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怕宝贝我会轻一点的;啊轻点好涨要尿出来了

别怕宝贝我会轻一点的 第一章

温予易脸色沉了沉,显然没料到这场婚礼会被人中途叫停,更加没想到……来人是顾馨儿!

望着一袭婚纱勾勒完美腰身的顾馨儿,温予易除了惊诧,内心竟升起一丝隐隐的轻松。

是的,他发现自己竟无法做到平静的和乔绾绾结婚。

他是魔怔了么?

乔绾绾看到来人,眼中迸出狠毒的光。

她捏紧了婚纱,薄薄的材质几乎要被她的锋利的指甲掐碎。

顾馨儿?这个贱人过来做什么?

她还以为把顾明翰撵走,她会一蹶不振!没想到……她竟然跑到破坏自己的婚礼!

该死!

教堂里的宾客也惊呼了起来——

“这不是顾馨儿吗?她跑这里来做什么?竟然还穿成这样,甚至难道她是来抢婚的吗?”

“早听说顾馨儿和温少之间有很多纠缠恩怨,不会都是真的吧?”

“顾馨儿疯了吗?她和温少乔绾绾不是朋友吗,这个女人到底想做什么?”

大家一言一句的,猜测不休。

林菀一看到自己宝贝女儿的婚礼被破坏,忙站了出来,厉声吩咐保安:“都愣着干什么?把这个疯女人赶出去!”

旁边的保安立刻上前,要去抓顾馨儿。

顾馨儿却无比利落地甩开他们:“我看你们谁敢动我一下?都别想活了!”

也许是她眼底戾气很重,又或者是她底气十足,总之保安都被吓住了。

乔绾绾差点没气疯了,质问道:“顾馨儿,你究竟想做什么?今天是我和温少的大喜日子,如果你来恭喜,那我欢迎,可你要是闹事……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你想怎么个不客气法?像撵我爸那样,把我也丢出教堂么?”感觉到乔绾绾的怒火,顾馨儿微微笑了。

笑容绝美,仿佛暗夜里盛开的罂粟,充满了魅惑的魔力。

这些话让宾客们闻言,倒抽一口凉气!

看来这新娘子和顾小姐之前……有不少八卦啊!顾家面临危机,顾明翰重病,这件事在场很多人都知道。

可乔绾绾派人把顾明翰撵出医院,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顾馨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当小三当得这么理直气壮,你不觉得羞耻么?还请你马上离开!温少……”

“离开的人是你才对。”顾馨儿提着蓬松的婚纱裙摆,走到了温予易面前,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满是冰霜,一字一顿道:“温予易,你不能娶乔绾绾,我怀了你的孩子!”

整个教堂顿时乱了起来,惊讶的眼神、震惊的声音,瞬间吞没了三位当事人,一片哗然。

“我靠,开玩笑的吧?顾馨儿有了温少的孩子?”

“这算怎么回事?温少出轨顾馨儿?”

“天哪,好好的一场婚礼,被搅合成这样……”

“乔小姐太可怜了,今天可是她的大喜日子啊!”

……

乔绾绾整个人快要原地爆炸!

顾馨儿刚才说什么?她……她怀了温少的孩子?

别怕宝贝我会轻一点的 第二章

第两千八百五十章考虑

而在流云宗之内,经过那一场大战之后,流云宗众人心中也恍惚不定,甚至有些诧异,叶天的实力已经超越了流云宗主。

流云宗主却在秘阁之中,旁边还坐着两位长老,看起来神情凝重:“宗主,难道真的要出动底蕴?到那个时候恐怕会危及颇多,毕竟其他宗门还有着底蕴未曾出世,我们先暴露底蕴,于宗门不利。”

“话虽这么说,但事情也未必如想象中那么糟,若是底蕴不出,又如何能够将它制住,如今与他不死不休,他若不绝,我心难安!”流云宗主直言。

随着这一席话,其他人眉头也微皱,他们可都知道,底蕴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恐怕会引起无尽风波,到那个时候不知如何收场。

“你二位也是流云宗的老牌长老,今日便随我前去密地,将师叔祖请出!”流云宗主直言:“到那个时候必定让那小子好看!”

“宗主可要三思,师叔祖若是出动,到时候恐怕人尽皆知,对流云宗颇为不利,师叔祖出了什么事情,更会让流云宗毁这一带。”一位长老抱拳说道。

“那你们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流云宗主冷声道:“但你们可曾知晓,他若是不除,乃是我流云宗之大患,连我都不是他的对手,假以时日,恐怕就连师叔祖出山,也未必能够压得住他。”

“这件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宗主可应该明白,其他宗门绝不会让这等一天的存在。”一位长老出声说道:“只要将这件事情传播出去,其他宗门怕是也要对付他,到那个时候就不止我们一家了。”

别怕宝贝我会轻一点的 第三章

“谁他妈偷看刘寡妇洗澡了,竟然敢污蔑我,害的韩筱跟我分手···谁他妈全级部倒数第一了,我明明倒数第二嘛,臭校长敢劝我退学!”金启明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围着柳川二中转了几圈后,恋恋不舍的朝着家的方向骑去,二中,别了,今天你以我为耻,明天我要你悔到肠子发青!

夏天的夜星光闪烁,格外明亮,渣男金启明心中充满了愤怒,他那营养不良,微微发黄的脸上阴晴不定。今天简直是倒霉他妈跟倒霉他爸撞一块,倒霉到家了。女朋友莫名其妙闹分手,学校为了升学率,将成绩排名在后的他直接劝退!

金启明越想越气,回家可怎么跟爸妈说呀。

柳川二中是所乡镇高中,就坐落在青霄小镇之外,离着金启明的家只有两里路,磨蹭了半天,终究还是回到那条熟悉的小胡同。

翻身下车,他没有去推自家的木门,而是有些奇怪的望着自家南面的那户人家。

那是同班同学刘晓梅的家,她家地多,是最早开始种大棚也最早富起来的,已经盖了红砖新房,隐约记得东侧的窗户,晚上一般都是暗的,因为这个房间似乎是盛放杂物的房间。

“今天怎么亮灯了?”金启明奇怪的嘀咕着,望着那扇窗户洒出的橘黄色灯光,隐约听到了哗哗的水声。“难道水龙头忘记关,家里被淹了,嘿嘿,好玩。”

心中犹豫一番,他将自行车靠在刘晓梅家的后墙上,踩着自行车,轻轻一跳,便趴在了窗沿上。金启明朝着房内望去,只见床下支着红色纱帐,刘晓梅正坐北朝南,盘跪在大木盆里洗澡。水汽蒸腾,朦朦胧胧,隐约可见到她柔滑白皙的后背。

咣当!

没站稳,自行车倒了,金启明摔了个七晕八素,嗷嗷怪叫一声,随后,便听见刘晓梅一声尖叫,还有她父母亲的敲门询问声。

金启明知道闯祸了,连忙爬起来,推着自行车窜到家里。

刚放好自行车,老爸正好从砖厂下班回来,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好似随时会倒在地上。

金启明有些心疼,却不敢上去扶,因为老爸给他的印象太强势了,他从小到大没少挨揍。

“你这是什么表情,又闯祸了?!”金父眼睛一瞪,不怒而威。

“没···”金启明嗫嚅道,低着头,眼珠子滴溜溜乱转。

正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木门被人一脚踹开。

金启明吓的一哆嗦,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发了疯一般的刘晓梅父母。

“兔崽子,竟然敢偷看我闺女洗澡,老子活撕了你!”刘父身高体壮,与金父和瘦弱矮小的金启明形成鲜明对比,他大步走来,好似一只猛虎扑向两只山羊。

“哼!老刘,把话说清楚了,谁偷看你家闺女洗澡了,我儿子虽然混账,但是绝对干不出这种事!”关键时刻,金父当然是向着自家儿子的。他身材不高,但身板结实,往金启明身前一挡,好似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

“老金,你教出的好儿子,自己心里没数?!你自己问,他是不是偷看我家闺女洗澡了!”刘父用力推了金父一把,竟然没推动。

金父扭头瞪了金启明一眼,目光中带着询问。

“我···”金启明一缩脖子,怂的跟个孙子一样。

老金心中长叹一口气,知子莫若父,这小子竟然真的偷看刘晓梅洗澡了。

“我···”金父扬起巴掌狠狠抽下:“我打死你!”

啪!

金父一巴掌把金启明扇在地上。

金母听到声音跑了出来,急忙拦住自己丈夫。可金母的身形更加瘦弱,怎么是金父的对手,一不小心,也摔倒在地。

“你,你出息了是吧,连我都敢打!”金母发疯一般护着金启明。

“···”

“行了,别废话了,老金,你带着儿子到我家商量,这事怎么办?!”刘父大声喊道。

刘父是有些怕金启明父亲的,在金家,他感觉自几撑不起气场,还是回自家商量妥当

文学

这事是金启明的错,当父母的推不了责任,一家人来到了刘晓梅家。

“把小梅叫过来。”刘父沉着脸坐在沙发上,对刘母吩咐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