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长了太大了撑坏了h全文在线阅读

乔先生抓着吴姨娘,细细问了那些药丸子能值多少钱,算着一年能卖多少,大致有了数,回去和米瞎子再仔细算过一遍又一遍,又是高兴又是感慨。

“这么一算,也是,咱们山上这些药丸子,确实是好东西,师门有人下山,头一件事就是多带些药丸子,万一路上病了,或是遇到病人,就能用上,可咱们怎么就没想起来这是条财路呢?”

“因为咱们没人钻进钱眼里。没有生意人。”米瞎子团成一团坐在圈椅上,闷闷道。

“也是,唉。还有那棉花,真能赚钱?”乔先生看向米瞎子。

棉花的事,她问吴姨娘了,吴姨娘说,那棉花是新东西,棉布更是新东西,从来没有过的,到底怎么样,实在难说。

“她说能行,十有八九能行。”

棉花这事儿,米瞎子十分的郁结,棉花的事儿,她提过好几回,他怎么就能忘了呢!姓孟的婆娘也是一个字不提!

“刚才回来的时候,启明跟我说,大当家让做那不怀孕的东西,说是好东西,能赚大钱。”乔先生说到大钱,轻轻吸了口气,“大当家说大钱,指定少不了。”

“那东西,我也觉得该做,倒不是钱不钱的事儿,那是活人救命的事儿。

“花街柳巷就不说了,为了不怀,为了堕胎,死了不知道多少,都是惨死。还有好些,为了断生育,用的那些虎狼法子,当场打死的都不在少数!

“至于贫家,一个接一个的生,女人就没法像男人那样干活,生下来的孩子,养不活,当场溺死的,扔进婴儿塔的,得多少?

“当时狠不下心,后来慢慢冻饿病死的,更多。不是父母狠心,实在是没办法。唉!”米瞎子一声长叹。

“大当家是说卖大钱。”乔先生瞄着一脸忿忿的米瞎子,她觉得他是在迁怒,借着这话发泄郁气。

“有钱人家的太太更不想一个接一个的生,有了这玩意儿,纳妾纳通房的也能少些。”米瞎子被他乔师兄瞄的脖子往下缩,一声干笑,“这件事儿不算大事儿,不过吧,赵师兄凡事必着眼天下,恨不能前后五百年全都打算到了,这个吧,她得改改。”

“我说不过她,你去说。”乔先生干脆直接的回了句。

米瞎子哼了一声,没接话。

………………………………

建乐城外,一行十几辆车,四五十人,风尘仆仆,从南而来。

最前面的大辆上,三面车帘都高高卷起。

石阿彩怀里抱着不满周岁的女儿阿乐,往四下看的有些目不暇接。

石阿彩四岁的大儿子阿岩趴在车栏杆上,胖胖的手指不停的点来点去,兴奋的叫道:“三叔三叔,那个那个,四叔,那个那个!”

“这才到了三十里亭!”石阿彩和骑着马走在旁边的两个弟弟感叹道。

“前天歇下的地方,就挺热闹了!”阿岩他四叔杨致宁才十五六岁,四下看的和阿岩差不多兴奋,“阿岩你看中那个糖人儿了,四叔给你买!买俩!”

“周伯说他上一趟来的时候,就城里热闹,出了城门就一片荒凉。”老三杨致安笑道。

“那是四五十年前了,我像四爷这么大的时候。

“现在再看,这盛世的气象,已经起来了,你看看,多热闹。”骑着马走在前面的周伯回头笑道。

“四叔四叔!渴!渴!”阿岩看到路边卖冰酪的铺子,顿时两眼放光大叫起来。

石阿彩怀里的小女儿阿乐被哥哥一声大叫吵醒,听到个渴字,也兴奋起来。

她也爱吃冰酪。

车子停了片刻,阿岩趴在栏杆上,胖手指点着,多多桃子,多多酥酪,都要多多!

车子继续往前,离建乐城越近,石阿彩心里越沉重越忐忑。

她这一趟,将决定未来一两百年里,杨氏一族,甚至九溪十峒的命运和走向。

到底该怎么样,怎么样才最好,在离开龙标城前,他们一起商议了许多,却没有什么定论,谁能看得清未来呢。

大齐那位皇帝,在登基之前默默无闻,登基不到一年,就是南北战起,都说他雄才大略,是明主也是枭雄,过于强大的皇帝,令人窒息。

她来前,阿娘交待她,阿立交待她,可能交待的,也不过是一句见机行事。

天下没有一统前,面对南梁,他们九溪十峒都不能想如何便如何,都要谋划权衡,来来回回的进进退退,也不过一切尽力,并不能随心,现在,天下就要一统。

一统天下的时候,对朝廷来说,九溪十峒小峒林立,远比像现在这样,统一一家,要好得多。

阿娘说,要是那样,九溪十峒就又回到了百年前,争斗不断,各峒之间,一层一层的新仇旧恨,再次结成深渊一般的世仇。

石阿彩越想越沉郁。

侍女阿左见石阿彩想出了神,伸手过去,抱过阿乐。

阿岩一只手举着他的冰酪,三下两下挪过去,将冰酪碗举到阿乐面前,“妹妹吃。”

“妹妹只能舔一舔,妹妹还没长牙呢。”阿左拿着只小小的银匙,沾了点儿酥酪给阿乐吃。

车队不紧不慢,过了十里亭。

车队前面,建乐城方向,一串儿十来匹马,疾奔而来。

“警戒!”走在最前的护卫首领立刻抬起手,压着声音吩咐了句。

冲在最前的一匹马上,一位红衣少女踩着马蹬立起来。

“是大姐儿!”

最前的护卫头领眼尖,这一下站立,就认出了人,立刻示意诸护卫往两边让开。

杨南星冲过大车,用力勒住马,掉头再追上来。

“大嫂!”杨南星踩着马蹬,直接往车上跳。

“大姐!你就不能稳重点儿!”

杨南星的马被她踩的往旁边斜步过去,撞到四爷杨致宁的马,杨致宁一边欠身去抓杨南星那匹马的缰绳,一边叫道。

“你也来了!不会说话就别说!不然我揍你!”杨南星说着,将手里的鞭子丢向杨致宁。“老三也来了,老三长个儿了。

“让我抱抱阿乐!我想死阿乐了!阿岩也过来!姑姑想死你了!”

“不不松手!糖!糖!”阿岩拼命护着他的糖人儿。

“你还买了糖人儿。”杨南星顺嘴在阿岩的糖人儿上面咬了口,“嗯,挺好吃。”

“不不!”阿岩一声大叫。

“快吃,要不然就让姑姑吃完了。”阿右赶紧提醒阿岩。

正要撇嘴大哭的阿岩立刻不哭了,张大嘴去咬糖人。

他姑姑趁他大哭,吃光他的东西,那可是他姑姑的常规动作。

石阿彩往后靠在车栏杆上,笑看着一团热闹的杨南星。

“你怎么在这里?”看着杨南星抱过吃过,忙好了,石阿彩笑问道。

“接到你的信儿,阿江就陪我赶过来了。”杨南星指了指骑在马上的叶宁江。

叶宁江顺着杨南星的指点,冲石阿彩欠身致意。

“我们过来的快,十天前就到了,你从南边来,南边来的道儿就这四五条,阿江就每条道上都派了人,都在三十里亭守着,刚刚得了信儿,说看着像是老三,我就赶过来了。

“大嫂瘦了,瘦了不少,阿娘好不好?大哥呢?还有二哥二嫂,家里怎么样了?”杨南星问了一串儿。

“把两边的帘子放下来吧。”石阿彩没答杨南星的话,先吩咐了句。

跟在车上侍候的阿左阿右都是极心腹的,阿左忙抱着岩哥儿去了后面一辆车,阿右放下帘子,抱着大姐儿阿乐,也去了后面一辆车。

“你走后,叶家老爷去过一趟龙标城。”石阿彩看着阿左阿右下了车,沉默片刻,看着杨南星,低低道。

“是我的托付。

“刚离开龙标城,我跟阿江说,我要回去,你们都在龙标城,要是你们都没有了,我一个人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阿江说,他阿爹认识一个很厉害的人,也许能说服太婆。

“阿江说,他阿爹能还俗,现在和从前判若两人,全是因为这个人的劝说,阿江说,若论执拗,他阿爹和太婆不相上下。说这个人能说服他阿爹,必定能说服太婆。

“后来,我就把咱们俩一人一枚的那个玉蝴蝶给

文学

了阿江。

“阿江走了没几天就回去了,说找到那个人了,他把玉蝴蝶给了那个人,他阿爹和那个人让他回家等着。

“后来的事我就不清楚了,差不多两个月后,有一天,有人到安庆府找阿江,把那枚玉蝴蝶送回来了,说是没用上。”杨南星垂着眼,低低说道。

“玉蝴蝶的事,叶家老爷知道吗?”石阿彩看了眼杨南星。

“不知道,阿江没告诉他,我试探过一回,他真不知道。”杨南星看向石阿彩。

“太婆被人杀了,父亲一口气没上来,阿娘当时正好在,也没能救回来。”石阿彩垂着眼。

“阿娘,还好吧?”杨南星喉咙微哽。

“阿娘很好,后头的事,都是阿娘料理的,幸亏有阿娘。”石阿彩抬手拍了拍杨南星。

“你这趟来?”杨南星看着石阿彩。

“太婆和父亲死后,你大哥连夜召回了驻守长沙的大军,听说隔天,武将军就弃了长沙城,往杭城方向撤走了。

“我启程来这边前,你二哥去了蜀中那边,请见文将军,你大哥亲自带兵跟在后面,准备助力文将军。

“这也是阿娘的意思,我阿爹和我阿哥也极赞成。

“阿娘说,天下动荡了一两百年,分久必合,大齐一统天下,是大势所趋,也是天道所在,咱们不能拿九溪十峒几十万条性命,去逆天行事。

“再说,这百多年来,咱们从来没归属过南梁,从来没做过梁国臣子,咱们不是武家。”石阿彩声音低低。

“一会儿进了城,你直接进宫请见?皇帝知道你要过来吗?”杨南星嗯了一声,问道。

“不知道,我打算先去顺风递铺,看他们能不能替我通报上去。”石阿彩看着杨南星,话里透着浓浓的商量之意。

“你见过那个人吗?那位大当家?”杨南星问了句。

“没有!”石阿彩摇头。

“我也没见过,阿江见过,说那位大当家,初一眼看上去,一点儿都不起眼,说几句话就发现她敏锐极了。

“你住在哪里?叶家在建乐城有宅子,不过你这趟过来,不是私事,住过去不合适,驿馆?”杨南星语调里有了丝丝轻快。

“邸店吧,找家离顺风递铺近点儿的,听说建乐城的顺风递铺离皇城极近。”石阿彩露出丝丝笑意。

“那是总号,我去看过两回了,那旗杆有多高,门脸就多小。铺子后面正对着皇城东南的角楼,和皇城隔一条护城河,旁边是大理寺的监狱,另一边是家靴子铺。

“听说这家靴子铺,顺风铺子开过去之前,都说那靴子铺风水不好,那家东家想卖那铺子,卖了好些年都卖不掉。

“现在不得了了,早就成建乐城一景了。

“到建乐城来的,必定要去顺风总号看一看,再到隔壁的靴子铺买双靴子,说那家靴子铺卖的靴子,叫登云靴,大吉大利。

“那家靴子铺原本叫刘记靴子铺,现在也改叫登云老号了。

“对了,我给你们每人买了一双,连阿乐都有!”杨南星豪气的挥了下手。

“阿江一直陪着你啊,他那么忙。”石阿彩看着旁边马上,和杨致安,杨致宁说着话儿的叶宁江。

“嗯,是叶家老爷的吩咐,说你这里是大事,建乐城这边,咱们都是人生地不熟,叶家常年在建乐城做生意,叶家族学里供出来的学生,在建乐城做官很不少,说要是有什么事儿,咱们去找这些人,和阿江出面去找,大不一样。

“叶家老爷说,让阿江一直陪着咱们,一直到你这边妥当了,叶家的生意,有叶家老爷呢。”杨南星侧头斜瞄着叶宁江,笑道。

“太婆出事的事儿,叶家老爷知道吗?”石阿彩低低问了句。

“看样子不知道。收到家里的丧信儿时,叶家老爷哭得很厉害,后来又到寺里做法事,亲自跟了七天。”杨南星叹了口气。

“都过去了,你们既然是为了家里这事儿来的,那一会儿你陪我去一趟顺风总号。”石阿彩笑道。

“今天就去?等进了城,安顿下来,就得傍晚了。”

“嗯,进了城就得去,咱们这一趟,得处处谨慎,来前,阿娘,还有你大哥再三嘱咐我:这一趟是觐见皇上,不管多恭敬都不过份。”石阿彩用力吸了口气。

“说到这个。叶家老爷冲阿杏板过一回脸,把阿杏,还有阿莲和我,一起训了,说咱们杨家,在龙标城就是皇帝一样,出了龙标城,这脾气得改。

“这趟来前,叶家老爷交待了一遍又一遍,还让阿江看着我

文学

“其实,我小心着呢。”杨南星吐了下舌尖。

“阿娘说,阿爹极不愿意天下一统,就是因为,一旦天下只有一位皇帝,咱们杨家,要么约束脾气,守臣子之道,要么,就是被屠尽。”石阿彩叹了口气。

“让阿爹约束脾气,那怎么可能!”杨南星接了句,随即叹气,“阿爹就这么走了,也好,要不然,唉。”

“不说这些了,以后也不提了。

“一会儿进城,咱们就去顺风总号,你去过两回,有你带着,不用问路了。”石阿彩扬高声音。

“没去过也不用问,你进了城门就知道了,整个建乐城,不管在哪儿,一抬头,必定能看到那杆顺风大旗,要多招眼就有多招眼!”杨南星笑起来。

喜欢墨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