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丈夫太丑找情人:教师的重任安卓汉化版

嫌丈夫太丑找情人 第一章

近来,吃鸡游戏日益火爆,阮念初朋友圈里玩吃鸡的人也日渐增多。

最开始的时候,是乔雨霏开始玩了,再后来,大学室友林悠悠和胡来来

文学

也开始玩了,再后来,新朋友余兮兮也开始玩了。

几个姑娘很快便沉迷吃鸡无法自拔。每天晚上一有空,就抱着电脑开黑。

胡来来和林悠悠都是技术渣,余兮兮比她们俩好点,阮念初又比余兮兮好点。不过都属于菜鸡一流。

江湖人称“坑鸡小分队”。

这天晚上,胡来来在微信群里吆喝:吃鸡吃鸡,谁要来?

乔雨霏:要去和美男子约会,你们玩。

余兮兮:要带娃,你们玩。

阮念初:我来!【比心.jpg】

林悠悠:好啊好啊(*^^*)!我也来!

过了几秒钟,林悠悠:我是肖驰。她的手机我收了,今晚有事。你们玩。

大家:……

于是最后,坑鸡小分队只剩下阮念初和胡来来两个人。她们抱着自己的小电脑,匹配了两个路人,哼哧哼哧地进入游戏。

队友1号很高冷,全程无言。

队友2号是个小萌妹,语音室里的嗓门儿软软糯糯,偶尔开麦和阮念初她们交流,属于比她们还菜的小菜鸡。

不多时,小菜鸡2号在搜了一圈房子以后,弱弱小声问:你找到枪了吗?TT我只有一个平底锅……

胡来来和阮念初都以为是问自己,七嘴八舌地说:只有手枪……霰弹枪……吧啦吧啦。

数秒钟后,语音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音色很低,语气冷淡:过来。

扔下一把M416。

小菜鸡2号于是嘿咻嘿咻地跑过去,把枪捡起来,举好:(*≧▽≦)谢谢!

又过了一会儿,小菜鸡:……你找到药了吗?TT我只有2个绷带。

高冷1号:过来。

扔下1个医药箱,2个急救包,5瓶止痛药和5瓶可乐。

小菜鸡开心地把药捡起来塞包包里,收好:(*≧▽≦)谢谢!

这句话之后,阮念初就听到不远处传来枪声,她看了眼屏幕,哇哇道:1号小心1号小心!你那边有敌人!很多!

话音刚落,便听见密集枪战声。

没多久,胡来来跑过去一看,惊喜道:哇!1打4!!好多包可以捡!!1号好厉害!

三菜鸟喜滋滋冲上前捡包。

于是乎,阮念初胡来来和小菜鸡就这么一路在高冷杀神的带领下挺入决赛圈。

突然,小菜鸡队友:前面有辆车!我来接你呀1号(≧ω≦)/!

说完就跳上红色老爷车,发动,原地乱转了好几圈之后,终于成功驶出,开向1号。

嫌丈夫太丑找情人 第二章

葬尸江的江水,吞噬一切。

江水内的黑武者,强悍非凡。

林白看见葬尸江的江水逐渐将毒神家族淹没,看着玉儒仓皇逃窜,当即喊道:“玉儒,现在交出我要的人,我可以立刻收手。”

玉儒听见林白的话,都懒得回答林白,因为他曾经很多次说出叶宿心已经死了,可林白根本不信。

如今玉儒索性就不在回答了。

林白看向玉儒,瞧见他许久没有回话,便暗暗摇头。

黑天老祖双手背负,站在江水之中,驾驭着葬尸江的江水,冲向毒神家族而去。

玉儒等多位长老退无可退,面色一片苍白。

而就在这时。

一声轻叹传来。

“哎!”

这一声轻叹传来之后,从毒神家族的身处,立刻爆发而出一股撼动天地的力量,化作一道屏障,击中葬尸江的江水之上。

碰的一声巨响。

这一道屏障活生生的将葬尸江的江水,推出了毒神家族的山门之内。

江水之中的黑天老祖,双目一闪,骇然的说道:“嗯?道境!”

玉儒和几位长老看见这一股力量将葬尸江的江水推出毒神家族,面色大喜。

而这时,一个灰衣老者从玉儒等人的身边走过,一步步的走向毒神家族的山门之前。

“老祖!”

“是老祖……”

“是许江老祖!”

玉儒和几位长老纷纷惊讶的说道。

玉儒当即单膝跪地,面色痛苦的看向这灰衣老者,说道:“当代毒神家族家主玉儒,见过许江老祖!”

“我等拜见许江老祖!”其他的长老,则是纷纷跪地喊道。

这灰衣老者,似乎并没有理会玉儒等人的意思,自顾自己往前走去。

直到走到毒神家族的山门之前,抬头看向被他拒之门外的葬尸江江水之内的黑武者。

灰衣老者许江,轻笑道:“黑天老祖,好久不见了。”

黑天老祖冷笑道:“许老怪,记得上一次见面,还是在两百年前,你来葬尸江寻找毒物吧!”

“没想到你这个老东西还活着,而且还突破了道境。”

许江轻笑道:“贱命一条,估计阎王爷不想要吧。”

“黑天老祖,今日为何兴兵犯我毒神家族呀?”

“这究竟是所为何事,惹得你从葬尸江走出来,淹没我毒神家族?”

许江轻笑着开口说道。

黑天老祖说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已。”

许江问道:“何人之托?”

黑天老者微微一笑,却是没有回答许江。

而这时,林白却站出来,抱拳说道:“是在下!”

“你!”许江看向林白,随之一愣,轻笑着说道:“你区区一个问鼎境一重的武者,又何德何能让黑天老祖不顾生命危险从葬尸江内走出来,为你卖命。”

林白说道:“不管前辈相不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

许江冷声问道:“那你又是所谓何事?”

嫌丈夫太丑找情人 第三章

她把孩子放回小床,盖好被子,然后把门拉开一条缝。

顾志豪立刻进来。

手里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放在床头柜上,一声不吭钻进地铺。

时雨珂神色一滞。

牛奶安眠,每次她睡不着,顾志豪都会端一杯热热的牛奶让她喝下,然后搂着她讲睡前故事,没一会儿就能睡着了。

牛奶还是那个温度,睡前故事没有了。

她端起杯,小口小口喝着。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安心,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清晨。

时雨珂从梦中醒来,伸个懒腰。

一夜好眠,早上醒来神清气爽。

本来以为睡不好,却没想到,昨天晚上居然是她生宝宝后睡的最好的一晚!

孩子太小,三四个小时就要醒一次。

哪怕是在月子里,孩子醒过来都是她亲力亲为,所以这么久从来没睡过一个囫囵觉。

宝宝昨天晚上基本没吵她。

半夜孩子醒了,顾志豪就冲牛奶,换尿不湿,宝宝吃饱喝足不睡觉,他就陪儿子玩……一点没吵到时雨珂。

大概是因为血缘关系,父子俩相处的很融洽。

宝宝看见顾志豪就笑,不哭不闹。

明明从出生就没用他带过,父子俩却相处的很好。

时雨珂先是奇怪,很快释然。

对,他有带孩子经验。

雨龙小时候基本都是他和爸爸带到的。

想到俩个大的,他们住在老七家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雨龙和美音会和顾志豪通电话,视频,但从来不找她。

在她病没好之前,俩孩子明明很喜欢她,但病好了,见到她却总是躲着,也说不上为什么。

时雨珂坐在床上发呆,这时候顾志豪发现她醒了。

“你醒了?”他把孩子放回小床,转身出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