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住不准流出来太烫h、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堵住不准流出来太烫h 第一章

——川吉市多雨,今天又是个阴天,他趁着护士们都不在,又偷偷拔了吊针,打开了窗户。

最后“窗户”两个字都被水迹模糊,底下的字迹也看不清楚,但是顾小文视线紧盯着“川吉市”这三个字,心中震惊难言。

她猛地看向江容,指尖带着点颤栗地指着“川吉市”这三个字,问江容,“这是……你写的?”

江容慢慢点头,顾小文微微吸了一口气,后又问,“你写的是什么?”

有些像小说,但是很零碎并不连贯,顾小文看了好几次,都是乱七八糟的,他好像只是随便写写,随便写在什么纸张上。

江容顿了片刻,摇了摇头。

“不知道。”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写的算什么,大多数都是梦,有时候是想写,就写了。

很凌乱,没人能理解,他自己也不太理解。

“那

文学

这个地名,是你取的?”顾小文看着他迷茫的神色,最开始那震惊的心情已经彻底消失,她不由得笑自己太敏感了。

江容点了点头,似乎很乐意和顾小文分享他写的,毕竟除了顾小文,也没人要看这些东西。

他把自己取名字的那一页翻开,然后顾小文看到了数不清的带吉的地名,成排的,都被水给模糊了。

她彻底笑出来,“所以川吉市,这个地名,是你从这里一大堆名字里选出来的。”

江容重重点头。

居然问道:“不好……听吗?”

顾小文神色复杂地摇头,“那倒不是。”只是她曾经在川吉市生活了二十多年而已。

不过顾小文已经把这件事完全归结为巧合,毕竟这个名字也没像地名长到十几个字的地区一样,那么稀奇罕见。

像江容本子上写的那样,随便组合就出来了。

“挺好听的,”顾小文坐在江容身边,逗他,“不过川吉市确实多雨,常常下起来就没完。”

顾小文说:“有一片贫民区,地面砖石渗水,雨下多了,表面上看上去干了,你一走……噗呲!”

顾小文笑,“喷一身。”

江容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是很认真地在看着她,听着她说话。

顾小文对江容什么都敢说,因为他不可能理解,更不可能对任何人说。

“路上的大柳树特别多,人家其他的城市绿化都是些其他的观赏树,但川吉市全是大柳树,一到四月左右,整个街道上全都是柳絮,下雪一样,走哪沾哪,烦得要死!”

顾小文看着江容一脸专注,伸手挠了下自己的鼻尖,“你傻么,听得懂我在说什么么?”

江容眨巴了一下眼,还在看着她,没有说话。

顾小文在他这样清澈又纯真的注视里,觉得自己像个自说自话的疯子。

于是她转移话题道:“上面舞会开始了,我们跳舞吧!”

江容摇头,渐渐把自己摇成了拨浪鼓。

“我不,不会。”江容合上笔记本,在顾小文试图拉他的时候,把两只手都背到身后,很坚定地说,“我不!”

顾小文要碰到他的手缩回来,歪着头看他,“你没跳过舞吧,挺好玩的。”

江容不上当,坚定得连说话都顺畅了,“我不想跳!”

他的肢体不协调,他自己也是知道的,跑起来都很吃力,何况他不喜欢被人碰。

顾小文完全能想象出他这么抗拒的原因,在屋子里寻摸了一圈,最后视线定在了江容手上的笔记本上。

“我们肢体不接触,也能跳舞,”顾小文说,“就用那个笔记本,我抓一半,你抓一半。”

她说:“你确定不试试?”

顾小文走到门边,把门打开,外面的音乐就顺着走廊飘了进来。

声音不大,但悠扬好听。

顾小文说:“拿着笔记本过来,我知道二层侧面的夹板没有人,那里音乐声音会大一些。”

“江容?”

江容坐在床上摇头,手脚全是汗。

“你不来,我可去抓你了。”

顾小文站在门口看他说:“我不光抓你,我要……嗯,扑到你身上,抱紧你,你甩也甩不开那种。”

江容没想过还能这样,艰难地咽了口口水,被顾小文的形容给吓到了。

他不喜欢被人碰,会很难受,呼吸不畅。

“你来不来?”顾小文作势要朝着他那边跑,甚至把裙子提起来一点,那是即将助跑的动作。

江容吓得要死,向后仰缩着肩膀,快速地眨动眼睛向四外看,像个在野地里碰见野猪追赶,无处可逃的小孩。

“我过去了!”

顾小文故意吓唬他,甚至还模仿牛一样,脚在地板上刨了两下,然后作势弯腰要冲。

江容被她吓得站起来,对上顾小文带着笑意的视线,呼吸急促地把笔记本又赶紧拿起来。

堵住不准流出来太烫h 第二章

“我以为什么事是,你想要神仙水,我给你三瓶就是了。”

兰苍随口问道。

他几乎垄断了盐边的神仙水的供应。

尤其是过了今晚,等到他统一了盐边的黑势力,建立当地的冥市,他还可以向上头索取更多的神仙水。

他还要将神仙水的买卖扩散开,从中部妖盟,再到西南妖盟、东北妖盟、西北妖盟乃至华国之外。

兰苍正打着如意算盘,哪知道楚

文学

楚想了想说道。

“我想要一百……五十份。”

“行……慢着,你要五十份?”

兰苍嘴角肌肉抖了抖。

“你要那么多神仙水干什么?”

他狐疑着盯着楚楚。

楚楚觉醒后,妖力有所进步,可只是一般意义上的进步。

她的实力,也就比大妖强一些,距离妖将还有一些距离。

这种修为,喝一份神仙水,至少需要三天时间才能彻底消耗光。

伍十份神仙水,那已经是相当于她半年左右的用量了。

此前,楚楚也从未要过那么大分量的神仙水。

现在的神仙水的质量虽然比以前稳定,副作用也不明显,可那终归是神仙水,上头可是说明了,不能妄用。

“我想要冲击妖将。你应该也知道,辛霖和那个讨厌的凌月也到了盐边。我上次,遇到了她们,险些吃了大亏。”

楚楚假装镇定。

“你不要去惹她们,那个凌月,很可能是妖王之女,她看着很弱,可那个辛霖却有些棘手。况且,她们都在训练基地,你不要乱来。”

兰苍当然知道楚楚和凌月的过节。

凌北溟已经死了,没什么危险,可那个辛霖……

“我听说了,那个辛霖居然是宁家的人。”

楚楚不屑道。

旁人怕宁家,她可不怕。

“你是不知道宁家的厉害,宁家的那个老头非常难对付,妖王级别都未必是他对手。”

兰苍警告道。

“所以,我更要突破到妖将,免得下次再遇到,我吃大亏。毕竟,你和须乐也不能一直在我身旁,我总得学会自保。”

楚楚说着,满脸期盼,望着兰苍。

“五十份,是不可能的。那得值多少钱,上头每天给我的神仙水的份量也不过三十份,我给你三十份,已经是极限了。”

兰苍想了想,说道。

“那怎么够,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不理须乐了。你应该也知道,他对我有多痴迷。”

楚楚咬咬牙。

“你别乱来。眼下组织正想法子控制中部妖盟,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你要是和须乐闹僵了,会打乱我们的计划。”

兰苍一听,急忙道。

“那就五十份,一份都不能少。”

楚楚半点不松口。

“楚楚?”

那边,须乐已经结束了对话,走了过来。

楚楚却是拉长着脸,也不理会他。

“楚楚,别闹了,五十份就五十份,我拿给你。”

兰苍揉揉眉心,对这个妹妹,他实在没什么法子。

他今晚准备了不少的神仙水,目的是为了消灭薄情时,以防万一,收买人心。

楚楚这一拿,拿走了三分之一,兰苍不免肉疼。

堵住不准流出来太烫h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