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 第一章

虽然因为官方出手导致《东风破》输给了杨钟明,但这个结果显然不会让大家满意。

网友们玩梗的同时,内心也明白……

羡鱼和杨钟明恐怕还得再竞争一次才能正儿八经的分出一次胜负。

至于这一次,大家心里是默认两首歌打平的。

就和《我们的歌》那一次奇葩规则下的对决一样。

不过也因为诸神之战提前失去了悬念,所以大家很快就没有继续把注意力放在这件事情上面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况且旧的一年快要过去,新的一年即将开始。

很多人都开始放假——

春节将至!

林渊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他得好好准备一月份的新歌了!

明年一月到十二月,林渊打算冲击十二连冠!

所谓十二连冠就是:

十二个赛季,每个赛季都不能输!

只要输掉一个赛季,那就等于前功尽弃!

这样的情况下,就连林渊也有很大的压力。

毕竟他今年的诸神之战,已经没有什么翻盘的希望了……

虽说有外在的原因,但就算官方不出手,这个冠军其实也悬的很。

更何况,接下来他要冲击的是十二连胜!

“最难的赛季,应该是明年的诸神之战,但前面的十一个月份,就算竞争没有诸神之战来的激烈,保不齐也有顶级曲爹会出手。”

“所以,我拿出的歌曲,必然要足够有说服力,这次的经历说明打持久战是很危险的事情,最好能在前几天就彻底杀死悬念。”

“这样的歌,不多,却也不算少。”

“……”

林渊静静思考。

有一个地球作为资源库,林渊可以慢慢筛选。

此时。

网络上。

很多人都以为羡鱼输了诸神之战会受到打击。

部落的评论区内。

很多粉丝都在安慰羡鱼。

其实林渊并没有受打击,只能说没能拿到诸神之战的三连冠,有些遗憾。

毕竟,三冠王啊!

听上去就很霸气有木有!

但现在三冠王是没希望了,但林渊也在迅速调整自己的心态。

“蓝星的曲爹都很强。”

“我之前赢了一些曲爹,所以下意识把曲爹的实力低估了。”

“事实上不仅仅杨钟明老师。”

“就算是之前输给我几次的叶知秋以及尹东老师他们,真要拿出一首好歌,我如果应对的不够好,还是有输的可能性。”

“……”

文学

给杨钟明,给林渊敲响了警钟。

他对曲爹级作曲人,有了更清晰的认知。

某种意义上来说,林渊其实还挺感谢这次失败的。

无非是来年再战。

就当一切从头再来!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明年的自己,或许会成为真正的曲爹,和这些强大的对手们处在同一个阶层!

嗯?

从头再来?

林渊忽然笑了。

十二连冠的第一战,林渊终于想好用什么歌了:

“这首歌我自己唱吧。”

明年,林渊至少要发十二首歌。

他打算把绝大多数歌曲都交给鱼王朝,或者合适的歌手演唱。

但赛季初,第一首歌,林渊想自己唱。

毕竟这首歌,唱的是自己的心情,而不是别人的感触。

歌名就叫:《从头再来》!

选择这首歌,原因也就如歌名诉说的那般:

林渊打算从头再来!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 第二章

整个东北?

看到陈武的消息,王奎没想到他们问出来的还挺多。

虽然当时李大明喊出“李虎”的时候,他隐约感觉对方可能还知道更多。

但毕竟他不是警察,没有直接审问犯人的权力。

不过。

现在陈武一样替他问了出来。

“根据李大明他们几个交代,辽东地区的盗猎者,厉害的并不多,东北真正的核心,在黑龙与内蒙东北交界的大小兴安岭地区。”

“而东北盗猎圈内的核心人物,是一个黑龙省绰号叫“疤虎”的猎者,家里世代猎人,成名极早,12岁就敢进深山过夜,26岁,独自击杀一只东北虎后名声大噪。”

“圈内曾流传一句老话,华夏枪界,南田北凌,若论刀法,与兰呼大侠齐名者,董震,疤虎也,之前你制服,后被警方击毙的“辽东猛虎”李虎,就是曾经跟疤虎混过的!”

这么牛逼?

对于陈武后面那几句话提到的人名,王奎可是清楚的不得了,无一例外,全都是“华夏十大悍匪”之内的人物。

要知道。

华夏十大悍匪,那可都是犯下滔天大案,出动大量公安、武警部队才能抓捕击毙的狠茬儿!

南田北凌,两人一南一北,一个绰号枪神,一个绰号枪魔。

而兰呼大侠与董震,均是用刀高手,哪个不是刃口带血,凶残至极的杀人狂?

王奎自认为自己融合了紫色兵击卡后,刀法非常强,但也不敢说国内顶尖。

而这个疤虎能跟两大悍匪齐名,看样子是真得有两下子功夫!

陈武:“不过,这个疤虎在6年前就失踪了,现在东北盗猎圈子四分五裂,南滇老九被抓,现在还剩下的,就是北岭的老许和西疆的二王。”

北岭老许……

这是王奎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

算上疤虎,看来这就是华夏目前的四大盗匪了。

别说。

这四个人所在的区域,正好是华夏目前盗猎最猖獗的几个区域:大小兴安岭、秦岭、横断山脉,以及藏疆无人区!

不过这里面怎么没有崔瘸子?

算算区域。

崔瘸子的老家在晋西,其实离秦岭很近,难道这个北岭老许比崔瘸子还厉害?

不过,不管怎么说。

现在晋西省厅已经盯上了崔义安,这家伙只要犯案,必定插翅难逃!

“谢谢陈哥告诉我这么多!”

王奎赶紧回了一条,因为陈武审出来的这些虽然算不上什么机密,但人家也没有义务告诉他。

而这些资料,不是盗猎圈内的人,还真不知道。

陈武:“王哥客气了,您是反盗猎的行家,所以我才想着跟您分享一下,互帮互助么!”

又聊了几句。

就在王奎准备关掉手机锻炼身体的时候,东方妙忽然发了一条消息,说是坐船正往大狼狗这儿来,找他一起锻炼。

因为海岛马上要开园了。

基本上杨策跟丁依依已经把该办的各种证件都办了下来,比如狩猎场的枪械弹药管理证明。

所以。

王奎现在已经不用再去市里的靶场花钱了,他自己已经拥有了私人IDPA训练场!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 第三章

【12.后宫篇-现代奇缘】

在神界呆了很久,他们几个常来,我也从未得到安宁,想了很久,决定把神界交给木神弥木佑代为打理了,我想去人间看看。

这样生活就不会乱了,离他们远远的,我总可以过安宁的日子了吧。

想好了一切,我带着梅梅和花花两只雪貂到了人间开了一家服装公司,主管气运的小仙见到幻雪服饰是我开的帮了很多忙,很快幻雪服饰在省内已经小有名气了。

最近幻雪一直努力向国际一线靠拢,可是,我若再让仙界帮忙,改命术恐怕有违天道了,恰好,秘书说招来了一位国际的设计师。

我看着他的设计图,狂野与民族风巧妙融合,独具艺术之美让人眼前一亮,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些设计图里有种与生俱来的高级质感,是源自设计者与生俱来的高贵吗?

会是谁呢?这落款竟然是幻雪,和我也算有缘呢,还没想完,忽然听到一个温润的嗓音传来:“雪儿,我们又见了。”

我抬头望去,这眉眼温润面容含笑的。不正是我的靖真哥哥吗?

只见他坐到了我的身边:“见你有困难,我来帮帮你。”

我心头一暖十分感动:“靖真哥哥,谢谢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靖真哥哥刚走,神秘投资商又来了,竟然是天月,我又怕又喜,我怕和他们纠缠,喜的是,也终于放心了,之前幻雪服饰内忧外患,真让人疲惫不堪。这一次有了他俩国际衣橱展示我心中终于有谱了,

神女衣橱的秀场上,幻雪一战成名大杀四方,成为时装秀的一大黑马,人气完全与东方,南苑这两大老牌服饰并驾齐驱。

神女衣橱是近几年出现的时尚领军,第一次选入驻品牌。据说是一个痴情男子为爱人所创立,希望永远守护她为女神。

最后一场秀,是幻雪,东方,南苑的终决PK,若是幻雪能赢得国际衣橱首席总监的青睐,必然能跻身国际一流服饰了。

刚刚准备取车去秀场,不经意撇到了一群黑衣人,这是要绑架么?

我飞快跑向车库,当时为了隐私选了郊外别墅,车位离别墅还有一段距离,四下无人,我若跑不到车库恐怕危险了。

平时有灵力不会在意这些,真是大意了,之前避免改变气运,我在神女衣橱秀场前已经封了自己的灵力,现在哪里是这些大汉的对手呢?

跑过那个林子就到别墅了,偏偏一个黑衣大汉挡住了去路,我已经被团团包住了,只见梅梅和花花一下子

文学

冲到了我前面。

只见那黑衣大汉咧嘴笑了露出一口黄牙,嘴角的刀疤也仿佛裂开了一般:“啧啧,这两只小雪貂倒是很忠心,炖肉应该不错。”

见我没说话,他身后的小弟补充到:“你若是交出设计图放弃最后一场秀,老大便放了你。”我瞥了他一眼,心里想着靖真哥哥啊,快点来啊。

见他们要抓我,梅梅和花花怒了,蹿到了那刀疤大汉身上,那一众部下连忙捉她俩,她俩灵活极了窜来窜去,最后那一群家伙全都倒了。

我的花花梅梅毕竟是有灵性的雪貂,哪怕到人界灵力削弱,也不是常人能比的。

寡妇情缘、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

寡妇情缘 第一章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千芸听从了秦云的建议,乖乖地跟着三名黑衣男子来到了落月山脉之中的一处破庙。

这座破庙一看就是历史悠久,早已经残破不堪。

平日里鲜少有人来此。

由于千芸乖乖就范,没有任何反抗。

所以对方并未抢夺千芸身上的东西。

包括秦云剑。

当然也是因为秦云剑表面上看起来不过是一把三品灵器,完全没有抢夺的必要。

因此千芸依旧一直拿着秦云剑,直到被带到了破庙之中。

破庙之内,此时已经有着一些人。

其中有七名凶神恶煞的黑衣男子,自然是跟之前将千芸抓来的那三人是一伙的。

而另外四人则跟千芸一样都是落月宗的外宗弟子。

四名外宗弟子见到千芸都被抓来了,神情不由得更加暗淡了不少。

“还差一个叫做杜悦的小子,将那小子抓过来后,我们就可以去向洪辰长老交差了。”

一名刀疤黑衣青年冷冷地道。

从那黑衣青年身上的气息大概可知,他已经是一名启灵境武者。

这不由得让千芸面色更是阴冷几分。

之前那名九级武徒的黑衣男子就已经让她很犯愁了,现在又多了一名启灵境的武者,而且其余黑衣男子的实力也都不弱,她无疑就更没有一战之力了。

早知道就不听秦云剑的话了。

之前对付那三人,虽然胜算也不大,但至少可以殊死一搏,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现在等同于进入了龙潭虎穴,就算是殊死一搏,那她也只有一死的份,没有任何生机了。

“你们将我们抓起来到底所为何事?我姐姐乃是落月宗内宗长老。你们若是告诉我们,或许我们可以有别的更好的解决之法。这样不是更好吗?”

秦云剑是彻底靠不住了。

自己的实力也同样靠不住。

所以千芸没有办法,只好另想出路。

但千芸太天真了。

对方根本不吃这一套,那刀疤青年更是冷冷喝道:“少说废话。你姐姐是内宗长老我知道。我还知道你和你姐姐身份不一般。但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吓唬住我们?既然我们敢来落月宗附近将你们抓起来,那自然早就打听好了这些事情。”

“所以不要抱有任何逃走的侥幸心理,乖乖听话才是你们能够继续活着的唯一之路。”

千芸眉头紧皱,他发现其余几个被抓来的落月宗弟子,也都是身份不低的人,虽然暂时都是外宗弟子,但这几人不是跟落月宗内宗长老有关系,就是内宗掌事和执事之子。

而且之前他们的话语之中还要将杜悦也抓来。

杜悦可是落月宗四大长老之一四长老的宝贝孙子。

由于落月宗向来最讲究规矩,所以为了公平起见,无论是什么身份的人都得先从外宗开始修炼,所以杜悦

文学

才跟千芸一样暂时是外宗弟子。

这般想着,千芸就更是疑惑了。

对方明显是早有预谋而来,可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居然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将他们抓起来?

这样做对他们到底有什么好处?

“我们这些人都是宗门重点培育的弟子,你们当真就不怕我落月宗的长老和宗老他们发现你们?”

千芸试探性地问道。

寡妇情缘 第二章

跳球的两名运动员正是快船和公牛的核心领袖,易洋与年景波。生死存亡之际,里弗斯也不敢冒险再用什么奇兵战术,这可是刺刀见红见真章的关键时刻。

不出所料,易洋率先抢到皮球,却没有玩什么空中接力远投三分,也未带球速度突破,而是斜传给快船一名不起眼的后卫,自己却快速的绕过了上帝之手的盯防。

皮球没有停滞,在快船后卫的手中未做停留,v字型线路直塞跟上的易洋,急停弹射,三分稳稳命中。

公牛底线球直找小小易,快速推进到中场,直吊禁区内的大金刚,此时油漆区并没有能对俄罗斯内线巨无霸形成威慑的防守球员,暴扣是避免不了的。

正当所有人认定公牛会先取下这稳稳的俩分时,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势不可当的维克多居然把皮球从禁区内出其不意传给了埋伏在底角的鲁道夫。

无人防守的德国狙击枪,稍作调整,不慌不忙的为公牛拿到关键三分,两队第一回合打平!易洋的注意力全在年景波这边,其他队员被公牛首发带乱了阵型,想要补防为时已晚。

双方的技战术完成的绝对出色,快船易洋突然放弃球权,团队协作v字秒传;公牛不要两分打三分,心理素质和内外线的配合也可圈可点。

为了总冠军,双方可谓拼了老命,球员与教练组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看得球迷们是如醉如痴,这样的比赛,才配得上终极大战的噱头。

谁也不想输球,谁也不想让对方站在联盟的制高点上,从第一节开始,双方就展开了精彩绝伦的对攻,想象不到的套路、素来罕见的技巧比赛般的展现出来。

易洋持续无解的发挥,三名公牛防守球员几乎无死角的封住撒旦大帝的线路,可这个变态居然不知道怎么从人缝中伸出来一只手,在没有视野的条件下,凭借卓越的球感懵中一记三分!

……有没有搞错?这样也行?那个拖着皮球的手怎么冒出来的?腕力的惊人暂且不说,那手还带引导功能的吗?这一个进球绝对称得上总决赛乃至联盟历史上的最佳进球,观众心里的惊讶无法用文字来形容,足足几秒钟之后,迟来的掌声淹没了联盟中心球馆。

芝加哥人那里肯善罢甘休,五线快传,利用史诗级的默契度和团队协作,居然三秒不到,就由坎迪再次打进一记恐袭三分,时间空间被这群老球皮利用得淋漓尽致,饶是易洋再能,也不得不对老伙计们的表现击节赞叹!

超级对决!这绝对是史上最精彩的总决赛!历史上最出色的超级巨星对阵历史上最强悍的超级球队!球迷的眼睛眨都不敢眨,生怕一不小心错过了生命里最精彩的比赛瞬间。

什么冠军不冠军,什么阵营不阵营!都已经不再重要,能欣赏到如此美妙绝伦的比赛,绝不是金钱和名利所能相比的,无论谁输谁赢,他们都是历史上最好的球队,最出色的球员!

场下观众的心里这么想,场上拼杀的球员更是如此,所有人都已经忘记了这是一场nba年度总冠军比赛,任何人早已忘却了身上球衣和自己的使命,全身心揉入到这场酣畅淋漓的历史巅峰对决大战之中。

掌声经久不息,观众们没有一个人肯坐着欣赏如此精彩绝伦的视觉盛宴,没有哨音,没有解说,所有人都如醉如痴的沉浸于全身心的对决表演里。直到皮球落入球框,每个人才记起自己身上的使命。

寡妇情缘 第三章

“这家伙已经不是单一一个人能够对付的了!”

陈迷有些喘息地看着面前接住Build的攻击,把他给击飞的罗伊不禁想道。

“再这样耗下去,我们被打败只是迟早的事情!”

“那么就一次性集中我们的力量给他来一次!”

这个时候Decade站在陈迷的身边缓缓地说道。

“这家伙的能力肯定是有上限的,如果击中我们所有人的力量,同时对他攻击的话,可能就会打破这个上限!”

听到这话,陈迷微微点了点头。

“可以试一试!”

陈迷也是起身,走到Decade的身边。

“毕竟试一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呢!”

陈迷说着直接快速拍合表盘。

“BeyondTheTime!”

伴随着必杀音效地响起,陈迷浑身散发着荧绿色的光芒,随即高高跃起。

在腰带中直接投影出沃兹的骑士标志。

陈迷直接一脚穿过骑士标志,此时沃兹的片假名也浮现在陈迷的脚下,瞬间爆发,朝着罗伊加速冲刺了起来。

“TimeInfiniteexplosion(时空无限爆破)!”

“喝啊!!”

伴随着陈迷的一声爆喝,汇聚在脚上的能量猛然爆发,如同一道从天而降的绿色流星直径朝着罗伊袭来。

“你们还没有意识到这种招数对我没有任何作用吗?”

罗伊看着袭来的陈迷淡淡地说道。

在陈迷即将袭来之前,直接将双臂交叉挡在自己面前。

“轰————”

瞬间,罗伊所站的地面瞬间下陷了数米,强大的压力直接地面震出的碎石,直接变成细得不能再细的

文学

细沙,直接散开。

仅仅是余波便能够造成如此威力,可见其全部的威力是有多么强大。

但是罗伊却还是保持的原来的姿势,没用丝毫改变,显得相当平静。

“这就是你的全部的实力吗?”

罗伊平淡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缓缓地抬起头看向陈迷。

“那么你可以先去趟地狱了!!”

话音刚落,罗伊的腰带再一次变换,变成了超越驱动器。

“FinalAttackRide!De-De-De-Decade!”

还未等罗伊有所动作,另外一边的Decade也突然袭来,直接踢中罗伊的后背。

“别忘了,你这家伙的对手是我们全部人!!”

Decade说着的同时,其他人的骑士踢也一同袭来,除了仁叔没法用骑士踢,只能转而攻击罗伊的下半身。

面对所有人的集中攻击,即便是罗伊,也开始有些压力,腰带上的驱动器也开始飞快地变换起来,上一秒是Faiz腰带,下一秒就变成了Build驱动器。

而且这种变换越来越快,很快就变得只剩下残影了情况。

“咔!”

突然这个时候一道清脆地声音突然从罗伊地身上传出。

只见罗伊手上那洁白臂甲突然蹦出一条黑色的裂痕。

“喝啊!!”

“轰————”

这个时候罗伊也是爆喝了一声,身上猛然爆发出强大的能量气焰,这股能量气焰直接将陈迷他们冲飞了出去。

而此时的罗伊也有些气喘了起来。

扭头看向了自己那出些裂痕的臂甲。

“我身上的防御居然被突破了!”

随即看向了陈迷他们。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妈妈的朋友无删减全集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 第一章

“啊,尼玛的,还没人敢杀我呢!”

“蛮屠,咱们势不两立!”

村庄里,贺东川震怒大吼。

他玩游戏,向来是一身神装,手下小弟前拥后簇,众星捧月。

从来都是他杀别人,他还没被别人杀过呢。

而且,他之前玩游戏,冲个两千万,直接上顶级。

但在纪元里,他累的要死,天天刷装备,又砸了两千多万,竟然只搞了一件领主装备!

领主还不是顶级,上面还有史诗,还有神话!

玛德,这个游戏够黑!

不过越黑,贺东川就越来劲!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战场上,他又刷到一件领主,并且砸出来一套英雄!

两件领主,一套英雄!

这是整个游戏里最强的了吧?

贺东川爽歪歪!

但现实是残酷的!

他被蛮屠用弓箭秒掉了!

从头到尾,他连蛮屠人在哪都没看到!

更打脸的是,他亲手打残血的BOSS,也被蛮屠抢去的!

这种羞辱让贺东川怒火中烧!

此仇,切骨之痛,嚼穿龈血,不共戴天!

贺东川咬牙切齿!

“蛮屠弓箭伤害极高,一箭射五万血,三箭就能射死我!”

“这么说来,蛮屠的攻击至少在2万的样子,竟然只比我低4000!”

“玛德!毛多弱火,体大弱门,蛮屠攻高,必然防低,防底必然血薄!”

贺东川很清楚攻高的下场,因为他自己就是高攻脆皮!

是的,高攻脆皮!

他的防御刷BOSS,属于高防!

但在顶级玩家的攻击面前,他这点防御和脆皮没啥区别!

贺东川冷静分析着:“蛮屠之所以要抢我的残血怪,必然是没有单杀星耀BOSS的能力!”

“星耀狼人王速度快,攻击高!一个近身就能秒掉他……”

“但蛮屠的感知能力和隐蔽能力太强了!”

作为盗贼,贺东川的感知还是比较强的。

他进入暗影行走,便会彻底断绝物质界对他的感应,任何人都感应不到他,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但为了谨慎起见,他在暗影界足足跑了好几千米远,然后才钻出来。

结果刚一冒头,就被蛮屠的多重箭秒掉了!

这是什么神仙感知?

蛮屠的感知这么逆天吗?

“我没感知到他,他却能感知到我,我尼玛!”

贺东川恨的牙痒痒!

经过一番分析,他得出一个结论,自己目前打不过蛮屠!

这意味着,蛮屠身上至少有一件领主装备,而且还是带有感知属性的!

“这个王八蛋,凭借感知属性和射手的远程优势,竟然死死压我一头!”

贺东川不服气!

不过,现在不是报仇的时候,要先把史诗披风做出来!

“还差一件领主装备……等劳资出了史诗披风,就是蛮屠的死期!”

贺东川咬牙切齿!

合史诗披风,需要三件领主!

他目前已经有两件了,还差一件!

原本星耀狼人王肯定会出一件领主,但却被蛮屠抢了!

为今之计,只有继续去找其他的星耀BOSS!

贺东川憋着一股狠劲,撒丫子往村外跑去。

……

“史诗披风?”

杨明背着强击之弓,‘看’着贺东川,通过唇语,他解读出了史诗披风的事情。

“还差一件领主装备,就能合出史诗披风?”

摸了摸脑袋,杨明无奈的看着星耀狼人王。

他要是早知道贺东川还差一件领主,这个星耀狼人王,他就不抢了。

让贺东川自己杀了,然后合史诗披风!

史诗披风,杨明也很眼热!

不过,贺东川这家伙明显是守序阵营,死亡之后,竟然一毛钱都没爆出来。

此时,星耀狼人王正扑在杨明身上,血盆大口啃着他。

但三阶圣体,狼人王压根就啃不动!

杨明反手一套五十重崩山拳,秒掉了狼人王。

砰!

狼人王被炸飞出去,摔倒在地上,直接挂掉了!

并且爆出一件装备来!

“你击杀了星耀狼人王,你获得了一亿零八百万经验!”

杨明在战场上有五倍经验加层。

盖亚指引者称号,又使经验翻了一倍!

综合起来,相当于六倍经验!

一个星耀狼人王在六倍经验之下足足给了上亿经验。

这效率,太高了!

同时,狼人王身上爆出来一件装备来!

杨明的爆率,领主以下的装备全部自动上交国库,能爆出来的必然是领主装备!

也有可能是史诗,不过这个几率太低了!

他迫不及待的上前捡起装备,只见这是一件项链!

某种动物的筋拧成的绳子,上面拴着九个黑色的牙齿,闪着猩红的光泽。

【黑星耀之坠:

领主装备

力量+30%,敏捷+30%,精神+30%,感知+500%

自然之心:你升级时,将获得自然之力的加持,获得双倍属性点收益,并将获得自然青睐!

并且你可以和某个自然之地进行交融,使其变成你的领地!

嗜血:当你攻击目标时,你造成的伤害,其中的50%将用来恢复你的生命!

威慑:和你战斗的敌人,将受到压制,全属性衰弱20%,当战斗场地处于你的领地之上时,你的敌人将全属性衰弱30%!

快速恢复:你可以从自然界中摄取力量,自我恢复,每秒恢复2%的生命。当你身处你的领地时,你每秒将恢复5%的生命!

暴击:当目标的等级比你低时,你将对其造成百分百的暴击率!

森林之王:你可以变成任何你想变成的动物。

限定职业:近战职业通用

装备等级:120级】

“很强大,但要120级才能佩戴!”

杨明看着项链,装备等级越高,越值钱!

玩家突破100级,便进入精英阶了。

100级以下的装备对精英玩家的作用会衰弱。

例如杨明佩戴的自然统治者(领主),这是10级领主装备。

等杨明突破到100级时,达到105级……115级……这件装备的作用会持续减弱。

等他突破200级时,自然统治者基本上就没用了!

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收集大量的低级领主装备,熔炼打造出更高级的领主装备。

米闲的史诗天赋【魔法装备之王】,最擅长做的就是这种事情。

这也是为什么杨明不惜一切代价,去邀请米闲,而不是其他人。

他把项链收好。

看看四周,漫山遍野的魔化野狼在游荡,这些都是120级的普通怪,贺东川压根就没杀几只。

对杨明来说,可全部都是大量经验!

他唤出十一条幼龙。

幼龙们立即变大,在空中蜿蜒游走,扑向野狼。

现在杨明有六倍经验,他干脆开启宠物经验共享。

这个模式下,幼龙们可以随心所欲的吃经验升级,但它们的等级不能超过杨明。

杨明的武僧等级是50级,射手是40级,十一头幼龙不能超过50级这个界限。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 第二章

夏决夺冠当天深夜,市中心某餐厅宽敞包间里,魔都传统菜式的晚餐已然被we和tes战队统共十几个人分食殆尽,白色月牙觉得是时候向we那边发出请求了。

准确地说,是向dumpling发出请求。

他放下碗筷,“那个,大家都吃饱了吧,其实这次决赛后请we一起聚餐,我还带着一点私心……”

见所有人都望过来

文学

,白色月牙继续说道,“马上世界赛就要开打,经过这次夏决的对拼,我深知自己这支tes战队距离夺冠的实力有很大差距……尤其是中路,左手不能说不是个强力中单,但是距离dumpling这样可以拯救一支队伍的超级巨星级选手,总差了分劲……”

“所以,刚才打完比赛,我就在想,能不能趁这些天,让dumpling亲手教会knight9如何做一位超级中单!”

吃饱喝足,唇边还沾着酱料的dumpling对白色月牙的请求表示震惊,“意思是让我帮左手特训?”

“教练……”另外一边,knight9低着头,虽然没有当面反对白色月牙的要求,但语气里分明充斥着不满。

dumpling是lpl职业中单,他左手也是lpl职业中单,更何况dumpling转中路不到一年,他可是从网吧赛开始都是走中单位置的。

凭什么要让他向女选手dumpling讨教中单技巧啊!

职业选手的自尊心令knight9本能地无法接受。

白色月牙并没有管自己家左手的小心思,只是对简祐面露惋惜,“是吗,这样的请求还是有些问题吧……毕竟现在世界赛临近,说不定我们两队就要淘汰赛相遇,这时候请dumpling帮忙训练,确实有些不太好……”

简祐顾虑的却不是这个。

她咬了咬嘴唇,解释道,“帮忙训练这种事我当然没有问题,大家都是lpl队伍,世界赛理应一致向外嘛,我只是不认为自己能教knight9多少东西……而且万一他在特训的时候被我不小心弄得更加自闭了,恐怕会更加影响世界赛发挥吧……”

白色月牙笑道,“哈哈,左手没那么容易自闭。而且又不是让你和左手对线,只是把中单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传授些游走和压制的经验罢了……”

既然如此,简祐毕竟蹭了白色月牙一顿大餐,吃人家嘴短,她望向自家教练dog8,“教练,这样的事情可以嘛?”

dog8早习惯当甩手掌柜了,“dumpling你如果觉得没问题,战队这边当然不会拒绝。”

简祐点头道,“那好吧……后面几个月,我会尽心尽力帮你们调教左手的!”

“哎,教练?”knight9继续表达异议。

旁边369忙给单纯的knight9一杵,“这可是好机会啊,找到dumpling弱点的好机会!知己知彼!”

karsa则给了knigh9眼神,“和美女选手单独相处特训,羡慕啊!”

这时候tes教练白色月牙注意到knight9的情况,“左手,怎么?”

knight9明白过来,抓了抓头发,然后道,“那个,我一定会在世界赛前变得更强的!变得比dumpling还强!”

简祐咬了口碗里的肉丸,没在意knight9说的话。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 第三章

巴西队疯狂的往前输送皮球,把节奏提到了极致,全是一脚传球,也不管什么皮球要谁了,每个人都竭尽所能往前压。

比赛很焦灼!很紧张!哪怕是领先的一方,中国队,也表现得很僵硬,中后场不断地额往外解围,这个时候,也没有啥进攻战术可言了,先抵挡住巴西队的进攻吧,至于前面的家伙,也只能疯狂奔跑抢球,为后场减缓压力。

每个人的神经都紧紧绷着,就像生与死的较量。

这个时候,天空居然飘落下零零星星的小雨,在灯光中一闪一闪,散发着晶莹。

穆里尼奥不由得抬起了头,被分散了注意力。

然后,他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拉住了他的步伐。

为什么两球在手,我的心依旧砰砰跳得厉害!

明明胜利正在招手,却依旧害怕!

法克!

已经白发苍苍的他,也许从没有发现过,自己真的老了,以至于在面对这最后决战的时候,心底里悄然冒出了恐惧,而自己却不知道!

不!

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安静下来,是安静,不是冷

文学

静。

这疯狂的决赛,已经让所有人疯狂到了极点,包括他自己。

我为什么要担心巴西人杀过来?

不!

穆里尼奥一直在否定心中的恐惧。

我要提前结束比赛,然后我要陪孩子们去钓鱼!

这是我在世界杯开赛前答应过他们的!

该死的巴西,我不能再陪你们玩下去了!

那一刻,穆里尼奥的心境,既然在战况最激烈时发生了突兀的变化。

然后,他再也没有了激动,和疯狂。

他停下了脚步,双手交叉在胸前。尽管球场宛如惊涛骇浪,但他却安静地审视着球场上的一切。

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

他就像一个只是在草皮上散步的老头儿,然后,看着一帮年轻的小伙子在踢球。

看见黄博文在边路,他就轻松了叫了一声:“嗨,黄,放松点,只是一场比赛,好好看住那个家伙,你可以的。”

如果是之前,他一定会冲着黄博文咆哮,而不是像聊天一般。

“淡定,淡定,你可以的。”

说完,他还吹了个口哨……

“嗨,小伙子们,安静下来,好好踢,不要着急,好好看住他们,我们领先两个球,两个球,打赢他们,我请全队喝啤酒!”

也不知道场上那些家伙有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发现穆里尼奥不蹦蹦跳跳了!

黄博文刚才离得他最近,感受是最深的。

主帅都镇定下来了,他们又何以乱成一团?

把巴西人的传中顶出底线之后,黄博文赶紧在大禁区里说:

“老板说,淡定!淡定!”他双手轻轻同时下压,向队友示意着穆里尼奥的指令,“他说,我们领先两球,要保持住,赛后请我们喝啤酒!”

这听起来更像是在开玩笑,还有心思说啤酒?不过,也就是这稍稍的变化,却像是把大家从魔咒中拉了回来。

瞬间觉得放松不少,精神也集中不少。

黄博文在恒大踢球,没少学英语,就是为了方便和主教练沟通,这会儿真派上用场了。

所有人方才意识到,是啊,中国队两球领先呢!

到底在害怕什么呢?

这是一剂不可言喻,又妙不可言的药,如沐春风般,让人心旷神怡。

之后,巴西队的角球,被干净的清理掉了。

他们拿到球后,再次传中,张琳芃高高跃起,也解围掉了。

巴西人又重新组织进攻,往大禁区里传地平球,但是,轮到勇猛的冯潇霆出彩了。

滴水不漏,干净利索!

巴西队再怎么强攻,始终难耐中国队的防线,随着热苏斯速度过快,把球趟出了底线,巴西人的进攻,终于告一段落。

得到了这个喘息之机的中国队员,彻底缓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