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网络信息战攻防升级 Twitter禁止两家主要俄媒继续投放广告

【财新网】(记者 王自励)随着俄罗斯如何利用在线平台干扰美国大选一事,在美国各界持续引发讨论;面对舆论压力的Facebook、Twitter等美国互联网巨头,已开始加大与美国政府合作,并着手调整政治性广告政策。

10月26日,Twitter公司在其官方博客上发布声明称,基于该公司内部调查及美国情报部门调查的结果,Twitter将从即日起禁止两家具有俄罗斯官方背景的媒体——今日俄罗斯电视台(RT)及俄罗斯卫星通讯社(Sputnik),在其平台上投放广告。这是迄今为止,美国互联网公司针对被指参与干扰美国大选的这两家俄罗斯媒体,发起的最强势的反制措施之一。

今年1月,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中央情报局(CIA)和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联合发布报告,断定俄罗斯总统普京曾下令对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进行干扰,其目标包括打击民众对美国民主进程的信心、诋毁和抹黑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等。

报告特别指出,作为俄罗斯政府的“官方宣传机器”,RT和Sputnik通过在大选期间不断发布与希拉里有关的负面报道、以及对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利的评论,试图影响选情的走向。这份报告还利用长达七页纸的附件,详细分析了RT如何“在克里姆林宫的授意”下,利用Youtube、Twitter、Facebook等社交媒体平台散播“反美信息”,激化美国社会的矛盾及不满情绪。

Twitter 在10月26日的声明中承诺,该公司将把2011年以来从RT全球广告中赚得的大约190万美元收入悉数捐出,用于支持探讨在公民参与和选举中使用Twitter情况的外部研究,这项研究将重点讨论在Twitter平台使用恶意自动程序和散播误导信息的行为。

此前,Twitter 在9月28日发布的博客声明中透露,2016年RT对美国市场共投放了价值27.41万美元的广告。这些广告现已被提交给美国国会情报委员会调查。

这份声明还称,RT设立的三个Twitter账号(@RT_com、@RT_America以及@ActualidadRT)在2016年针对美国市场发布了1823条推文,其受众是主流媒体的关注者,内容是RT发布或转发的新闻报道。

在回应Twitter下达的广告“禁令”时,RT总编辑Margarita Simonyan 10月26日表示,Twitter的决定“非常令人遗憾”,她还称这项举措是美国政府对俄罗斯发起的“惩罚性行动”的一部分。

10月26日当天,Sputnik也在其官网上回应称,Twitter的举动“令人遗憾”,“尤其是,目前俄罗斯已誓言要对美国媒体采取报复措施。”但该声明并未对所谓的“报复措施”做进一步阐述。

据俄新社报道,俄罗斯外交部10月26日回应称,Twitter当日的决定“无视了美国国内及国际言论自由的法律”。俄罗斯外交部认为,Twitter的举措出自美国情报部门的压力,是美方旨在阻碍俄罗斯媒体在美工作所发起的另一项“挑衅举动”(aggressive step)。

不少美国政界人士都将Twitter禁止上述两家俄罗斯媒体投放广告的决定,视为一项“积极的举动”,并称其进一步表明,美国互联网公司需要开始反思,并对政治广告的投放设立全新标准。

但也有分析者指出,相比一纸“禁令”,增加政治广告的透明度,才是解决问题更好的方法。

美国斯坦福大学互联网与社会中心隐私权部门主任Albert Gidari对路透社指出,“向任何特定的人、团体或国家下达禁令,都只是‘坏政策’——因为在全球其他地区,在线平台仍将被视为美国或其他外国实体实现政治目的的工具,类似做法也将给独裁政权带来更多禁止言论自由的借口。”

预计在11月1日,谷歌、Facebook、Twitter等三家硅谷企业的高管将一同出席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情报委员会公开听证会,讨论俄罗斯是否曾利用它们旗下的平台和在线工具影响美国大选。目前,这三家企业的内部调查都已发现,与俄罗斯有关的实体曾在大选期间购买其平台上的政治广告。

由于在虚假新闻和其他误导信息的传播中扮演的角色,Facebook等互联网巨头正面临美国国内日趋严厉的审查和舆论攻击。10月19日,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John McCain)及两名民主党参议员共同起草了一项《诚实广告法案》(Honest Ads Act),要求此前极大程度上免于监管的互联网政治广告,须遵循与电视、印刷、广播广告同样的信息披露规则。

继Facebook于9月宣布将增加政治广告透明度后,10月24日,Twitter公司也宣布将采取新的政治广告政策,在与选举相关的广告上添加标签,以提示受众该广告是“由政治性账号发起”。与此同时,Twitter还将推出一个网站,向公众公开选举广告的买家身份、其全部的选举广告支出以及广告受众的人口统计数据等。

Twitter还表示,该公司将限制选举广告的受众目标范围,并对违反相关政策的选举广告客户施加更严厉的惩罚。

就在Twitter宣布将禁止RT投放广告的10月26日,RT发布报道指出,在2016年美国大选前夕,Twitter销售人员曾“主动鼓励”RT加大对Twitter的广告投入,并直白地宣称“RT投入的资金越多,Twitter就能让其接触到更多的美国选民”,但这份合作邀约随后被RT拒绝。

截至目前,推特并未对上述指控做出回应。但据一位匿名Twitter前员工向路透社透露,RT文章中描述的Twitter销售策略,与Twitter实际上用于吸引广告客户的策略类似。

与谷歌、Facebook等企业不同,月活跃用户数仅为3.28亿的Twitter,正经历持续的营收和用户增长停滞及股价下跌。不过,得益于数月以来削减成本及拓宽营收来源的措施,Twitter 已于10月26日宣布,该公司有望在今年第四季度实现首个季度盈利。路透社分析称,这可能有助于Twitter打破对广告营收的依赖。

Twitter 10月26日发起的“禁令”,也并非RT首次在有关俄罗斯干扰2016年美国大选的争论中被推向焦点。打出“Question More(质疑更多)”旗号的RT,一直宣称要面向全球受众打造“替代性的”(alternative)新闻产品,即在重大事件的报道中采取与西方主流媒体不同的视角。但这一编辑立场及其由俄罗斯政府资助的背景,也令其长期以来备受争议。

9月11日,RT发布报道称,美国司法部已致信RT,要求其驻美机构“RT America”在10月17日之前,作为“外国代理人”进行注册。依照美国1938年起草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案》,“RT America”在完成注册后,必须定期向美国政府提交一系列文件,包括该机构与外国政府相关联的收入、在美境内的联络活动等,其发布的报道也将被贴上“由俄罗斯政府资助或影响”的标签。

对于美国方面向RT施加的压力,俄罗斯政府已表态将采取严肃回应。据俄新社10月9日报道,俄罗斯司法部新闻局当日表示,俄方考虑依照对等原则,出台针对美国媒体的严格限制,从而回应“美国对俄罗斯媒体的压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