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近聊天的妇女、四个军人一受多攻

附近聊天的妇女 第一章

大门前,山羊胡子和白小白道了声再见,然后上了车。

白小白目14送其背影远离,一双拳头松了又紧,他想要动手,可是周围不时走动的村民和这车队的其他人终究是个妨碍,而且,他本能地感知到了车队中间那口棺材一般的不明物体暗含危险。

随着汽车发动,车辆开始缓慢前进,山羊胡子还冲白小白友好地摆摆手……

“看情况他们不太可能是鼹鼠派来的,不过,如果他们不是鼹鼠派来的又会是哪方势力呢?”

“浊,你能用神识查看到那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吗?”

浊尝试了一下,传音道,“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材质做的,密度太高,我的神识穿不透!”

“……”

就在这时,白小白的脑海中忽然嗡地一声,如同猛烈撞击了一下一般。

一道声音响起,,“宿主。”

白小白欣喜异常,思维在脑海中喊道,“你终于醒了?”

“嗯,善良愿为宿主服务!”

“那好,你能不能查看车队中间那个物体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好的,宿主稍等!”

白小白原本只是尝试性地下发了命令,连浊的神识都无法渗入查询,他甚至都打消了查探该物体的情况的念头,但没想到系统还真的答应了。

善良没有让他失望,白小白甚至没有察觉到什么,只是过了三秒钟,她并回馈了一个三维立体图像给他,直接传达到了他的脑海中。

“这是什么东西?新型武器?”

白小白很是吃惊。

善良传达给他的图像和狼堡中大多数黑科技形像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奇形怪状,不可名状。

“你能在手机上显示出图片吗?”

白小白只是这样一问,善良马上就传达了一张高帧图片到了他的手机界面。

他招呼手腕上的浊道,“这是什么东西,你号称自己见多识广,认识吗?”

浊语气很是吃惊,道,“这图片你是哪里来的?”

“这就是刚才车队中间那里面的东西,我不认识,你知道吗?”

“这东西的样貌我曾经在苏联时期见过一次。”

这下轮到白小白惊讶了,“苏联时期就有这东西了?”

“不是,那个时候还只是有大概的模型样貌而已,现在看来他们已经把它给逐渐完善了!”

白小白略一皱眉,“这么说来,你也不知道这东西具体作用是什么了?”

“嗯,我只知道这东西苏联人叫它交互镭射粒导器,当初研究的大致方向是干扰敌方,是苏联方面最高机密,关于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浊接着道,“不过,这虽然是苏联时期的东西,但我想它现在也应该不太可能随便出现在华夏农村,除非,……”

接下来的话浊并没有说出口,白小白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其实,话说到了这里,白小白肯定是清楚了。

曾经在苏联是最高机密的物品现在不仅已经完善了,而且还进入了一个小小的农村,除了这个国家最高的统治集团,还有哪方势力能有这个能力?

附近聊天的妇女 第二章

当李淳罡在看书的时候,班上其余几位朋友也都没有闲着。

“过目不忘”这种本事确实十分罕有,但华国地大物博出现什么天才妖孽也不是什么太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稍微好奇羡慕一番也就那样了。

他们收拾好心态各自将自己选择的作品放在眼前,左手一页一页的缓慢翻阅,右手在带过来的笔记本上时不时记录下只言片语随笔。

专业课堂作业是在期末考试之前一共写四篇的读后感,平均在两到三周的时间阅读完一本并完成一篇即可,自然是不用太过于着急。

若是一目十行又没有别个学霸过目不忘的本事,到头来成了囫囵吞枣式的阅读,那么一本书里很多细节的东西都会被遗漏!

当图书馆的灯光取代自然光亮起来的时候,李淳罡揉了揉自己略微干涩的眼睛,他先是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禾苗送给自己的“礼物”,然后才低声询问道:“没想到这一看居然都快七点了,要不然我们先去解决温饱问题吧。”

“你不说还好,一说我肚子正好也有点饿,咱们今天吃点啥好?”

“随便你们,反正我又不挑食。”

“我们这么多人就不要劳师动众去太远的地方了吧,要不然我们去吃涮羊肉吧?听说东门那边出去的步行街上新开了一家专门做铜炉涮羊肉的,味道特别好。”

“那哥几个走着呗。”

“好你个成涛,你这是故意把我给忽略掉了是吧,就你们哥几个走就可以了是吧?”

“……”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看书是重要,但吃东西同样很重要!

有科学研究表明:思考等脑力运动才是消耗人体内能量最大的体力运动,这消耗了大量的能量不正是需要好好吃一顿补补身子,顺带为下一次的脑力运动储备足够的能量。

李淳罡一行人纷纷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将书拿在手中去一楼那边登记借阅。

像一般这种校园性质的图书馆,大多数是对公众开放的,但仅限于现场阅读,唯独是在校学生拥有可以借阅的这个“特权”,不过需要出示学生证。

从庄严安静的图书馆走出来之后,今年班上新晋的学习委员胡曦灵才终于将声音恢复正常,她开口询问道:“你怎么想到要去看这些记载着北欧神话的书籍?我觉得这类神话书籍那都太小众、太偏门了,看过一些之后有什么收获吗?”

“收获是大大滴有!”李淳罡故弄玄虚着补充道,“我这是一举两得。既可以完成灭绝师太留下的课堂作业写读后感,又可以为自己的作品做准备。”

说起来,班级里的同学们对于李淳罡的动态都还算是较为关注的那一种,再加上只要有在玩微博的人都清楚,过年那一小段时间里面网络上几乎铺天盖地都是关于他新书《诡秘之主》的热议。

有争论这新书具体类型的;有好奇这新书到底何时发的。

“你可真是个劳模。我大概是看小说比较少吧,还没看过跟北欧神话有关的奇幻,希望你新书《诡秘之主》写出来给我看看眼界。”成涛推着自行车跟他们走在一起,爽快承认自己的不足。

成涛因为家教比较严的缘故,在高考之前别说是用手机看网络小说了,就连自己使用的手机都还是只能够发信息和打电话的“老人家”,而他第一次接触到网络小说也是在大一的时候认识到李淳罡之后才慢慢接触的。

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换了是谁,身边有一个像李淳罡这么牛的顶级网文作家,都会不由自主地去了解这方面的内容,自然也就心生想要看一看对方作品的念头,这里面既有一探对方为何如此优秀的究竟,多少也有一点年轻人不服气想要比较的想法吧。

最常见的想法便是——

“李淳罡都可以,为什么不可以!?”

整个清华大学里面有多少学生因为得知李淳罡这个同校同学的故事而悄然尝试了自己网络小说创作之旅,这其中自然有因为这一次小小的尝试发现了新的一片天地,自然也会有遭遇人生滑铁卢的。

但唯有当他们亲自了解过网络小说这一行,才会幡然醒悟“至淳至罡”这四个字在网文界意味着什么!

李淳罡笑着臭屁道:“不是我吹牛,这一次带来的

文学

震撼绝对是空前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这本书的影响力可能是我前面所有书加起来的总和!”

胡曦灵瘪了瘪嘴,习惯性反驳道:“书没出来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我劝少年你耗子尾汁,省得到时候被啪啪打脸。”

在《魔戒》还没有面世的时候,就算李淳罡说再多夸赞也没用。

别人都会认为那是在习惯性自我夸赞,属于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范畴!

只是他们双方都没有意识到,看似聊到了一块的“天”,实际上都没在同一个频道上。李淳罡自卖自夸称影响力前所未有的新书指的当然是准备在海外出版的《魔戒》,而胡曦灵和成涛他们听在耳里却以为的是新书《诡秘之主》。

偏偏在类型上面自己这两本都还未发表的新书有十分相近之处,如果不是特意开口询问,还真不好察觉出来。

他们一路说说笑笑,等来到东门外步行街的时候,却发现那家铜炉涮羊肉店生意简直火爆到了极点,朝里面迅速看一眼都知道是完全没有空位置。

若不是运气好,恰好有一桌客人刚好起身准备结账,估计李淳罡他们一行人就得换个地方解决晚餐了。

胡曦灵眼疾手快的将背包放在其中一张椅子上占座,完了还不够,连自己都一屁股坐在其中一个位置上,而此时桌面上的杯盘狼藉都还没有来得及收拾。

好在这家店的服务员还是十分敬业的,见有下一桌的客人已经在那儿等着了,果断眼疾手快上前迅速收拾起桌面来。其实也不是多困难的事情,把使用过的碗具通通放入一个大盆里送到后厨,最后将铜炉抬走擦干净桌子便算是完成了。

“我们这么多人感觉一个铜炉不太够用,老板直接给我们左右两边各上一个吧,然后分量的话……你照着八个人左右的分量给我们看着办吧。”

附近聊天的妇女 第三章

“谁他妈偷看刘寡妇洗澡了,竟然敢污蔑我,害的韩筱跟我分手···谁他妈全级部倒数第一了,我明明倒数第二嘛,臭校长敢劝我退学!”金启明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围着柳川二中转了几圈后,恋恋不舍的朝着家的方向骑去,二中,别了,今天你以我为耻,明天我要你悔到肠子发青!

夏天的夜星光闪烁,格外明亮,渣男金启明心中充满了愤怒,他那营养不良,微微发黄的脸上阴晴不定。今天简直是倒霉他妈跟倒霉他爸撞一块,倒霉到家了。女朋友莫名其妙闹分手,学校为了升学率,将成绩排名在后的他直接劝退!

金启明越想越气,回家可怎么跟爸妈说呀。

柳川二中是所乡镇高中,就坐落在青霄小镇之外,离着金启明的家只有两里路,磨蹭了半天,终究还是回到那条熟悉的小胡同。

翻身下车,他没有去推自家的木门,而是有些奇怪的望着自家南面的那户人家。

那是同班同学刘晓梅的家,她家地多,是最早开始种大棚也最早富起来的,已经盖了红砖新房,隐约记得东侧的窗户,晚上一般都是暗的,因为这个房间似乎是盛放杂物的房间。

“今天怎么亮灯了?”金启明奇怪的嘀咕着,望着那扇窗户洒出的橘黄色灯光,隐约听到了哗哗的水声。“难道水龙头忘记关,家里被淹了,嘿嘿,好玩。”

心中犹豫一番,他将自行车靠在刘晓梅家的后墙上,踩着自行车,轻轻一跳,便趴在了窗沿上。金启明朝着房内望去,只见床下支着红色纱帐,刘晓梅正坐北朝南,盘跪在大木盆里洗澡。水汽蒸腾,朦朦胧胧,隐约可见到

文学

她柔滑白皙的后背。

咣当!

没站稳,自行车倒了,金启明摔了个七晕八素,嗷嗷怪叫一声,随后,便听见刘晓梅一声尖叫,还有她父母亲的敲门询问声。

金启明知道闯祸了,连忙爬起来,推着自行车窜到家里。

刚放好自行车,老爸正好从砖厂下班回来,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好似随时会倒在地上。

金启明有些心疼,却不敢上去扶,因为老爸给他的印象太强势了,他从小到大没少挨揍。

“你这是什么表情,又闯祸了?!”金父眼睛一瞪,不怒而威。

“没···”金启明嗫嚅道,低着头,眼珠子滴溜溜乱转。

正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木门被人一脚踹开。

金启明吓的一哆嗦,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发了疯一般的刘晓梅父母。

“兔崽子,竟然敢偷看我闺女洗澡,老子活撕了你!”刘父身高体壮,与金父和瘦弱矮小的金启明形成鲜明对比,他大步走来,好似一只猛虎扑向两只山羊。

“哼!老刘,把话说清楚了,谁偷看你家闺女洗澡了,我儿子虽然混账,但是绝对干不出这种事!”关键时刻,金父当然是向着自家儿子的。他身材不高,但身板结实,往金启明身前一挡,好似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

“老金,你教出的好儿子,自己心里没数?!你自己问,他是不是偷看我家闺女洗澡了!”刘父用力推了金父一把,竟然没推动。

金父扭头瞪了金启明一眼,目光中带着询问。

“我···”金启明一缩脖子,怂的跟个孙子一样。

老金心中长叹一口气,知子莫若父,这小子竟然真的偷看刘晓梅洗澡了。

“我···”金父扬起巴掌狠狠抽下:“我打死你!”

啪!

金父一巴掌把金启明扇在地上。

金母听到声音跑了出来,急忙拦住自己丈夫。可金母的身形更加瘦弱,怎么是金父的对手,一不小心,也摔倒在地。

“你,你出息了是吧,连我都敢打!”金母发疯一般护着金启明。

“···”

“行了,别废话了,老金,你带着儿子到我家商量,这事怎么办?!”刘父大声喊道。

刘父是有些怕金启明父亲的,在金家,他感觉自几撑不起气场,还是回自家商量妥当。

这事是金启明的错,当父母的推不了责任,一家人来到了刘晓梅家。

“把小梅叫过来。”刘父沉着脸坐在沙发上,对刘母吩咐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