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好累再换一种方式|快穿女主被多人np

爸爸好累再换一种方式 第一章

“检测到对方修为是魂斗罗级别,三字斗铠师,宿主做好恶战的准备。”时空管理系统再次提醒。

而,李希在地上安静躺着,可怜,可爱,又特别能吃那种……

以前在斗罗一世界,斗罗二世界,大家修为差不多,利用一些东西可以阴死,但是,斗罗三怎么那么烦?

斗铠,斗铠,天天斗铠。

李希望自闭了,看到嫣小汐睡得多么香流口水呢,他也想睡觉,让黑暗宿主自己玩去吧!

嘤嘤!

“如果,主角出事,那么宿主也将失去肾功能,同时失去视觉。”时空管理系统道,毕竟,它也不是什么恶魔系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它也很懂。

所以,去吗?

“系统,看看周围有没有其他的黑暗宿主,对方实力太强大,我只能智取。”此时,李希望充满斗志眼神盯着黑夜里面的那一个身影,去特么的黑暗宿主,想办法干特么的一炮。

不是李希望太真实!

而是,有一次,一个什么世界,李希望也忘了,反正,那个世界现在在黑暗宿主们的控制之下。

当时,李希望没有保护好主角,主角让黑暗宿主xxoo杀死。

那么,系统怎么惩罚?

之后的日子,李希望天天蹲着尿尿,出门顶着36D的波涛汹涌,他也终于理解广大妇女同志,每个月准时的辛苦。

从此,李希望再也不敢马虎大意,之后,斗罗一,斗罗二,他也是勉强保护下来。

那个时候,黑暗宿主们重点不在斗罗大陆世界上,因为可掠夺资源太少,这也是让李希望可以成功保护。

而,那个时候,黑暗联盟方面击中兵力都在进攻《遮天》根据消息,这个世界,黑暗宿主现在也没有攻下。

《遮天》,黑暗宿主们看上生命禁区,想进去获得宝物,却差点全军覆没,接着什么太古生物,圣地,皇朝,一个一个强大无比。

主角叶凡,更是一个老油条,心可黑着呢!

关键是,一只大黑狗,是他们噩梦,做梦都是狗叫。

所以现在,黑暗宿主们改变策略,不想正面着来,他们加入圣灵教,想要一步步入侵斗罗三世界。

不过,战略定位也不会太高,斗罗三世界,经历两个时期,资源大不如前,黑暗宿主

文学

们不会主攻斗罗三世界。

也许,这也是李希望的机会。

“周围一切正常,暂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情况。”时空管理系统道。

松了一口气,李希望想了想,既然对方实力那么强大,那么靠自己肯定不行,所以,叫人,不过在这个之前,必须拍摄一点视频证据,否则到时候让人家反咬一口

文学

……

此时!

那个黑暗宿主已经进入唐舞麟所在的宿舍,鬼鬼祟祟,目标正是唐舞麟。

“呵呵,这个世界的主角真是菜,今天,就让我昆鲲今天弄死你。”

昆鲲掏出一把神秘科技手枪,激光蓄能,瞄准准备……

“查水表!”忽然,宿舍门踢飞,李希望来了!

后面,蔡老也在,作为外院院长,她可是一位封号斗罗,实力完全可以碾压。

昆鲲脸色比猪都难看,而,唐舞麟谢懈醒来之后,对着昆鲲就是一堆攻击,而他,也让蔡老打出去。

“……..”唐舞麟惊魂未定,made,谁半夜醒来看到一个男的趴在身上打着手枪对准自己,谁不怕?

爸爸好累再换一种方式 第二章

东大宙传道在即!

而洛尘则是把叶宁,楚南,萧度,林意找了过来了。

顺带着也把大师兄找了过来。

看着大师兄,洛尘倒是有些犹豫,要不要把真相告诉大师兄。

毕竟这个事情,知道了也不是好事,但是大师兄至少有个知情权。

你的事情,关于你的身世,你想不想知道?洛尘最后干脆问道。

而大师兄看着洛尘,眼中带着犹豫。

大师兄又不笨,自然会猜到了,如果洛尘说出身世的事情,肯定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这件事情肯定就有着巨大的秘密,甚至和仙界有关了。

毕竟洛尘在地球上不说,偏偏这个时候说。

推算下来,洛尘可能也就是现在才知道的。

那么这个身世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让我再想想吧。大师兄叹了一口气后回答道。

他最终还是犹豫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

而后洛尘又看向了这四大古姓!

尤其是萧度,洛尘此刻对萧度极为感兴趣。

来,说说你见过你父母吗?这个问题很奇怪。

让萧度也猛地一愣。

自然见过!

我父母当时带着我逃亡隐居去了。萧度开口道。

那你之前说的,一出生就是为他人做嫁衣,那么那个嫁衣的主人是谁?洛尘又问道。

那个嫁衣的主人,我也不知道具体在哪里。

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们是西大宙三山二湖一殿之中的孔雀山之人!萧度开口道。

因为我父母死的时候,就是被孔雀山的人杀死的!萧度眼中露出了仇恨的目光。

他知道自己是四大古姓,也知道自己是萧家的人!

萧度是这四人之中最为努力的人,也是修炼天王九禁之一最为神速的一个人。

可以说,如今已经隐隐有了四人之首的姿态。

这跟他背负着血海深仇有一定的关系。

父母被杀!

而且对于他来说,西大宙的孔雀山,是他难以撼动的不朽势力。

要报仇,简直难以登天!

说说嫁衣的事情!洛尘再次问道。

对于洛尘的问话,萧度倒是一五一十的讲诉起来了,丝毫不敢有半点隐瞒。

他们在我的神魂之中留下了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据说会随着我的成长,然后逐渐壮大!

因为我有萧家的血脉!

萧家的血脉很特殊?洛尘问道。

萧度他之前也仔细观察过,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好像是可以温养什么东西!

这些是谁告诉你的?洛尘问道。

我父母!萧度叹息道。

他永远都忘不了,他父母倒在血泊之中的那一幕。

萧家的人很多吗?洛尘问道。

不清楚,但其实四大古姓流传至今,渐渐的,已经在整个仙界开支散叶了。

有些人,也压根就不知道自己体内流淌着萧家的血脉!萧度开口道。

萧家虽然没落了,但是人口繁多,这么多年下来,早就不知道哪里有萧家之人,哪里没有了。

好好修炼天王九禁!洛尘说着,就将一道神念打入了萧度的眉心。

那是完整的天王九禁!

是洛尘从齐叹香那边拿到的。

爸爸好累再换一种方式 第三章

于正海和虞上戎并肩飞行,从闻香谷出发,到了雒阳西都。

西都似乎没有受到大战的影响似的,一切看起来很正常。

“按照老四的说法,师父与高手在西都北城与太虚交手,那么师父会去哪儿呢?”于正海说道。

“问问便知。”

虞上戎朝着西都修行者最容易汇聚的驿站中而去。

于正海只得跟了上去。

驿站中。

“哎,自从金莲的修行者来到我们这边,就没有安生日子。”有修行者抱怨。

“神明降临,我们怎么可能独善其身。这一场战斗,除了造成了很大的破坏,也没为难我们这帮凡人。”

一些目睹那两大法身的修行者,干脆将自己定义成了凡人。

只有达到那个境界,才配称得上神。

“听说这两位神明,从大翰打到了未知之地,又打到了敦牂天启,把那里的天启之柱给轰断了,也不知道真假。”

“敦牂天启平时都没人敢靠近,有一个变态大圣人守着,更别说现在了。”

“总有胆子大的。”

虞上戎轻车熟路,来到了其中一桌子对面,坐下问道:“兄台刚才所言属实?”

那人看了一眼虞上戎说道:“基本属实。”

“那两大法身是何种模样?”虞上戎问道。

“兄弟,你可真是没眼缘,那天看到的人那么多。”那人话匣子一打开,来了劲头,滔滔不绝地描述道,“其中一座法身是蓝色的……不用这么惊讶,我们也都没见过,更是第一次见到万流至尊的法身,以前只在书上提到过;另外一座法身是黑色的,嗯,应该是来自黑莲。两座法身都是至尊级的。无法判断两者的大小,高度入云端,看不见……”

虞上戎微微蹙眉。

于正海来到旁边,问道:“你确定他们去了敦牂天启?”

“这种级别的战斗,只有未知之地能容纳他们。是与不是我没看到过,但这个你们可以去看看,留下的痕迹一定会非常惨烈。北城宫殿早就成了平地了。”

于正海和虞上戎相互看了一眼。

那人又道:“不过……我奉劝你们别没事找刺激,敦牂天启有一个变态大圣人。”

“变态?”于正海疑惑。

“这人喜欢劝人离开,不走的人就拉到他的院子里说个半天的人生大道理。要是再不走,就杀了埋在他院子旁边。你说这是不是变态?”

“……”

于正海说道:“反正不是我祖宗,随你怎么说。”

“什么?”那人愣了一下。

虞上戎起身,朝着那人抱拳道:“告辞。”

二人离开了驿站,朝着符文通道的方向掠去。

于正海说道:“真要去未知之地?”

“别无他法。”

“好。”

于正海和虞上戎经过一个时辰的飞行,由于不知道并蒂莲直达未知之地的通道,二人便先从符文通道返回魔天阁,又从魔天阁的符文通道传送进入敦牂天启。

当二人在通道中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了内部传来的剧烈颠簸感,通道有轰塌的感觉。

好在过程还算顺利,二人抵达了敦牂天启。

看到眼前的一幕之时,二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除了符文通道这一小片区域还算完好,目光所及之处,皆满目疮痍。

于正海皱眉道:“看来,战斗异常惨烈。”

虞上戎点头道:

“若不是赵姑娘加强了对符文通道的保护,只怕我们过不来。”

于正海看了看脚下的符文区域,说道:“找机会让她修复一下。”

二人踏地掠起,飞到了空中。

“大师兄……”虞上戎悬浮高空,看着敦牂天启的方向,露出了惊讶之色。

于正海也看了过去,被这一幕惊到了。

“天启之柱,真的塌了?”

他们都是被天启认可的人,也是九莲世界中最了解天启之柱的一批人,知道天启之柱的强大和坚韧。

于正海轻声自语:“至尊比我想象中的要可怕得多。”

虞上戎疑惑道:“我很奇怪,若是师父他老人家早已到了至尊,为何要在闻香谷中躲躲藏藏?”

于正海看了他一眼说道:“可能……都喜欢像姜文虚那样吧。”

二人敦牂天启的废墟上飞了两圈,被两大至尊留下的战斗痕迹彻底折服。

于正海突然道:

“糟了,端木大圣人岂不是……”

这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了。

虞上戎说道:

“天启崩塌,只怕他难逃此劫。”

于正海叹息道:“哎,三师弟孤苦无依,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相认亲人。”

虞上戎道:

“这件事暂时不要跟三师弟提起,以免他伤心。”

于正海点了下头。

二人在敦牂天启也没找到师父的影子,便指了指深渊的方向说道:“那边有一个裂口,应该是战斗后所致。”

他们都来过敦牂天启,即使这里树木繁多,植被茂盛,也不至于会有一个这么大的深渊而不知道,显然这个深渊是新形成的。

不多时。

二人飞到了深渊的上方。

看着那巨大的深渊缺口,二人面色凝重。

深渊下方,繁星点点,反而像是浩瀚的宇宙星河。

“这是战斗造成的?”于正海疑惑道。

“应该是。”

于正海叹息道:“如果真像之前说的那样,师父可真是演得好啊……”

“实力才是自信的砝码。师父他老人家或许早就是至尊了。”虞上戎说道。

“当务之急,是找到师父的下落。”于正海说道。

虞上戎环视四方,轻叹一声:“未知之地这么大,若师父不肯回来,我们到哪里才能找到他?”

这样找下去,无异于大海捞针。

“师父没理由不回来,可能是真遇到了强敌,受了伤,又碍于面子,想要先恢复伤势再回来吧。”于正海推断道。

“我下去看看。”

“一起。”

二人朝着深渊下方掠去。

当他们下降五百米左右的时候,便看到了夹在深渊中的樊笼印,不由一怔。

二人掠了过去。

落在了樊笼印上。

“师父的樊笼印?”于正海惊讶道。

“以师父的脾气,不会轻易丢掉自己的物品。此物好歹是合级,就算不用了,也会赠予魔天阁其他人。”虞上戎说道。

这话一出,意思很明确。

于正海却皱着眉头道:“你是想说,师父归天了?”

“……”

虞上戎没有说话。

这只是一种推断而已。

即便是没有归天,师父的状况也恐怕没那么乐观。

于正海严肃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掌心一压,试图收起樊笼印。

轰!

樊笼印纹丝不动!

于正海皱眉道:“奇怪。”

他不服地再次出掌:“大玄天掌!”

连续轰出数十掌,每一道掌印落在上面的时候,都会被深渊中特殊的力量汲取。

虞上戎说道:“是大地的力量。”

于正海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以及下面的神秘力量,说道:“你说,师父有没有可能掉下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