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快穿含圣僧女主文

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 第一章

此为穿越章节!想一睹为快,请补买未买的V章。再看看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别说是流血骨折,皮肤上一道口子也没有,哪里像受伤的样子。

他镇定下来,最后得出了是自己的魂魄被困住这一结论。

封砚现在只能无能狂怒,想写下这句子挑衅女妖精,但在写名字时,还是怂了。

最后呈现在地面上的是“我龙傲天必报此仇”。

他看了看一旁的锄头,又看了周围的杂草,将“必报此仇”改成“到此一游”。

希望女妖精看在他这个人脾气还不错、还这么卑微的份上,放了他。

他躺在草地上,呆呆的看着天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咬牙拿起锄头,开始锄草。

不管怎么说,既然有这么个鬼任务,没有心的女妖精也让他锄草,他最好还是完成比较好。也许她现在看着还好说话,但一言不合就把人抓进这鸟地方来的能是什么好妖精?

潜意识里,封砚并不愿意把她当成是女鬼。

非要在女鬼跟女妖精中选一个的话,那

文学

还是选妖精吧。

于是,在没有弄清楚她究竟是什么物种之前,他决定把她当成迷惑人心的妖精。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做人还是要能屈能伸。

他开始奋力提起锄头锄草。

*

陈仙贝醒来时,发现被她放在床边的锄头不见了。

她捏了捏鼻梁,这段时间,她的人生中真是发生了太多离奇古怪的事了。

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在网上搜索比较出名的空间文。

陈仙贝的个人履历放在名媛圈里也不比别人逊色,从幼儿园开始,她读的就是贵族式的学院,接受的也是双语教育,英语对她而言,就跟母语一般熟练,除了学习上的日常教育,家中长辈还根据她的喜好,让她学了不少特长,十七岁那一年就考上了国外排行前列的名校,毕业以后回到国内,原本她是要进去公司担任比较重要的职位,但姑姑觉得,公司现在各方元老都在因为利益僵持,她这时候进来,并不合适,便让她挂个闲职。

太太外交,听起来似乎只是吃饭喝茶之类的活动,实际上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在她还没订婚之前,以她的年龄,根本没办法进去真正的太太圈,因为她还太小了,在那些长辈心里,她还是个孩子,订婚之后就不一样了,她可以跟着江夫人跟长辈们打交道,积攒经验跟人脉,这些长辈们,手中也握有不少商业资源,关键时刻,这些无形的交情也会成为一种财富。

豪门太太,其实也是一种职业,而且并不是那么轻松。

陈仙贝的人生中,一直都是循规蹈矩的,谁也挑不出错来,因此,她还真没看过多少闲书,这小说一开始她还没看进去,等到下午时分,才勉强分清楚了小说中空间的用处。

坦白说,有这么一个空间,她非但没有欣喜若狂,反而是一种面对未知事物的畏惧。

文学

这个空间是怎么回事,究竟是不是她的,有什么用处以及,里面为什么还有个陌生男人?

正在她入神时,芳芳敲门而入,提醒她:“小姐,温太太那边问您有没有空,想约您共进晚餐。”

陈仙贝一顿,手指正好停留在电子书上。

她设置书签,关好电子书后,点头道:“回复那边,我有空。”

温家跟江家是世交,温嘉树温总是江柏尧的发小死党,也因为这一层关系,温嘉树的妻子柏芸跟她会经常约着逛街做美容。

不过,心里埋下了怀疑的种子,陈仙贝就忍不住试探江柏尧身边的人。

试探他们知不知道江柏尧有别的情况。

她骨子里并不是那样温和,毕竟是被陈家娇养着长大,小时候也是任性娇纵,如果身边的人知道江柏尧心有所属,还装聋作哑的来应付她,背地里是同情还是取笑,她光是想想,都忍不住发冷。她会迁怒,迁怒每一个知道内情,却不告诉她的人。是的,别人是没有义务,别人也许是有苦衷,但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

除了姑姑以外,没人知道她对江柏尧生了怀疑之心。

她像往常一样梳妆打扮,跟柏芸约在常去的一家法式餐厅。

柏芸见陈仙贝的脸色不如之前那样红润,以为她也在为江柏尧担忧,刚入座便劝道:“江家的事,你也不要太过操心,一切都有柏尧,我听嘉树说,柏尧心里是有数的,这次发生这么大的事,也亏得他临危不乱,还能游刃有余的去处理那些琐碎小事。”

陈仙贝微微一笑,铺好餐巾,“是吗?”

她并不是那么会伪装自己。

这提起江柏尧时,她无法像从前那样关心。

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 第二章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现在是《重生后,我成了太皇太后》正式与大家说再见的时候了!

这本书写了好久,终于按照我一开始设想的大纲,顺利完结了。

喜大普奔。

奔流到海。

海枯石烂。

烂……

但是!

不必伤感,因为一本新书已经在连载了。

新书的女主沈千秋以更加霸道的方式,向你们招手~

对!没错,就是《洛影帝的追妻日常》这本中,哥哥和嫂子~

几乎每一个看完洛影帝的人,都要来踢我一脚,让我写哥哥和嫂子,所以我写了,现在来踢你们了~

哥哥和嫂子将会带着他们的毒舌,给你们展现一个两个大佬互相试探碰撞的故事。

你以为她只是一个有演绎梦想的动作特技演员?

不不不,她还是你曾经的死对头,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你以为他只是一个患有暴力恐惧症和幽闭恐惧症,整日无所事事不想继承家产的富二代?

不不不,他还是你曾经的死对头,只是你不知道。

下面开始宣传新书啦~

《退休后她只想在娱乐圈养老》

【如果身份太多藏不住,那就卧底娱乐圈】

当各大网站盘点娱乐圈里,最不按套路出牌的女明星时,沈千秋的名字,永远挂在第一位。

直言不讳,又攻气十足。

说白了,就是极其毒舌,又狂炫酷炸拽。

记者A:“沈影后,听闻你和洛总谈恋爱了?”

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 第三章

取七星离火图的过程,颇有几分波折。

主要是这离火图迥异于大家过去所了解的任何一个法宝遗府,从来没见过。

当世先天灵宝本就寥寥,一时也没有多少参考的前例。

抢先抵达中枢,高兴是挺高兴的,但也有些懵,苏云绕着头顶那七颗星星走了一圈:“……这怎么搞?”

真是不走寻常路,不像阴阳子母镜那样有本体在就算了,这星星还挂得这么高,整个中枢也空荡荡的,别说提示了,连个踮脚的东西都没有。

只是既然抢了先,那可不能白丢了这先机的,姬玄渡微微蹙眉盯了七星一眼,猛提气一跃而起,先尝试触摸这七颗星星。

星星倒是能触摸得到的,也没什么陷阱,只是它们也不动,姬玄渡尝试过多种方法,包括灵力心头血术诀阵法等等,都一一尝试过了。

可惜都不对。

漫天闪烁的小星星,拱卫着七颗大星星,七星散发柔和光辉,静静照着底下的一众人,不管怎么折腾,却也原封不动,这处中枢也未出现任何变化。

一小刻钟之后,姬玄渡跳了下来,眉心皱得紧了一些,“有些棘手。”

尝试不得法还只是其一,最重要腾空损耗的力极巨,而他们现在也没有任何补充灵力的丹药灵石。

这七星离火图择主要求也是颇高,就算抵达中枢,也不会给人多少尝试的机会。

按损耗灵力算计,就元婴修士而言,腾空三次已经顶天了。

好在他们人多,除了三人外,王谦也后脚赶过来了,一共有四个人。

云长虚略略沉吟半晌,飞身而上,尝试推动这七颗星星,未果,他又以北斗四季变化规律再次尝试挪移,依然未果。

王谦眉心夹得死蚊子,尊主和云尊能尝试的法子都一一试了遍,他也没有更好的法子了,于是十分忧愁:“这如何是好?”

时间是一分一秒过去了,如果不能赶在其他人抵达之前收取离火图,后续又要有麻烦。

苏云也试过了,她回忆了原文剧情后试的,“……凤千音端详片刻,一跃而起,手触天枢,与那妖王遥相对望,乍星光大放,斗转星移,赤图化作臂长卷轴,落入她的手中。”

就很意识流,主要情节甚至还是安抚恼怒的后宫之一妖王的,唯一有参考价值的就是凤千音先碰触的是玉枢星,然后不知怎么搞,七星就动起来了,之后就成功收复了。

她也跃上去,凑到云长虚和姬玄渡身边,围着那颗玉枢星转了几圈,睁大眼睛推挪拍按全套都上了一遍,可惜这不识相的家伙依然毫无反应。

能试的都试过了,不行啊!

在没头绪的情况下继续消耗腾空机会也非明智之举。

这就麻烦了。

苏云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她很快就把主意打到了九霄战君头上了。

她眨眨眼睛:“咱们不会有人会啊!”

王谦不免道:“那九霄战君只怕不会帮咱们吧?”

人家还想着拿了七星离火图,然后换轩辕戟呢。

苏云闻言一笑,那双杏仁大眼在柔和星光下熠熠生辉,笑眼弯弯,看着机灵又狡黠,“不不,他会的。”

姬玄渡转念一想就明白过来,不免勾了勾唇,这个促狭鬼。

苏云笑嘻嘻,一手拉着姬玄渡一手拉着云长虚:“快,我们等一等吧!”

王谦慢了一拍,她见这帅小伙还有点愣,好心补充一句:“这帮不帮的,得看情况。”

如果问九霄战君,苏云他们和凤千音两边,他帮哪一边?

那肯定不能是凤千音啊!

所以吧,这个自己人还是得对比一下,才能对比出来的。

她翘了翘唇,想必,九霄战君现在是领会到了女主的气运了吧?

……

确实领会到了。

九霄战君是从来没有想过他想杀个元婴小人修,居然还有杀不到的一天。

先是被凤千音的火剑惊了一下,但九霄战君也没很在意,毕竟他是媲美大乘大圆满的老牌大妖,七星离火图择主诸多限制,却没有禁锢灵力,两人实力天差地别,区区一把剑,又能如何?

可偏偏他最终却没有把凤千音,几番下手,屡屡变故,最后竟被凤千音抓住机会趁机遁撤。

他气得七窍生烟,二话不说急追而去。

这二人一番纠缠,长达数个时辰,最后抵达中枢。

刚冲出,余光便见几个人影,苏云蹲在地上等了些时候,见他来,兴冲冲跳起身,还十分欢快又自然大方地打了招呼:“嘿,前辈,这七星离火图得怎么取呀?”

真可够开门见山的,九霄战君被她逗笑了:“做什么美梦呢,老子不会自己拿啊?”

说话间,他还和凤千音缠斗着,正确说话是九霄战君急追凤千音而入,一记重拳冲凤千音后脑勺砸过去,一边冲笑嘻嘻的苏云吹胡瞪眼。

四双眼睛看着这边,或兴致盎然带笑,或抱臂闲闲斜力,这是在看猴戏啊?

九霄战君牙根痒痒,等他解决了这个棘手人修取了离火图,再和这个小丫头说话。

九霄战君吐槽得还真没错,苏云还真挺像看戏的,闻言也不恼,啧啧两声:“行,那咱们不要了。”

兴冲冲托腮看着。

那凤千音闻听脑后隐隐雷声的拳风,咬紧牙关,其实九霄战君出手她再躲避,是绝对来不及的,万幸她还有混沌空间。

眉心灼灼暖意,流经四肢百骸,冲开禁锢她身躯神魂般的庞大灵力,她反应极快,九霄战君才刚冲近,她就奋力往侧边一番。

拳风擦着她后脑而过,火辣辣剧痛,她甚至连抽空看一眼苏云的空隙都没有。

直面九霄战君,她九死一生,尤其当对方对她动了杀意的情况下。

之前借着坚硬的圆柱星体还能勉强斡旋,来到这处空旷处,根本是避无可避,凤千音又勉力躲避了两招,重重扑倒在地,眼前即将身死当场的关口,陡然一声暴喝:“老匹夫尔敢!!”

少年清越又有一丝沙哑待几分邪气的声音,千钧一发,一个黑色人影闪电般跃出,挡在凤千音身前,接下了九霄战君一拳。

他掌风剧毒,重重“轰”一声声浪爆开,骤不及防,九霄战君略退二步。

这时,瞿氏兄弟也赶到了。

一见狼狈的凤千音,瞿万城怒喝一声:“老匹夫你找死!!”

兄弟二人面沉如水,瞬间围攻而上!!

只九霄战君的战力,举世罕见,当年瞿氏兄弟也是使了计谋才将其拿下,在这等大家都手无兵刃的情况下,前者是占尽优势的。

秦越二话不说,将凤千音扶起,柔声叮嘱:“你先取了七星离火图。”

旋即,他眉目一厉,一跃而上,再次将一度逼退瞿氏兄弟的九霄战君压了回去。

三对一,四人大战成一团!

饶是悍勇如九霄战君,也不得不陷入下风,脱身无望。

凤千音一回头,视线就对上头顶七颗灿灿的明星,双目陡然大亮。

她正要喊秦越回来,给她暂压制住苏云三人时,谁知却不及苏云快。

苏云三人退到边缘了,站在一个星体侧边,催动隐匿功法连秦越三人都一时没留意到他们,她一直盯着,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她闲闲笑喊:“前辈,你可莫要便宜了旁人才好。”

把九霄战君和凤千音气了半死。

九霄战君吹胡瞪眼,凤千音咬牙切齿,她一听苏云声音就恨得两肋生疼,生怕九霄战君中了苏云圈套,当即厉喝一声驳道:“她不可能不要!!!”

这话没说错。

只九霄战君闻言,却直接呸她一口:“难道老子还给你不成?!”

他异常悍勇,身处下风也见了血,但却在场上前进后退,声势隆隆酣战异常激烈,迅雷般挪动,闻听凤千音的话,他不屑大怒猛逼至近前,被拦住打不到,他直接一口唾沫呸了上去。

凤千音骤不及防被呸了一脸唾沫子,大怒目眦尽裂,可不待她再动作,九霄战君已有决断了。

那边苏云的话一直没停:“这女的运气贼好,她一上去保管离火图就归她了!”

这点,九霄战君刚深刻体会过了。

呸了凤千音一口,他斜眼看苏云,见那个小丫头一双灵活的乌溜溜大眼,见他望过来,她还笑嘻嘻冲他眨眨眼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