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玩死女大学生:班主任胸前两只大白兔

黑人玩死女大学生 第一章

喻瑶不明白,怎么能有人做到这么纯,纯得让人心软融化,想笑想捏他,同时又能这么一本正经的欲,他只不过吻了吻头发,简单说两句很天真的话,都让她觉得置身在蒸箱里。

热,燥,口渴,想流汗,甚至不知所措。

她养的这个崽,真的越来越无辜又危险。

喻瑶直觉应该马上跟诺诺保持开安全的距离,离他远点,潜意识里却舍不得,一时间她只能站着,伪装得很平静,心里波澜起伏。

这到底什么千年的狗勾精,“一口气吹两盒”直接被他说出“一口气用两盒”的效果!她脑补能力从今早开始就突风猛进,不愿意设想的少儿不宜画面一帧一帧往眼前跳。

诺诺没听到她回应,以为是自己说的不清楚,他稍微抬起身,把两个盒子举到她面前,认真补充:“吹两盒,够吗,不够的话,别的房间还有,我去找。”

他不是开玩笑的,眼里满满的赤诚和全心全意,抿着唇去拆包装,想哄她开心。

喻瑶一点都不怀疑,她要是点头,诺诺能把

文学

全酒店的套都要来,给她堆一房间的橡胶气球,那种场景想想就窒息了。

“……不用!”喻瑶赶忙按住他,艰难说,“我不喜欢这种气球,你也不许再碰了!”

她把计生用品夺回来,塞回小篮子,连着里面更不堪入目的某些用品一起放进电视柜深处,她弯着腰处理完,直起身的时候,头昏的症状比之前更严重。

喻瑶轻微地晃了一下,诺诺立即追上来,着急说:“瑶瑶,你很烫,刚才抱你就发现了。”

……倒也不用把他做过的暧昧动作特意讲出来!

喻瑶捂了捂额头,确实温度不大正常,多半是喝酒的后遗症,加上从山上下来吹风受凉,情绪又起伏太大,有些感冒了。

她看看时间,离晚上的夜戏还有一个小时,于是说:“我可能没休息好,趁现在睡一会儿,你回自己房间去,还有这道门——”

两个房间能连通的门目前没上锁,喻瑶惴惴不安的,老觉得要发生点什么事,还是封上最保险。

但她没等说完,诺诺就惶急地抓住她手,低声求她:“别锁,我听话,你不让我进,我就不进来,别把我一个人丢在那边。”

美貌狗勾眸光哀切,软着嗓子低声下气地这么说,喻瑶拒绝的话全卡在喉咙里,狠不下心。

明明之前拍戏那么久他都是自己住的,怎么今天就可怜兮兮了,根本是在故意撒娇博同情,可喻瑶就算知道也难以抗拒。

接吻这事儿,本来就是她理亏,她不忍心做得更过。

喻瑶拉开门,把诺诺推过去,自己倒在床上,被子蒙住头,隔了几分钟,她仍然没有睡意,也听不到一门之隔的诺诺有什么动静,才心神不宁地慢慢探出半张脸,暗中朝那扇门看过去。

一看就怔住。

她不小心没把门关严,剩了条手掌宽的空隙,诺诺此刻就抱膝坐在门的另一边,透过这条缝,专注地凝视她,他那边开了盏暖调的灯,昏黄光线从他身后漫过来,把他勾勒得温柔又孤伶。

见她露出头,诺诺朝她笑,双手合起来贴在一侧脸颊上,作出让她睡觉的手势。

不让过来,他就守在门后面,不许亲近,他就隔着这么远望她。

喻瑶不知怎么眼眶一热,掩饰地翻过身,即使不往那边瞧,她也能感觉到诺诺的目光如影随形,炙热地黏在她身上。

晚上七点,喻瑶准时起床去片场报道,《阴婚》的大部分戏份她已经完成,只剩下几场特定场景,估计再有几天就能杀青了。

新酒店离片场有一小段距离,刚出去的时候没什么异常,但等靠近拍摄地,喻瑶就敏感意识到不对劲了,除了剧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还多出至少几十个人聚在四周,手里不是单反就是手机,跃跃欲试地要拍谁。

喻瑶皱眉,电话铃声恰巧响起,她接起来的一刻,那些人也被声音吸引,朝她转过头。

导演在听筒里低喊:“喻瑶,你先别过来,一堆人在等着拍你,咱人手太少了,撵不走!”

如果说喻瑶之前的话题负面居多,媒体代拍都懒得跟她,这次就完全不同,引爆热度的豪门大小姐身份,外加复杂的情感纠葛,还有新出炉的预告片过于超出预期,太多人等着看喻瑶的新消息了。

喻瑶淡妆的眼睛眯了眯,迎上前面那些丧尸潮一样的人影,轻叹说:“不好意思,来不及了。”

她话音落下,一道挺拔身影就完整挡在她面前。

北方天气严寒,诺诺穿着一件她亲手给买的长大衣,戴着她挑的毛线帽,后面坠着一颗雪白的毛球球,此刻他屏障一样护住她,寒凛不可侵犯,但那颗球球却颤悠悠地在他脑后摇荡着,乖到吐血。

诺诺的声音隔着口罩传来:“别怕,狗勾挡着。”

喻瑶吸了口冰凉的空气,人群就直奔这边涌过来,半点也不客气,七嘴八舌的问题和快门声席卷淹没,还有些女生显然被诺诺吸引去了注意力,想借着人多推搡直接对他上手,更有甚的,试图去摘他的口罩。

传言里的痴傻小奶狗,应该是个随便揉捏的大美人,再说人这么乱,到底谁摸的根本分不清。

喻瑶神色一冷,立刻要把诺诺往后拽,她手刚伸过去,前面就骤然喊叫起来,冲在最前面的人狼狈向后栽倒,撞开一大片。

诺诺单臂抬高,横在喻瑶身前,墨色眼睫半垂,睨着这些烦扰的人脸,语气锐而冰:“别靠近她。”

喻瑶收回手,在袖口里攥住,呼出的气火热。

谁说人手不够的,她有诺诺在,一个顶千万。

她也一次一次看懂,诺诺对外人是什么样的高冷疏离,不可亵渎,眼神都不会多给一分,更别说想近他的身。

这样的人,只在她身边痴缠贪恋,湿濛濛红着眼,哀求她给一个亲密的吻。

喻瑶呼吸节奏在失控,她定了定神,绕到诺诺前面,扫视了一遍四周的镜头和视线,平静说:“我没什么可拍的,也麻烦你们别干扰剧组,还有,我的助理脾气并不好,不要想着欺负到他的头上。”

铺天盖地的问题喻瑶都听见了,包括网上那些刷屏的话题她也粗略看过,其他的她都无所谓,唯独跟诺诺相关的,她不愿意继续发酵。

白玉CP好听么?叫谁白痴,她看他们全家都是白痴。

喻瑶在寒风里抬了抬下巴,清晰冷静地开口:“想问的,想去网上曝光的,我满足你们。”

“《阴婚》是按原著拍的,我从一开始就没把它当成一部烂片。”

“我也不会退圈,不管大家怎么骂,我还是会继续演戏,谁叫我学表演出身,就喜欢做这个工作。”

黑人玩死女大学生 第二章

潇潇~

甜宠爽文,女强,团宠,可盐可甜,搞笑文风!!!

喜欢潇潇的小仙女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快来收藏新书,快来追文~~

【简介】:

秦湘,一位优秀的攻略者。

因为业绩突出,被高价挖到“反派组”,攻略反派,用爱温暖,感化反派,阻止反派黑化灭世!!

【修真位面】:

他是天之骄子,被至亲背叛,灵根被废,丹田破裂,濒死之际……竟看到从小到大最讨厌的死敌“秦湘”。

他以为她是来杀他,送他最后一程的,不料……

【娱乐圈位面】:

他是被父抛弃,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小可怜,为报复渣爹和同父异母的弟弟,他接近她,追求她,利用她。

他以为自己稳操胜券,是最后的赢家,却不料丢了心,失了魂,为她沉迷,为她疯魔,为她放弃一切……

【校园位面】:

他是人见人怕的学霸,她是众人羡艳的乖乖女学霸。

一个赌约,他追求她,表白她,戏耍她,欺骗她……

他以为游戏结束,他和她此生便再无交集。

却不料……小学霸化身大姐大,将他逼进小胡同,壁咚他,强吻他,霸气宣誓主权……

黑人玩死女大学生 第三章

庄柔带着追兵满城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人甩掉,回到了庄家的新宅子。

她一进门,就对屋中的庄策不客气地说道:“今天出城的是我男人?”

庄策正在桌前写着东西,头也不抬地回道:“如果你问的是荫德郡王,那确实是他。”

“你为什么不和我明说,害得我都没能见他一面,下次再见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要是我有一肚子的话要对他说,你得怎么补偿我?”庄柔不满地说道。

她可是一点风声都没有,一个个全是些无情的家伙。

见她似乎很不满,庄策只得放下笔说道:“是郡王不让我告诉你,他说……”

他沉默了一下,才难以启齿地说:“他说如果你知道出城的是他,可能会因用情过深,屠了半个宁阳城来助他出城。”

“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他让我别告诉你,不然以后荣宝公主可就回不了青梁了。”

庄柔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她有些不服,却又觉得这话说得对,一时之间竟然语塞了。

突然,她反应过来,挑眉道:“等等,小郡王把荣宝公主带走了,并不是借公主的名义出城?”

庄策突然不想解释了,就想看看她怎么吃醋,光想想整个人就觉得心情特别好。

但庄柔却立马想到了莫左,这男人竟然开窍了,还知道带着喜欢的女人跑,而不是嫌她是个累赘。

荣宝公主也是够胆大,也不怕莫左是个负心汉。

她也只是吐槽一下,有小郡王盯着,荣宝公主就算没了莫左,一样会有公主的待遇,吃不了什么苦。

荣宝公主又不是个傻子,没和小郡王谈好条件,怎么可能扔下青梁国公主身份跟着他们一起走,皇家可没有几个为爱昏头的人。

庄柔往椅子上一坐,捶着肩膀说道:“不知怎么的,突然没什么干劲了,这宁阳城还有多少人

文学

要逃出去呀?”

“干脆让我潜进宫去,杀了孝列帝不就完事了。省得还要再往外送人,多麻烦。”

庄策把写好的东西放到一旁,看着她说道:“不多了,之后的人藏在城中也没有大问题,现在有件重要的事,要交给你去办,算是最后一件。”

“说来听听。”庄柔坐直打起了精神,难道真是刺杀孝列帝?

现在这局势越来越差,她都感觉青梁朝廷离崩溃已经不远了。

庄策说道:“江子仓你应该听说过吧?”

“这谁不知道,孝列帝身边的大走狗,现在手握生杀大权,做了不少坏事,被官员恨之入骨。”庄柔笑道。

“怎么,先下手干掉他,让你们锦龙宫重新得到皇帝的重用,而不是被他分了权?”

庄柔太懂了,一山不容二虎,有权力的走狗有锦龙宫就行了,江子仓来分什么权,想得可真美。

“不是,是让你扮成太监,入宫跟在他身边保护他。”庄策语出惊人地说道。

什么!

庄柔愣住了,不可能吧……

这人也要保护?

瞧她大惊小怪的样子,庄策解释道:“他是我们的人,现在仇家太多,各路人马都想他死,所以麻烦你去保护他。”

“他的身份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就是我们自己人,也有可能在不知情下向他下手。”

“而你是最可靠的人,换上太监的衣服也不显眼。”

庄柔想了想,盯着他问道:“所以他是自愿切成了太监,还是你们使了计谋,让他被同窗切掉毁了一生后,再威逼利诱,让他以为你们是好人,心甘情愿为你们卖命?”

自己在她心里到底有多坏!

庄策非常的无语,没好气地说道:“虽然我坏事做了不少,但还没干过这种事,他被人废掉与我们无关。”

“再说了,他是小郡王找出来的人,两人谈了什么,许诺了何种好处,我并不知晓。”

“唯一做过的事,就是让他无意中被唐元广发现和相识,结交成好友罢了。”

听到是小郡王找出来的人,庄柔便点头说道:“原来如此,小郡王人这么好,绝对不会使出那种坏招,想来是以德服人,用事实和诚心打动了江子仓。”

“这才让他加入到推翻无德暴君,救国救民的大义中来。我要是青梁国的百姓,知道实情后肯定都要感动哭了。”

她摇头叹道:“谁能想到,青梁还有这样一位身残志坚之人,在舍身为民。”

庄策冷眼看着她,“你是我见过唯二最不要脸的人了。”

“哟,不夸你就中伤人。”庄柔咂咂嘴问道,“那还有一个是谁,能让你这么说,肯定是个了不起的家伙。”

庄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那人就是荫德郡王。”

他这是在单纯的说人坏话吧?

庄柔在心中腹诽着,接口道:“那不正好,天生一对。哪像你,坏都坏得独一个,连个伴都没有,独狼。”

终于,庄策忍无可忍得只想赶她走,多一眼都不想看到她,“拿上衣服赶紧走,明天派人带你入宫,我现在一点也不想见到你。”

“哼,你这是嫉妒,这会让人变得丑陋。”庄柔也懒得和他废话,见桌上放着个包袱,便拆开翻看了一下,里面是太监的全套衣裳,从里到外全部备齐了,鞋子都有。

她便抱着包袱便扬长而去。

第二天,庄柔换上这身太监服,照了照铜镜,还真像个俊俏的小太监,就是少了点太监那股子奴才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