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小说2第400部;我被男友当别人面做我

杂乱小说2第400部 第一章

不过老平阳侯也就走神了那么一瞬,很快便恢复过来,禁不住有些感慨。

若明姿,真的是他们康安的骨肉就好了……

最起码,说明他们康安没有那么小就夭折,还生下了这般优秀的子孙……

老平阳侯心下还在感慨着,阮明姿已是落落大方的给老平阳侯跪下行了礼,口中说着贺年的吉祥词。

老平阳侯越看阮明姿这个孙女越是喜欢的不行,连忙拉起来,又从怀里拿出个镯子来:“来来来,乖孙女,这个给你戴。”

那镯子阮明姿打眼一看就知道是块极品白玉,她有些无奈:“爷爷,奶娘已经给过我好些东西了。”

老平阳侯板起脸:“你奶奶是你奶奶,我是我,拿着。”

说着,不分由说往阮明姿手里塞。

平阳侯老夫人不悦的出声:“你个老头子,在孙女面前板你那张驴脸做什么!吓到了我孙女,看我怎么收拾你!”

老平阳侯那张威武的脸顿时有些委屈了:“夫人,我年轻时你也是喜欢我这张俊脸的。怎么这会儿又成了驴脸?”

平阳侯老夫人啐他:“在孙女面前还这么不着调!你也说了是年轻时,你老了能跟年轻时比吗?”

老平阳侯被夫人怼的说不出话来,唉声叹气了一会儿,想起什么,又从怀里掏出个红封来,又往阮明姿手里塞:“哦对了,这是我跟你奶奶给你的压岁钱。好孩子,知道你不缺钱,不过这也是我跟你奶奶的一片心意,拿着吧。”

这红封入手便能摸出来厚厚的,不是银锭子那种厚,是银票那种纸张的厚度。

阮明姿这些日子经手的银票不少,顿时愣住了:“这也太多了……”

平阳侯老夫人慈爱道:“这哪里叫多。好孩子,快拿着。不管你是不是我们的亲孙女,我跟你爷爷,都把你当亲孙女看。”

阮明姿深深的看了一眼平阳侯老两口,两个人都在含笑看着她。

她手里的这不是银票,是两位老人家对她的疼爱。

阮明姿眼眶有些微酸,郑重的将那厚厚的红封放入了怀里:“那我就谢谢爷爷奶奶了。”

老平阳侯欣慰的笑了。

阮明姿挨着平阳侯老夫人坐,帮着剥了个小橘子,递给了平阳侯老夫人。

平阳侯老夫人很给面子的掰了一半放入口中,眉眼间是深深的笑意:“我孙女剥的这橘子,可真甜啊!”

老平阳侯有些眼热,但碍于爷爷的威严,又不好意思张口问孙女要橘子,只好在那威严的坐着干看着。

这会儿,阮明姿又剥了一个橘子,递到老平阳侯手里:“爷爷,给。”

老平阳侯那威严的脸顿时眉开眼笑,直接把那一整个橘子给塞入了嘴里,吃完了不住的夸:“哎呦,我孙女给剥的橘子,果然就是甜。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橘子!要是能天天吃就好了!”

文学

“那我再给您剥几个。”阮明姿乖巧无比,又要去剥。

平阳侯老夫人这下心疼了,剐了老平阳侯一眼:“明姿身体还弱呢,你就知道使唤她!”

杂乱小说2第400部 第二章

露天休闲区。

穿过路径小道,藤蔓爬满围栏,书谧抬手挡在唯一的道路前,身体微微颤抖,“阿隽,你太狠心了。”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现在你过生日都不肯邀请我。”

“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已经生疏到这种地步?”

上个月开始,她每天倒数着言隽的生日,精心准备礼物,只为在他生日这天送上一份惊喜,至少……至少得他一个真诚的笑容和感谢。

可万万没想到,直至今日,她都没收到言隽的邀请。

她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明明半年前,言隽还亲自携带礼物

文学

去她的生日宴向她道贺。今天的俱乐部只对言隽邀请的宾客开放,而她书谧作为多年朋友,竟是从别人口中得到消息,借别人的名义同行才来到这里。

言隽收起手机,身姿挺拔的站在道路中央,看向挡在前方的女人,目光淡然,“书谧,你很聪明,应该知道原因。”

“作为朋友,我很愿意邀请你,但这半年来你的行为已经超出朋友该有的界限,所以很抱歉。”他无法再放任书谧的小心思继续发展下去。

“我陪在你身边那么久,难道你就没有一丁点动容吗?”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书谧再难装糊涂,干脆破罐子破摔。

“你是个优秀的女孩,会遇见真正适合你的人。”男人轻眨了下眼,神色坦然,没有半点留念。

此后,与她擦肩而过,渐行渐远。

僵硬的双臂缓缓放下,书谧弓着背,整个人失去平日的光彩,难堪的捂住自己的脸,任由眼泪穿过指缝,爬满面颊。不知多了多久,书谧重新抬起头,手指擦拭掉眼角多余的泪水,转身离开。

露天休息区出入口常年只打开一扇门,书谧原路返回,不曾想会在此遇到意料之外的人。

她看到司婳,司婳也注视着她。

一个眼角通红略显狼狈,一个姿态优雅面色从容。

书谧从不觉得自己比司婳差,此时此刻却成为两个极端,连她自己都难以面对。书谧加快脚步匆匆向前,直到电梯门口,眼看着变幻的楼层数,她不禁握紧双拳,转身回去。

偌大的空间只有她跟司婳两个人。

她们的关系并不怎么美妙,唯一的共同点是,对对方印象深刻。

书谧紧紧地盯着她,“聊聊?”

司婳点头,轻声应道:“可以。”

她避开言隽坐在这里等书谧出来,已经很久了。

点了两杯咖啡让人送上楼,这个地方只剩她们面对面而坐。

书谧环顾四周,宽敞的空间摆放着多张休息座椅,而司婳刚才坐的位置是她推开玻璃门进来的必经之路,答案不言而喻。

“你刚才是故意在这里等我?”

“是,不过我不确定你是否会回来。”她坐在这里等书谧调整心情走出来,是在给对方做选择的机会,是直接离开还是倒回来找她,都看书谧自己。

没想到她会这么坦诚,如此一来倒不需要刻意遮掩,“所以刚才的事情,你也都看见了?”

“一点点,我只看到你跟他站在一起,没有偷听你们讲话,放心。”司婳坦坦荡荡承认,进退有度。

捧着咖啡杯的手指微微捏紧,书谧暗咬过牙齿,抬眸质问:“你这么淡定?这么大方?你不好奇?不在意?”

书谧一连抛下连串的问题,字字句句直攻司婳内心。

淡定?大方?不好奇不在意?

那怎么可能。

她无意撞见书谧向自己的男朋友表明心意,那一刻心里掀起惊涛骇浪,多种复杂情绪混乱翻涌。

她想到书谧跟言隽从小一起长大,在她没能参与的曾经或许发生过许多难忘有趣的故事;她想到两人多年情谊,即便言隽对书谧没有爱情,会不会因为不忍而产生怜惜?

她想到很多不好的事情。

她知道,自己在嫉妒。

撞见那一幕,她大可以直接冲上去质问,以女朋友的身份把觊觎言隽的人赶走。但如果那样做,难堪的就是他们三个人。

在这样尴尬的境地中,她选择信任。

相信言隽可以把这朵桃花处理好,相信言隽不会让她失望,她甚至没有偷偷监视,直接转身往回走。

她一直站在这里,没过多久就见言隽一个人走出来,她稍微回避,暂时没让他发现自己的存在。

然后,她跟书谧坐在这里。

互为情敌,书谧今日显然有些心态崩溃,刚才跟言隽的谈话让她备受打击,哭得双眼通红,“从小到大我都在追逐他的脚步,他喜欢看书,我就逼自己多阅读。他喜欢音乐,我就去学,他喜欢旅游,我也……”

为了离言隽近一些,为了面对他时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她一步一步踩着言隽走过的脚印去成长。

到头来,连朋友关系都没能维持下去。

“他所学的,就一定是他喜欢的吗?”司婳不急不躁的抛出问题。

“难道不是吗?不喜欢又为什么要学?”书谧心生恼意。

“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会接触数不清的人和事,有些东西,喜欢的想去学,不喜欢的也要去学,最后收获的价值都属于你自己,而非刻意迎合别人。”

“我不是迎合他!那个人从小到大都很优秀,我向他学习,向他靠拢。我努力的为他变得更好,不是迎合,是想并肩站在他身旁!”书谧不认为自己所学的一切叫做迎合,她为喜欢的人而努力,怎么能算作刻意讨好?

“照你说的,你按言隽的生活模式去成长,最后变成一个跟他相似的人。他本身已经拥有,那为什么还要再找一个同类人,复制生活?”

“我……”

一句话逼得书谧哑口无言。

当司婳提出疑问那刻,她内心慌乱,竟不知道如何反驳。

事情没说开前,她们尚且能保持表面的和谐,一旦埋藏在心底的秘密揭露,连伪装都没必要。

“书谧,你有优越的家世,姣好的容貌,不输人的才情,应该为自己活得更灿烂才是。”司婳慢条斯理的摇晃着咖啡勺。

书谧撇开脸,手指勾着咖啡杯,僵硬的滑动着,“跟情敌说这些话,未免也太好心。”

司婳不急不缓的道:“因为我相信,言隽愿意结交的朋友一定不是糟糕的人。”

书谧瞳孔微缩。

她以为司婳会责备,会趁机羞辱,警告她远离。

事实却是,她从情敌口中听到对自己的……另类称赞?

将书谧细微的表情变化尽收眼眼底,司婳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甜味不够,微苦,“我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心,留在这里只是想告诉书小姐,觊觎别人的男朋友,并不是什么值得宣扬和坚持的好事。”

“无论书小姐你是否愿意听,今日的行为都该适可而止。”不管书谧是否理解她的意思,她留在这里的最终目的也并非安慰。

她相信言隽,却还没有大方到看着一个觊觎自己男朋友的女人纠缠,还默不作声。

“嘟——”

司婳收到来电提示,随即告别书谧,缓缓走向电梯。

书谧望着空掉的座位,耳边回响着言隽跟司婳两个人的声音,他们的神情动作不断在脑海中交织,书谧捧起咖啡杯,不辨味道一口饮尽。

他们互相信任,而她只是故事中的小丑,白白给人看笑话。

*

书谧是裴域带过来的,除言隽本人之外,其他人并不知道真相。

大家在俱乐部疯玩一天,晚上才聚到一起享受大餐。

来的时候都跟言隽打过照面,在这儿的几乎都是熟人,直到餐桌前,言隽牵着一个年轻女孩的手走进视野,笑着面对众人,“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司婳。”

“你们好。”司婳站在言隽身旁,得体的跟在座所有人打招呼。

“嫂嫂。”

言曦热情的挥舞的双手回应。

那姑娘似乎有用不完的活力,明明她们不久之前才见过,依然表现得很激动。

大家都知道言隽脱单,半年以来却没多少人亲眼见过,听说是去外地求学,大家对她很是好奇。

如今一见,纷纷称赞道贺,“恭喜隽哥脱单,嫂子真漂亮。”

“恭喜隽哥抱得美人归。”也有之前走露风声的,听说言隽费尽心思追了人家一年。

“哎,之前是你们谁打赌说言隽寡到奔三的?赶紧站出来认罚!”都是年轻人,相处起来并不拘谨,很快打作一团。

司婳坐在言隽身旁,言曦自然抢了她另一边的座位。不过小丫头心思不在这儿,净跟其他人瞎掺和。

听他们提到赌约,司婳觉得很神奇,“原来言先生在他们眼中竟是奔三也脱不了单的人?”

“是啊,所以要感谢婳婳,帮我挽回面子。”他配合众人的玩笑话。

“哦,言先生谈恋爱就是为了挣回面子呀?”她故作惊讶。

“如果我说是,会怎么样?”言隽单手托腮,回头面对着她。

她扯起嘴角,露出明显的苹果肌,“可能会让他们的赌约变成现实哦~”

“那就不是。”言隽趁机捏了捏她的脸蛋,软软的,手感超好。

忽然有人扯起嗓门问:“隽哥,打算什么时候跟嫂子结婚啊?”

男人笑答:“那要看你们嫂子什么时候答应嫁给我了。”

众人起哄,司婳在言隽胳膊上捏了一把,看起来更像娇羞时的打情骂俏。

杂乱小说2第400部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