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当众囗交小说全文完整版

苏宸喝了一口茶,吐了下嘴里的茶叶沫,好整以暇后,这才为众人解释起当前南北的时政。

“诸位,大宋官家赵匡胤,代周自立后,迅速巩固了自己的皇位,便把统一天下提上日程。这是历朝历代开国君王的夙愿,实现九州一统,赵匡胤有雄才大略,自然也不例外。”

“大唐衰亡之后,藩镇林立,南北分裂,朝代更迭迅速,战乱不休。北方还有契丹人建立的大辽虎视眈眈,西北有党项族成了气候,夹在二者之间,有晋地的北汉,受到契丹支持,公开跟之前的后周、现在的宋王朝作对。”

“长江以南,有李唐、吴越、蜀国、荆南、楚国、南汉八个政权诸侯,虽然每个诸侯都有一定财力,奈何疆域狭小,也不联合,国力也不重视兴兵,都有些畏惧宋国,因此不断示好,打算臣服保权!”

“但赵匡胤这个人,有吞并天下之心,摆在他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是先北后南,继续周世宗的政策,进行北伐,收复燕云十六州,割裂契丹与北汉的联系,灭掉北汉,再掉过头对付南方诸侯。”

“二是先南后北,等完全征服南方八个政权,整合财力和军力,然后掉过头,消灭北汉,再打退契丹,夺回幽云十六州。说到底,一个先难后易,一个先易后难。这个赵官家,经过跟赵普等大臣商议,应该是选择了第二条战略,先南后北的方针。所以,不灭南方诸国,他的宏图霸业无法实现,如何会甘心罢兵?”

众人听了苏宸的这番言论之后,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看了大宋来攻打蜀国,根本就是冲着灭国来的,没有回旋余地。

“原来这才是根由所在!”罗七君、吕翰等人,恍然大悟。

这些讲述,彭箐箐已经听过多次,但是每一次听后,都能多理解了几分。

她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未婚夫,心中涌起一份自豪。

虽是书生身份,但指点江山、分析天下大势的时候,更加有魅力。

这些是在武夫身上,无法找到的闪光点。

彭箐箐哪怕武功很高,但内心还是很钦佩此刻侃侃而谈的苏宸,为之情陷。

苏宸抿一口茶后,继续说道:“赵官家采取了保守做法,面对契丹、北汉、西北党项,暂时保持正常邦交,意图在于拖住北方安定。而荆湖之地,南接南汉,东西连同唐国与蜀国,战略地位极为重要。所以,此地成为大宋首选的攻击目标,高继冲的南平政权与湖南马氏楚政权,就是这样被灭掉的。”

孟玄钰微微点头,虽然他已经听过苏宸这样提过,今日再次聆听,仍然受益匪浅。

对局势的把控入微,能够敏锐判断出大宋的战略和意图,这才能使他们认清局势,不要抱着侥幸心理。

“诸位都听明白了吧,大宋兵分两路,直接动用最精锐的汴京禁军,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消灭蜀国,然后在消灭唐国、南汉、吴越等,实现统一。所以,我们没有任何退路了,要么打退宋军,要么国破家亡!”

孟玄钰接着这个话题,做起了动员,激发这些人的血性和斗志。

“我等誓死追随二皇子,奔赴前线,守卫大蜀!”

“纵然马革裹尸,也绝不退缩!”

“对,绝不退缩,打退宋军!”

诸官吏、将领,都纷纷表态了。

孟玄钰对他们的表态很满意,转而问向苏宸道:“宸先生,对当务之急,可有什么建议?”

苏宸思忖了少许,由于对目前战况还不清楚,对蜀军战斗力和宋军的战斗力,也没有概念,想得再多也是纸上谈兵,需要到现场观看地形和双方实力,再制定有效策略,才能靠谱。

“当前我们要做的,还是尽快赶路,争取早一日抵达,机会便多一些。我实在担心,王昭远不懂兵事,胡乱指挥,让前线主帅韩保正出西县城池,跟宋军前锋、马军都指挥使史延德的兵马正面厮杀,那就完了。”

“所以在下特意修书一封,写明了缘由,请殿下盖章签字,尽快派人送往西县,让韩保正坚守城池,不得出击。”

“好,此事耽搁不得,今日便派人送去,快则三日便到!”

孟玄钰点头,同意了他的建议。

苏宸犹豫了一下,又说道:“另外,我要了解王昭远大人,目前行军情况,做出的各种部署等等,都能给我汇总过来。”

他最不放心的,就是此人了。

“这也没问题!”孟玄钰点头应允。

事实上,他早就派出秘谍和情报人员,前往了剑门、葭萌关,密切关注王昭远行军指挥的一举一动,每天飞鸽传书回来,向他禀告。

由于苏宸的不断熏陶和挑唆,孟玄钰现在对王昭远,十分反感,一心想收拾掉了。

皇子亲自来布局,以有心算无心,加上蜀皇帝的默许和支持,倒是不难办到。

孟玄钰考虑的,就是如何不动声色,不动兵戈,不影响军心的情况下,把王昭远给办了。

这就是考验他手段的时候了。

会议开了一个时辰,这才散会,诸官吏、将领、客卿起身退出,只剩下孟玄钰、苏宸、彭箐箐、卫英留下来。

“不错,这几个人,可堪大用!”

孟玄钰给出不低的评价,通过短暂接触,已经发觉新招纳的四五人,性格稳重,有气节和魄力,可以放心使用,领军带兵独当一面。

因此,精神一振,孟玄钰觉得此行北上抗宋,多了几分把握。

“殿下能够知人善用就行!好了,夜很深了,说的我口干舌燥,加上几日赶路,委实有些乏累。我要回去温柔乡,搂着未婚妻睡大觉了。”

苏宸打了哈欠,站起身子,并没有顾忌什么才子形象和读书人礼仪,直接说出有点孟浪的话,要回自己营帐休息。

彭箐箐脸颊一红,也跟着起身,倒是没有反讥。

因为她渐渐适应,睡在他怀内的温馨感觉,偶尔的亲昵举动,也能接受了。

只要不真的做了破红之事,其它,渐渐放开了,也喜欢上这种二人独处的快乐。

“宸兄真是好福气!”

孟玄钰看着苏宸和彭箐箐起身要走,夫唱妇随的样子,忍不住赞了一句。

苏宸微笑道:“你可以搂两个,我才一个,你就别凡尔赛了。”

言罢,他挥了挥手,然后拉着彭箐箐走出节帐。

“凡尔……赛,什么意思?”孟玄钰一脸懵逼。

卫英摊开手,也是莫名其妙,完全没听懂的样子。

喜欢唐时明月宋时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