义师,因此赵虞自然对它另眼相看。

然而,江东义师覆亡了,被陈太师与陈门五虎所率领的晋军,这让赵虞的心情变得十分复杂。

随后的数日,褚燕、廖广、王迅、张期、曹戊、周贡等将,依旧还在泰山郡似大海捞针般搜寻那几支贼军的下落,而赵虞则在卢城深居浅出,思忖着将来的路。

不得不说,即便是他,此时亦不禁有些迷茫,毕竟,晋国的衰弱虽然有目共睹,但陈太师与陈门五虎的存在,却足以让人绝望。

四月初,跟赵虞估测的差不多,他派往邯郸的人回来了,顺便还带回来了一位朝廷使者,不是别人,正是前一阵子曾因祥瑞公主一事造访颍川郡的御史,张维。

对于这位张御史,赵虞的印象还是蛮不错的,毕竟这位张御史曾多次好意劝说他莫要介入王室内的事,虽然他没有听从。

在得知张维到来的消息后,赵虞带着牛横、何顺等人亲自出城相迎,在城外接到了那位张御史。

在寒暄之际,赵虞笑着说道:“想不到竟劳烦张御史亲自前来……”

“哈哈。”

张维看得出来挺高兴,颇有深意地说道:“最近朝中气氛沉抑,朝中官员无不谨慎小心,是故在下便主动讨来这份差事,出来透透气……”

赵虞一听就明白了,笑着问道:“莫非事关太子与三皇子?”

“你啊……”

见赵虞好似故意装傻,张御史有些无可奈何,摇摇头低声说道:“据在下所知,周都尉的那份证词呈上后,陛下雷霆大怒,狠狠训斥了太子与三皇子,经许多人求情这才使两位殿下免受责罚。……周都尉可要当心。”

『当心太子与三皇子的报复么?』

赵虞暗自哼笑一声,问张御史道:“不知有哪些人替那两位殿下求情?”

听到这话,张维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赵虞,压低声音劝说道:“那两位殿下已受到教训,周都尉着实不宜再扩大事态……”

“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赵虞无奈地耸了耸肩。

“那就好。”

张维笑着点点头,旋即岔开话题道:“周都尉此番率军镇压各郡叛乱的事,朝廷已陆续收到消息,包括周都尉呈上的战报……恭喜周都尉要高升了。”

赵虞微微一笑,对此并不意外。

毕竟从明面上来看,他怎么说算是驱逐了济阴、东平、任郡、济北几郡的贼军,还几乎覆灭了刘辟的山阳贼,这等功勋若不封赏,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而此时,张御史也吩咐随从取出了圣旨,待赵虞单膝叩地后,高声诵读起来。

圣旨的内容无关紧要,无非就是重复了一遍赵虞出征济阴至今的功劳,然后命他继续驻军在卢城围剿泰山郡一带的贼军,直到陈太师平定江东义师后,再由驻济南将军章靖来接手。

当然,对于赵虞而言,他所关注的重点,还得是朝廷对他的赏赐——‘虎威将军’的册封。

虎威将军,亦是晋国继承汉朝的一众杂号将军之一,跟什么鹰扬将军、破虏将军同一级规格,都是些虚衔封号罢了,但不可否认的是,赵虞想要跻身晋国的权力核心,想要达到与邹赞、薛敖、章靖等陈门五虎的高度,杂号将军也是必经之路。

“恭喜周将军。”

待将手中的圣旨一同交给赵虞后,张御史笑着祝贺道。

“多谢张御史。”

赵虞接过圣旨,拱手抱拳向张维还了礼。

与他预料地差不多,朝廷果然封了他一个杂号将军——其实这并不是最关键的,关键在于朝廷并未立刻就将他调往邯郸,而是叫他继续作为颍川都尉。

相比较颍川都尉这个实权的职位,杂号将军只不过是空爵罢了,唯一的好处就是,赵虞如今是正儿八经的‘将军级’的人物了,虽然距离邹赞、薛敖、章靖那几位还差一大截。

不过话说回来,在一众杂号将军中,虎威将军还算是一个不错的称号,至少听起来很威武,颇符合赵虞的心意——他怀疑朝廷就是因为‘周虎’的名字中带着一个虎字,是故才赐予他虎威将军的封号。

寒暄客套了几句后,赵虞带着张维一同回到卢城,准备在城内设宴款待这位张御史。

在回城的途中,张维与赵虞聊起了那几支贼军的事:“……周将军上奏的事,陛下与朝廷已经得知,关于周将军在战报中提及的‘幕后黑手’一事,将军可有什么最新的收获?”

赵虞故作遗憾,摇了摇头说道:“我与我麾下的将士,审问了迄今为止抓捕的俘虏,可惜那些俘虏对此事一无所知……我想,除非是抓到那几支贼军的重要人物,否则,怕是很难有什么收获。”

“唔……”

张维皱着眉头微微点了点头,旋即询问赵虞道:“现如今,那几支贼军已逃入了泰山郡?”

“正是。”

赵虞点头说道:“在等待朝廷回覆的这段日子,我命麾下的将士每日皆入山搜寻那几支贼军的下落,但奈何泰山群山实在太广,想要在茫茫群山当中找到那几支贼军,不亚于大海捞针,短时间内恐怕不会有什么结果。”

张维闻言点了点头,旋即宽慰赵虞道:“至少济阴、东平、任郡、山阳、济北几郡恢复了太平……”

“也只能这么想了。”赵虞故作叹息。

片刻后,张维便随同赵虞一行人进了城,看到了城内众多面黄肌瘦的百姓。

其实这个时候,梁郡的救济粮已经运抵了这边,而城内的民心,也随着赵虞麾下晋军的驻扎以及救济粮食的运抵而逐渐平复下来,治安更是远远超过以往,只不过城内的百姓,依旧还是那副面黄肌瘦的模样。

“唉。”张御史叹息着摇了摇头。

在他看来,这次济阴、东平、山阳、任郡、济北几郡的混乱,其实是可以避免的,只要陈太师在击溃了原本占据这几个郡的江东义师后,止步不前,莫要急着继续进剿江东义师,先致力于恢复几郡的地方卫戎力量,又哪里会给那些贼军崛起壮大的机会?

可惜天子与朝廷当初都急着催促陈太师尽快剿灭山东义师。

好在这场动乱总算是平息了,虽然身边这位周将军未能一举围剿那几路贼军,但至少也将其驱赶到了泰山郡,将动乱的源头控制到了一个区域内,接下来只要朝廷加强济北、山东等地的驻军,就能困死这几支贼军。

这么一想,张维的心情才好了许多。

次日,这位张御史便启程准备离开,出于礼数,赵虞做了一番挽留,没想到张御史笑着说道:“不留了,张某还要去太师处呢,陛下十分在意‘二虎’的谶言,此番命我顺便前往太师处,看太师是否已擒杀‘二虎’。”

“二虎的谶言?”赵虞不解问道:“那是什么?”

“即赵璋、赵瑜兄弟。”张维压低声音说道:“周将军莫要传扬出去……陛下曾夜梦一大一小两头虎,醒后冷汗淋漓,经国师卜算,大虎为‘寅虎’,小虎为‘申虎’,若不能尽早除去二虎,我大晋或将被其所毁。此二虎,正应在赵璋、赵瑜兄弟二人身上,是故陛下命太师不惜代价尽快歼灭江东义师,擒杀二虎。”

“……”赵虞微微张了张嘴,心中不禁有些惊愕。

他忽然想起了当年童彦在拷问后所透露的真相,其中也确实涉及到了‘二虎’,只是童彦当初并没有提及,那大虎小虎居然还有名字……

寅虎……

申虎?

赵虞的表情,逐渐变得有些古怪,好在他戴着面具,张维也瞧不出什么端倪来。

这寅虎,莫非说的就是他兄长赵寅?要知道他兄长赵寅就是虎肖年、寅时所生……

虽然这个解释听起来十分牵强,但结合他赵虞正巧是虎肖年申时所生……

『这个巧合……有点过于巧了啊。』

赵虞心下暗暗嘀咕。

他原以为他鲁阳赵氏一门遭到横祸,皆因晋国天子听信荒诞无稽的谶言,可没想到那位国师居然卜算出了大虎、小虎的生辰,甚至于恰恰就符合他兄弟俩的生辰,这让赵虞有些不寒而栗。

难道天下,竟真的有谶言、卜算这种事?

心惊之余,赵虞立刻就做出决定:若无必要,还是别去邯郸为妙。

天晓得那位什么国师,能否一眼就看穿他的底细。

送别张维后,赵虞回到卢城,回到自己临时的住所,暗自思忖张维所说的关于‘二虎’的事。

无论怎么想他都觉得,‘二虎’指的就是他们兄弟……

『倘若这谶言如实,那赵寅那小子……』

转念在一想,赵虞顿时高兴起来。

毕竟按照这个谶言所说,他兄弟二人皆是乱晋国的两头老虎,赵寅又怎么可能轻易死了呢?

不过一想到赵璋、赵瑜两位堂伯,赵虞又不禁叹息起来。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两位堂伯,多半是替他兄弟二人挡灾了,被晋国朝廷误认为了谶言中的‘二虎’……

『日后好好拜祭两位堂伯吧,每年多烧点纸钱吃食什么的……』

赵虞心下暗暗想道。

随后的日子,赵虞便按照朝廷的命令,继续驻军在卢城,一方面敦促诸将搜寻那几支贼军的下落,一方面等待郑罗在下邳打探到其兄赵寅的下落,好给他报个平安。

开车晚上污痛痛 第二章

“干吗去栊翠庵啊?”

大观园内,贾蔷推着贾母散散心、放放风,也好刷一刷孝名,未想老太太竟提出去栊翠庵看梅花。

贾母笑道:“这你就不通了,她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花草,所以比别处越发好看些。历来佛门多盛木,以作菩提。”

“啧啧啧!”

贾蔷笑道:“要不把玉皇庙拾掇拾掇,你老住进去多瞧瞧?”

贾母闻言差点没吐血,这圈了几个还不够,连她也要圈去佛堂礼佛不成!

“国公爷!!”

鸳鸯见贾母老脸都气白了,忙嗔怪了声。

贾蔷哈哈笑道:“又不是不让出来,就是每月多一个清静处罢了。果真忌讳这个,不愿去也成,咱们走罢,不来这佛庵寺庙了。”

说着,要推贾母离开。

贾母却回过味来,道:“你说的在理,那就收拾出一处来,得闲我过来住一二天就是。今儿个,先去这栊翠庵里坐坐罢。蔷哥儿,你莫非又在弄甚么鬼?这里可是侍奉菩萨的地方……”

“诶!”

贾蔷忙摆手道:“天地良心,我又岂是浑来之人?我和宝玉可不同……”

贾母啐笑道:“呸!宝玉不在这里,倒还拿他说嘴!”

这会儿栊翠庵里守门婆子已经听得动静,禀告了妙玉。

妙玉忙命开门,亲自迎了出来。

只是妙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贾蔷那张俊秀的不像话的脸,俏脸登时红了起来。

贾母:“……”

她回头看向贾蔷,无言质问:这又怎么说?

贾蔷叹息一声,目光忧郁望天道:“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老太太,你不知我的苦……”

“呸!”

贾母被这厮气的啐道:“你仔细着,我如今老了,也管不得你,回头我让玉儿来管你!”

贾蔷哂然一笑,对面妙玉仿佛亦被这厮的无耻所震惊,怔怔的看着他。

是何等的风流,才能说出这样的诗来……

不过,到底还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女孩子,礼数不缺,请贾母往里面去坐。

入正堂,菩萨相前,贾蔷、鸳鸯搀扶着贾母下了轮椅,于蒲团上跪下,缓缓叩首。

妙玉送上香来,贾蔷代敬,自妙玉手中接过时,微有触碰,沁凉柔软……

佛像敬罢,妙玉请贾母往禅堂安坐,问起了妙玉的家世来……

妙玉垂着眼帘相答,自云幼时出家,后因无意中被苏州知府所见,以势相欺,迫其还俗。

万幸其师不屈于强权,又有故旧相助,方带其远走京城,避开此劫。

贾母闻言恼道:“好个不要脸的混帐官!迫出家人还俗,他打的甚么心思,能瞒得过世人,难道还能瞒得过菩萨?”

说着又问贾蔷道:“这样的官,你也不管?”

贾蔷笑了笑,道:“苏州知府叫朱聪罢?因采生折割案,早被拿下治罪了。”

妙玉闻言,与贾蔷合十见礼,道:“多谢国公爷。岫烟与我说过采生一案,国公爷为无辜苍生讨公道,不惜惩处族亲故交,悯苍生孤幼,日后必有大福祉。”

鸳鸯好笑道:“都国公爷了,还要多大的福祉?”

贾蔷看着鸳鸯的俏脸笑道:“人家言下之意,说我会有许多娇妻美妾,多子多福。”

鸳鸯不意这位大爷在佛庵里也敢调戏她,羞的满面通红,嗔了声:“都国公爷了,还是如此!”

说着,同贾母告状道:“老太太不知,昨儿国公爷可是作了两首好诗呢!”

对面妙玉的脸已经红的见不得人了,低着头借口去请茶转身出去了。

在贾蔷怒视中,鸳鸯俏皮的冲他一皱鼻子,将昨儿个他的两首大作诵了遍。

这年月,诗词和前世的流行歌曲一般招人喜欢,流传开来自然也快。

贾母听罢,看着贾蔷气笑道:“你真真是没治了,人家是出家人!!”

虽大家子多是馋嘴的猫,且贾蔷也算不得色令智昏之辈,可连出家人也调戏,就忒过了些。

贾蔷解释了番,二作非其所为,纯属好人被污蔑,只是贾母看着也不怎么信。

便是旁人所作,当着妙玉念出,其心也是当诛的……

不过对这些事,贾母也不过点到为止说了几句顽笑罢了。

富贵到了贾蔷这个地步,许多事也就不算甚么了。

唐高宗能让母妃出家,再接进宫里立为皇后,明皇更了得,让儿媳出家,为此丢了江山也不顾……

英雄自古难过美人关,越是有能为者,越是如此。

如许多混帐话本里所写的那般:大能者必有大欲。

所以这等事,她也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莫因此事搅和的家宅不宁即可。

说起来,这方面贾蔷的能为,比他挣家业的能为还大……

未几,见妙玉面色恢复寻常,亲自拣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泥金小盖钟,捧与贾母。

贾母看了看笑道:“我不吃六安茶。”

妙玉笑道:“知道。这是老君眉。”

贾母接了,又问是什么水。妙玉笑回:“是旧年蠲的雨水。”

贾母因此多了半盏,妙玉又将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取来斟与贾蔷,四目凝望时,贾蔷似乎能听到这俏姑子的心跳声……

莫非果真思凡了……

贾蔷逗她道:“这个盛茶还不够我一口吃的。”

妙玉抿了抿嘴,回身取了一套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一个大盒出来,笑道:“就剩了这一个,你可吃的了这一海?”

开车晚上污痛痛 第三章

回到了府中,铁青着脸坐在案几跟前咬牙切齿的孔颖达终于等到了管家送来了吃食。

已经饿得有些急了眼的孔让梨看到了食物,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看到自家老爷如此不顾及斯文矜持的吃相,这让管家颇为好奇。

最终,在看到老爷食物下肚之后,脸上怒容渐消,管家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

“老爷,今年的中秋佳宴,你怎么回来得如此之早,而且还脸色如此难看。”

孔颖达打了个饱呃,端起了茶水漱口之后,这才阴沉着脸道。

“还不是因为程咬金那个卑鄙无耻的粗鄙武夫,处处针对老夫。”

“而陛下却视若不见,老夫又何必再继续留在那里自取其辱……”

孔颖达一边吐槽一边喝着茶汤,不禁有些暗暗为自己在中秋佳宴之上的急智得意。

若是那个时候,继续留在那里,程咬金那个老匹夫,肯定会继续逼问自己可有对出下联。

若是自己回答没有,必定会被这个粗鄙武夫扎心嘲讽。

所以,倒真不如直接借机离开,既展示了自己不乐意跟程咬金这个粗鄙武夫打交道的铮铮铁骨。

又还能够避开对方的逼迫,简直就是完美,唔……唯一不太好的地方就在于,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已经离开了皇宫的他却是一无所知,不过,倒也没关系。

毕竟他终于是一位久经官场风浪之人,怎么可能不安排人手留在那里打探消息。

没过多久,那名被他留在皇宫外收集情报的亲随就已经快步而来,只是他的脸色明显显得有些难看。

“老爷,下联出来了……”

“果然。”孔颖达闭目垂眉,冷着脸道。“你且说来,老夫倒要看看那程三郎能够对出什么样的下联来。”

“老爷,程三郎只对了一幅下联,还有几幅是那几位大将军对的,另外,吴王殿下也对出了一幅下联……”

“???”孔颖达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位亲随,半天才艰涩地道。

“你的意思是,有好几幅下联?”

“是的老爷,还不光如此,程大将军还将上联和这些下联全汇拢在一起。

作了一首十分不错的诗赋,得了陛下的厚赏。”

等到那位亲随,将自己打探到的消息禀报出来,为了证明,还特地拿出了那份从宫中的八卦人士那里花了财帛得到的诗赋全文。

孔颖达手中拿着那首诗名长得令人脸色发黑的诗赋,脸色难看到如同得了重病一般。

就那么呆愣愣地坐着两眼发直,嘴皮有些发颤。

亲随与管家只能悄然地打量着自家老爷,不出所料的是。

“程老三,程老匹夫,你们这帮子不要脸的混……混……”

看到老爷再一次白眼一翻,软倒在了地板上,管家使出了吃奶的劲大声地吼叫起来。

“快来人哪,老爷又晕过去啦……”为什么要说又,因为距离上次自家老爷气晕过去,时间没有过去太久。

而且上一次被气得昏迷不醒,也跟程三郎那个粗鄙武夫

文学

有莫大的干系。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