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量版黄鹤楼香烟|酥肉小桃花

限量版黄鹤楼香烟 第一章

提示:43-48章大修致歉。

*

少女的惊呼迅速引来了两只好奇的大猫。

感受到身后被高大的男人们给笼住了的绫子:……

你们居然会对我的任务奖励这么感兴趣吗=-=

两位老师都被她给了系统可视权限,所以她的系统面板在这两人……两位非人老师面前,一览无余。

“两张UR空白卡……副本三挺大方嘛。”首领宰捏着下巴吐槽道,“哦?世界之匙?解封等级限制一百级,只有名字连说明都没给……噗,你才42级吧?”

单杀无惨只得到了2级经验。

绫子:好歹也是个世界BOSS,反省一下自己的逼格好吗,无惨先生?

这三个都是有着彩色光芒代表着UR品质的奖励,之后的R级N级奖励想必之下,就像是不合时宜被发布奖励的人给随手塞进去的私心。

绫子继续戳了下去。

“十吨黄金,一张城堡卡……”迪亚利亚表示很赞,“很实用,不错。用城堡卡的话,你在那个世界就有华丽的住宅了。黄金在大多数世界都能起到货币的作用,也很贴心……哦?下面这两个就很浪漫了嘛。”

只要去倒就一定能倒出糖果球的“无尽糖果盒”,以及——

“永不凋零的粉红蔷薇,”太宰将附注也给念了出来,“[代表着管路员阿灭对绫子殿下永恒的告白]……哇!这是世界管理员的告白欸!看来对方真的很喜欢你哦,绫子~”

“不愧是小主人。

文学

”迪亚利亚跟着闹起来,“按照习俗,一会儿出去要煮红豆饭庆祝吧?”

“绫子才十三岁啊,这种情况要报警才对吧?”

“说的也是,就没人来管管吗?太过分了,居然给小姑娘送糖果送花……哇,小主人脸好红,不会真的动心了吧?”

本来若是只有她一个人看到这些,大概就会有些暖心而顺势揭过。现在被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无聊大佬们给围着戏弄,绫子的小脸越来越红。

“谁会动心啊!”小姑娘忍无可忍,“管理员只是在表达善意吧!谁会把你们这些糟糕大人的暧昧当真啊!”

啊,糟糕,真实想法被说出来了。

两位“糟糕大人”互相对视一眼。

然后齐齐rua起了绫猫猫的脑袋,表示赞许。

“不错不错,未成年千万不要轻易相信成年人的甜言蜜语。”

“会对未成年出手的成年人,不是XP有问题,就是没能力去征服同样的成年人。前者多少沾点儿变态,后者则是缺乏生存力。”

“年龄差不是问题,但对不谙世事的小孩子出手就很有问题了!”

“你现在就能理解这件事,真是厉害,前途不可限量。”

“其实在一棵树上吊死不如当个海王……”

“虽然赞同但这不是可以对小孩子说的话。”

“哦,那你记得把这句话给忘掉,绫子。”

被两位老师的双口相声教育给糊了满脸的绫子:=-=

刚刚得到两张空白UR卡的喜悦都被教育没了啊,你们这些没眼力见的糟糕大人!

“总之,副本三已经通关了,但我应该会频繁回去。”绫子指着【时空穿梭】技能的说明给两位老师看,“这个技能应该有必要练习吧?”

擅长魔法的精灵魔王思索了下:“时空系的魔法都很难掌握,但这个由世界赠与的技能本身就有着对你安全保护的祝福,于现在的你而言,确实值得一练。”

“系统,记得提醒我每天刷一次这个任务。”

【好的宿主,已私人订制为您的每日任务,没奖励的那种。】

本来就是为了技能熟练度,最终技能能升级就是奖励了。

绫子对任务奖励看得很开,不是很执念。

【提示:宿主之前的副本三任务支线奖励还未领取。】

……看得太开的后果就是有奖励都不知道领。

反正有系统提示嘛。

绫子不擅长一下子关注太多事情,总是会优先集中注意力去解决最要紧的事情,比如战斗,比如升级。她坚信自己只要将该做的事情完成,该有的回报就不会落下。

顾虑太多,杂欲纷繁,刀就会钝。

实力才是立足之本,别的就稍微交给身边的人来操心吧——学会依赖周围的人,也是培养友好亲密关系提升信赖度的一环。

系统,首领宰,迪亚利亚,都是她需要提升信赖度的存在。

至于悟……双子已经满羁绊了!

“那么我接下来该做什么?”绫子的目光落在副本一上,整只猫猫都蠢动了起来,“是不是可以去解决副本一的任务了?”

首领宰垂眸盯着小姑娘:“你有头绪?”

“有一点儿,但总觉得不是自己能搞定的。”绫子撇撇嘴,欲言又止,“牵扯到圣杯……”

太宰:“那就别用了。”

系统:【系统不建议宿主使用一切与副本四有关的道具。】

迪亚:“圣杯是什么?”

迪亚利亚,顺利进入剧本组。

***

***

副本一,不可能不去的。

鉴于迪亚利亚作为幻想种不会被低魔世界接受,以及他对剧本的不熟悉性,最后跟着绫子一起进入副本一的,还是卡牌共感状态下的内线首领宰。

限量版黄鹤楼香烟 第二章

被防盗章封印的孩子啊,我以作者的名义告诉你,补订阅才能解除!谢九黎原以为自己就算没有完全跨过贺孤舟的死,至少也已经能接受失去他的事实。

但在沈雾沉清冷的读书声中逐渐睡去后,谢九黎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那天的泥石流与车祸,梦见贺孤舟在电光火石间解开安全带扑向她,梦见两人被困在车内彼此鼓励等待救援,梦见贺孤舟的呼吸越来越轻、直至停止。

那天也是暴雨倾盆的恶劣天气,两人在山道上翻的车,信号极弱,救援在几个小时后才找到他们滑落山坡的车。

贺孤舟在救援抵达之前就死了。

谢九黎又梦这一回,才发现自己原来在车里抱着贺孤舟逐渐变冷的身体哭了很久很久。

她醒过来得很突然,又悄无声息。

不是从噩梦中惊醒从床上坐起来,而是清楚地知道自己从梦里离开、步入现实。

睁开眼睛时,谢九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系统小心翼翼地问好:【玩家早上好。】

谢九黎一个字多余的废话都懒得说:“进度。”

系统立刻上道地进行播报:【您的任务总进度前进了2%,现在的总进度是3%啦。】

这消息让谢九黎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让她能懒洋洋地爬起来洗漱了。

沈雾沉在厨房里做饭,不过谢九黎已经盘算着叫个做饭阿姨来家里帮忙做饭买菜——毕竟,沈雾沉是个宝贵的准考生。

而且,还是做饭不太好吃的那种准考生。

这次谢九黎还没敲门沈雾沉就正好转身发现了她:“早。”

“昨晚我好像很快就睡着了,政治果然很催眠。”谢九黎自若地朝他点点头。

沈雾沉盯了她两秒钟,眼神很复杂。

但谢九黎觉得自己应该呵护这种内心戏特别多的少年人隐私,所以没有深究他的想法。

早饭过后,谢九黎又顺路把沈雾沉送去了学校。

这次因为赶上了上学的点,她的车出现在校门口多少有点显眼,引来不少学生和家长的关注。

谢九黎虽然不记得自己之前是什么背景什么工作,但不知道怎么的就是很习惯来自他人的瞩目。

她甚至还降下车窗叮嘱了沈雾沉一句:“中午好好吃饭,多吃点肉。”

沈雾沉站住脚步回头看她,跟黑琉璃似的眼睛里好像有点没掩饰完美的不自然。

谢九黎潇洒地朝他摆摆手。

——沈雾沉被大美女用法拉利送来上学的新闻,顺利取代前一天的“沈雾沉复学”成为了学校论坛里的新热门词条。

沈雾沉一如既往地对此视而不见,拿出书包里的《高中知识清单》看了一遍。

他还是想不通谢九黎的脑回路,也不知道谢九黎到底要干什么。

绝大多数人都会觉得枯燥无趣的知识点,谢九黎居然听着听着就入睡了,嘴角还带着幸福的笑意。

沈雾沉不喜欢自己的外表,那给他带来了太多困扰。

但在昨天晚上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后,他还是忍不住对着镜子多看了几眼。

……莫非,谢九黎真的只是视六千万如粪土,只是个好人?

学校的课程对沈雾沉来说很轻松。

只要有高考的机会,他就有把握离开这座城市,考去任何他想去的学校。

之前所缺的,只是去参加高考的自由。

放学铃声响起时,沈雾沉的视线下意识往校门口的方向扫了一下。

谢九黎今天大概也会来接他回去吧。他想着,把桌上的书本整理好放回包里,动作不紧不慢又赏心悦目。

靠另一边窗户的女同学忍不住悄悄举起手机想要偷拍,还没按下快门就被站起身的沈雾沉吓糊了镜头,只好悻悻地放下手机作罢。

沈雾沉走出教学楼不远就被和昨天一样的人拦住了。

沈家的小姑娘叉腰站在他面前露出得意的表情:“沈雾沉,我已经问过我爸了。今天来送你上学的女人就是那个六千万把你买走的富婆吧?”

沈雾沉把她当成木桩,直接打算绕开走。

小姑娘不依不饶地张开双臂挡在沈雾沉跟前不让,趾高气昂地说:“我爸说了,你这一被卖出去,连个人都算不上,最多就是个商品,富婆让你做什么你都得照做,不然她有一百个方法折磨你!”

“让开。”沈雾沉只说道。

小姑娘转了转眼睛:“你要是诚心诚意向我求情,我说不定能劝劝我爸,看看他们愿不愿意救你回家呢。”

沈雾沉短促地冷笑了一声。

“沈家?”他带着淡淡的讥讽说,“那不是我的家。”

限量版黄鹤楼香烟 第三章

向淮指着其中一幅不起眼的人物抽象画:“这个,是XXX画得。”

见薛夕对人名不敏感,他干脆换了一种说法:“这幅画,在二十年前的拍卖会上,被拍出了二千万的高价。”

薛夕:!!!

二千万?

这可以买二百个孤儿院了吧!!

她抽了抽嘴角,就见向淮又指着另一幅画:“这幅画,也价值千万,而且这幅画曾经有个富豪放出话来,说是愿意花五千万购买,希望拥有者能拿出来卖给他。”

“……”

薛夕瞪大了眼睛,就这么跟着向淮从走廊这头,走到了走廊那头,听着向淮介绍着那平平无奇的就那么随便挂在墙上的画作的价值,只觉得不可置信。

那副因为挂的靠边了点,被太阳直晒,都已经有点掉色的破画,竟然值几千万?

向淮更是啧啧称叹。

这里的画,随便拿出来一幅,都是可以放到博物馆去的。

恐怕财神集团养孩子,才这么个奢侈的养法吧!

怪不得小朋友无论看到什么,都不会惊叹了,而且知道的东西很多,因为人家虽然看着可怜,说是从孤儿院出去的,可这完全是被当成公主养的了吧?

等走到薛夕的房间门口处,他再往里面一看。

这房间似乎在薛夕走后,没有人住进来,里面还是老样子,一个套房,但是,那个床垫看着平平无奇,却是世界知名品牌最高级的定制床垫。

那个小沙发看着灰溜溜的,可其实

文学

是真皮制造,坐在上面非常舒服。

向淮:!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一道温和的声音传了进来:“夕夕,你回来了?”

薛夕回头,就看到温和的院长妈妈正站在门口处,对着她笑着,眼神里带着惊喜。

看到旧人,薛夕还是开心的,点了点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