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别拒绝我 给我|禁伦短文合集

宝贝 别拒绝我 给我 第一章

等霍文柏付完账回来,霍立国已经把这事儿给定下了,并且和马大梅老俩口聊起选日子的事儿了,叶教授难得没插嘴。

霍文柏问林娇娇,“什么情况啊?”

林娇娇把刚才的事儿跟霍文柏说了,霍文柏笑道:“我爸总算是做对了件事。”

林娇娇示意他注意说辞。

霍文柏浅笑不语。

因为和马大梅他们商谈婚礼的事,以至于霍立国上班差点迟到,临走前,霍立国还和马大梅俩口子说,等他休息了,再找他们俩详谈。

叶教授一脸嫌弃,“不用你,我们几个老家伙能办好。”

既然决定办婚礼了,回去马大梅老俩口就和叶教授商量了,至于他们这些年轻人,当然是该干什么干什么,期间林娇娇还说过延迟办婚礼的事儿,然而马大梅他们根本听不进去。

自从这事儿定下来后,马大梅总算是找到事情做了。

天天催林娇娇写信回去给林安国他们,她的信还没寄出去呢,老家那边来信了,这次寄信来的依旧是大丫。

信里大丫说了林安国和林安栋兄弟俩已经把粮油店给办起来的事儿,大丫告诉林娇娇,自从粮油店开了后,生意一直很好。

另外杨云芳的服装店也开起来了,生意挺不错,现在就差胡梦月的美发厅没开起来,听大丫说,胡梦月还没从美发厅学出来,估计等她学出来,要五月份了。

林安家的砖厂从三月份开始就有不少人来他这买砖,最近两个月忙的热火朝天的,大丫把该说的情况都说了一遍,比99号详细多了。

林娇娇晚上回家后,就把大丫写信来的事儿给马大梅他们说了,得知家里一切都好,马大梅放心的给林娇娇操办起了结婚用的东西。

林娇娇说了几遍没用,也懒得说了。

虽然林娇娇和霍文柏领证了,但婚礼还没办呢,加上四合院那边也在装修,林娇娇就没搬过去。

结婚的日子,叶教授那边已经选好了,还是定在八月,这次时间是阳历八月十二,日子一选好,霍文柏带林娇娇去买了金戒指金耳环金手镯这些东西。

虽说现在不讲究这些,不过叶教授说了,女孩子都喜欢这些,这不霍文柏就带林娇娇去金店买了,结账的时候,霍文柏还给他丈母娘买了副金耳环。

马大梅收到后高兴坏了,逢人就说,这是她女婿买的,林安北因为这事儿没少吃味,当初他给他妈买金手镯的时候,也没见他妈逢人就说,现在换个人态度都不一样。

很快林安北顾不上这事儿了,他妈开始念叨他找对象的事儿了,吓得林安北直接躲出去了。

在他躲出去之前,林娇娇一直想要的四合院总算是有了消息,趁着没走之前,林安北跟林娇娇和霍文柏去看了。

说实话他们这次看得这座四合院不是很大,大概两百平左右,和叶教授那座四合院没法比,听了对方介绍,林娇娇才知道,她之前对叶教授那座四合院有误解。

看来看去,林娇娇觉得这个四合院不错,而且房间也多,以后林安国他们来了,完全能住下。

宝贝 别拒绝我 给我 第二章

顾寒玦冷利的目光刀子一般扫向倒地不起,一身狼狈的小厮,淡漠无情的嗓音随之响起:

“以下犯上,来人,给我将他拿下,杖责一百发卖出府。”

话音一落当即有人冲进苍松院,一把将倒地的小厮拿下,直接朝院门外拖出去。

那小厮早在顾寒玦出手那一瞬间就被惊呆了、打懵了。待到被人拖着走出几步之遥,方才反应过来。

他苍白着一张脸,争扎求饶道:“大少爷饶命,小的不是有意冒犯的,大少爷饶……唔”

不待他喊完,一只大手已无情将之封缄,随之加快脚步。

人很快消失在苍松院中,棍棒加身以及被堵住了口,仍旧压制不住发出的闷哼声,远远传来。

杖责一百,施刑者又都是顾寒玦的人,绝对不会留手,他这是一点活路都不想给那个小厮留。

但凌清浅却一点也不同情那个小厮。

因为他便是她与顾寒玦回府当天,进苍松院里见到的,那个单独守在老国公房里的那个人。经这些天的暗中查证,他也是这苍松院里的内鬼,禁不住利诱,暗搓搓给老国公下毒的那只黑手,压根死不足惜。

两人一进房门,远远便见老国公已经起身,端坐在床沿,一幅就等着他们来的样子。

经过这几天的调养,老人家如今的气色已然恢复,就连瘦脱了相的脸上也开始长肉。若非吴氏跟顾瀚大意,他这一招装昏只怕也早就已经被拆穿了。

见到凌清浅与顾寒玦,老爷子眼中的笑意掩都掩不住。

但或许是习惯了在孙儿面前端出威严架势,视线落到顾寒玦面上时,他硬生生压下了扬起的嘴角,沉声道:“一进院就给我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宝贝 别拒绝我 给我 第三章

满宝的封地有点穷酸。

先秦时的栎阳古城早已成了废墟,边上有两个大村庄,那两个大村庄全是周满的食邑,还有两个大村庄顺着往下,快接近万年县那一块。

栎阳县县令为什么专门将这一片划给了周满?

就是因为隔壁的万年县县令总是觊觎这一块,他觉得与其让万年县县令抢去,还不如划给周满做封地。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座古城。

他总觉得栎阳古城就这么荒废了很可惜,但他实在能力有限,盘活不了它,不如给了周满,这是她的封地,她要是能将古城重新建起来自然好,建不起来也不过是维持现状罢了。

他们先到路过一个村庄,离路边有点儿远,但如今田野除了低低的麦苗就是野草,因此可以一目览之,远远便看到了屋宇。

满宝道:“那是我的食邑,这一片都是我封地下的田地。”

明达一眼望过去,颔首道:“看着很平整,不知永业田占了多少。”

永业田是不需要向国家纳租税的,因此这一部分也是不需要给封主租税。

食邑吃的就是该给国家的那一部分租税,还有封地内商户的商税等,不过周满如今封地内是没有商户的,全是农。

再往前就是栎阳古城了,并不是很大,有很多的断壁和坍塌的房屋,不过古城往里去一些是大的集市,这是因为附近的村庄在此交易,时日长了便成了一个固定的大集市。

此时还不算春忙,又逢集市,所以在这里交易货物的村民也挺多。

当然,这个多是常常逛大梨村集市的周满和白善白二郎认为的,至于从小生活在京城,刚又经过雍州的两位公主和魏玉来说,这个集市可太寒碜了。

土路的两边随地摆着一些摊位,摊位上或用木板或用麻布垫在地上,大多数是卖些菜蔬,篮子,还有些麻布和鸡鸭鱼蛋之类的东西。

东西和摊位都可以一眼望到底。

明达和长豫都是第一次见这样的集市,一时骑在马上瞪大了眼睛。

而盘坐在地上或者草地上的村民在看到这些骑着高头大马过来

文学

的人时也瞪大了眼睛。

等反应过来便立即将摊位上的东西一卷就往后缩,有些直接跪在地上,低下头去不看他们。

本想直接打马过去的满宝见状,从马上跳下来,冲他们笑道:“我们就是路过,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

见不是来驱赶他们的,农民们的胆子又大起来了,这是一个有胆气的时代,百姓虽敬畏权贵富豪,但并不十分的恐惧,于是大家从地上爬起来,有的原地坐好,

文学

有的则是扬声问道:“郎君和娘子们这是要往哪里去?”

白善也下马来,道:“去京城。”

他们一愣,连忙道:“哎呀,那你们走错路了,这边不是官道,要走官道得往回走,然后向南去有一条大道。”

白善笑道:“我们知道,我们就是特意往这边来的。”

他指了周满道:“这是栎阳乡主。”

村民们再次一愣,他们是知道的,他们现在是栎阳乡主的食邑。

远处的人也齐刷刷的抬头看过来,说起来,他们一直见到的都是栎阳乡主的二侄女和几个哥哥,还没见过栎阳乡主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