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负gl,新婚娇妻被粗长征服txt下载

欺负gl 第一章

第2000章

顾九辞高高举起钢笔,轻轻的在笔帽的位置按了一下,刹那间,钢笔飞速的发生了形态的变化。

转眼变成了一把袖珍却威力无比的手枪。

而同一时刻,大魔王霍明澈手里的钢笔,已经变成了一把解锁工具,轻松的解开了钟山夫妇身上的绳索。

这些人不知道的是,在这支钢笔上,还安装了浓缩的液体炸弹,只需要一点点,就可以炸毁一座别墅。

而钢笔的另一端,又安放了微型氧气罐,可以帮助他们夫妻两,在危险的环境当中,逃出生天。

这支钢笔,霍峥给它起了一个有意思的名字,叫做墨攻。

“你们是……”

得救的钟山夫妇惊疑不定的望着九澈夫妇。

顾九辞微微一笑,主动的自我介绍。

“二位教授不要紧张,我是顾九辞,这位是我的丈夫霍明澈,同时我们也是国安的人,负责保护你们此次航行的安全。”

“原来是这样,真的是太感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恐怕我现在已经没命了!”

钟山夫妇感激的说道,顾九辞连忙把两个教授扶了起来。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让两位受惊了。”

他们三人还在寒暄,突然,倒在地上的安娜,竟然缓缓的爬了起来!

顾九辞动手的时候,心有不忍,导致方向有了一些偏离,安娜还没有完全晕过去,此刻她迅速的拿起了地上的枪,对准了顾九辞的后脑。

顾九辞正背对着安娜说话,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事情!

“你们给

文学

我去死吧!”

“砰!”

杀手安娜大喊了一声,枪声也随之响起,不过下一秒,安娜立刻发出一声重重的惨叫!

欺负gl 第二章

这天下午,谈宴西还是陪着周弥出了门。

她一直想看的一个装置艺术展,始终没抽出时间。主题是关于人的异化的视觉性表达,很是抽象。

谈宴西虽全程陪同却兴趣缺缺,坦言自己是个商人,欣赏不来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他们逛完了展,在出口的衍生文创商店闲逛。

周弥

文学

拿起一枚今日特展品同款的银质袖扣,往谈宴西的袖子上比,一面说道:“那你为什么跟赵野还是朋友?”

谈宴西笑说:“要是人情往来就算朋友,那我的朋友数目可以申请吉尼斯了。”

“该不会,你真正的朋友只有卫丞?”周弥把袖扣放回到展示盒里。

谈宴西很坦然:“严格来说,这么说不算错。”

看她要走,他伸手,一把拉住她。

周弥顿下脚步,疑惑看他。

谈宴西朝那展示盒里的袖扣看一眼,表情比她更疑惑,仿佛在问,既然不买,拉他袖子比什么比?

周弥笑了,“你要呀?我以为你不喜欢。”她去看标签价格,小小两枚要两百多块钱,实话说有些肉痛。不过还是叫来店员,拿两枚新的包装起来。

她忽地想到什么,“这个能不能抵我欠你的生日礼物?”

谈宴西扫她一眼,“我都忘了,你倒提醒了我。”

周弥忙说:“那你当没听到!”

谈宴西笑说,“这回我要白纸黑字记账上。”

周弥又买了几个记事本,一套明信片,一起付了账,准备带回去做纪念。

晚上,一块儿吃了晚饭,谈宴西将她送回——她请了假,但有些工作不得不做,不然要拖累团队的进度。

车停在路口处,周弥主动凑近去亲了谈宴西,方才下车去。

晚上八点左右,巷子里正是最热闹的时候,老人遛弯,小孩儿打闹,有人临街开了店铺,支了围棋盘跟人对弈。

周弥走到半途,脚步一顿——

前方迎面而来的两个人,是程一念和崔佳航。

程一念穿T恤,外搭一件水洗蓝色的背带连衣裙,帆布鞋,个头小小的,乖巧极了。崔佳航也是T恤和运动裤的打扮。两人看起来很登对,很像是学生情侣。

他们手牵着手,一边走一边说话,起先并没有注意到她,直到程一念不经意抬眼,不自觉脚步一停,崔佳航也跟着停下,抬头一看。

两人都是一愣。

周弥笑笑,神色没有半分异常,“出去玩么?”

程一念难掩尴尬,“嗯。去看电影。”

周弥点点头:“那我先进去啦?你们玩得开心。”

“……嗯。”

实话说,周弥不算惊讶。

回想一切都有蛛丝马迹,串得起来。

她唯一感想是,她没告诉程一念她和谈宴西的事,程一念同样的也不告诉她,扯平了。

过了晚上十点半,程一念从外面回来了。

周弥已经洗过澡,坐在餐桌旁,支着笔记本电脑加班。

程一念跟她打声招呼,拿上衣服洗澡。

她吹干头发,把吹风机挂在架子上,站在浴室的门口,犹豫了片刻,说:“我们聊聊吧。”

周弥合上电脑后盖,“好啊。”

这时候,宋满从屋里探出头来,周弥抬头看她一眼,她立即就退了回去,还关上了房门。

周弥跟程一念去了阳台上。

天气已经很热了,夜间扑面的风亦有潮湿的热意。

程一念穿着印着平铺海绵宝宝图案的睡裙,趴着栏杆往外看,过了好久才出声,声音很轻:“你怎么都不生气?”

周弥转头看她,倍感疑惑,“我什么要生气?”

程一念脸枕在手臂上,声音涩然:“……我明知道崔佳航喜欢的是你。我还找你要他的微信,接近他,甚至辞职去了你们公司。”

她声音里有种自暴自弃的自我厌弃感。

周弥沉默了好一会儿,斟酌着怎么说比较合适:“我没觉得崔佳航喜欢我。非要说的话,我只感觉到,他可能对我有好感。退一万步,一念,即便他喜欢的是我,那又怎样?他不是我男朋友,谁都有资格去追他。不能因为你是我的朋友,你就要背负不必要的负罪感吧?”

程一念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要哭了。

周弥看着她,却笑一声,“什么啊。你最近对我这么疏远,原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程一念说:“可我很不磊落。我告诉崔佳航说你在谈恋爱,想让他断绝对你的心思。”

“……虽然算不上是恋爱,但性质也没什么差别。你这么说也没错。”

然而,程一念越发不能释怀,“……如果我告诉你,我最初的动机是因为听说他是北城户口。我很想在北城立足,可我真的好累。我烦透了……”

她真的哭了出来。

周弥看着她,走近去,搂住她肩膀,“我们认识有五年了吧?”

程一念点头。

实话实说,周弥并不觉得自己跟程一念十分投契,但有一种朋友,哪怕并非心灵共鸣,长久陪伴也足够建立深厚情谊。

欺负gl 第三章

符家二夫人罗氏,是真的为婆母过世伤怀。

可她又不知该如何同婆母那般坚强,撑起这个家,满心忧伤。

这会儿,罗氏还能跪在灵堂里,完全是为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在硬是撑着。

白卿言不知若是符老太君在天有灵,看到这样的场景,心中该有多难受。

她也庆幸,白家出事之后,白家上下一心,这才共同度过大难。

宋氏得了丈夫董清平的吩咐,今日务必要将白卿言请到董府,这不刚从符家出来,宋氏便请二夫人刘氏和白卿言,还有七姑娘白锦瑟一同去董府坐坐。

刘氏念着白卿言与舅舅太久未见,便应下,笑着称前去叨扰。

宋氏拉着白卿言同她上了一架马车,同白卿言说是董清平要她过府去有要事要同她说,又问了董长澜的丧事,问了登州大战,和董老太君的身体,最后才问起自己在朔阳的亲生女儿董葶珍,是否给白卿言添了麻烦。

“舅母放心,葶珍一向懂事,且我母亲有葶珍陪伴,日日心情都好,所以还想同舅舅、舅母再说一声,能否让葶珍多留些日子。”白卿言笑道。

“好!都好!葶珍在你母亲身边,我放心的很!只要她不给你们添麻烦就好……”宋氏轻抚着白卿言细如玉管的手,摸到白卿言掌心的厚茧,又难免心疼。

可宋氏知道如今白家得靠白卿言撑着,让白卿言歇歇这样安慰又无用的话,她便没有说出口,只轻轻拍了拍白卿言的手背。

“舅母,葶芳之事……是否有什么误会?”白卿言试探问。

“都说董家庶女心计深沉,葶芳虽然不是自幼在我膝下长大的,也的确是心思深,但却是断断不敢做出此等事情的,符家大夫人娘家的那个侄女与葶芳一向要好,她不愿意嫁给符家长房的嫡子,这才有了这么一出!”宋氏提到此事心里就不痛快,“这下倒好,倒成了咱们家的姑娘不知廉耻了!葶芳前些日子,去参加菊花宴,被人冷嘲热讽,连带着葶兰都受了冷待,也幸亏葶兰年纪还小,头日回来哭了一场,隔日也就忘了……”

董葶芳并非是宋氏肚子里爬出来的,可作为嫡母,宋氏是相当和善的,从来没用过什么阴私手段折磨庶女。

真正让宋氏生气心疼的,是她的嫡女董葶珍和董葶兰……都要被此事连累,以后说亲定会被人拿此事出来说嘴,气得宋氏不知道扯烂了几条帕子,偏偏董葶芳寻死觅活,她还不好重罚。

“舅母,葶芳是一直都不想嫁,还是符家出了事之后,才不想嫁的?”白卿言问。

白卿言琢磨着,董葶芳和符家长房嫡子被设计,或是董葶芳顺水推舟而为……

总要弄清楚了董葶芳心里到底如何想的,才能知道处理此事妥当。

如今登州董家上至外祖母下至长澜、长茂,皆为将来大局谋划,白卿言也愿尽己所能……为董家排忧解难。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