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拔不出来;肥水不流外人田

霸道总裁拔不出来 第一章

顾凉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任重而道远,毕竟昨天晚上某小只还说想要减肥。

一直热滚滚的蛋滚到了顾凉面前。

顾凉抬手握住,看向眨着眼睛的许晚卿,在对上旁边苏婉悠严肃认真的眼神,他老实而又果断地低下头,开始剥蛋。

苏婉悠对自己儿子的行为稍稍满意了些,随后就开始给许晚卿碗里夹饺子。

嘴里一面说道:“乖宝,快尝尝尝尝,妈妈的手艺。”

“嗯呐,谢谢妈妈。”许晚卿乖巧的点了点头,便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恰巧,顾凉手里的蛋也剥得差不多了,他端着最下面的蛋壳,把鸡蛋递到了许晚卿面前。

许晚卿吃了一口饺子,尚未品尝到什么味道,就猛地吸了一口鸡蛋的味,淡淡的腥味传来,她神色微变,停下了嘴。

“怎么了?味道不好吗?”苏婉悠紧张地凑过来问道。

她皱眉看着桌上的饺子,自己做完后,是事先尝过的,按道理来说,应该不会难吃到如此地步。

但是见许晚卿愈发难受的表情,她又怀疑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顾凉放下鸡蛋,见她又不舒服起来,连忙拿起了旁边的水,紧张却又轻声道:“喝点水。”

许晚卿低头喝了一口,下一秒脸色一白,就朝着洗手间跑去,呕了起来。

“怎么了这是?”苏婉悠急匆匆跟过来,一把将胡乱拍着人的顾凉拉开,自己上前抚上了许晚卿的背。

许晚卿摇了摇头,明亮清澈的眼眸子因为干呕而湿润了起来。

“昨天晚上回来就这样了。”顾凉挤过来,忧心忡忡地看着许晚卿道,“等下先去医院看看。”

苏婉悠愣了一下,见许晚卿又吐了起来,连忙扶住人,担心道:“赶紧去医院看看,这样子怎么就像怀孕呢!”

顾凉无措的手脚在听到苏婉悠那句随意的话,突然就僵硬住了。

许晚卿也是茫然的转过头,有些傻愣的看向苏婉悠。

她……怀孕了吗?

“看着我干嘛?还想吐吗?不想的话赶紧收拾收拾去医院。”苏婉悠瞪了顾凉一眼,随后就看向,拿了纸巾递过来,很耐心地帮她擦了擦嘴巴。

“哎呦,我家乖宝脸色都白了,心疼死妈妈了。”苏婉悠霸道地把顾凉推开,动作很轻柔地扶着许晚卿走出去。

顾凉感觉自己现在手脚脑子都有点不受指挥,全身僵硬着,还沉浸在刚刚苏婉悠的话里面。

怀孕……了?

不……不可能吧。

“顾凉!”客厅里,苏婉悠冲着洗手间喊了几声,

顾凉神情恍惚地转过头去,就听到苏婉悠的嫌弃声:“顾凉你还傻站着干嘛?快点过来。”

顾凉抬头看去,目光触及到许晚卿略带苍白的小脸后,连忙抬脚走了过去,然后弯腰把坐在沙发上的许晚卿抱起,看向苏婉悠神色严肃道:“妈,我带晚卿去医院。”

“快去吧,到了记得报平安。”苏婉悠欣慰地招了招手,满脸笑意。

啊呀,她这是要升级做奶奶了!

苏婉悠嘴里心里喜滋滋的,竟是比吃了蜜糖还要甜蜜。

顾凉抱着许晚卿大步流星地走向了车子,在车前顿了顿,看向旁边的人道:“你来开。”

随后便抱着许晚卿进了后车座。

轻手轻脚把许晚卿放下后,顾凉一只手扶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横在许晚卿面前,像只老鹰似地,护着怀里的崽子。

许晚卿眨了眨眼睛,看着他这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连那种想要呕吐的感觉都减了不少。

“顾凉,你那么紧张干嘛?”她抬手摸了下他的头。

“我没……没紧张。”顾凉不自在地把头扭过去,发现车子稍稍有些颠簸,就立马把许晚卿从旁边的位置上挪到了自己的腿上。

察觉到他反射性的动作,许晚卿目光闪了闪,随后就将人抱住了,声音软糯糯道:“别紧张。”

顾凉下巴抵在她的脑袋上,毛茸茸的小脑袋,不经意地撩起一阵痒意。

他低头亲了亲她的发间,鼻尖缭绕着清淡的香气,手指缓慢地移到了她的肚子上,心情满是忐忑与紧张。

“这里……有小宝宝?”顾凉语气中满是傻愣愣的气息。

“可能有,可能没有,我不知道啊!”许晚卿颇有些理直气壮地抬起了头。

谁知,却猛地将许晚卿抱紧了,喃喃自语道:“你还是个小宝宝呢。”

许晚卿:“……”

她是小宝宝,嗯,没毛病。

“那你可要抱好我了,我还是个小宝宝呢!”小娇娇抬手揉了揉顾凉的背,似是一点都不忧心。

感受到顾凉把手收紧了一点,许晚卿才平静道:“还有啊,妈妈也只是猜测而已,你不要太紧张了,也不要太兴奋啊。”

这勒猪似的动作可真熟练啊。

“嗯,但是你不舒服是真,现在,闭上眼睛休息。”顾凉单手揽住她的腰,另一只手覆在她的身上,语气霸道地说道。

许晚卿:“……”

昨晚睡得不太好,许晚卿闭上眼睛,没多久便睡着了。

顾凉低头看着人,目光带着柔色,瞧着那张精致瓷白的小脸,动作轻轻地低下头去,在绵软的小脸上碰了碰。

“晚卿宝宝,顾凉要守着你一辈子,你踹也踹不走的那种。”掷地有声的话语,慷慨激昂,前排司机不由地嘴角抽了抽。

还踹呢?

到了医院,见许晚卿还是熟睡的,顾凉便抱着人走了进去。

刚好碰到陪老太爷来检查身体的苏贤。

只见原本还和老太爷说说笑笑的苏贤,立即冲了过来,神情紧张地扫向顾凉怀里的许晚卿,“晚卿这是怎么了?”

顾凉温和的脸色一顿,接着便冷漠下来,抱

文学

着人转过身去,声音清冷冷道:“睡着了。”

“是不是又昏……睡着了?”听到顾凉的话,苏贤一愣,接着便淡定下来,松了一口气,“原来是睡着了啊,那就好。”

顾凉低哼一声,抱着许晚卿穿过去,不打算理这个人。

“那你们来这里干嘛?”像是反应过来,苏贤连忙问道。

“过来检查一下。”顾凉低头看向怀里的许晚卿,目光中满是温柔缱绻,那宠溺的神色像是要把人给溺死。

霸道总裁拔不出来 第二章

满宝的封地有点穷酸。

先秦时的栎阳古城早已成了废墟,边上有两个大村庄,那两个大村庄全是周满的食邑,还有两个大村庄顺着往下,快接近万年县那一块。

栎阳县县令为什么专门将这一片划给了周满?

就是因为隔壁的万年县县令总是觊觎这一块,他觉得与其让万年县县令抢去,还不如划给周满做封地。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座古城。

他总觉得栎阳古城就这么荒废了很可惜,但他实在能力有限,盘活不了它,不如给了周满,这是她的封地,她要是能将古城重新建起来自然好,建不起来也不过是维持现状罢了。

他们先到路过一个村庄,离路边有点儿远,但如今田野除了低低的麦苗就是野草,因此可以一目览之,远远便看到了屋宇。

满宝道:“那是我的食邑,这一片都是我封地下的田地。”

明达一眼望过去,颔首道:“看着很平整,不知永业田占了多少。”

永业田是不需要向国家纳租税的,因此这一部分也是不需要给封主租税。

食邑吃的就是该给国家的那一部分租税,还有封地内商户的商税等,不过周满如今封地内是没有商户的,全是农。

再往前就是栎阳古城了,并不是很大,有很多的断壁和坍塌的房屋,不过古城往里去一些是大的集市,这是因为附近的村庄在此交易,时日长了便成了一个固定的大集市。

此时还不算春忙,又逢集市,所以在这里交易货物的村民也挺多。

当然,这个多是常常逛大梨村集市的周满和白善白二郎认为的,至于从小生活在京城,刚又经过雍州的两位公主和魏玉来说,这个集市可太寒碜了。

土路的两边随地摆着一些摊位,摊位上或用木板或用麻布垫在地上,大多数是卖些菜蔬,篮子,还有些麻布和鸡鸭鱼蛋之类的东西。

东西和摊位都可以一眼望到底。

明达和长豫都是第一次见这样的集市,一时骑在马上瞪大了眼睛。

而盘坐在地上或者草地上的村民在看到这些骑着高头大马过来的人时也瞪大了眼睛。

等反应过来便立即将摊位上的东西一卷就往后缩,有些直接跪在地上,低下头去不看他们。

本想直接打马过去的满宝见状,从马上跳下来,冲他们笑道:“我们就是路过,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

见不是来驱赶他们的,农民们的胆子又大起来了,这是一个有胆气的时代,百姓虽敬畏权贵富豪,但并不十分的恐惧,于是大家从地上爬起来,有的原地坐好,有的则是扬声问道:“郎君和娘子们这是要往哪里去?”

白善也下马来,道:“去京城。”

他们一愣,连忙道:“哎呀,那你们走错路了,这边不是官道,要走官道得往回走,然后向南去有一条大道。”

白善笑道:“我们知道,我们就是特意往这边来的。”

他指了周满道:“这是栎阳乡主。”

村民们再次一愣,他们是知道的,他们现在是栎阳乡主的食邑。

远处的人也齐刷刷的抬头看过来,说起来,他们一直见到的都是栎阳乡主的二侄女和几个哥哥,还没见过栎阳乡主呢。

霸道总裁拔不出来 第三章

宣平侯入宫便接到了即刻南下的圣旨,皇帝钦点他为南巡钦差大臣,暂代南海城水师总督一职,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最小的代价剿灭匪患,夺回南城岛屿。

宣平侯率领五百轻骑连夜出了京城,常璟亦在随行的行列。

顾娇从信阳公主的宅子出来后,坐玉瑾安排的马车回了碧水胡同。

家里很热闹,街坊邻居都过来看小宝宝,这真的是个又乖又漂亮的小宝宝。

秦公公与魏公公也来了。

顾娇此番入宫就是给姑婆与皇帝报喜,两位大佬因海上匪患一事连夜召集肱骨大臣议事,没办法亲自到碧水胡同来探望小家伙,于是让秦公公与魏公公过来。

“你都抱了半个时辰了,给我也抱一下!”

西屋内,秦公公幽怨对魏公公说。

魏公公背过身子,避开秦公公伸过来的魔爪,蛮横地说道:“不给!”

他先抢到的!

还是从六婶儿手里抢过来的,天知道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你下次再来抱!”魏公公坚决不让出小宝宝!

秦公公气得直磨牙。

小样,跟了皇帝一场,就忘了谁才是后宫第一内侍了是吧?

魏公公不管。

他不让不让就不让!

秦公公又不能上手去抢,万一伤了孩子,庄太后还不得拧了他脑袋呀?

秦公公引诱道:“让我抱抱,回头我把德全送过去给你玩两天。”

德全是秦公公养的小王八,他最宠爱的那一只,魏公公眼馋很久了。

魏公公不假思索道:“去去去!”

有了小宝宝,谁还稀罕你的王八?

主要也是他馋秦公公的王八不是为了玩,是为了炖王八汤啊!

秦公公最终也没能抢过魏公公,很是让总被仁寿宫压一头的魏公公扬眉吐气了一把。

夺宝大战一直到小净空从国子监回来才结束,小净空一出现,基本俩人没戏了。

谁抢得过他呀?

小净空还不大会抱小宝宝,他把小宝宝放进摇篮里,值得一提的是他还没有摇篮高,于是他不得不搬来一个小板凳,踩在凳子上看小弟弟。

“弟子的鼻子像我,嘴巴像我,眼睛像我,眉毛也像我!”小净空挺起小胸脯,晃了晃小脑袋,无比得意地说道,“真是个帅气的小男子汉呢!”

所有人:“……”

搞了半天,你其实就是想夸你自己吧?

月子里的孩子除了吃就是睡,并不能很好地回应小净空的逗乐,小净空玩一会儿弟弟就没兴趣了,继续去胡同里溜鸡。

姚氏暂时住东屋,她奶水不大够,刘婶儿给介绍了个奶娘,奶娘是老实人,比姚氏小几岁,与家中嫂子差不多月份生下孩子,她的孩子交给嫂子去喂。

她则搬过来,住姚氏原先的屋,她主要是夜里喂喂孩子,白日里若孩子吃不够就再多一两顿。

得知顾娇一会儿要睡在西屋,最开心的是小净空。

“我可以和娇娇睡啦!”

他将自己洗得香喷喷的,小寸头梳得光亮亮的,雄赳赳地去了西屋。

“娇娇!我来啦!”

他蹬掉鞋子往床上爬。

谁料他一只小短腿儿还没爬上去,便被坏姐夫提溜了起来。

萧珩:“你去姑爷爷那边睡。”

小净空一阵扑腾:“我不要!我不要!我和娇娇睡!”

不要也得要。

小净空被坏姐夫无情地拎去了隔壁。

顾娇洗了澡回到西屋时,床上的被子已经铺好了,只铺了一床,小净空不在,萧珩……在,不过却是在收拾自己的寝衣。

“你不睡吗?”顾娇问。

她刚洗过澡,头发还没来得及擦,用一块干爽的棉布裹在头顶,独独遗漏了一缕湿漉漉的秀发,耷在她耳畔,晶莹的水珠滴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有些诱惑。

萧珩轻咳一声,移开视线,看向手中的寝衣,道:“我和净空过去睡。”

顾娇看着西屋的床铺,好叭,这张床睡三个人确实小了点。

其实不是床小不小的问题,而是——

萧珩看着她日渐美好的身躯,在夜深人静时格外令人难以冷静,他深吸一口气,摒除在识海中翻涌的旖念,正色道:“时辰不早了,你早点歇息,记得擦头发。”

“嗯。”顾娇点点头,顺手将头上的棉布巾子拿了下来。

乌黑的长发滑落,铺满她的肩头,衬得她娇嫩的肌肤莹白如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