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第二章

“少女情怀总是诗啊。”路朝歌站在窗外,看着窗内的一幕,于心中只想起了这句话。

洛冰对于他的情感,他自然是一清二楚的,而眼前的一幕,则也让他心情比较复杂。

在他看来,自己也许成了少女青春期的情愫与悸动。

他倒并不觉得这种举动有多么的幼稚与可笑,女孩子在这种年龄阶段,本就是这等模样。

就好像读书时期,很多人还会在本子上一遍又一遍地写下那个人的名字一样。

在他看来,洛冰一直是个比较敏感的人。

出身于青楼的她,怎可能不敏感呢?

她从小就要学会察言观色。

而在路朝歌看来,敏感的人,往往也是注重细节的人。太过敏感,就像是拿着放大镜看世界,美好加倍,丑恶也加倍。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也回忆不起来自己有为洛冰专门做过些什么。

好像并没有。

人与人的感情,本就是奇奇怪怪的事,因此才会有了那一句:

“【他可能没做过什么,

也可能不小心做多了什么,

就无辜地被你大爱了一场。】”

有点矫情,但又有几分莫名其妙的道理。

路朝歌此时能做的,就是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他潜藏着气息,离开了自己的竹屋,然后在恰到好处的时候,泄露着自己的气息,堂而皇之的又走了一遍,好叫洛冰知道,公子已经在来竹屋的路上了。

等到他再次回到竹屋,洛冰已经在庭院里候着了。

“公子。”这位纯欲风的娇俏少女巧笑嫣兮,冲路朝歌行礼道。

路朝歌微微点头,明

文学

知故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是衣袍做好了,刚给公子挂上。”洛冰道。

“好。”路朝歌微微颔首。

洛冰看着路朝歌,道:“公子今日可想饮茶?洛冰可以为公子沏茶。”

路朝歌是个蛮爱喝茶的人,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如此。

洛冰茶艺精湛,从小受过训练,在这方面颇得路朝歌欢心。

在服侍人这一点上,不管是哪方面,她都算得上是个手艺人。

这双巧手,能把人服侍的服服帖帖的。

“好。”路朝歌点了点头,在石凳上坐下。

洛冰便从储物戒指内取出茶具与灵茶,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对她而言,这就足够满足了。

路朝歌看着她,回忆起当初豪撒银票,把她从老鸨手中买下时的场景。

没记错的话,当初朝她丢了个【侦测】,除了浮现出了基础信息以及自身的天赋属性点外,系统还额外标注了一句【有机会触发隐藏剧情】。

这条提示信息,后面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路朝歌如今再往洛冰身上丢【侦测】,是看不到系统的温馨提示的。

好家伙,时间一晃而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愣是也没触发半点隐藏剧情。

对此,路朝歌倒也不以为意。

反正当初的初衷也不是为了隐藏剧情,只是小梨子觉得她太可怜了,便想着把她带回山里。

路朝歌对此倒也没有什么意见,反正就是一千两银票的事儿,妹妹高兴就好。

谁能想到,路冬梨当初的恻隐之心,换来的却是一位想要骑师蠛祖,当师父嫂子的孽徒。

路朝歌饮了一口洛冰泡的灵茶,夸了一句:“不错不错。”

洛冰的小脸上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神色,好似简单的一句夸奖,便能给她带来一整天的好心情。

过了一会儿,洛冰见路朝歌茶也喝的差不多了,便问道:“公子可要去试试衣裳,看看是否合身?”

路朝歌本想说:“不用了,你办事,我放心。”

但看着洛冰的眼神后,还是点了点头,进屋内脱下了外袍,换上了新做好的黑袍。

“很合身。”路朝歌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双手衣袖向外走去。

洛冰看着身穿黑袍的路朝歌,只觉得看痴了。

路朝歌见她那晃神的模样,以及那天然的又纯又欲的气质,只觉得——真叫人头大。

他在她眼前摆了摆手道:“别看了,去把静修室整理一下,然后帮我点燃一根定心香。”

“公子可是要闭关突破?”洛冰问道。

“非也,是你大师兄该闭关了。”路朝歌想着自己储物戒指内那一大块魂玉,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只是……黑亭在哪呢?

…….

…….

静修室内,黑亭与自家师父路朝歌对坐着。

路朝歌废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到了存在感越来越低的黑亭。一个不小心,神识便会将其忽略,跟个幽灵似的。

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第三章

第687章鹏皇之死(本集终)

孟川从来没忘记过鹏皇,这个造成沧元界巨大浩劫的罪魁祸首之一。

那场浩劫持续了九百余年,最惨烈之时,人族只能被迫镇守重要的大城,城外尽成了妖族肆虐之地,死去的人们难以计数。

孟川经历过那段惨烈岁月,见过无数城池、村落被妖族屠戮的场景。而掀起这场浩劫的,就是当初的妖界三位帝君!那三位帝君,‘星诃帝君’‘玄月娘娘’都死在了孟川手里!最强的鹏皇却是成为三劫境,一直苟活到如今。

“金鹏,妖族三位帝君,今日轮到你了。”孟川隐隐感觉,这次应该能成功。

如今自己的实力,比刚成六劫境时强太多了。

那时仅仅掌握一门雷霆规则,如今却已然是巅峰六劫境,翻手就能覆灭当初的自己。施展八劫境秘宝‘天罚图’,估摸着都有半步七劫境实力了,如此实力隔着世界击杀四劫境都有较大可能,三劫境靠自身不可能活下来。

“死吧。”

天罚图所显现的巨大眼睛,宛如混洞般幽暗,为了有十全把握,自然动用八劫境秘宝。

轰~~~

低沉的轰鸣回荡在这座七劫境秘宝世界内,令世界都在震颤,同时一道手指粗细的暗金色雷霆已然劈下,劈在了那一团悬浮着的血液上。

孟川眼眸冰冷看着这一切,这一道恐怖的雷霆顺着彼此纠缠的因果线,瞬间传递向隔壁的生命世界‘妖界’内,传递进了一直躲在妖祖洞中的鹏皇。

妖界,妖祖洞内。

“嗯?”盘膝坐着的鹏皇,忽然露出惊恐色,那顺着因果线跨界而来的攻击,让他本能感觉到无法抵挡。

“这么快,孟川又请大能动手了?

文学

”鹏皇脑海中浮现这一念头,一缕暗金色雷霆已然渗透进他的身体,他的身体仿佛在火焰中消融的积雪,瞬间便已经湮灭。

躲在妖祖洞的这具真身,彻底湮灭,只剩下些器物留在原地。

虽然妖祖洞,有妖族先祖们留下的重重庇护手段,然而最强也只是到六劫境层次的妖族先祖们,对因果影响终究是有限的。

……

千山星,囚魔牢狱内。

鹏皇的域外真身,一直囚禁于此,受尽折磨。

“我的家乡真身。”鹏皇有些蒙了,头脑都一片空白。

家乡真身都死了,域外真身那还有希望?

鹏皇呆呆抬起头,远处黑袍白发男子走了过来。

“孟川。”鹏皇看着孟川,他感应到孟川越加强大的气息,喃喃低语,“你成六劫境了?真没想到,你能成六劫境,是求七劫境出手杀的我?你可真是恨我入骨啊,不惜代价都要请七劫境出手。”

上一次跨界的攻击,鹏皇就认定是六劫境的强者出手。

仅仅两百余年后,又一次攻击到来,却是要可怕太多太多,应该是七劫境层次吧。

自己一个小小三劫境,能惹得七劫境跨世界出手,也真是难得了。

“让你付出如此大代价,我都感到荣幸了。”鹏皇看着孟川,它没奢望过能活命。

“代价?”

孟川看着他,“是我亲自动得手!请人帮忙,哪有自己动手来得痛快。”

“亲自动手?”鹏皇一愣,“你成七劫境了?”

它终究只是三劫境,即便掌握四劫境规则,肉身法门也完善大半,但终究眼力差了些,没法判定孟川实力。

孟川没再多说,直接一指点出,幻境降临。

让鹏皇在死前,陷入最彻底绝望中。

“哼。”

鹏皇陷入重重幻境折磨中,它发出低吼:“我死了,妖界破灭与又有何干?”

“哈哈哈,有胆子尽管来,我才是妖界的皇。”

“不,不,饶命。”

“我不敢了,不敢了。”

“嘿嘿嘿……”

重重幻境折磨下,鹏皇心灵意志逐渐崩溃,越加丑态百露。

孟川在一旁看着这一切,脑海中却是浮现着妖族入侵战争的无数画面。

终于,鹏皇被折磨的元神彻底溃散,身死在囚魔牢狱。

“三名罪魁祸首都死了。”孟川默默道,挥手便令鹏皇的尸体彻底化作飞灰,跟着转头离去。

……

沧元界,元初山的一处山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