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可不可以尿里面、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

学长可不可以尿里面 第一章

伊蒂哈德球场,比赛依然在进行着。

枪手的间接任意球没有能够威胁到蓝月的大门,在一众曼城球员们的严防死守下,他们的进攻终结于刚刚拿球转过身的阿奎罗。

文学

在两名防守球员第一时间夹逼过来之后,尝试给刘枫做球的阿坤没有能够达成他的目的。

队友将对方逼得狼狈不已,出击的图雷一脚找准节奏断下了皮球。

随后,曼城也不着急进攻,皮球在他们的半场转了好几圈,把逼抢的刘枫和阿奎罗都溜了几圈之后才重新滚向枪手半场。

比起上半场比赛的局面,下半场枪手变好的一点就是三后腰的布置让他们的防守再也不像之前可以依靠一个球员的灵光一现突破了。

哲科在几次拿球后都因为没有好的机会不得不回传,在最后皮球也是被在这名完成梅开二度的前锋脚下断下。

雨依然在下,球场上双方的交锋已经少有冲破雨幕的进攻了。

不断的传递寻找机会,在进攻参与人数减少的情况下,阿森纳的战术转变让他们看起来越来越被压着打。

如果不是曼城队的进攻也打的不狠,属于那种保守的稳扎稳打试探性的进攻,场面可能变得非常难看。

不过,这只是温格战术调整后的必然结果,并不能直接认定枪手就对曼城队毫无办法。

比赛第六十三分钟,他们的一次进攻就直接给潘蒂利蒙了一次惊险的挑战。

“拉姆塞断掉了哲科脚下的皮球,向前输送,给到了小老虎,小老虎向前插上,和甘索完成了一次漂亮的二过一配合。”

面对枪手少有的精彩进攻,刘建宏和詹俊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来应对。

“已经杀过了半场,分球给阿奎罗,这次进攻推进的非常顺畅,曼城挡在枪手进攻队员们前的防线还有六人。”

其实并不是一次好的反击机会,拿球的阿奎罗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在带球向右拉扯之后一个横推将皮球传递到了刘枫脚下。

看着在门前潘蒂利蒙认真的神情,刘枫不断观察着其他后卫的动作,在科拉罗夫和萨巴莱塔迅速封锁过来之前,他选择了直接起脚。

“阿枫!在大禁区外直接起脚打门,皮球从空中飞快下坠,潘蒂利蒙!漂亮的扑救,将皮球托出了底线。”

比起乔·哈特面对各种世界波的失误,潘蒂利蒙在面对对手的远射时并没有什么离谱的表现。

在刘枫的不断尝试下,他暂时还没有能够找到对手的弱点。

不过进攻还在继续,阿森纳队获得了一粒在大禁区左侧角球机会。

甘索站在皮球前负责主罚,他不断朝大禁区的队友们呼喊着什么,吸引足了注意力,这让禁区里的刘枫和小老虎都受到了极其严密的跟防。

然而,在皮球被开出后一切却又不是那么会事了。

“嘭!”

大雨之下,甘索狠狠抽中皮球,他的脚法在沾满雨水的皮球下并没有精准飞向禁区里的两名队友。

“皮球兜向小禁区,不对,直接兜向球门右上角,这是一次角球直接攻门,潘蒂利蒙跳起出拳!”

学长可不可以尿里面 第二章

第3107章以大欺小?

没有半分犹豫,张若尘释放出剑祖的七柄魄剑。

这是他身上唯一能够威胁到太虚境大神的手段!

“嘭!”

“嘭!”

……

名剑神站在原地不动,以剑意凝聚出一柄规则之剑,将七柄魄剑尽数击飞出去,不带烟火气的道:“你这七剑的威力,与神女城外那一剑可是差远了!难道在本神面前,你竟没有惧意?”

神女城外那一剑,指的自然是“爱剑”。

那时,张若尘虽然修为低微,可是心中有大爱之心,欲救一城之人,一界之民,自然是可以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张若尘如今的修为比当时何止强大了十倍,也可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更强的威力,但却没了当时的那股情绪。

至于七柄魄剑中的惧剑……

对名剑神,张若尘还真没有太强的惧意。

“惧意?有修辰在,脱身岂是难事,为何要惧你?”

张若尘从日晷中走出,站在石台上,身周是越来越明亮的时间之海,眼神淡然的与名剑神对视。

“好胆,本神倒要看看,你们今天怎么脱身?”

名剑神自然知道修辰神通广大,种种秘术用得出神入化,若是一心要逃,无量境之下能留得住它的还真没有几人。

但,如今他们也就相距百丈而已。

如此近的距离,一位剑道主神若是连他们都留不住,剑道又何以称得上是杀伐之道?

“哗!”

名剑神并不轻敌,以明君剑劈斩下去,剑芒刺目至极。

但,神剑落在张若尘头顶的时候,却被一层神光挡住。神力波浪,如海啸一般,向外蔓延。

“神王符!煜神王的气息,本神明白了,你来寻找剑界,背后还有天初文明的一份谋划。”

“名剑神,待本神修为恢复之日,就是你毙命之时。走!”

修辰施展出混元一气遁法,日晷和张若尘化为一道玉白色的混元气,如龙似蛟,冲破密密麻麻的剑道规则和神力封锁。

名剑神知道自己若是不付出一些代价,绝对追不上修辰,但却不慌不忙,道:“你们最好别乱逃,若是迷失在黑暗中,岂不是比死在本神手中更悲惨?”

这里特殊的环境,如孤岛一般,注定张若尘和修辰逃不掉。

“轰隆!”

凭借神王符,挡住了名剑神劈出的第二剑。

但,神王符早就消耗巨大,已裂痕密布,撑不住两剑了!

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如猫戏老鼠一般追上来的名剑神,眼神中露出冷然之色,看向暗夜界门所在的那片黑暗虚空,道:“去里面。”

“你疯了吗?那里面,比黑暗大三角星域更容易迷失。”

修辰虽然如此说着,可是,还是驾驭日晷,急速遁向暗夜界门的核心区域,直往里面冲去。

这里的时间和空间虽然诡异,存在无数凶险。但名剑神若是一心想要杀他们,也一定要承担这份凶险。

反而做为时空传人的张若尘,在里面却有巨大优势。

“垂死挣扎!”

名剑神略微犹豫一下,依旧是操控剑道规则开路,直向暗夜界门的腹地追杀而去。

所过之处,混乱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被剑道规则冲垮,复杂的空间和错乱的时间,似形同虚设,挡不住名剑神的脚步。

以名剑神的修为,一念可改天地,一剑可破乾坤,时空亦不可挡。

那长着一对龙角的俊美金发男子,走在虚空中,静静看着,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思。张若尘的表现,实在是惊艳到了他。

才刚刚达到大神层次而已,居然就能收服修辰天神这样的人物做器灵。

面对名剑神这样的强敌,居然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反以离间计,轻松击杀对方一尊大神。

换做任何修士,处在他的位置,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就看同样是初入大神层次的商弘,被名剑神轻松解决。而张若尘却能给名剑神制造出无数麻烦,逼得他不得不冒着一定风险,追入黑夜界门。

再等等。

或许还有惊喜。

他想看看张若尘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能不干涉其成长之路,就尽量不出手。

顷刻间,张若尘和名剑神一前一后已是向暗夜界门的方向深入了一千多万里,有时间冥光可一瞬斩尽真神的寿元,有空间风暴将名剑神调动的剑道规则都吞噬无数。

到达此处,对大神而言,都危险激增。

长着龙角的金发男子看见张若尘手中的神王符已是碎尽,显然已是被名剑神逼到极限,正准备出手。

却见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从张若尘体内飞出,击穿名剑神的重重防御,逼得名剑神不得不劈出名君剑。

“轰隆!”

两剑对碰,本就混乱的时空顿时塌陷,由外而内冲击过去。

学长可不可以尿里面 第三章

一只亚马逊雨林里的蝴蝶扇动的翅膀,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变化,可以形成一场德克萨斯的飓风;那么同样的,德克萨斯的飓风,再经过一系列变化回到亚马逊,则会变成一场毫无征兆的暴雨。

这是蝴蝶效应,证明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是存在相互影响的,当周铭举办的博览会影响到了日内瓦那边的

文学

世贸谈判,让肯尼迪总干事不惜动用权力临时召开部长级会议讨论华夏入世,让外贸委主任关生临时改变了行程,回来了纽约,同样的这些事情也对周铭和美国这边产生了巨大影响。

首先是围绕着日内瓦的整个欧罗巴大陆,就如同美国对联合国的影响,世贸组织总部既然在欧洲大陆上,那么欧洲的贵族老爷们,自然也对世贸组织的影响也是最直接的,正所谓挟天子以令诸侯,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其实相比美国资本家的纯粹,欧洲的豪门都是相互通婚的亲戚,因此在卢森堡大公和法国王族的影响下,很多人对周铭的观感并不好,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配合凯特琳和胡安他们一起,支持周铭的行动。

起初他们就只是默许自己控股的企业通过这次博览会去赚华人的钱,可渐渐的,他们通过手下企业的汇报知道投资华夏是大有可为的,更别说已经有很多在华投资的先例,这让他们顿时加大了力度。

可到了这时他们才想起华夏还并没有正式加入世贸组织,但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美国居然配合周铭办了这么一场博览会?

这肯定是一个阴谋!

这是这些欧洲贵族们心里的第一反应,尤其是在现在这种资本世界大战的形势下,他们心里的恐慌只会更加强烈。

在这一时间,无数电话在欧洲的各个城堡间来回穿梭,讨论着眼下的局势。

“肯定是那些杨基佬发现了华夏是现在世界经济的新增长点,需要尽快和他们建立更大的联系,借此重新取得对我们的优势地位。”

“什么联合孤立封锁对付周铭,这都是令人作呕的借口,如果他们真的在这么做,怎么可能还会任由周铭举办这么一场盛大的博览会,甚至还有那么多美国企业参加,他们难道管不住自己吗?”

“听说之前的科索沃战争,还有做空巴西的行动,都是这个周铭在背后策划并且执行的,毫无疑问他就是那些杨基佬最大的帮手,现在只不过又是一次简单的经典复刻罢了,但我们不能再重蹈覆辙了!我们必须想办法将周铭还有他背后的整个华夏,都争取到我们这边来,只有这样才能争取主动……”

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这些欧洲豪门们再也坐不住了的第一次通过自己的代言人向世贸组织施压,要求世贸组织尽快通过接纳华夏成为正式成员国,这才有了世贸组织主动发出邀请的事情。

原本他们认为自己这么做已经足够了,可紧接着当周铭组织集体交易的事情传来,不管是十几家机械公司联合订购上亿美元机床,还是跟美国中小运营商的集体交易,这一件又一件都让欧洲这些贵族大开眼界,也同时让他们产生了更大的危机感。

于是他们不得不再一次向世贸组织施压,甚至都直接把压力给到肯尼迪总干事这里来了。

肯尼迪也是个爽快人,深知自己这个总干事,只不过是摆在台前的保姆罢了,因此面对这重重压力,他没半点犹豫的选择了接受,甚至还是他授权世贸组织方面的谈判代表打的电话,表明自己可以临时召开部长级会议,来尽早接纳华夏的正式加入。

美国豪门自然也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们并不知道这些欧洲朋友们的心路历程是怎样,但这却并不妨碍他们同样产生巨大的危机感。

说起来原本这些美国豪门们并没多看重周铭举办的这次博览会,尽管他们也承认周铭利用博览会破局这一手相当高明,但事情也就这样了,这次参加的博览会合作的很多企业,都是他们控股下的,那么归根到底还是他们主导下的和周铭的游戏。

甚至基于这一点,他们还认为事情仍旧在自己掌控中,自己根本用不着担心,所以他们才能那么老神自在的在各自的庄园里赏花喝咖啡。

可当日内瓦那边的消息传来,这些豪门顿时都再也坐不住了,他们这才反应过来这次博览会的影响可能远超了他们的预计。

“该死的家伙,我早该想到的,周铭这么狡猾,他办的博览会怎么可能那么简单?”

“世贸组织?没想到这个周铭的胃口还真不小,我就说那位哈鲁斯堡家族的女王陛下怎么会突然来到纽约,原来这从头到尾都是阴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