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二章

我不置可否,我不相信,也不忍伤她,便打趣到一些风花雪月上,就这样拥着符澐曦,生生地聊了一宿。

天蒙蒙亮的时候,符澐曦困得开始说胡话了,我轻抚她的发丝,柔顺到心里一声喟叹:“睡吧,就这样靠着我。”

她嘟囔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玉也似的小手捉住我的胸襟,沉沉睡去。

宫里的嬷嬷隐晦地教过我一些男女之事,只是我从来不曾亲身体验过,如今软玉温香在怀,才觉小腹犹如火焰跳动,一时之间不能自持。

我胡思乱想着若是我真跟符澐曦有了欢好之事,定是要趁避水蛊还在我身上的时候下水去见见世面,又笑自己想得痴,纷繁复杂的思绪,后来不知什么时辰也草草睡去。

方显他们来请安的时候,我跟符澐曦还没醒。他们齐齐地在外面跪了一排,大概是接连奏报了几声我都没反应。

几个人壮着胆子推开了门,见我跟符澐曦相拥睡得正香甜,我的手还护在她的头上,怕她被床沿磕了碰了。

见状赶紧跪在床边不住叩头:“给钦差大人请安,臣有罪,臣绝无窥探之心,臣什么也没看见。”

其他几个一片附和:“臣什么也没看见。”

我被他们几个一吵,睁开眼睛,怀中佳人微微皱眉,还没有从梦中醒转,把头往我怀里深埋了一点,小嘴小声呓语道:“好吵哦。”

我给她掩了掩被子,冲着方显几个低声吼道:“下去!”一群人唯唯诺诺地低头退出去了。

方澐曦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到睁开眼。我疑心她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情蛊之类的东西,不然我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对她如此着迷。

她的眼角眉梢都是我心里描绘的样子,让情窦初开的我的心里蔓延出一大片一大片的花海,沁香入骨,花气醉魂。

我俯身亲住她的唇,她忽然睁开双目,又赶紧闭上,“嘤咛”了一声,青涩而笨拙地加深了这个吻。

好一会儿我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她,她的眼神还在迷迷蒙蒙的状态,问出来的话让我忍俊不禁:“你作什么不亲我了?”

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我回去跟皇阿玛说,我要娶你做福晋,在此之前,我不能一直亲你。”

符澐曦歪着头,眼神已经恢复了醒来的清澈,乌溜乌溜的透着少女的轻灵:“什么是福晋?为什么不做福晋就不能一直亲我?”

我哑然:“福晋,就是妻子。在做我妻子之前我把持不住是对你不负责啊。”

符澐曦忽然绽放了一个笑容:“那,娶我做妻子之后你还这般亲我可好?”

我被她的笑容迷得七晕八素,又在她唇边啄了一下:“好,做我妻子之后我天天这般亲你。”

符澐曦高兴地从床上跳了起来,拉住我的手臂不住摇晃:“走呀,你跟我去见大巫祝,要她同意你娶我。”

“就是那个97岁的老太太?”

她捶了我一下:“什么老太太!哼!你见了就知道了!”

见到符澐曦口中的大巫祝的时候,我疑心我看到了妖怪。

这个老太……这个女……不知道怎么形容,符澐曦口中的30多岁我都觉得夸张了,眼前这位通身华丽银饰,手持镂刻银雕权杖的人,在我眼里至多20岁出头。

皮肤紧致,发色

文学

乌黑,眉如黛唇如朱砂,面色红润,裹在苗族服饰下的身材玲珑有致,她握的权杖比较特殊,杖首是一个金制狰狞的手,五指张开,金色指甲像是随时能剜心出来。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3-26 15:15:06


Fikker/Webcache/3.8.1
</bo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沉腰挤入她的紧致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稍后即将更新!加入书签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返回书架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二章

第3107章以大欺小?

没有半分犹豫,张若尘释放出剑祖的七柄魄剑。

这是他身上唯一能够威胁到太虚境大神的手段!

“嘭!”

“嘭!”

……

名剑神站在原地不动,以剑意凝聚出一柄规则之剑,将七柄魄剑尽数击飞出去,不带烟火气的道:“你这七剑的威力,与神女城外那一剑可是差远了!难道在本神面前,你竟没有惧意?”

神女城外那一剑,指的自然是“爱剑”。

那时,张若尘虽然修为低微,可是心中有大爱之心,欲救一城之人,一界之民,自然是可以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张若尘如今的修为比当时何止强大了十倍,也可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更强的威力,但却没了当时的那股情绪。

至于七柄魄剑中的惧剑……

对名剑神,张若尘还真没有太强的惧意。

“惧意?有修辰在,脱身岂是难事,为何要惧你?”

张若尘从日晷中走出,站在石台上,身周是越来越明亮的时间之海,眼神淡然的与名剑神对视。

“好胆,本神倒要看看,你们今天怎么脱身?”

名剑神自然知道修辰神通广大,种种秘术用得出神入化,若是一心要逃,无量境之下能留得住它的还真没有几人。

但,如今他们也就相距百丈而已。

如此近的距离,一位剑道主神若是连他们都留不住,剑道又何以称得上是杀伐之道?

文学

“哗!”

名剑神并不轻敌,以明君剑劈斩下去,剑芒刺目至极。

但,神剑落在张若尘头顶的时候,却被一层神光挡住。神力波浪,如海啸一般,向外蔓延。

“神王符!煜神王的气息,本神明白了,你来寻找剑界,背后还有天初文明的一份谋划。”

“名剑神,待本神修为恢复之日,就是你毙命之时。走!”

修辰施展出混元一气遁法,日晷和张若尘化为一道玉白色的混元气,如龙似蛟,冲破密密麻麻的剑道规则和神力封锁。

名剑神知道自己若是不付出一些代价,绝对追不上修辰,但却不慌不忙,道:“你们最好别乱逃,若是迷失在黑暗中,岂不是比死在本神手中更悲惨?”

这里特殊的环境,如孤岛一般,注定张若尘和修辰逃不掉。

“轰隆!”

凭借神王符,挡住了名剑神劈出的第二剑。

但,神王符早就消耗巨大,已裂痕密布,撑不住两剑

文学

了!

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如猫戏老鼠一般追上来的名剑神,眼神中露出冷然之色,看向暗夜界门所在的那片黑暗虚空,道:“去里面。”

“你疯了吗?那里面,比黑暗大三角星域更容易迷失。”

修辰虽然如此说着,可是,还是驾驭日晷,急速遁向暗夜界门的核心区域,直往里面冲去。

这里的时间和空间虽然诡异,存在无数凶险。但名剑神若是一心想要杀他们,也一定要承担这份凶险。

反而做为时空传人的张若尘,在里面却有巨大优势。

“垂死挣扎!”

名剑神略微犹豫一下,依旧是操控剑道规则开路,直向暗夜界门的腹地追杀而去。

所过之处,混乱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被剑道规则冲垮,复杂的空间和错乱的时间,似形同虚设,挡不住名剑神的脚步。

以名剑神的修为,一念可改天地,一剑可破乾坤,时空亦不可挡。

那长着一对龙角的俊美金发男子,走在虚空中,静静看着,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思。张若尘的表现,实在是惊艳到了他。

才刚刚达到大神层次而已,居然就能收服修辰天神这样的人物做器灵。

面对名剑神这样的强敌,居然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反以离间计,轻松击杀对方一尊大神。

换做任何修士,处在他的位置,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就看同样是初入大神层次的商弘,被名剑神轻松解决。而张若尘却能给名剑神制造出无数麻烦,逼得他不得不冒着一定风险,追入黑夜界门。

再等等。

或许还有惊喜。

他想看看张若尘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能不干涉其成长之路,就尽量不出手。

顷刻间,张若尘和名剑神一前一后已是向暗夜界门的方向深入了一千多万里,有时间冥光可一瞬斩尽真神的寿元,有空间风暴将名剑神调动的剑道规则都吞噬无数。

到达此处,对大神而言,都危险激增。

长着龙角的金发男子看见张若尘手中的神王符已是碎尽,显然已是被名剑神逼到极限,正准备出手。

却见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从张若尘体内飞出,击穿名剑神的重重防御,逼得名剑神不得不劈出名君剑。

“轰隆!”

两剑对碰,本就混乱的时空顿时塌陷,由外而内冲击过去。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涨精装满肚子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一章

第1490章放这了

苏然为两人倒酒,看着两人的醉意。

“少喝点,对身体不好,我可是带着好东西来的。”

听到好东西,两人顿时双眼都在冒光。

谁都知道,苏然的好东西,那可真的是好东西,是那种可以令人痴狂的东西。

不管是一针一线,还是矿泉水瓶,都是十分了得的。

“有好东西不早点拿出来,还喝什么酒,浪费时间。”

高文对好东西总是充满着极度的渴望。

“就是,正事要紧,喝酒以后有的是时间。”

叶菲雪当即将酒菜挪开,示意苏然赶紧拿出来瞧瞧。

苏然轻笑,“这次的东西有点大。”

大?

那就换个更大的地方就好了。

锦鲤山庄一处露天的广场之上。

“这里如何?”

苏然点头,“可以了。”

挥手间,骨头出现,轰然一声砸在地上,当即广场之上的地砖全部粉碎。

从骨头砸在地上的力道来看,这骨头相当沉重。

高文刚才还有些醉意的双眼,在看到这骨头之后,顿时清醒,眼中有的只是兴奋和高昂之意。

“这是什么石头?”

高文手指轻轻摸过,触手冰凉,但是触感却完全不像是普通的石头。

这种材质,高文从未见过。

这对高文来说,就像是看到了肉的狼一样,充满兴奋和激动。

未知,对高文来说是最强的兴奋剂。

“这不是石头,是骨头。”

骨头?

高文和叶菲雪惊讶的看向苏然,没开玩笑?

这么巨大的骨头,就算是恐龙恐怕也都没有吧。

“此种骨头,十分坚固。”

苏然看向叶菲雪,“全力攻击,感受一下。”

既然苏然如此说了,那就一定有把握。

叶菲雪当即神力滚动,手中紫色匕首如燃烧的烈焰,轰然出手,撞击在骨头之上。

砰的一声,匕首粉碎,骨头之上连半点划痕都没有。

叶菲雪的神力根本无济于事。

叶菲雪当即惊骇,“当真是神物!”

之后,苏然带着高文和叶菲雪看了看了里面的壁画,并且将控制骨头的办法告诉了两人。

但是,告诫两人,一定要慎用。

这东西可不是玩具赛车,撞坏了再买一个就好了。

不过,苏然还是不放心,因为骨头的攻击实在是太强了,若是两人控制不好的话。

不要说两人,就算是整个锦鲤山庄恐怕都会在瞬间抹除。

为了保险起见,为了让两人真实感受了一下骨头的真实威力。

苏然还是演示了一下。

骨头的威力超出了高文和叶菲雪的想象。

当声音水温出现的瞬间,高文便被巨力抛飞出去,狠狠的落在了湖中。

叶菲雪就算是有神力在身,也是如高文一样没有抵挡半点,直接横飞出去,撞断了好几颗树。

巨大的冲击力,如秋风扫落叶一般,轰然横扫。

下一刻,原本刚刚整修一新的锦鲤山庄,霎时间便成为了一片废墟。

不管是高文和叶菲雪设在这里的防御布置,还是苏然设下的防御。

全都没有反应,就被冲击而过,沦为废墟。

整个锦鲤湖,湖水翻卷向天,露出了湖底的淤泥还有石剑和石棺。

随后,轰然落下,废墟之上更是一片脏污。

一切,都发生在瞬间。

这还是苏然有意控制,并没有在鸿蒙空间内的那种全部放开。

他知道,这里不比鸿蒙空间,若是全部放开,恐怕所造成的破坏,是苏然都不可想象的。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二章

@@推书章3

起点新书《灵气复苏的小人物》,划在玄幻分类,是诸天文,最初的灵气复苏、万界相通和穿越其他世界的文,还望多多支持

(本章完)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三章

文学

“听说

文学

你现在当了大律师……徐晚,我能求你帮个忙吗?”中年女子脸上满是纵横的沟壑,说话的时候眼泪就顺着脸颊掉了下去,她伸长手臂,隔着大半个桌子去拉徐晚的手,却被徐晚躲了过去,她嘤嘤的哭泣着:“小时候是我不懂事……但是现在你一定要帮我啊徐晚,我只能来找你了!我家那个不成器,靠不住啊,你一定要帮我啊,我想打官司可是我没钱,你以前那么帮我,你现在一定也会帮我的对不对?”

“哦?很抱歉啊,你是小时候不懂事,而我呢,是现在不懂事。”徐晚并不抬头,只专注于西餐,一点一点把盘子里的牛排吃干净了,她的动作不徐不疾,带着一种缓慢的骄矜和淡泊,却让人觉得莫名的赏心悦目。

那个哭的眼睛都肿了的女人脸上不免有点尴尬,扭捏了半响,才低声说道:“难道你还记着小时候的事情吗?徐晚,你怎么可以这么记仇?那个时候我也是……我也是身不由己……你就不能理解我一下吗?难道你就那样想看着别人欺负我吗?徐晚……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的善良都是装出来的!”

“你现在不结巴了?”徐晚好奇的挑了挑眉毛:“怎么治好的?”虽然是问话,却没打算让她回答,揉了揉肚子,觉得吃饱了,就放下手里的叉子,扬手叫来服务员:“买单。”

付过钱之后,徐晚就站了起来,她看也没看眼前这个痛哭流涕的女人,起身就走。

那个女人想去拉徐晚的衣袖,却早被徐晚躲开了。

“别再来找我,不然我会让你更惨,嗯?能听明白我的意思吗?袁女士,再见,哦,差点忘记和你说一声抱歉了,我也有不懂事的时候呢。”徐晚说完这句话,就踩着高跟鞋离开了,白色的衬衣带出一道冷冽的光芒。

身后的女人不敢置信的看着徐晚的背影,顺手拎起桌子上的烟灰缸朝着徐晚砸了过去,狠狠的骂道:“你这个冷漠的女人!你怎么可以这么冷漠!”

徐晚并没有躲,就那样背对着女人站着。

手臂弯成一个十分诡异的弧度,接住了烟灰缸,然后抛向吓得脸都白了的服务生手里。

头也不回的离开。

在跟她见面之前,徐晚是想帮她的。

没打算帮她儿子打官司。

却是打算给她一点经济上的帮助的,看得出来,她现在的日子很不好过,儿子吃喝嫖赌抽,前年还错手打死了人,丈夫呢,在外面养小三,回了家就会打她骂她,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不过三十几岁的人,却活脱脱变成了五十来岁的模样。

况且,钱,是徐晚最不缺的东西了。

捐给谁不是捐呢。

毕竟,她也算是徐晚小时候为数不多的“朋友”了。

可是她还是高估了旁人,也高估了自己。

嘴角沁出一丝冷笑,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真真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真理,她不提小时候的事情,那个女人竟然还有脸、还敢提……呵呵,真的是……人心永远都没办法琢磨。

那个时候,徐晚还很小,大概十二三岁,正读初中呢。

刚刚那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叫袁佳,和徐晚一个班的。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舒婷1一20全文阅读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一章

没跑两步便觉得自己身后的衣领被大力扯住,拎了回去。hina夏雨晴蹬了蹬自己的小短腿,确定没啥用途,方才不情不愿的回头面对妖孽似笑非笑的脸,再次干笑两声……装傻!

“爱妃有什么要事,说出来朕听听,朕给你参谋参谋?”风霆烨狭长的凤眼微微上扬,看似无害,实则满含危险。

亏得他刚一出了慈宁宫,便挂念着刚才那一摔是否吓到了此人,没想到这才走了没几步,便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丫头正风情万种,满脸情意的在御花园中邀约臣子,共度**。哼,奸夫淫妇!

眼见风霆烨眼中燃烧的怒火呈燎原之势越烧越大,夏雨晴吓得脖子往里一缩,内心委屈无比。om呜~总攻大人,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勾搭染指你的小受受的。我这么做可都是为了你着想,我对你和广大小受的心天地可证,日月可鉴,你可千万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难得看到风霆烨这般情绪外露,燕染不甚在意的吹了个口哨,火上浇油道:“皇上,您的这位娘娘对您好似不太满意,光天化日之下公然邀约外臣进入后宫,这等伤风败俗之事搁在我们这些人身上倒是没什么,若是叫外面那些个老顽固知道了,怕是又要嚼上一阵子的舌根了。”

眼见着风霆烨脸上的笑意因着美人太傅的话越发的危险了起来,夏雨晴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后宫素来是这些个男人的禁地,自古秽乱后宫之事层出不穷,也正因此后宫才会渐渐演变成除了皇帝以外,便只剩下太监这类生物才能自由出入后宫的规矩。

而她,身为后宫妃嫔之一,在承宠之后第二日,竟然就在这御花园中毫不避讳的邀请外臣入宫私会,听上去就像是要……偷人!

夏雨晴头上的呆毛一下子竖了起来,知道自己现在要再不说句话,怕是要被冤死了:“皇……皇上,臣妾没有那个意思,臣妾只是瞧着尚书大人和美人太傅……不,是太傅大人在宫中迷了路,好心

文学

想请他们入宫坐坐,待会着人送他们去见皇上,并没有半点其他意思啊。”

“迷路?本太傅在这宫中来来回回晃悠了这么多年,还真不知有朝一日还能在这御花园中迷了路。”燕染笑得一脸无害,“娘娘说对臣没有其他意思,可刚刚一见面臣明明就听到娘娘深情的唤我美人,难不成是臣年纪大了,听岔了?”

“是呢是呢,臣刚才也听这位晴妃娘娘说唤臣小弟弟,还想吃臣的豆腐,这个娘娘难道也想抵赖?”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二章

第1860章我叫叶彦祖

第一千八百六十四章我叫叶彦祖

“轰——”

一记惊天动地的爆炸响起,一股火焰向四处喷射了出去。

十几名凶徒被气浪狠狠掀翻出去。

好几个还被燃烧了头发和衣服,非常的狼狈。

鸡冠头也摔了一跤,气急败坏吼着:

“小心,趴下,趴下。”

他还使出了杀手锏:“狙击手,狙击手,准备!”

看到救兵,唐若雪微微一愣。

她不仅惊讶对方援手自己,还震惊对方的帅气。

掉了口罩的帅气青年长着一张吴彦祖的脸。

而且举手投足的气质非常有范,身上的柠檬香气也非常好闻。

只是,她感觉对方有些熟悉。

“接着!”

没等唐若雪太多思虑,帅气青年一抬手,一枪丢入唐若雪手里。

接着又是一件防弹衣和两个弹夹。

枪在手,唐若雪不仅感觉一股厚实,还多了一股安全感。

这时,帅气青年声音再度响起:

“别害怕,对于敌人,就要残酷反击。”

他喝出一声:“他们不死,那你就会死。”

“好,杀了他们!”

下一秒,唐若雪眼神一冷,握着短枪从公交车站闪出。

她跟帅气青年并肩作战。

“砰砰砰——”

唐若雪密如连珠射出了子弹。

弹头横飞,却无比精准,一颗子弹毙掉一个敌人。

两个刚刚探头出来的敌人,枪口刚刚露出,就眉心一震,脑袋开花。

三个穿着校服的凶徒踩着轮滑鞋飞速逼近,但在途中也是被唐若雪无情一枪撂翻。

一个从侧边摸过来的凶徒,还没窃喜自己拉近距离,唐若雪的枪口就指向他脑袋。

一声枪响,敌人倒地。

帅气青年也握着短枪向前射击。

两人珠联璧合,弹头如雨,嗖嗖嗖飞射,尽数没入敌人的要害。

很多敌人连躲避的动作都还没有做出,便已被子弹击中,仰身跌倒。

鸡冠头男子觉得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似乎都变成静止。

他眼睁睁的瞅着一颗颗弹头,狠狠爆掉几十名同伴的脑袋。

子弹的曳光、跳动的鲜血、被子弹击中后仰的身体,让鸡冠头凶徒感受到窒息。

转眼之间,几十名凶徒就死伤殆尽,一个个不是爆头,就是被打穿要害。

“杀了他们!”

鸡冠头凶徒对着几名亲信吼叫。

几名亲信扯断车门冲前,对着唐若雪和帅气青年射击。

只是乱了分寸的他们根本打不准,弹头全部打在两边或者树上。

唐若雪没有浪费机会,换上弹夹又是一连串点射。

四名凶徒小腿一痛,扑通一声惨叫倒地。

手中车门也甩飞出去。

帅气青年随之射出四颗弹头。

四名凶徒顿时脑袋溅血。

“狙击手,狙击手!”

鸡冠头对着耳机连连吼叫,想要用杀手锏翻盘。

只是耳机没有同伴的声音,只有一个小女孩埋怨的回应:

“一点吃的都没有!”

鸡冠头凶徒心里一沉,知道狙击手凶多吉少。

这可是重金聘请来的三名国际狙击手。

怎么一声不吭就挂了呢?

那个英雄救美的帅气青年究竟是何方神圣?

他彻底血红了眼睛。

“去死吧。”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岳xB好紧,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岳xB好紧 第一章

农历,九月初七,宜出行,祭祀、会友、出行、纳财、开市……这一天阳光晴好,万里无云,一座三进的道观,金碧辉煌坐落在山间,慎虚身穿道袍,头戴逍遥巾,手拿拂尘,一幅仙风道骨模样,得意洋洋的在迎客。

威廉林还是一幅吊儿郎当的德行,也穿了一身道袍,身上跟长了虱子一样扭来扭去,嘴上还叼着一根烟,一样在迎客,不过两人出来的有点早,还没有人上山,威廉林闲极无聊,斜眼瞧着慎虚:“哎,我说,你个秃驴以后真的不当和尚当道士了?”

“无量天尊!”慎虚朝威廉林稽首,一本正经道:“贫道向道之心虔诚,贵为灵宝派业务堂的堂主,不当道士当什么?以前的事就莫要提了,何况道士和尚的都是修行人,你别搞歧视啊。”

“啊呸,丫的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威廉林把个烟头朝慎虚身上弹去,慎虚急忙一躲,对他喊道:“威廉,别跟我嘚瑟啊,我这可是新道袍,小虎特意给我做的,撑门面用的,烧坏了,你赔老子啊?”

“你特妈不是道士吗?给谁当老子?”威廉林呲牙咧嘴的欺负慎虚,这时候山路上有人影出现,慎虚急忙道:“别闹,有人上山了。”

威廉林朝山路看去,就见一行人挑着担子慢慢悠悠朝上而来,离的近了才看清楚,天府门元老爷子带着几个后生,挑着贺礼上山来了。威廉林不由得一愣,没想到这老爷子第一个到了,急忙迎上前去。道:“老爷子,你怎么亲自来了?中堂兄就在道观,有他代表你就行了,这么大的年纪,还麻烦你亲自来一趟。”

“我天府一门跟你灵宝派可是亲的很,我喜欢小虎那孩子,能不来吗?何况灵宝两代掌门。为守国门都葬在了山上,我老头子自愧不如,英灵不远。总要来拜祭一番。”元老爷子话说的真挚,威廉林急忙引路朝道观而去。

元老爷子前脚刚走,张庆带着玄术协会的一帮人来也贺喜,慎虚迎上去。见了面都有些唏嘘。双方不打不相识,到现在,玄术协会这些人是真佩服王小虎的灵宝派了,带着几十号道家人物,扬威异域,那是千百年未曾有过的事,想起当初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双方闹了个不亦乐乎。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张老爷子,你来了。小虎不知道多高兴呢,快请,快请……”慎虚急忙迎上,不得不说慎虚察言观色的本

文学

事和客套话说的就是好,他这么一说,玄术协会这些人少了些尴尬,张庆笑道:“王掌门扬威异域,玄术协会没帮上什么忙,灵宝的道观建成,我们要是再不来,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快请,快请……”慎虚引着进了道观,王小虎人在偏堂陪客,一个个的迎接寒暄,随后来的人越来越多,曾经跟着王小虎去日本的那些兄弟四面八方的赶来,杜志强,风道士,水娘子……来了个齐全。

王小虎没想到来的人会这么多,不由得有些抓急,偏堂太小,也坐不下,还是元木老爷子解了围,对王小虎笑道:“早知道你这小子考虑不了那么周全,这不,我让人带了五十斤上好的茶叶,茶具都给你备齐了,得了,也别在这坐着了,都到院子里去吧,那还宽敞。”

一身道服的王小虎很是尴尬,也更感慨,灵宝道观建成,没想搞多大,朋友们倒是都通知了,以为来的人不会多,毕竟天南地北的离的远,没想到不管多远的都到了,实在是始料未及,急忙跟大家赔罪,移步到院子中,但桌子椅子的也没备那么多,眼看没地方坐,高琪在一边跟他急眼:“王小虎,这么大个事,你就不能多准备准备?咱俩结婚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这么马虎?”

“别扯

文学

犊子,今天道观开光,跟结婚扯到一块干什么?还是赶紧想办法,不能都坐在地上吧?”王小虎急的额头冒汗,正不知所措,冷凝带着小豆子来了,冷凝见王小虎尴尬,哈哈一笑,一挥手,几十个小伙子扛着一套套包装好的圆桌进来,快速的拆开包装,搭起一个个造型古朴的木桌,木椅也一张张搬进来,很快就布满了小院子,天府门的人去烧水泡茶,这才缓解了王小虎的燃眉之急。

小豆子打扮的跟个小公主一样,走到王小虎身边,拉着他的手道:“小虎叔叔,冷凝叔叔说你是个马虎的,一定不知道来的人会很多,让我送给你这些桌子椅子的当礼物,你喜欢吗?”

“哎呦,我的个豆子哎,你可帮了你小虎叔叔的大忙了。”王小虎激动之下,抱起小豆子亲了一口,冷凝嘿嘿直笑,凑过来道:“不是不给你送大礼,耿鉴扬说你马虎,让我准备些桌子椅子就行,对了,晚上的宴会我都安排好了,大巴就在山脚下停着,哥们也算够意思吧?”

岳xB好紧 第二章

@@@@

本书写到这里就算完结了,成绩不理想,等多方面原因就不想继续写下去了。

本书争议很大,写之前就猜到了,但还是被骂成g了。剧情还算完整,如果以后有机会再将这本书的剧情延续,就这样了。

看到这里的书友我只能说一声抱歉了。写一本扑一本,作者真的心累了。600块钱并不能温饱,希望再见吧。

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可以加群q175428251,问题密码:墨家狂人

有新书我会在群里公布一下好了就这样了。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岳xB好紧 第三章

这本书从去年八月三日发表,到现在,一年时间。…,

一年,一百八十万字。

一百八十万字,可以说,这本书是我写得最长的一本小说。

写小说对我来说,最开始起于兴趣。这本书的收藏最高时达到四万三千个收藏,不过均订到现在依旧是有八百二。或许,唯一值得骄傲的就是,七百多章写下来,我没发一章防盗版,依旧还有百来个兄弟全订了吧!

说起来,我更喜欢静静的去写小说。或许有人说,这本书写的太淡了,特别是结局,不应该来一场世纪大战吗?

不应该吗?

应该吗?

我不知道应不应该,不过这个结果是我喜欢的。

每本书都有每本书存在的意义,每个人物都有每个人物的灵魂和思想。

有人觉得,这本书写的很乱。但我要说的是,不是这本书乱,而是你跳着看,或者一目十行,以为看个只字片语就能猜到后面。结果却发现,这样看似乎乱了,于是便觉得这本书写的乱了。

真的乱吗?

有人说,写轮眼是什么时候得到?为何凭空出现?真的是凭空出现的么?书里真的没写么?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床笫之欢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一章

WWW..lā随着这道极为刺耳的报警声响起,下刻乔斯不由的打了个激灵的重新抬头向着外面看去

这看可不得了,此时远远看去,乔斯便看到远方的天空有无数艘军舰正向着海军本部飞来,不会那些船影就算是片巨大的乌云样,将整个海军本部笼罩起来,而其最前方则是数座神奇的岛屿以及艘挂着海贼旗织的奇怪船只

“金狮子史基”泽法看着最前方的那艘像小岛样的巨型海贼船时不由的沉“这家伙还真会找时间啊!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启遍遍居然等所有大将都不在的时候到来”

“嗖嗖嗖”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时,那原本漂浮于天空的无数军舰已然带着“呼啸”之声从天而降

“轰隆隆隆”刹那间但闻本部之响起了起伏不断的轰鸣之声及夹杂在起的惨叫声

“这,仅仅只是开始而已”淡淡的声音从天上传来,接着当众人抬头看去的时候金狮子的海贼船与那几座神奇的岛屿已经飞出数百米远

“这里可不是你想来就来的地方,既然来了,那就给留下来好了!月牙十字冲”低喝个渺小的人影在向着空的船只飞去的同时,道巨形的十字形斩击已经印在了船只的身上,同时如同切豆腐样将那艘船给切成四块,诡异的是明明已经被切成四块了,但那艘船却依然漂浮在哪里

“咻”几乎瞬间,个有着头金色长的男子便出现在乔斯的身前,这不是金狮子史基又是谁,只不过此时对方的脸色很不好就是了

“不愧是世界第剑豪,你的斩击挺锐利的嘛!就让我来会会你的双刀流好了”说话间但闻“嗖嗖”两声响起,下刻两道金色的斩击已从金狮子脚下的双剑暴射而出,同时几着乔斯飙去

叮,下刻,只听叮的声脆响,接着只见那两道看似极其厉害的斩击已经撞到了乔斯黑白的刀锋之,然而让金狮子不可置信的是自己的斩击居然被其轻轻松松的给挡下了,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淡淡的声音从其背后响起,接着乔斯那带着寒光的双刀已经向着他削去

“叮”

又是声脆响响起

“嗯,好快的反应度”看到自己的攻击被对方挡住时乔斯神情凝,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卐解的状态啊!而且还使用了瞬移能力,仅仅只是这交手的瞬间,乔斯对金狮子的评价便再次上升了个阶段,他的实力决对要比冥王雷利还要强上些

“轰”下刻,乔斯再用力扫,金狮子已经向上倒飞而去

“狮子千切谷”在空刹住的金狮子脚下快挥动,下刻,只听“嗤嗤”的声音不断响起,然后无数金色的斩击形成密密麻麻的光同时铺天盖地的向着乔斯劈去

“月牙十字冲”淡淡的声音响起,同样的斩击,同样的效果,只见十字斩击所过之处,如入无人之镜,居然就这样硬生生的将金狮子的斩击撕为粉碎,

桀哈哈哈哈,你在砍哪里呢!金狮子的声音突然再次响起,接着又大声喝道“你难道忘记我可是恶魔果实能力者啊!狮子威地卷”

低喝,只见他身后的那些岛屿突然化为只只巨大的狮子向他冲来

“无聊的把戏”乔斯看着那向他冲来的狮子依然用着他那平静的语气说道,有着瞬间移动能力的他,像这种攻击他分分钟都能躲过

“叮”下刻脆响再次响起,挡住乔斯偷袭的金狮子脸青色,原来此时乔斯已经再次与金狮子交上手了

“轰”如同重复之前的场景样,只见转眼的瞬间金狮子已然再次被轰飞出去,“叮叮叮叮”下刻空又再次响起了

文学

武器交接的声响

金狮子现在已经后悔了,顶上战争时,他明明看到对方的力道只是与白胡子持平而已,他完全没有想到才过五个月乔斯的实力居然就变得这么强了,要知道以前就算是面对白胡巅峰战力的时候他也完全可以过上数千招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二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

文学

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