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歌阳不雅照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徐歌阳不雅照 第一章

“陈轩,我们现在该怎么应对?”风玥站出来问道。她这句话也是在场所有人想问的。“当然是以不变应万变,我们先进殿说话。”陈轩说着,率领众人走进人皇殿,然后请一位位大夏重要人物落座。刚坐下去,鬼仙阴如魅便问出一个让她十分好奇的问题:“陈轩,你以鬼道秘法渡劫,最后没有另寻他法突破九劫到地仙之间的桎梏,你到底是如何成仙的?”“我第三次渡劫,渡的是非常特殊的尘世劫,最后我以剑意武意破掉劫数,应该就算斩断了九劫到地仙之间的桎梏,无需寻求任何成仙功法也能成就地仙了。”据八部浮屠第一层的神秘大叔所说,尘世劫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天劫,神秘大叔认为这种天劫取代了原本陈轩要渡的雷劫,让陈轩直接突破瓶颈,这正是尘世劫的妙处所在。如果陈轩像之前那样渡天劫,的确还需要另寻一门成仙功法。坐在左边座位的唐秋灵好奇问道:“那陈轩你现在算是什么仙?”“我们山海界修士对高等界域一无所知,以为塑元境九阶就是大道尽头,所以命名为地仙,又分出武仙、剑仙、儒仙等等,这些境界划分都是我们这个小小的山海界自己定的,其实突破地仙之后,分为什么仙什么仙根本不用那么明确,我修炼多种法门,岂能用单纯的武仙或者剑仙来分类?”陈轩说到这里,露出一丝淡淡笑意。众人听得一脸讶然。“先不说这个,当前最重要的是如何应对佛门在东方修行界铺设六道轮回法界,我们必须尽快聚集顶尖高手”话说到这里,陈轩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外面速度尽快的窜进来一柄飞剑,在陈轩身前停住。陈轩一眼就认出这是传讯飞剑,接住后当即注入神识,发现飞剑里有女剑仙素吟留下的气息,还有一段灵字和一个道标。“当年我与你师尊古尘霄同游东州边境某无名奇谷,我一时兴起要求他将唯一真本《九阴颠鸾吞阳真经》埋于谷中,并且不许再口头传授给任何人,以此作为只有我和他之间知道的秘密,现我感应到你师尊陷入险境,望你能前往道标所在取出真经,凭此真经速速提升修为,飞升到高等界域帮他解围,素吟不吝感激。”陈轩读完这段灵字后,不由微微一呆。他并不知道素吟的至真灵婴出现问题,也就意味着古尘霄出现问题,所以素吟才会用传讯飞剑发来请求。至于为什么梵秀冰没有带素吟过来,那是因为梵秀冰被虚真和一众佛门高手截住了。陈轩就这样得到了《九阴颠鸾吞阳真经》的下落,却没有感到欣喜,因为他不知道师尊古尘霄到底陷入了什么险境。那就必须找素吟问清楚。就在陈轩凝眉思索的时候,外面传来禀报声:“邪帝大人,翩舟剑仙求见!”“快请进来!”陈轩此话一出,殿外遁入一道剑光,现出翩舟剑仙的身形。“人皇邪帝,钟师兄命我来请你帮忙对付醉月夫人和佛门势力!”听翩舟剑仙说出这句话,大殿里瞬间一片哗然。陈轩眼神彻底冷了下去:“醉月和邪道高手果然与佛门勾结了!”“没错,醉月他们暗算钟师兄时提到了佛门!”翩舟语带愤怒,将当晚东华山变故细节跟陈轩说了一遍。陈轩听完后亦是怒从心起,重重拍了一下座椅扶手,站起身来冷然道:“看来大概率是虚真许给醉月他们什么好处,让醉月利用钟大剑仙的师妹进行暗算,如此

文学

东方修行界没了钟大剑仙坐镇,佛门又不把我这个方兴未艾的大夏皇朝放在眼里,现在就想一举取代道门地位,完成铺设六道轮回法界的千年图谋!”“邪帝,现在钟师兄重伤,我那远溪师兄去了东海请三位纵情剑宗的剑仙,恐怕我们这些人加起来,不足以对抗六位佛陀和邪道高手!”翩舟一脸忧色。陈轩却十分淡定的安抚道:“翩舟剑仙,请放心,本邪帝可以治好钟大剑仙的伤。”“真的?”翩舟听得眼前一亮,旋即眼中的光芒又暗了下去。他可不认为那种毁损根基的伤势,凭陈轩的邪医手段能治得好。即便翩舟看得出陈轩已经晋升地仙。但是他完全想错了,陈轩想帮钟南天治伤,用的是另一种手段。正当翩舟想问问陈轩什么时候治疗时,外面慌慌忙忙跑进来几个大夏武修侍卫,跪在殿中向陈轩禀报:“邪帝大人,不好了!虚真带着一大帮佛门高手还有各方势力修士进入皇城,醉月夫人等邪道高手也来了,我们的守卫完全拦不住!”陈轩和大殿中所有人听得面色一变。谁也没想到虚真居然来得这么快,而且还是挟天下大势而来!经过无劫杀剑危害苍生之事,佛门又趁机引导各方舆论,现在支持佛门掌管东方修行界的势力肯定不在少数!这些势力一开始支持道门,后来支持大夏皇朝,现在又支持佛门,都是不折不扣的墙头草。当然,现在陈轩没心思管这些墙头草了,最重要的是如何应对来势汹汹的虚真!虽然陈轩自己已经晋升地仙,但是大夏皇宫里的顶级高手没几个,如果虚真想一举覆灭大夏皇朝的话,恐怕没什么人能阻止得了他。“出去看看!”陈轩镇定自若的带头飞出大殿。刚刚率一众大夏高手飞上半空,要往城门方向飞去,就看到前方出现一大片遁光,气势宏大,浩浩荡荡,大有不可阻挡之势!当这片遁光停下时,现出数千个修士的身影。当先数百个修士,都是佛门高手!而转世灵童虚真,赫然与另外五位佛陀屹立在最前头,醉月夫人和四大邪道地仙则在后面。忘尘师太梵秀冰与素吟也在群修之中,后面更有多位东方修行界有头有脸的人物。“邪帝陈轩,百年不见,仿佛昨日,恭喜你晋升地仙、成为大夏皇朝新人皇。”虚真双手合十,面带微笑,和当年高傲气盛的他完全不是一个人,而且看上去对陈轩半分怨恨都没有,俨然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但陈轩非常清楚,虚真这副姿态都是装出来给东方修行界看的。“虚真,本邪帝还以为你当年被独孤先生废掉根基,回去极西佛国后不敢再来东方修行界,看来你佛门始终不想放过东方修行界亿万修士生灵,想把整个东方修行界都纳入你们佛门轮回体系之中。”陈轩一句话道出了佛门的真正图谋。他这番回应,也是说给天下人听的。虚真听陈轩这么说,只是微微一笑,然后以慈悲为怀、悲天悯人的神态念诵佛号:“吾心吾行,澄如明镜;所作所为,皆为苍生。陈施主,你对我们佛门偏见太深了;今天本大师便是为消除偏见而来,相信最终陈施主你和全部大夏武修都会心甘情愿的皈依佛门,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徐歌阳不雅照 第二章

第2185章

这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双目死死地盯着黑袍。

“不堪一击!”

黑袍冷笑一声,随即目光一扫其他擂台上的九大神境强者,伸手从每一个强者的身上扫过,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们,一起上吧!”

“什么?”

“他要一人挑战十名神境强者?”

“他这是疯了吗?”

“真当自己天下无敌呢?”

“十名神境强者,就算他是神境巅峰强者,也不可能是对手吧?”

那些王境强者,在听到黑袍的话后,一个个都惊呆了。

即便是皇族之人,也有这样的感觉。

然而杨辰,眉头却皱了起来,他自然能感觉得到,这个黑袍的实力极为恐怖,虽然跟他一样,都是神境巅峰的强者,但是战斗力,却超过了寻常的神境强者。

就算十名神境强者出手,也未必会是他一人的对手。

他不在乎其他皇族强者的生死,却有些担忧王战。

黑袍既然敢同时邀战十名神境强者,自然是有信心获胜。

“混蛋!”

华英杰也从再次爬了起来,批头散发的样子,哪里像是武道协会的会长?

只见他满脸都是狰狞,被当众击败,简直就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准确说,他已经败了。

他和黑袍原本战斗的脚下擂台,已经崩灭,但是刚刚,他被黑袍一击击落到了另一个擂台之上。

这跟输了,又有什么区别?

但他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一脸杀意,目光死死地盯着黑袍。

黑袍却看都不看华英杰一眼,似乎有没有华英杰加入战局,都无所谓。

徐歌阳不雅照 第三章

关于价格的问题讨论了半天,陆峰让他们把机器拆开又看了一遍。

拿着主板端详了好一会儿,陆峰问道:“这上面能不能做点文章?”

“做什么文章?”柳城有些不解道。

“这个主板被人拆开,他们用一天时间就会能画出线路图,里面的各种线路强度、电压、驱动器这些,用不了一个礼拜,基本上都能搞定。”陆峰砸吧下嘴,问道:“能不能改变一点,刚开始让它正常使用,使用寿命却大大降低,例如用个几天就坏了。”

“这个倒是可以,在电路强度方面减弱,电压保护减弱,一旦电压不稳就会烧掉主板。”柳城建议道。

陆峰说话了,靠在椅子上琢磨着,对面也是大公司,有比自己还强大的工程师,这种线路看一眼就明白,对方不是傻子,太明显的破绽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那些公司如果盗版,必定是以低价竞争,想要价格低,就要缩减成本,陆峰不仅要想到自己的,还要预判对方会怎么想,在市场环境下对方拿到机器后,会做哪方面的缩减。

柳城一种高管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陆总坐在那不言不发,那模样简直把老奸巨猾四个大字写在了脸上,不知道算计谁呢。

良久,陆峰笑了起来,朝着柳城小声说道:“在一些关键位置,用刚刚合格的线路强度,就是勉强合格,只要稍微少一点强度,就大量缩减使用寿命,第一批产品按照这个生产,一千台!”

柳城虽然不知道陆峰想干啥,可是看的出,他有自己的用意,点点头道:“到时候去生产线指导的时候,就按这个来。”

“那就先这样。”陆

文学

峰看了一眼时间,站起身道:“先把那个数据读取等待时间改了,散会吧。”

众人散了会,陆峰开车去了市政,再次见到刘副市长,对方很是激动,上来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打量了一眼陆峰,说道:“陆总瘦了啊?”

“最近忙,您倒是胖了不少,最近实在是忙,要不是早就给你会话了。”

“去办公室说。”刘副市长朝着办公室走去。

进了办公室,沏了一壶茶,坐下来后刘副市长满怀希望的问道:“这个VCD听说定了生产日子?当时不是说,来这边弄的,那边怎么又弄了个产业基地。”

“那就是个面子工程,人家当地市政也要脸面的。”陆峰解释道。

“是这样的,你要是来这生产,机器厂房都能满足,我们给你找,给你租,你觉得怎么样?”刘副市长开门见山问道。

“我也想来,真的想来,上次就觉得挺对不起您的,问题是,人家东莞那边给钱了。”陆峰满脸为难的说道:“我也不好拒绝。”

刘副市长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哦了一声,在他看来,陆峰脸上写的不是为难两个字,就写着两个大字,给钱!

“给你多少钱啊?那边是下了血本要留住你。”刘副市长沉吟着道:“你不要听他们说,钱到手才是你的,有些地方没钱,都是靠省里面拨款,你是企业家,要有长远的发展目光。”

“我知道,人家又给三千万免息贷款,要不这样,您呢,加两千万,我搬过来,我现在实在是没招了,人家出力出钱,我扭过头走了,我成啥人了?”陆峰为难道。

“企业发展还是要有长远目光,咱这个地方你也知道,全国独一份,你研发公司也在这,来回方便。”刘副市长喝了一口茶说道:“陆总,不能因为贪图一点小便宜,毁了企业的未来。”

“我知道研发公司到工厂方便,问题是这里距离东莞也不远,你们不都一个省的嘛?”陆峰纳闷道。

“谁跟他一个省?”刘副市长有些急眼了。

“不都广东嘛?”

“这是深圳,这是对外窗口,特别区,你把那的市长叫来,我还比他级别高一头呢。”刘副市长语重心长的跟陆峰道:“这就是区别,小地方就是小地方,水涨船高这个词儿,你应该知道。”

陆峰别的不知道,反正现在看出来了,他就是不想出钱。

“我也为难,要不我再看看,有没有机会,再去聊一聊。”

“你别犹豫了,咱两认识这么长时间,你是一件事儿没办成,放在这只会好,不会坏的,我给你保证!”刘副市长坚定道。

陆峰信他个鬼,他就是分管商业的副市长,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拉人头的,拉进来后就交给别的副市长处理,没来之前是小甜甜,来了之后说不定连牛夫人都不如。

“我考虑考虑,还是要多谢您,我那边还有个会。”陆峰不停的看着表,站起身客气几句就想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