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太长了太大了撑坏了h

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 第一章

#38

两人走到中庭,发现情况有些超乎想象。

书萱口中那个“风景很美”的露天花园,此时连一片花也看不见,草枯、叶黄、树枝干瘦,在酒店的繁华灯火中,荒芜得像座废墟。

一阵秋风吹起,萧瑟之意油然而生。

——可能书萱沉浸于随导的世界,已然忘了眼下是秋天。

冷风吹来,裴奚若冻了个哆嗦,刚想说回去。

可一抬头,视线碰到傅展行,她忽然又改了主意。

月光下,男人站在她身旁,英俊沉稳,清隽孤拔,侧脸看上去毫无表情,真和梦中的一样,拒人千里,又勾人接近。

这么俊的一张脸,不看白不看。

衬着月色,风味更佳。

结果她没看两秒,傅展行就跟感应到似的,瞥过视线问,“裴奚若,你看什么?”

裴奚若丝毫没有被抓包的心虚,反正,她已经说过她很色了。

她弯唇一笑,眼里都像藏了小勾子,“在看从哪里对你下嘴比较合适呀。”说着,抬手朝他伸去,在空中撩了两把。

没料,傅展行不见丝毫厌恶,反而问,“那你想好了么?”

“……?”

裴奚若伸出的爪子停在半空。

按剧本,难道不应该是她对他伸出邪恶的手,他一脸冷清、把她推开,然后她再扑过去吗?

冷不防他来这么一句,她要怎么接?

两人回到洋房别墅,已是深夜。

入夜气温很冷,夜空也是冷调的墨蓝色,不见一丝星。

晚宴时裴奚若喝了几杯红酒,司机车开得又稳。

这一路,她困得直点头,什么色心也没了,下车被冷风一激,更是直接打了个喷嚏,痛苦到皱眉,“这哪儿?”

傅展行脱了西装,给她披上,“到家了。”

他没了外套,里边只有一件白衬衣,被夜色塑出清瘦而结实的立体轮廓。

两人站得不算很近,但有那么一瞬,裴奚若生出种错觉,好像此刻自己已经拥抱住他,感知到了他白衬衣上温暖干净的檀木香。

顿了顿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因为她裹着他的西装外套。

香味和温度,都是它散发出来的。

裴奚若清醒过来,想起在中庭未竟的调戏,又一次跃跃欲试,“傅展行,你知不知道给女人披西装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他语调还是很平常,顺手打开门。

“想跟她亲、密、接、触的意思。”她朝他勾勾手指,声调很妖。

“……”傅展行示意她往里走,神色并没因她这句话而有起伏,接了句,“等你酒醒了,再亲密接触。”

裴奚若一愣,“我没醉啊??”

话落,两人目光相接。

傅展行看见她细眉挑着,红唇微张,一副要为自己正名的样子,眼神确实很清醒。

清醒状态下,她在对他发神经。

不清楚原因。

但,正合他心意。

“裴奚若,”傅展行嗓音略低,挑眼笑了,“那你是想现在?”

此刻,别墅深棕色大门被推开小半,他一只手搭着门把手,半侧过身来。

在裴奚若的印象里,傅展行很少外露情绪,无论什么时候,神情都很平静,寡淡无欲,凡尘不入眼的样子。

也正因如此,他这一笑,像寒夜中昙花盛放,极为珍贵。

此刻,他眸色很深,黑漆漆的,带上了些许独属于男人的侵略性,和浮浪意味。

裴奚若眨了眨眼,疑心自己看错了。

她像是才认识眼前这个人一般,不可思议道,“傅展行,这不像你啊。”

那个不近女色,对她视若无睹的和尚到哪里去了?

以前她明明也“色/诱”过他,他连看都没看一眼!

“我说过,你知道的,不一定是真实。”傅展行倒是答得毫无负担,将门完全推开,示意邀她进去。

其实,昨夜之前,他也没真正理解过自己。

这么多年,他好像一直致力于活成傅渊的反面,慢慢地,失去了很多喜怒哀乐的表达欲。外人评价他,一个字“淡”。

遇到她,他性格里的浓烈,才开始逐渐复苏。

到现在,程度又深了一轮。

裴奚若洗完澡,对着梳妆镜沉思。

去年五月,她跟傅展行相识,算到今天,也有一年半了。这阵子朝夕相处,满打满算,也有大半年。

她怎么从没发现他清寂外表下不为人知的一面?

平时能克制得那么好吗?

照他今日的意思,她在他面前露腿乱晃的那些时候,他也不是完全没感觉?

哇,不能细想,一想,和尚的人设要崩掉了。

裴奚若一面在心里紧急叫停,一面又很诚实地想象了下去,对着镜子,慢慢擦完护肤品。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

裴奚若走过去,握住门把手,将门打开一条缝,“干嘛?”虽然她馋他的美色,但该有的警惕心还是要有。

傅展行侧开腿,不动声色地抵住门,对她道,“过来睡。”

文学

奚若:“?”

他语气淡的,好像好像在说“过来吃饭”一样。

裴奚若觉得有必要认真谈一谈,“傅展行,算我输了可以吧?刚才在酒店,不应该胡言乱语调戏你。我错了。”

“真不过来?”他忽略她的投降,淡声问。

“当然不。”

“嗯,”傅展行轻点了下头,倒也没怎么坚持,就在裴奚若松一口气准备关门时,他忽然道,“你房间里有什么?”

有什么?裴奚若没反应过来。

“镜子,衣柜,床底。”

这几个词简直是恐怖片标配,他刚起了个头,裴奚若立即大事不妙地叫道:“傅展行!你闭嘴!”

可听进耳中的话,早已形成画面感。

她只觉一阵毛骨悚然,凉飕飕的感觉从脚底爬到头皮。昨夜鬼片的种种,快速占满整个世界,让她连头都不敢回了。

几秒后,裴奚若深吸一口气,朝他指了指,“你给我等着。”

傅展行一笑,还真站在了原地,一副光风霁月、任她报复的样子。

裴奚若用力松开门把手,拿了枕头往门口走,路过他身边时,好想挥起来,给他一下。

最终还是忍住了。

打人是不对的。更重要的是,她打不过。

时隔一天,重新躺在这张床上,感觉大为不同。

主要原因是,一直熟悉的和尚,突然变了个调,让人不安。

搞什么,她还没有开始对他下手,他先变成危险人物了。

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 第二章

@@

种田大户终于完结了,结局是开书之前就设想好的,但是有些配角的内容被我临时更改和缩短了。

这本书是我对没写过题材的一种尝试,讲真写的不太好,当时设想的很多,但是现实很残酷,很多东西不能写,因为不让过审和敏感。

这本书整整写了一年,不对中间去剧组断更了两个月,其实只写了10个月,而且全都是利用业余的时间来写的,它可以说牺牲了我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所以说实话我很爱这本书。

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们都是真爱啦,梁寄洲和年画的故事结束了,但是败家子富三代唐逸和知名女博士年画的故事刚刚开始,他们会幸福甜蜜一辈子。

如果想看番外的请给我留言哈,超过三十人等一个番外我就写几万字,如果人很少的话,可能我要把时间尽可能花在新书上了。

爱你们的热水,祝你们新的一年万事顺遂!

2021年1月13日@@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 第三章

连哄带吓地让简家人签罚款单,实则是欠条。

而简家的介绍信也被人给摸走,没有介绍信,他们在京都寸步难行。

这时候梅正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们,“我的亲爹亲娘,兄弟嫂子们,你们这是做什么?

虽然你们是从农村出来的,但最基本的寡廉鲜耻都不

文学

知道吗?

我都已经上蹿下跳,发动所有人脉给兄弟和妹子寻工作,这人家刚给了我准话,只要介绍信一交,你们的工作户口都解决了,甚至一年后转正还能抢到第一批分房,可如今你们……

唉,让我怎么说你们?

现在我陪着笑脸,也只是让红袖们答应将你们遣返原籍,把罚款给交了。

否则你们被以流亡民罪给抓走,坐牢都是轻的,说不定还会挨枪子儿!”

一屋子的人心里那叫一个害怕,又极恨呐,唾手可及的富裕和地位,就这么硬生生被他们自己给作没了。至于新欢,呵,那不过是他们一时昏头而已,哪里比得上自己的利益?

甚至于现在的自己都想要拿一把刀将新欢给结果了。

但是他们都带着绿油油的目光看向梅正涛。

这段日子他们在京都也不是白待的,至少他们很清楚梅家到底有多少影响力。他们相信梅正涛有起死回生的手段。

简伟刚更是阴郁着脸:“二哥,规矩都是人定的,对于你们这些权贵子弟来说,也不过是摆设。

我相信你一定有法子!

二哥放心,有了这次教训,我们一定规规矩矩不再让人寻到错处。”

简母哭得最伤心,这会儿有些痴痴呆呆。

本来她以为自己老树迎来了春天,谁知那春天是吹出来的,别说她得便宜了,这会儿被一个邋里邋遢的流浪汉给赖上,谁让他们是领证夫妻,比与简父还要正式!

不过大家都犯了实质性错误,互相指责一番,又凑在一起想法子。

简母也反应过来点头:“对,老二呀,你可不能不管我们。

我们才是你的血亲,当年为了让你进入福窝里,我跟你爹可是费尽脑汁。

如今你过上好日子了,怎么能不拉拔下你的亲兄弟呢?”

简父自从腿不能用了,整个人变得极为阴沉,冷着声说:“梅正涛,别以为你姓梅,就真是梅家的小儿。

我们能将你送进去,也能把你给拉出!”

梅正涛内心暴虐不已,偏偏他太清楚自己的处境,不能流露出一丝不满。

他低垂着眼睑,“其实我也不是不想帮着自己的家人。

但是有个人在眼前碍事,我怕早晚一天自个儿的身份被暴露出来。

那咱们才是杀鸡取卵,自取灭亡!”

他话音一转苦涩说:“自从你们来到京都,说我不是梅家人,还有一个状元郎是跟我换了身份的。

我就没再睡过一天好觉,总怕这事被捅出去。

如果你们找梅家人说,就去说罢,反正我累了。

这颗炸弹早晚是要出事,我倒不如早死早托生!”

梅正涛太知道梅家人等这名文曲星等得多辛苦,梅老爷子身体很差,根本不适合继续工作,可为了梅家后辈他不敢退休不敢修养,想再撑个一二十年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