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不哭进去就不疼了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咻咻咻!

道道森厉寒电,冰棱,锋芒,从那头寒域雪熊的茂密毛发中生成,携带着“寒渊口”的酷寒和冷冽,将众多混杂在它毛发内的,一只只彩蝶刺杀。

漫天的彩色光雨,蓬蓬洒落,如一场绚烂的烟花秀。

众人眯眼一看,就知道刚刚虚空灵魅发力时,汹涌而至的彩色涟漪,其实趁机渗透到寒域雪熊的毛发,向其深处的血肉侵蚀。

这头寒域雪熊,如果不能在短时间解决自身麻烦,就会陷入无尽的困扰中。

它的灵魂会被麻痹,愈发在幻术中出不来,它所参悟的冰寒力量,血脉中的极寒晶链,没它的智慧灵性进行驾驭,就施展不出。

然后,它就会被那一根根“若寻神树”的枝干,刺透到脚掌心。

如铁索般,枝干拉扯着它,将它拉入盈灵界。

一落到盈灵界,它最终的下场,就和现在的深海巨翼蜥一般。

而如今的深海巨翼蜥,近千米高的躯身,仅剩下白银般的庞大骨骸架子。

所有的血肉,脏腑,筋脉,异兽之魂,已经被蚕食殆尽。

如朱焕一般,深海巨翼蜥已经死了,死的透透的。

寒域雪熊还活着,并摆脱了虚空灵魅的幻术,加奇妙空间波澜的渗透,似乎是因为虞渊驾驭着煞魔鼎,落在了它的宽阔肩膀。

众人都觉难以置信,也无法理解。

“虞,虞渊!”

辕莲瑶在“红魔钟”内大声高呼,旋即觉得胳膊一疼,低头就看到方耀,掐了她一把,并朝着她挤眉弄眼。

方耀的眼睛,瞥向远方的巨大雷涡,还有里面的魏卓等人。

辕莲瑶顿时醒悟,知道不应该在这个时刻,过于展现自己炽烈的情感。

她急忙收敛起汹涌的情绪,保持着冷静,还故作矜持地,含蓄地,向虞渊点了点头,“好巧,又碰到你了。”

“是好巧。”

虞渊笑了笑,知道她本体真身尚在赤魔宗,很多事情不能表现的太明显,不然后面无法挽回。

不过,辕莲瑶和方耀的清醒,终于令他确认了一件事。

——他能够如女皇陛下那般,令附近一定范围中的生灵,摆脱虚空灵魅的幻术制衡,不受迷惑和精神荼毒!

寒域雪熊是如此,辕莲瑶和方耀,也是如此。

突然间,他又醒悟出来,为何布里赛特挟制那只灰雁时,女皇陛下瞬间冲向高空,大家似乎并没受到太大影响了。

或许,不仅仅只是陈青凰的威能,还有他的原因在。

因为斩龙台,还是体内的那具阳神?

他暗自琢磨。

一串记忆波,因女皇陛下的一眼凝望,送达他的心湖。

他突然就知道,同等级别的古老存在,超凡的生命体,可以无视虚空灵魅的“幻”和“梦”。

陈青凰是不死鸟,他体内斩龙台中的幼兽,乃至高无上泰坦棘龙的后裔。

另外,正在蜕变着的阳神,由那座“生命祭坛”和大魔神格雷克的血色晶块,一起熔炼而成。

“生命祭坛”的形成,来自于溟沌鲲,血色晶块则隐含阳脉源头的气息。

他的众多穴窍中,还是因“阴葵之精”而开辟,且至今还留有众多的“阴葵之精”,而“阴葵之精”又是在阴脉源头孕育而出……

在他的体内,有着太多的神奇之物,而这些奇物的来历,又全都惊天动地。

每一个,都是和虚空灵魅同等级别,甚至还可能要隐约高出一筹的存在。

虚空灵魅在最初,领悟出来的“幻”和“梦”,凭什么制衡他,让他一直迷惑?

虚空灵魅的幻蝶和梦蝶名号,之所以被舍弃,也是因为它后面意识到,幻和梦只是小术,拿来和同等级别强者战斗,收效甚微。

所以,它后面只以虚空灵魅示人,只展现它那穿梭空间的奇妙神通。

虞渊思绪翻涌时,那头寒域雪熊呵呵傻笑着,将“红魔钟”丢向它另一边肩膀。

一边红魔钟,一边煞魔鼎,分处两侧。

不过,所有人都能看的出,它这么做就是为了讨好虞渊!

大家也突然意识到,它之前的憨笑,原来不是冲着陈青凰,不是因为知晓她是不死鸟,才如深海巨翼蜥般,想要寻求帮助。

一道道惊奇的目光,自然落向了虞渊,想不明白这家伙何德何能,居然可以让一头九级的天外异兽,服服帖帖地去巴结。

“魏先生!”

红魔钟的方耀,隔空朝着雷涡内的魏卓抱拳,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宝贝不哭进去就不疼了小说全文

能够再次见到魏先生,实属不易。咦,徐璟尧,你也在啊?”

徐璟尧沉着脸,没答话。

魏卓轻轻点头,道:“没事就好。”

他知道徐璟尧不痛快,因为元阳宗的朱焕,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死于盈灵界,被那暗灵族的邪恶祖树吞没。

李天心陨灭后,元阳宗本就势弱,朱焕的死亡,无疑是雪上加霜。

此刻,在盈灵界的高空处,便暂时分成了三个部分。

一方是陈青凰,一边是魏卓,最后则是寒域雪熊和虞渊。

三者之间,陈青凰和虞渊隔的不远,双方的距离,可以让他们随时相互支援。

而魏卓所在的雷涡,离两边都刻意地拉远了,算是泾渭分明。

“若寻神树”的枝干,没继续向寒域雪熊发动凌厉攻击,祖树所有的精力,似乎都暂时放在了布里赛特身上。

底下,那场关乎整个暗灵族未来的大战,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在此期间,陆陆续续地,又有一些银鳞族,月夜族,还有火蜥族的族人,依旧遭受虚空灵魅的幻术影响,前仆后继坠落。

一落下,就被凌厉的树枝洞穿而亡。

一截截,刺向碎裂星河的枝干,闪烁着微光,开始汲取着星河内的各式异能。

忽然间,祖树仿佛不依赖血肉生灵,也能飞速成长。

呼!

千万里外,一块椭圆形的陨石,似被盈灵界的奇特磁场吸来。

陨石在临近盈灵界时,被

宝贝不哭进去就不疼了小说全文

一截锋利的枝干,串糖葫芦般,瞬间洞穿钉住。

那块本不属于盈灵界,不是从盈灵界分裂的陨石,内藏着极为纯净的草木精能,居然被一截树枝迅速提炼。

之后,更多的陨石,从不同的区域飞来,被树枝一一洞穿在虚空。

就像是之前,盈灵界的枝干,钉住那些异族的躯身一般。

“布里赛特的到来,降落,令盈灵界残缺的法则,重新自然生成。让邃林星域的一些碎裂星辰,在那祖树的磁能下,自发地赶赴过来。”

星族的贝鲁,看了一会儿,心有所悟,然后以眼神向陈青凰求证。

陈青凰点了点头。

于是,大家就知道获得质变的“若寻神树”,具备了从外域星河汲取异能的力量。

它还通过十级血脉的布里赛特,补全了某种残缺法则,令曾经遍布着森林的草木星辰,自行飞到了盈灵界。

飞蛾扑火般,送到那神树的眼前,供神树的枝干积蓄能量。

眼前的景象,也勾起了虞渊脑海中,早前浮现过的一幕画面。

那一幕画面中,“若寻神树”是现在的百倍千倍大小,一截截枝干,穿透了完整的星辰域界。

就它一棵树,几乎占满了一方星河,枝干能无限延伸。

所有的,蕴含生机的域界天地,都被那些枝干穿透,都用来供养它,为它的生长,蜕变,茁壮而存在。

现在植根盈灵界的“若寻神树”,似乎就在朝着那样的高度,一步步地进军。

喀嚓!

一块从遥远之地而来的陨石,途中爆裂,碎石散落。

陨石深处,突然出现一座占地十来亩,缠绕着枯藤,传出鬼魂恸哭尖啸的祭台。

祭台上,没摆放各族族人的头颅,可那些枯藤内,则有鱼群般的幽魂在游曳着。

虞渊目显愕然。

他只看了一下,就知道这祭台类似陨月禁地的化魂池,有储备幽魂的玄妙。

看那枯藤的样子,和缠绕布里赛特权杖的相似,应该也是暗灵族的手笔。

应该是,另外在某处举办的献祭典礼,而献祭的……仅仅只是幽魂。

虞依依忽然传来惊喜的欢呼,这位煞魔鼎的鼎魂,如嗅到血腥味的凶兽,一下子兴奋了起来,蠢蠢欲动。

虞渊立即知道,祭台枯藤中的幽魂,都能炼化为低等阶的煞魔。

对煞魔鼎来说,数量也很重要,足够多的煞魔,才能向高等阶梯煞魔,持续地输送魂能,有助于高等煞魔的蜕变。

“可!”

虞渊轻轻点头,主动从鼎内飞离,然后留意着魏卓。

执掌“雷霆神池”,又有天雷锤在手,魏卓要是插手干预,煞魔鼎聚涌幽魂的行动,不仅难以实施,还有可能得不偿失。

煞魔鼎飘然飞出,鼎魂虞依依,也从陈青凰所在配合着离开。

一鼎魂,一大鼎,顷刻间合拢。

呼!

大鼎陡然放大,随后精准无比地,落向那飞逝着的奇异祭台。

煞魔鼎刚一落下,枯藤中游曳着的一缕缕幽魂,仿佛得到了解脱般,疯狂地主动逸入鼎内小天地。

仿佛,即便是被炼化为煞魔,永远失去灵智,也再不愿被祭台中的枯藤束缚。

都不需要虞依依发力,她低头去看,就看到眨眼功夫,就有一半的幽魂融入,配合她的心念,进入鼎壁最底层。

一下子,她就多了数千煞魔可用。

“如果,如果还有更多祭台,有更多幽魂,煞魔鼎的等阶突破指日可待!”

虞依依很是兴奋,赶紧向虞渊报喜,告诉他那些祭台枯藤中的幽魂,乃凝炼煞魔的极佳魂材。

……

喜欢盖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