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萝 破除 小说,家延乱小说全文

小萝 破除 小说 第一章

“九长老,等一下。”

那负伤的老者,被旁边的一位老者抓住。

“七长老,你这是干什么?”那九长老怒道。

原来,这三个人,分别是叶家的七、八、九三位长老,九长老被击伤,吃了大亏,立刻召集了另外两位长老杀来。

七长老看着龙尘和龙尘身边的槐叔冷冷地道:

“你们到底是何人?为何要挑衅我叶家,如果不说出一个合适的理由,你们将死无葬身之地。”

此人语气极为犀利,但实际上,他也是想摸摸对手的底细,毕竟能重创九长老的人,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虽然九长老说他当时大意,被人偷袭,所以才受伤,但是那七长老看到槐叔的时候,不禁心头一凛,知道这是一个恐怖强者,于是想先探探对方的底细再说。

“挑衅叶家?”

龙尘等人气笑了,明明是帮了你们叶家的忙,却被你们恩将仇报,奋起反击,竟然成了挑衅?天底下还有比这更不讲理的人么?

龙尘也懒得跟他们废话,直接冷冷地道:“要动手就动手,不想动手就滚,哪来那么多废话。”

龙尘知道,他们这是想知道龙尘有没有后台,如果后台够硬,能与叶家相当,那一切还有商量的余地。

但是如果后天不够强,不被叶家放在眼里,那叶家会对他们痛下杀手,不会再有任何顾忌。

同时,在修行界,有着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遇到危险的时候,如果不自报家门,即使被杀了,也很难被追究责任。

叶家虽然是不朽世家,天神一族,但是能在这个时候,询问龙尘的来历,也证明,即使是天神一族,在涅盈天也不是绝对的权威,也有他们忌惮的势力,否则他们根本不需要打探龙尘的底细。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都去死吧!”

七长老见龙尘根本无意表露身份,顿时暴怒,这分明是看不起他们。

“轰隆隆……”

三位叶家天尊同时出手,他们背后异象撑开,遮蔽了天穹,如三尊天神降临,那一刻,万道都被他们所掌控,生杀予夺,不可抵挡。

“呼”

槐叔出手了,他单手拍落,不死族特有的气息爆发,背后一株通天槐树出现。

“你是不死一族的。”

三人一惊,之前槐叔一直隐藏了气息,他们看不出槐叔的来历,但是槐叔一出手,他们顿时认出了槐叔的身份。

“轰”

槐叔一掌劈落,不死之气缠绕,大道规则崩溃,三位叶家强者惊怒之下,同时抵挡,一声爆响,群山崩碎,万道轰鸣,瞬间恐怖的气浪席卷诸天。

龙尘等人早有准备,但是依旧被那恐怖的气浪震得翻滚而出,天尊之力,根本无法抵抗。

“太强了”

夏晨第一次看到天尊级强者间的战斗,光是余波,就难以抵抗。

周围原本景色秀丽的山川,被一瞬间抹平,天尊出手,才是真正的毁天灭地,看着虚空之上,如同蛛网一般的裂纹,人人心头狂跳。

“不死一族很了不起么?竟然敢与我叶家为敌,找死!”

七长老怒吼,得知了槐叔的身份,虽然有些震惊,却一下子放下了心中的忌惮,长剑出鞘,飞虹惊天,对着槐叔猛斩而下。

此刻的他才是真正的痛下杀手,虽然不死一族背景强大,但是与人族之间关系不睦,彼此间征伐常有,并不需要什么顾忌。

小萝 破除 小说 第二章

“海面下是什么?!”

“海怪,肯定是海怪,最近经常听到有海怪出没的消息!”

甲板上,不少军士惊恐的喊叫起来,不少人更是举起了手中的火枪,双手颤抖的瞄准着。

恐慌的情绪蔓延着,大英帝国皇家海军战舰的甲板上,到处都是惊呼四起。

自从有了枪炮后,西方文明便一度认为征服了世界,任何兽类都不过是炮火下的猎物罢了。

但今日,看着那冲天而起的水柱,以及越来越汹涌的海浪,对于未知的恐惧,依然占据了包括詹姆斯在内众人的心神。

轰~~

海浪翻涌,一头暗褐色的巨大头颅猛然探出水面,带着巨大的涟漪,使得詹姆斯身下的战舰,都不由得剧烈摇晃起来。

“别紧张,是鲸鱼!”

看清那巨兽的模样后,詹姆斯顿时松了口气,不是什么可怕的怪物,只是一头路过的巨鲸罢了。

虽然这头鲸鱼,大的有点不像话,看起来体型,甚至比他们身下的战舰,都要大上一些。

“不对,那条鲸鱼背上有人!”

“我也看到了,好像是有人!”

“错不了,绝对有人!上帝啊,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在阵阵惊慌的大喊声中,詹姆斯也看到了那巨鲸背上,隐隐约约屹立的人影。

在可怕的海浪之下,也不知那人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丝毫不受影响,双手背负在身后,一身黑色长袍,正静静地看着他们。

最为令人感到诡异地,是对方明明之前在海面下待了许久,此时露出海面,看上去,衣衫竟然可以随风飘动,丝毫没有丁点沾湿的痕迹。

“是巫术吗?”

心头闪过这个念头,下一刻,他便疯狂咆哮着下达命令。

“开炮,开炮!”

管你是什么巫师或者其他诡异生物,在炮火之下,一切都将成为渣渣!

不得不说战舰上的炮手战术素养极高,几乎在命令下达的瞬间,便已经点火完毕,数息后,一道道炮火的咆哮声,在海面上响起。

一颗颗高速旋转的实心铁球与海面上那庞大的巨鲸擦肩而过,第一轮炮火,很遗憾的没有打中。

但紧接着,不远处的战舰,也同时开火了,而这一次,极为幸运的是,一颗实心铁球,恰巧,打在了巨鲸背上,那道人影所站立的位置。

“好!”

詹姆斯兴奋的喊叫出声,双手猛烈拍在了一起,刚想张嘴喊些什么,只是下一刻,他脸上的喜悦之色,便被恐惧愕然所代替。

只见远处的海面上,那头巨鲸背上,此时,响起了剧烈的摩擦声。

在詹姆斯的视野中,那本该被炮火轰碎成一滩血肉的人影,依然屹立在原地,而他的手中,正攥着一颗还在不断旋转着的实心铁球。

铁球的剧烈旋转,带起了令人牙齿发酸的尖锐摩擦声,但那神秘之人似乎毫无所觉,甚至还饶有兴致地在观察着手中铁球旋转的情景。

“这冲击力,有点弱啊!”

巨鲸背上,陆凡捏着手中已经停止了旋转的实心铁球,随后抬手一挥,手中的铁球瞬间被抛出,带着呼啸的音爆之声,将其中一艘战舰甲板洞穿。

小萝 破除 小说 第三章

;林轻雪的话,说得在场打算离开的所有人都停住了脚步,纷纷回头,重新诧异的看向会场中心,一前一后站着的两个女人。她们一样的风华绝代,一样的气质无双。老明珠人一定会清楚,有那么一段时间,这两个女人是整个明珠市的门面。只要一提起叶意如,就一定会带上林轻雪,反之亦然。但是熟悉她们的人都知道,她们从来不是朋友,也不是对手。相反,结下了不可化解的梁子。一切起因,都要从一个男人说起。一个认为她才是唐朝的原配,本该成为他新娘的人,应该是她。另一个,却阴差阳错的成了唐朝现在的女人,并且孕育一女。两个女人的人生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叶意如甘心吗?她有想过放弃,但是放下,永远不是解决办法的最好途径,也不是她的风格。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的算计,终于,激怒了林轻雪。在叶意如最落魄的时候,林轻雪没有任何怜悯的发起了反击。林轻雪说得真相是什么?一开始人们并不知道,但是看着她眸子里的寒意,那是真真切切的夺夫之仇,恨之深,刻入骨!众人这才渐渐明白,林轻雪说得是什么。这场婚礼本质,谁都明白,是叶宗师和叶意如之间的斗争。但是只要是战争,就一定有第三者加入。这个第三者,可以是自主加入的,比如叶邵蝶,也可以是被动加入的。比如唐朝。那么唐朝是怎么被叶意如被动带进来的?所有人都忽略了婚礼之前一个很小的细节。叶意如在办公室,无缘无故**了。夺走叶意如第一次的男人,是谁?这是一个未解之谜—-叶意如不说,谁都不知道。总之叶意如的未婚夫唐林是气炸了,认为是唐朝给他戴了一顶结结实实的帽子。于是,以这件事为媒介,唐林和叶宗师联手,策划着把唐朝弄进了巡捕房。最终,唐朝制造了自己冻死在零下二十度冷冻室的假象。一切的起因,都源于叶意如**。此时的局面,看似大局明朗,实则依旧疑雾重重。一些本来打算离开的宾客也不走了,他们想留下来,看看那个夺取叶意如第一次的人,到底是谁?叶意如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此刻,她竟然有些不敢转身。早在叶邵蝶告诉她,林轻雪也来参加她的婚礼的时候,她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刻。果然,林轻雪找上门来了。说出真相?还是继续隐瞒?叶意如犹豫不定。“不说么……”林轻雪语气瞬间冷了下来,一双眼眸,带着实质性的寒意。“不说我帮你说。”林轻雪踩着高跟鞋,缓步走了过来。之后,清冷的声音响彻全场。“我这天一直找人调查这件事,还真被我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她来到叶意如面前,神色讥讽的看了她一眼,说道:“我调查过,你**那天,一共有十三个男性进出过你的办公室,其中,有十一个人不到三十秒,就从你的办公室出去了,所以这十一人被排除在外。”“剩下的两个男人,就是你的未婚夫,唐林,以及我的老公,唐朝。”“唐林是后来才来的,那个时候你已经**,所以他也排除在外,用排除法,十三个男人里面,确实只有我老公,最有可能—-”林轻雪说这话时语气很平静,甚至连清冷的眼眸都没有出现波动。但是,叶意如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身子也越来越紧绷,只有依靠不断做着深呼吸,才能让内心处于平稳状态。林轻雪走到了她的身旁,看着她面无表情的侧脸,淡淡笑了笑:“但是事实上,真的是他吗?”“他在你的办公室一共呆了一个小时,能和我说说,在这一个小时里,你们聊了什么吗?”叶意如面色铁青,说道:“一些无关紧要的日常,时间过去这么久了,我怎么可能记得住?”“不,你记得住。”林轻雪淡淡一笑,说道:“人的大致记忆容量大概是一到五年的量,超过五年的事情,才会慢慢淡忘,那天你们谈话的内容,就算你无法记住所有,也会记得大致的主题—-因为我还记得。”“那天我和我老公有了一些三

文学

观上的分歧,虽然唐朝是我的老公,但是我对他的了解,远远不及你对他—-你们在讨论男女感情之间的三观问题,对不对?”“……”叶意如呼吸凝滞了一下,眼眸也冷了下来:“所以呢,这又能说明什么,能证明凶手是唐朝吗?”林轻雪摇摇头:“还不够,但是已经有了一些苗头。”“据我所知,一个把你当成树洞,说出内心想法的男人,是不会想着和你发生关系的—-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优质男人,都不会选择吃回头草。”林轻雪说道:“加上唐朝的实力我了解,也排除了你主动贴上去的可能性—-那么问题来了,唐朝对你没有想法,你也没有自主贴上去的可能性,你是怎么**的?”哗!整个现场鸦雀无声,只有林轻雪平静的分析声。听完林轻雪的分析,所有人都为之一惊。仿佛,听了她的分析,事情有渐渐明朗的感觉。叶意如握紧了拳头,目光紧紧盯着林轻雪:“你想说唐朝没有对我动手的动机?就算是这样,他也是最大的嫌疑人。”林轻雪赞同的点点头:“你说得没错,当时办公室是反锁的,只有你和我老公孤男寡女两个人,又没有摄像头,你们在里面做了什么,的确没办法查到。”“只要你一口咬定就是唐朝做的,没人拿你有办法—-这是你的底气所在。”“……”叶意如顿时一窒,深吸一口气,反问道:“那你说了这么多,有什么意义?”“先别急,听我讲完,虽然警方盘查过你的办公室,但是我不相信他们说得,我更相信眼见为实,所以我也找关系,趁你某一天外出之际,去你的办公室看了一下。”“很幸运,现场还在巡捕房的控制中,里面的摆设,都是案发时一模一样。”唰!此话一出,叶意如脸色深深变了一下。“当时我就在想,只要是人为的,就不可能完全没有证据。”林轻雪说道:“但是我错了,我找了一圈,依旧没有发现可以翻案的东西—-现场布置得很完美,怎么想,都是唐朝做的。”“呼!”当林轻雪说完,叶意如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既然她敢做出这件事,就有足够的自信,不被人察觉。“直到我发现了办公室里的一样东西,一样,普通得很难让人觉得奇怪的东西。”林轻雪冷不丁说道。叶意如的心又紧紧揪了起来,下意识问道:“什么东西。”“红酒瓶。”林轻雪说道:“一个开了瓶的红酒瓶。”“……”叶意如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一个红酒瓶,能当什么证据?”林轻雪嘴角微微上扬,淡淡笑道:“巡捕医生给你做的体检报告,上面写着是‘下身强行损伤’是吗?”“那又如何?”叶意如脸色难看,这么写,才坐实了她第一次给了唐朝的事实。“我想请教一个问题—-”她看着叶意如说道:“据我所知,这酒不便宜,价格在几十万上下,就算不是爱酒之人,开了瓶这么好的酒,基本都会把酒喝光,就算没喝光,也会把瓶塞塞回去,以防酒酿流失。”“但是,我看到的却是喝了一半的红酒瓶,瓶塞也没有塞进去,就这么放在你的办公桌上,任由红酒和空气发酵氧化,能告诉我原因吗?”林轻雪看着叶意如的眼睛,眼神犀利得仿佛可以洞穿她的内心。叶意如眼神依然淡漠:“我自己买的红酒,随便我怎么浪费。”“是不能盖上瓶塞吧?”林轻雪冷笑。“……”顿时,叶意如脸色深深地变了。四周的宾客,更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林轻雪。案件,似乎到

文学

了拨云见日的时刻。“我请巡捕房的人去化验过那瓶酒里的酒液成分,之前他们都忽略了这一点,认为一瓶酒没什么值得留意。”林轻雪眼神平淡,慢悠悠道:“你猜化验成分里发现了什么?”“什么?”叶意如脸色唰得一下变得苍白,手脚也开始颤抖起来。一股寒意,瞬间笼罩全身。“血。”林轻雪看着叶意如说道:“你的血。”她掏出一份液体化验报告,呈现在众人面前,冷声道:“能解释一下,为什么,红酒瓶会有你的血吗?”轰!这一刻,叶意如如遭重击,脸色惨白一片。“我觉得,真正的真相应该是这样的。”林轻雪看着叶意如,说道:“你故意将唐朝留了一个小时,这个时间不长不短,刚好够你献出自己的第一次—-真正夺走你第一次的,不是人,而是这个红酒瓶。”林轻雪冷冷道:“你自己,拿着酒瓶,捅了进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