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浪货高H;小姐自述

纯肉浪货高H 第一章

之前魏春路过时,瞟了一眼那人像画卷上的脸,赫然便是师傅庄爷的画像。

‘有人在找师傅,而且是和官府的人合作在找!’

她充分的认识到这一点。

她心中担心自己被找到,但又不断安慰自己,崇星杯被埋在远处,没人能发现得了,只要她稳住,一切就没事。

“有人在吗?开门!”

忽然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谁啊?”魏春赶紧出声问道。

只是她才起身,便心头一紧,感觉门外的人声,和之前她在街上见过的那些官差声音很像。

“官差!开门。”门外的人果然是官府。

魏春心头有些慌,但还是强自镇定,走过去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

她身后,魏塘和李翠也走了出来,有些胆怯和谨慎的看着门口,两人的手不自觉的握得紧紧的。

魏春看到这一幕,心里狠狠一抽,更加镇定下来。

她知道,绝对不能露馅,否则肯定出事,还会连累父母。

吱呀一下打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红黑相间捕快服的带刀男子。

“见过这个人么?”男子手一抖,展开一张卷轴画像,上边赫然是之前离开了的庄爷。

魏春压住心头的情绪,仔细看了看画像。

“没见过,差爷,这人犯了什么事啊?”她摇头道。

“不该你问的别问!”官差不耐烦的怼了一句,转身就走。

大冷天被催着到处一家家问,已经是超额工作了,难怪他心情不好。

看着官差又去敲下一家的门,魏春心里一块大石重重砸落,踏实了许多。

“春儿,是什么事?”魏塘走过来小声问。

“没事爹,是有人来问逃犯。”魏春回道,反手关上门。

*

*

*

飞业城开始莫名的大排查,就为了查出一个叫庄爷的神秘老人,生前的一切行踪。

为此,官府还悬赏了不少银钱。作为奖励。

但可惜,转眼间半个多月过去了,线索找到了不少,庄爷生前的活动轨迹,也查出来了。

其去过的各个地方,也找了出来。但就是没有崇星杯的下落。

那个假的崇星杯,已经被百冠道人彻底毁掉。

哗!

酒杯被狠狠砸碎,落在地上溅出大片瓷器碎片。

飞业城供奉堂内。

红衣供奉白宏厚怒目盯着百冠道人。

“百冠!你查人就查人,找到我白家后院是个什么意思!?怎么?以为我白家藏匿逃犯?窝藏

文学

罪证不成!?”

白宏厚本就是青都派高手,之后洪家堡入主飞业城后。

整个青都派斗争失败,便彻底合并进洪家,现在供奉堂中就有不少人都是青都派之人。

白宏厚实力不是最强的一个,份量依旧举足轻重。

因为他说出这番话,代表的,不是他自己,还有整个供奉堂的大部分红衣供奉。

百冠道人静静坐在一旁,面色平静、

“你有意见?”

“我….”

嗤,一截剑尖骤然将他右掌掌心刺伤,血花飞洒。

啊!

白宏厚惨叫一声,一身武艺还未来得及动手,便被这一剑刺伤。

剑刃重新被拔出,带出一溜的鲜血。

“你太吵了。”

锵。

剑刃重新归鞘,百冠仿佛从未出过手,站在一旁闭目养神。

“报!”

就在白宏厚不敢出声,捂着手掌咬牙切齿时。

一名官差冲了进来。

“报!有人揭了悬赏榜,说是看到了有人接触那庄爷!”

“谁!”百冠猛地站起身。眼神一亮。

“是一街边乞儿。他说自己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看到有一魁梧女子,不断进出那座破烂宅院。”那官差迅速回答。

“把人叫上来!”一旁白宏厚赶紧出声,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早点把百冠这个女魔头赶走。

打也打不过,后台也拼不过。

早点完事,早点让她滚!

“是!”

不多时,几个供奉堂的供奉也闻讯赶到,见到白宏厚手掌滴血,几人都是诧异。不过百冠在一旁,也不便多问。

百冠此女,可是不折不扣的凶人。

才刚进供奉堂,半个月时间便伤了起码十来人。

每次都是一招克敌,实力深不可测。

所以没人愿意招惹。

只有白宏厚,受了洪道元的安排,所以不得不亲自招待此人,留在总堂。

很快,一个浑身恶臭,不知道多少天没洗澡的乞丐,被人拖着一路来到堂前跪下。

“你说你见过有人不断进出那座宅院?”百冠急声询问道。

“正是,我确实见到一人。不过,你们说的给钱,可还算数!?”乞丐不怕死的抬头大声道。

为了赚钱,他算是豁出命了。反正眼看着自己也快活不下去了,不如最后拼一把。

“当然。”百冠随手取出一个钱袋,丢到他身前。

“说,那人是谁!?”

“是一个人高马大,身材魁梧的女人。要是再看到她,我肯定能认出来!”乞丐大声回答。

“好!”百冠心头喜悦。

这个特征的女子,数量不多,很容易就能缩小范围目标。

这一下终于看到完成任务的曙光,也让她心情大好起来。

这么久了,只查到那庄爷去过的地方,还从未查到过他和人多次接触的痕迹。

也就是说,现在这个线索,很可能能挖掘出更多关于崇星杯的关键。

纯肉浪货高H 第二章

蛮荒深渊虽然动荡,但并未出事,不过韩非还是第一时间来到了武帝城。

以韩非现如今的速度,来来去去,实在是太快,只要他愿意,可一日内横穿外域和内域。

武帝城,韩非径直来到情报中心,也不在乎被旁人看见,他就是来听情报的。

情报中心,内室。

韩非:“我要知道蛮荒深渊的本次异动的情报。”

颜梦笑道:“好说,300万极品灵石。”

韩非反手间一枚五品道纹丹丢了出来道:“可否?”

颜梦:“可!”

只见一张鱼皮图落在韩非身前,韩非定睛一看,顿时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这上面提及,蛮荒深渊异动,北洛尘亲自前往,尝试以投影降临,但时隔半月,未有所得。

怒极之下,北洛尘连击深渊,被阴阳大磨盘所吞,见出手无效,便坐定在蛮荒深渊之外。

韩非见到这消息,心里就有了定数。想要以投影的形式降临,北洛尘还是太天真了一些。这事儿纯皇典也干过,但是纯皇典真正能降临过去的,只有探索者境界。

韩非不知道北洛尘会不会比纯皇典强,又强上多少,但是想要凭分身撼动阴阳天和水木天,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阴阳天和水木天再不济,现在也不止一尊王者,岂会惧怕这区区一道投影?

对此,韩非浑不在意。

韩非看完情报,微笑道:“武帝城对阴阳天的出世时间,可否有想法?有的话,多少钱?”

颜梦:“此事构不成情报,无法计算价值,武帝城也无法窥破蛮荒深渊。”

韩非微微点头,如此也罢,一旦离开蛮荒深渊,韩非自己对里面也是一无所知。囚笼的裂痕到底怎样了,他也完全不知道。甚至,他也不敢再进去,否则这进进出出的,影响了囚笼的结构,导致囚笼早日破碎,那就是害了阴阳天和水木天。

离了情报中心,韩非来到了高塔之上。只听韩非道:“武王前辈可在?”

“嗡~”

一道虚影出现,正是武王,他的本体未现,即便是韩非,也不可能随时地见到武帝城的王。能出来个虚影,已经很给韩非面子了。

武王声音悠悠:“你准备要求武帝城第二件事了?”

韩非直言道:“我欲知一件事,武帝城可否庇护夏小蝉渡劫成王。”

夏小蝉在半王境已经许久,跟自己在本源海李待了300余年,日夜修炼,观想,无论是体魄,还是神魂,乃至战力,可以说都达到了半王境的一个极限。

夏小蝉此番连番突破九宫天42关试炼,之所以能如此轻松,就是因为她已经走到了这个境界的极限。现在,夏小蝉出现了和韩非当初类似的情况在,体内祭奠的能量有点多了。

这事儿,夏小蝉一早和韩非说了,她已经准备好了。

但韩非总觉得,心头有些不定,倒不是缺少资源什么的,就是感觉这里渡劫怕是不易,所以特来找武王询问。

本来,武帝城欠着自己三件事,现在已经完成一件,只剩下两件了。按正常人的想法是,武帝城定然欣然接受,毕竟是在武帝城的地盘上突破,谁敢来造次?

但是,武王沉吟了一下道:“不能。”

韩非不禁诧异道:“为何?”

武王淡淡道:“具体说来,倒还是当初你回归武帝城时,纯皇典与我说了一句话。他说,他日你必定回来找我,庇护明珠公主渡劫。但,前八劫易渡,第九劫却难过。此劫乃心魔劫。此劫有二,一为绞杀封神天,二为其母复苏。封神天还在其次,可以暂压,以图他日再谋。但,其母复苏,此事与明珠公主关联甚大,她不可不为。”

韩非不禁皱眉:“您的意思是,她必须得回鲛人王族,方可渡劫?”

武王淡淡道:“是这样。”

韩非不禁沉默,如果这话是从旁人嘴里说出来,他是断然不信。但是从武王口中说出,就没道理不信了。

只听武王补充道:“而且,鲛人王族已经有过一次失败的结合,便是明珠公主的母亲和封神天背后那位的失败结合。这一次,明珠公主与你

文学

结合,几乎将其推上叛族的位置。即便是她想回去,现在都不一定能回去。毕竟,鲛人王族,并非纯皇典一人说了算。”

韩非不禁陷入沉思,若是按照这般说法在,夏小蝉岂不渡劫无望?

“等等~”

韩非忽然道:“纯皇典留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听武王道:“是何意,本王亦不了解。这需要你自己去问他。你若将此作为要求武帝城的第二件事情,几乎与让武帝城屠灭鲛人王族无异,所以此事断无可能。”

韩非微微一叹:“多谢前辈告知。”

……

韩非也没能料到此事如此复杂。

半日后。

非航线地带,韩非盘坐在复仇者号之上。洛小白、夏小蝉、张玄玉、还有乐人狂四人都被韩非叫了出来。

只听乐人狂乐呵呵道:“咱这算不算开小灶?咋不把大帅师兄他们也叫出来呢?”

张玄玉似乎发现有什么不对劲,而洛小白就更不用说了,韩非现在单独叫他们几个人出来,不可能没事。

夏小蝉不禁道:“你去过了武帝城?”

韩非微微点头:“去过了。”

夏小蝉当即就皱起了眉头:“怎么,不行吗?”

洛小白看了夏小蝉一眼,然后看向韩非道:“什么事情?”

就连乐人狂也发现不对,停下了手中烧烤的动作,看向韩非。

只听韩非道:“武王不答应庇护丫头渡劫……丫头,你可知你和你母亲之间到底有何联系?”

夏小蝉一听这话,不禁沉下了脸。本来她想要用韩非一次武帝城的机会,原因是自己渡劫必定伴随天蝉振翅,鸣叫天地。届时,不仅鲛人王族会知道,封神天的人同样会知道,想破坏天劫者,绝对不少。没有避讳,怕是不行。

可现在,武王断然拒绝,这里面问题就大了。

上一回,韩非要回阴阳天,引动那么多强者,武帝城都能搞定。这回,只是自己渡劫,武帝城却搞不定,可见这事情要比自己想象的更大。

“渡劫?”

洛小白诧异:“小蝉,你要渡劫了?”

张玄玉脸色一正:“这么快就要渡劫了?”

乐人狂:“为什么武帝城不肯庇护?”

只听夏小蝉道:“我只是有一种感觉,纯皇典之所以要留下我在,是因为和我娘有关。可是她陷入沉眠,不知何时能苏醒。若是我能唤醒她,纯皇典该告诉我才是。但他以前什么都没跟我说过。”

韩非:“这次,叫你们出来,就是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大胆的想法,我合计着,要不咱们讨论一下?”

乐人狂一听,顿时道:“你都觉得不太成熟了,怕是危险性不小吧?否则你早办了。”

众人纷纷点头,这么多年下来,谁还不知道谁啊?韩非那有仇能报不隔夜的个性,真若自己可以解决,一早就办了,哪会拿出来讨论?

洛小白道:“你且先说说。”

韩非犹豫了一下道:“宣叔跟我讲过暴乱沧海的局势,小白你也分析过在。我也知道,我们现在的巅峰战力,还是弱了些。即便勉强凑齐几大开天境强者,那也会直接导致人族内乱,被他人有可趁之机。所以……我在想,鲛人王族,可否联合?”

韩非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夏小蝉震惊地看着韩非,张玄玉和乐人狂相视一眼,瞪大了眼睛。

只有洛小白,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定了定神道:“假设能联合,说说你的道理先。”

韩非看向夏小蝉:“丫头,鲛人王族,开天境几人?”

夏小蝉寻思了一下:“就我所知,明面上只有一人。若如你所言,纯皇典真被我猜中,是开天境强者,那已知的就有俩人。”

韩非沉吟片刻道:“已知的有俩人,即便真没有隐藏的开天境强者,俩名开天境,已经是一个极为可怕的势力。我们联合的对手,剑神宫剑神,亦是开天境。这么一算。若我们能联合鲛人王族,至少能保下阴阳天和水木天,还可以让丫头渡劫,又能抗衡太清无极。”

夏小蝉诧异道:“你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

洛小白则寻思片刻道:“在鲛人王族答应的前提下。你能说服已经联合的几大盟友么?”

韩非摇头:“不知!”

洛小白:“你为什么会觉得鲛人王族会和我们联合?我们可没有开天境强者。剑神毕竟是剑神宫强者,虽有盟友关系,但他会作为我们撑这个场子?”

张玄玉道:“你要这么做,届时会不会被人族唾弃?”

乐人狂连连点头:“要不咱再琢磨琢磨?你不是说要等那什么帝宫开启么?万一我们时来运转了呢?”

纯肉浪货高H 第三章

“无上仙物?”

王渊面容略为变化。

但凡仙物已经足以引发一场大战,仙物对于证就帝道者都有着不小的用处。

一件无上仙物,足以让帝族觊觎。

无上仙物通常极难得,但每一次诞生,总会引来一场横跨许多年的大乱子。

“那这无上仙物可曾到手?”

安序与另外数位至尊俱都面容略微含笑。

安序摇摇头笑道:“这无上仙物自然是已经落入我族之手,甚至都已经被炼化消纳!”

闻言,王渊神情略微变化,这一点他倒是没有想到。

不过也在情理之中。

无上仙物通常都是引祸之源,能够当场消耗掉,自然会早早用去。

和几位仙族强者交流了一会儿,王渊便是启程前往无定界。

清净大帝出手,周围障碍已经扫清,再无其他强者胆敢轻易现身找麻烦。

不过离去之前,王渊特意运转补天妙法,将满目疮痍的山川地脉修复了一遍。

这里经历了周天星斗大阵的轰击,还有两位帝道领域的古皇再次出手,山川河岳尽数崩溃,数千里大地化为绝地,死地。

王渊目睹着这般景象,是下意识开始修补地脉。

这种动作在经历了多次轮回后几乎是融入了本能当中。

这多多少少还能赚取一些功德。

数位仙族至强者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各自神情变化,其中德行先不说,王渊在《造化仙经》上表现出来的造诣,着实让数位至尊心头惊讶。

数千里大地崩溃,还蕴含着帝道强者交手的不朽帝道威能,安屠生手中神通竟然能够将其抚平,重新让毁灭的地脉在大地深处再生,并且重新孕育出生机造化,这种造化手段,着实非同凡响。

……

在安屠生一行启程前往无定界之际,安氏不朽殿堂内,安玄真坐镇于不朽殿堂深处,坐在那擎天立地的巨大仙座上,他身前无数光芒汇聚成一面巨大古镜,这面巨大古镜如同镶嵌在虚空中,以虚空为装饰。

其内闪过诸般景象,有周天星斗大大阵镇杀紫晴仙族最后两位准帝的景象,也有两位古皇交锋的朦胧异兆,那股真实的力量仿佛透过虚空,冲入这片不朽殿堂内。

只是这两股真实的恢弘力量冲入进来,在此地亦只是化作一阵阵无形清风,让不朽仙座周围的仙光略微波动。

安玄真双眸冷静如亘古不变的星空,一动不动的盯着周天星斗大阵深处。

那座大阵的力量当真是超乎想象。

它绝不仅仅是一座帝道杀阵那么简单!

安玄真尽管出身尊贵,但也没有见识过这等玄奇宏大的帝道杀阵。

若安氏当真能够练出那阵图中的无上杀阵,整个安氏帝族必然稳如泰山。

此时他也看到了两尊古皇的陆续离去。

其实有一点安屠生等人猜错了,安玄真选择接受大乾仙朝的邀请对紫晴仙族出手,还当真是为了炼制周天星斗大阵。

这周天星辰法对安氏仙族太过于重要。

至于花费一部分代价,灭亡紫晴仙族,完全是搂草打兔子。

“紫晴仙族的仙瞳之术太过于碍眼了!”

“屠生道行修行有成之前,绝对不能让任何强者发现他身上的秘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