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肉污小说,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

污肉污小说 第一章

这个问题太突兀,太奇怪了。

云黛抬头,看着男人的眼睛,低声问:“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陆靳川:“我怎么可能做对不起你的事。”

若是以前,他应该把那个存活的药王谷小弟子给杀了,甚至把卢勇一家灭口。

但是他没有那么做。

云黛:“那你害怕什么?”

陆靳川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笑道:“我哪里害怕了。”

云黛:“哦,那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她没有看错,他刚才提出那个问题的时候,确实害怕了。

难道他很在乎她的看法吗,但是他们才认识多久。

一见如故的事情,她只在书里看到过。

现实生活中,哪里找得到一见如故的人。

不被坑,不被骗就不错了。

云黛迈着步子,要去找墨凉了解情况。

这把火八成是黑鸦组织的人放得,不知道墨凉抓到人没有。

陆靳川连忙跟了上去,他低着头,又问了一遍:“云黛,你还没有说,如果你发现有人骗了你,甚至把你骗得好惨,你会怎么办?”

云黛:“你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了云家吗?”

陆靳川:“跟父母不和。”

云黛:“我可以忍受他们无礼的对待我,忍受他们的冷言冷语,但是我无法忍受他们欺骗我。当我知道真相的那一晚,我想过把他们都杀了,他们那么多年都在骗我,都在耽误我寻找真相。”

陆靳川:“云黛,你是个心软的人,你不可能杀了他们。”

云黛垂着眸子,令人看不清她眼底的复杂:“没错,我怎么可能下得去手。但我绝不可能再跟他们同住屋檐下,如果可以的话,我选择跟他们永不相见。”

陆靳川凤眸敛着幽暗的光,喃喃自语道:“这就是你的答案吗,如果是这样,你还不如杀了他们。”

云黛用手肘捅了他肩膀一下:“我杀谁,不杀谁,轮得到你替我拿主意吗?如果你不想看见墨凉,那就在这里等我吧。”

陆靳川:“我跟着你去。”

他刚才心脏有一瞬间的停跳。

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在乎她,这种没道理的情绪日益渐深的影响他。当她说出永不相见的时候,如果两人的结果是这样,那还不如杀了他。

同时,他心中有一丝贪婪的妄想。云黛那么心软,她知道他的身份后,会不会有百分之一的几率原谅他,接纳他?

云黛没有找到墨凉,但是她找到了五长老。

五长老:“门主和三长老去追击黑鸦组织的人了,云小姐请放心,有我们门主出手,谁都逃不了。”

他眼中满是自信,甚至还有一丝崇拜。

云黛笑道:“没想到墨凉已经变得那么厉害了,如果我师父知道,一定会非常高兴,他老人家最担心的就是墨凉长大后受欺负,还嘱咐我多多关照墨凉。我能力有限,自从那个暑假分开后,这是第一次看到他。”

她不露痕迹的瞧了眼陆靳川的反应。

只见他垂着眸子,似乎在冥思苦想什么事情。

应该是她多心了,陆靳川怎么可能是黑鸦组织的首领呢。

如果他是,那他现在应该火烧眉毛,找个借口离开了。

云黛问:“五长老,请问李隆月前辈还在吗?”

五长老:“我先前见到他了,他似乎吓得不轻,正在四号帐篷里休息。”

云黛:“我过去找他说点事,就不打扰你了。”

五长老捋了捋胡子,开口问:“云小姐,请问你刚才提起的师父,姓甚名谁?”

云黛:“我的书法老师墨婪山,墨凉的亲叔叔。”

五长老眼神复杂的问:“那你知道他是我们墨门上一任掌门吗?”

云黛摇头,她没想到师父来头那么大。

但师父曾经说过,他自己就是家,他在哪儿家就在哪儿。

师父应该早就脱离了墨门。

云黛虽然知道了墨婪山的身份,知道自己是墨门上任掌门的徒弟,但是她没想过借着这层关系攀附墨门。

师父是师父,墨门是墨门。

五长老急声问道:“那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云黛:“抱歉,我也正在寻找他。”

五长老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悲凉。

如果当年墨婪山在墨门,谁敢来犯?!

墨凉小门主又何必跟那个恶毒的女人做交易。

……

“真他娘的晦气,今天出来没看黄历,失策啊!”

“先是杀人案,现在又是火烧七星阁,谁这么大胆子啊?”

“见鬼了,好好的书法大赛,闹成这个鬼样子。我花了三千块钱买机票飞过来,结果就这?”

“大晚上说什么鬼,你能不能有一点忌讳。”

“李老前辈,我们可是你打电话喊过来的,如今出了这档子事,您总得负责吧?我们也不要求什么,我们只想回家,你快让墨门放我们回家!”

李隆月心中又怕又气:“你看看你们这幅怂样,还有一点文人墨客的样子吗!一身正气,鬼神避让!今天是有人故意捣乱,我们要相信墨门的实力,他们肯定会把凶手捉住!”

“再说了,现在天色这么黑,七星阁又远离市区,你们就不怕回去的路上发生点什么事?我说句不好听的,你们在这里出了事,还有墨门负责,你们一旦离开,出了事谁负责?”

污肉污小说 第二章

花翎牵着冷雪沁挤进人群里。

花翎心里全是卧槽,洞房花烛夜懂不懂啊?

突然全院报警,他衣服裤子都脱l了,他师姐非让他赶紧穿衣服去院门口看看。

简直有毒啊。

他花翎想这一天想了这么久,到了最紧要的关头竟然都被打断了?丧尽天良啊丧尽天良!

花翎愤愤然,潦草地把衣服穿上,拉着冷雪沁就一路朝院门口来了。

天医盟,百年前被他师父亲手灭掉的宗门!

见众人还是一知半解,花翎看了看白初薇的神色,明白得到默许后开口道:“百年前华国风雨飘摇,国内的修士们也不少是爱国人士,成立了不少修行盟会相助。”

众人点头,就好比当年神仙岛上有医修出来帮忙治病一样。

“其中天医盟这个组织,因为售卖假药,被一举灭了。”

还是被他师父白初薇,亲手灭掉的。

花翎有些迷惑地挠了挠脑袋,“按理来说,这个组织早就应该没人啊,怎么这个时候窜出来?”

花翎神色忽然有些紧张起来,难不成……这是来寻仇了?

组织被灭,这可是深仇大恨啊。

白初薇冷不丁笑着朝金老爷子问道:“你儿子给我徒弟下l药的药从哪儿来的?”

金老爷子先是一怔,然后恍然大悟!

难怪,难怪那人那么准确地就抓住了金小宝走,果然是之前就知道他们金家的人。

敢情,早之前就盯上了他们家?

许星辰忽然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开口道:“金小宝同学的人身安全最为重要,要不就先把童轻颜给放了?”

许星辰都有些弄不明白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说幸运,每次都能遇见白初薇这个妖女坑他。

说不幸运,好像每一次又能得到天道的眷顾,总能化险为夷。

就连童轻颜也是这样。

他都以为轻颜这回肯定是完蛋了,要被非自然管理局给

文学

弄走。

谁知道风头一转,竟然莫名其妙冒出来了一个白初薇的仇家,交换条件是童轻颜!

段非寒斜睨了一眼,冷声反问一句:“这有你说话的份儿?”

污肉污小说 第三章

伍城也觉得薛婉有病,聊了几句又问罗碧:“你到底来不来帝星?你要实在不想学习,可以待几天就回去。”

罗碧歪打正着的本事可比正经上课强多了,伍城倒不认为罗碧必须回学院上课,每天上课又怎么样?还不是那样,人家罗碧还能炼制出甘蔗阵器来呢。

你让别人炼制,一辈子也未必折腾出甘蔗来。

罗碧原本是不想去的,一想到有人学她也不去上学,就改变主意了:“行,凤凌不在家,等他回来我和他说一声,我今天不过去,明天肯定去帝星。”

伍城松了口气:“那行,你别又忽悠人。”

罗碧挂断通讯出神片刻,她被那个薛婉气的不轻,如果她分析的不对还好,如果薛婉确实如她分析的那般,呵呵,看上凤凌了,找不到正主傍上了个名字和军职相近的,特么的太恶心人了。

凤凌进了家门,见罗碧脸色不好,挑了挑眉:“怎么了?”

罗碧忍了又忍,没把薛婉这人说出来,因为膈应,所以不提,没其他原因:“别提了,被人气了一肚子,导师她们给我来通讯器了,让我去学院。”

凤凌面不改色:“什么时候去?”

“我想现在就去。”罗碧跟着凤凌打转。

凤凌没拦着,放好食材,给冷冽拨了个通讯。冷冽要回帝星一趟,这会儿还没走,凤凌提出让罗碧坐他的飞船,冷冽答应了。

安排好了飞船,凤凌洗手张罗了几样营养食材,给罗碧带上:“下午我要开会,不能陪你去帝星,想吃什么自己做,这些够你

文学

吃好几天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