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石达开为给儿子庆生而葬送远征大军?如此谎言何时方休

太平天国石达开为给儿子庆生而葬送远征大军?如此谎言何时方休

太平天国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大闹剧,也是一场大惨剧。

剧中主角如洪秀全之流,其实是乏善可陈。

但其中的一个奇男子,却如流星,映耀那一个时空。

此人即是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

现在解读石达开的专家、史家,都喜欢在石达开的头上加上两顶帽子,一顶是军事家,另一顶是政治家。

的确,石达开文韬武略一流,戴这两顶帽子并不过分。

但很多对其经历不够了解的人,就因为他有了这两顶帽子,就容易把他想象成老谋深算的中老年人。

比如说,央视电视剧《太平天国》的编剧和导演就闹这方面的笑话——找了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来扮演石达开。

太平天国石达开为给儿子庆生而葬送远征大军?如此谎言何时方休

实际上,石达开出生于1831年3月(清道光11年2月),1847年洪秀全、冯云山至贵县邀石达开共图大事时,石达开才年方十六岁。此事,在太平天国史中记为“访石相公”,媲美于“三顾茅庐”。

1850年8月20日,石达开在贵县蚂蟥冲竖旗誓师,率2000人向桂平金田开拔。在六合,卷蓬等村横扫地主团练的截击,占据浔江北岸军事要地白沙圩。

1851年1月11日,金田起义,石达开为五军主将之一,任左军主将,在中平新寨一带大败清都统乌兰泰,周天爵部,取得“独鳌山之捷”,此后与萧朝贵同为“开通前路”先锋,率部自新圩突围北上,克永安,封翼王,“羽翼天朝”,号五千岁。

一年之后,即1852年 4月5日 石达开夜袭玉龙关,全歼守敌,太平军全军由此突出永安。

4月月底,石达开在龙寮口大洞山设伏,歼清军乌兰泰所部5000余清军,击杀四名清总兵。

10月 太平军屡攻长沙不下,腹背受敌,陷于5万清军夹击之中。石达开率精锐兵渡湘江,筑联营阻敌援军,并就地打粮,在水陆洲(橘子洲)设伏,全歼清向荣部3000人,打开了局面。

12月,石达开率部夺益阳,下岳州,克汉阳,取汉口,拒向荣,协助太平军主力攻克武昌,再督部分水陆东下,连下黄州,九江,安庆,芜湖,于次年3月19日率部攻克南京,迎洪秀全入城,建都“天京”。

改年12月,石达开受命督师西征,指挥九江湖口保卫战,大败湘军水师,掳湘军主帅曾国藩座船,迫使四十三岁的曾国藩几乎投水自尽。

太平天国石达开为给儿子庆生而葬送远征大军?如此谎言何时方休

而这一年,石达开止不过才二十三岁。

1855年10月,石达开由安庆取崇阳,欲攻湘军老巢湖南,因协同作战的韦俊部进展不利,遂改变计划,回师江西,连战皆捷,克江西吉安,收取江西八府五十余县。

相形之下,清军势蹙难为,其中,胡林翼被迫回援江西,湘军悍将塔齐布,罗泽南皆死,曾国藩困守南昌,已成孤城。

一句话,在战场上,石达开基本是谋定而后取,攻必取,战必胜,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威势赫赫,无人能敌。  

太平军上下将领都对石达开心悦诚服。

李秀成谈及各王优劣才能时“皆云中中,而独服石王,言其谋略甚深”。

陈玉成则认为太平军将领“皆非将才,独冯云山、石达开差可耳”。

在清朝方面,曾国藩说“查贼渠以石为最悍,其诳煽莠民,张大声势,亦以石为最谲”。

左宗棠说则称石达开“狡悍著闻,素得群贼之心,其才智诸贼之上,而观其所为,颇以结人心,求人才为急,不甚附会邪教俚说,是贼之宗主而我之所畏忌也”。

骆秉章也说石达开“能以狡黠收拾人心,又能以凶威钤制其众”,为“首恶中最狡悍善战”。

此外,站在清朝统治立场的地主文人周洵也《蜀海丛谈》中称石达开为“奇男子”;清朝一位贡生在湘军军宴上公开称赞石达开有“龙凤之姿,天日之表”。

可惜,这样一位奇男子,三十二岁就惨遭凌迟奇祸,惨死于成都。

如此英雄人物的死,百年以来,长令人痛惜不已。

石达开死后40年,由清朝地主文人著作《江表忠略》之中还称:“至今江淮间犹称……石达开威仪器量为不可及。”

后来从事反清活动和革命运动者也有打着石达开的旗号,以他的事迹来“激励民气,号召志士,鼓吹革命”的。

石达开的死,得从天京事变说起。

太平天国定都天京,事业达到巅峰,则农民阶级的劣根性便暴露出来了。其领袖高层不思进取,固守半壁江山,互相争权夺位,最终引发内讧。

1856年8月,天京事变爆发,杨秀清、韦昌辉二人在血泊中死去,石达开全家也惨遭韦昌辉杀害。

内讧平息后,石达开忍辱负重,回京辅政。

但洪秀全忌恨石达开的威望,处处设防,从上层逐步夺去石达开权力,时有阴图戕害之意。

太平天国石达开为给儿子庆生而葬送远征大军?如此谎言何时方休

石达开既不愿消极待毙,又不愿犯上作乱、自成天国之主,最终作出了离京远征、另开新局的第三种选择。

1857年6月,石达开率20万精锐之众离开天京,先后辗转于江西、浙江、福建、湖南之间,1859年7月又回师广西,进入云南、贵州,在西南多民族地区艰苦征战四年,完全脱离了太平天国主战场。

这期间,石达开与清军作战数百次,都是且败且走,疲于奔命,与之前百战百胜,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威势形成了鲜明对照。

究其原因,主要是没能建立稳固的根据地,失去了战争的主动权,陷入了旧式农民起义流寇主义的陈套中。

曾国藩对石达开的流寇主义行为加额称庆,预见其不日必败,兴高采烈地称:“石贼既钝于浙、钝于闽,入湘后又钝于永祁,钝于宝庆,裹助之人愿从者渐少。且无老巢以为粮台,粮米须掳,子药须搬,行且自疲于山谷之间。”

石达开后来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决定效仿刘备,全力攻略四川。

太平天国石达开为给儿子庆生而葬送远征大军?如此谎言何时方休

但是,四川是清王朝的战略要地之一,本有重兵把守,彼时又兼得湘军,石达开以孤军远征四川,无疑是以卵击石。

1862年7月,石达开远征军沿湘黔边境北进,首入四川,屡攻各城不克,不得已,转入云贵,准备待机再次入川。

1863年5月,石达开欲毕其功于一役,再次突入四川,渡过金沙江,北进到宁远,要抢渡大渡河,经雅安袭取成都。

可是,大渡河竟成石达开的滑铁卢,全军覆没。

石达开一代战神,为何在大渡河畔成为一只困虎,就擒于清军?

民间一直流传着这样的说法:1862年5月14日,石达开到达了四川省石棉县的安顺场(当时的地名叫做紫打地,为彝语译音),当时,大渡河对面还没有清兵,如果能果断渡河,根本就没有后来的大渡河惨案了。然而,就在准备渡河的当晚,石达开的一位妾侍诞子,石达开狂喜,传令全军犒赏三日以为庆贺。为此,大军错过了渡河的最佳时长。当晚大雨倾盆,第二天早上,河水暴涨,难以行船。而河对面已经有清政府的土司武装前来阻击。两天后,清军骆秉章的部队将太平军层层包围。石达开无奈,只得选择冒死突围。最终,太平军弹尽粮绝,死伤惨重,石达开为保残部性命,选择投降。而清军背信弃义,杀死了投降的两千多太平军。石达开也被凌迟处死。

这种说法,喧嚣尘上,流行极广。

前不久,我写了一篇《此人坦然接受凌迟酷刑,毫无畏色,堪称世间罕有奇男子》的文章,意欲彰显翼王石达开就义之坚强无畏//www.toutiao.com/item/6400224326817153538/,却遭到了一些读者的嗤之以鼻,他们留言说,石达开,活该,自作自受,如果不是因为宠爱一个小妾,太过儿女情长了,就不会害死了全军,自己也不会有这样的下场!

真是这样的吗?石达开真的是因为一个小妾害死了全军吗?

太平天国石达开为给儿子庆生而葬送远征大军?如此谎言何时方休

据传说,1935年红军到达安顺场,当地尚有一位九十来岁的清末老秀才宋大顺,自称年轻时见识过石达开全军覆没的过程,来给红军讲述石达开失败原因,说翼王就为给刚出世的儿子庆生才贻误了战机的,“前有大渡河天险阻拦,后有唐军门雄兵百万,左有松林河铁索桥斩断,后有铁寨子倮倮(倮倮即彝人)把关”,想不死也难。(这宋大顺的后代宋福刚后来做了《红军强渡大渡河纪念馆》的管理员)

宋大顺慨叹说,石达开太喜欢那个漂亮的小妾了,认为小妾刚生完孩子身体虚弱,一旦渡河很可能就要死了,而且,生子是大吉之兆,于是下令暂停渡河,为儿子庆生三天。原先度过去的1万多人,石达开怕他们受到清军的埋伏,让他们又渡了回来。

这宋大顺的说法,说得有鼻子有眼睛,貌似他真是目击者一样。

但是,今人千万不要上了宋大顺的当,或者说,不要上了这则传说的当。

石达开“诞子误军”之说,其实只是出自于一本名叫《擒石野史》的书。

太平天国石达开为给儿子庆生而葬送远征大军?如此谎言何时方休

该书记:清同治二年三月二十七日(1863年5月14日),“当夜,达开妇诞一子,乃通令将卒,‘孤今履险如夷,又复弄璋生香,靓此水碧山清,愿与诸卿玩景欢醉’……以是传令犒赏,休养三日。”“此其失败之主要原因也。”

虽说《擒石野史》的作者许亮儒是番族土司王应元的记室 (俗称师爷,掌理文书),曾参与阻止石达开太平军抢渡大渡河支流松林河的局部战斗,该书属当时、当地、当事人的记载,有一定可信度。但野史系私家编篡之史书,所载多属历史事件的片段或片面的情况,缺乏全面性和系统性,并且会夹杂上许多作者妄加臆度和猜测甚至虚构的东西在里面,可信度还是要打折扣的。

民国初年,越西县大树堡乡村教师李左泉通过实地考察,就认为《擒石野史》的许多记载不实,而着手整理,更名为《石达开涐江被困记》。皖籍学者都履和又在其基础上略予损益与校正,更名为《翼王石达开涐江被困死难纪实》。饶是如此,后人经查阅相关史料和私人著述,并通过石棉、汉源、越西、冕宁等地实地调查,仍发现许多有错误。

按照《越巂厅全志》记叙,清同治二年二月二十七日(1863年5月14日),石达开率领的太平军到紫打地的当晚,“俄而阴云四合,日夜滂沱大雨,河水陡涨不得渡”,即当晚大渡河洪水已经陡涨,已不能径渡了。

土人赖进学《述石逆被擒事》也称:“彼时两河水陡涨文余。”

四川总督骆秉章在其《生擒石逆疏》也说:“是夜松林小河及大渡河水陡涨数丈。”

在“大渡河水陡涨数丈”的情况下,石达开也没有说让大军停留、休整、观望三天,唐炯所著《成山老人年谱》记得分明:“石达开至大渡河,游骑数百人已济,招还,下令多备船筏,明日齐渡。”

实际上,结合现存的官私史料,石达开在安顺场盘踞一个多月(从公元1863年5月14 日至6月13日)的时长里,其每天活动历历可考,根本就没有为“诞子庆生”的任何文字记录:

1863年5月14日“是夜水陡涨数丈,连日不退”,5月15日至17日,石达开多次作试探性抢渡,均不利。

太平天国石达开为给儿子庆生而葬送远征大军?如此谎言何时方休

5月21日,石达开军大规模枪渡,因洪水猝至,船破筏毁,5000精锐无一生还。

5月22日,石达开转而抢渡松林小河,也不利。

5月23日,移往松林小河河口以上10里磨坊沟抢渡,仍不利。

6月4日,最后一次抢渡大渡河,仍被清军击退。石达开这才决定向番族土司王应元赠金议和,请求让路。

6月9日,石达开两次与王应元谈判不成,遂决定率残军6000人冒死突围。

6月11日,石达开又被老鸦漩水势所阻,突围无望,遂与本地清军杨应刚谈和,希望以个人自刎和俱令将士“弃械投诚”为条件,以换取将士的一条生路。

6月12日谈判结果是,先遣散4000人,余2000人不缴军器,移驻大树堡待命。

6月13日,石达开携五岁的幼子石定忠和部下曾仕和、黄再忠、韦普成等人轻骑前往洗马姑与清军“订盟”。清军设伏于凉桥,将石达开俘获。

随后,清军背信弃义,全歼石达开麾下2000不缴军器的将士。

6月27日,石达开在成都受剐刑身死。

太平天国石达开为给儿子庆生而葬送远征大军?如此谎言何时方休

兵滞大渡河的后果乃是全军覆没,石达开既为头戴军事家和政治家两顶帽子的人,难道会傻到不辨不清其中利害形势?会羽书日夜交驰的时刻为小妾诞子而在险境中设宴狂欢三天?相信这则传闻的人一定暗笑石达开傻,而不知自己相信这样的传闻,才是真的傻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