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的奶可真大给我吃,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宝贝你的奶可真大给我吃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宝贝你的奶可真大给我吃 第二章

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正在观星的老夫子双眼紧闭,鲜血顺着眼角、脸颊流下来,止都止不住。

不过此刻老夫子也顾不得去止血了,他镇定下来,在女弟子的搀扶之下,坐在地上,急忙说道:“大劫将至,杀劫来临,这一劫谁都逃不过去!速速将此消息,报告君上!”

当女弟子离去之后,老者一边捋着胡子一边喃喃自语:“太奇怪了,我可是将先祖留下的奇门遁甲修炼到了最巅峰,即使是寻常道君在天机之道上都无法与我相提并论,可是这一次……”

“不好了,这么大规模的杀劫,席卷整个人间,这比当年齐桓公出世之时的异象,还要惊人!”

“什么?这不可能!齐桓公乃是五霸之首,一身实力即使在道君之中也算是顶级的,如若人道气数加身,甚至可以短暂媲美大罗神仙,这和上古之时的天子、人皇也差不了多少了,你会不会看错了?”

“不会有错的,此次异象席卷天地,此次杀劫已经不是人间可以解决的事情了,不仅仅是人间,天界、冥界都在杀劫范围之内。这一次的影响,必定比太上降世还要大!”

这一夜,人间的天机术士们统统失眠了!

太乙神数!

奇门遁甲!

六壬神数!

梅花易数!

一种又一种堪称顶级的推演天机之法,在今夜一次次的被使用!

即使反噬甚大,此刻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数日之后,闻名天下的几位诸子聚集到了一起。

“老夫擅长太乙神数,擅长观天下大势,此次劫数,横贯过去、现在、未来,甚至将会奠定下一个量劫乃至许多量劫的天下大势!这一劫,即使是道君、大罗也难逃!”老子捋着胡子一脸淡定的道。

“老夫擅长紫微斗数,此法乃是紫薇帝君传下,以周天星斗对应天下众生,以三百六十五颗主星,梳理人间万事万物的信息,以磅礴无量的信息为基础,推演未来!此次老夫推演的结果是:此界将会诞生出一位真正的皇帝,天下间第一位始皇帝即将诞生!”鬼谷子有些激动的道。

“大道阴阳,无极太一,吾乃阴阳家当代家主,吾夜观天象,真龙将出,人间乱世至此结束!”

一位位诸子,分别对未来做出了预言!

这预言又很快的传遍了整个天下!

诸子还是要脸的,所以尽管他们个个都知道真相是什么,但是并没有无中生有的说出来。而紫霄宫中的诸位玩家就不

文学

一样了,他们无所顾忌,肆无忌惮的讨论着。

“功盖三皇德胜五帝,始皇帝即将诞生?”

“当年皇天想要将神族三皇、五帝尊位,演化为一尊尊位,可惜他失败了!后来后土氏、伏羲氏、风里希、神农氏、轩辕氏五人相继执掌和氏璧,治理洪荒。”

“掐指一算,已有六代至尊使用和氏璧治理洪荒了,始皇帝或许是第七代!”

说到这里,这位道君就闭上了嘴,可是他暗示的太过明显,所以剩下的道君都明白了他的想法。

“奋六世之余烈?”

“只敲扑而鞭笞天下!”

一想到这里,许多道君顿时就不爽了:“又是定数?!!!”

“你们也可以成为始皇帝啊!”白起忽然说道。

“这位始皇帝将横扫洪荒,将一切保守封建落后的东西统统干掉!”

“不错,谁能将三皇五帝果味彻底合一,谁能完成横扫洪荒、清洗洪荒的重任,谁就是始皇帝!”

“对呀,你们也可以去试试啊,始皇帝是一定会诞生的,但到底是谁,还没定下来呢!”韩信一脸真诚的道。

“且,我才不听你忽悠呢!”

“当年,听你们的忽悠,我去竞争后土之位,结果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淹死了!”

“后来,我听你们的,去竞争女娲之位,结果我虽然也造出了人族,可最终却被认定为类人生物,距离真正的人族差了十万八千里!”

“再后来,我去和五帝竞争,还没见到五帝呢,就被他们的爪牙打死了!”

“接着我不服气,然后就打上了天庭,这一次终于见到了昊天,然后就被昊天当着天庭诸神的面给打死了!”

“后来昊天道化,天庭无主,我就想着此位与我有缘,结果还没坐上去呢,就被来自背后的一剑给杀了。这一剑乃是西方太白庚金剑气,到底是谁发出来的,我就不说了,懂的都懂!”

“好

文学

不容易等到人族五帝时代,我化身妖魔,祸乱洪荒,一开始玩的挺开心的,可是没多久,就被大羿列为天下十大妖兽之一,然后一箭把我给杀了。”

“这一次说什么老夫都不去了,老夫算是看出来了,这始皇帝之位,感兴趣的太多了,老夫与之基本无缘!”

“嘿嘿!”

“话可不能这么说,看到那边那个躺着睡觉的黑衣人没有?知道他是谁吗?他是魔祖罗睺!”说到这里,申公豹微微一笑。

“此外,他还是凶兽一族的皇者神逆,他为什么进步这么大?他为什么一直在这里躺着都大有收获?不就是因为他是第一个量劫的最终反派,太一氏的终生之敌!”

“即使当不了始皇帝,能当上始皇帝横扫天下过程中最大的敌人,那也是巨大的收获!”

能忽悠一个是一个!

越多的道君,参与这场劫数,最终清洗洪荒的效果,也就越好!

道友请留步!

这句话再次响彻洪荒!

一切大国小国,都开始刮地三尺寻找修士,挖掘底蕴。

有的国家,为了应对此次劫数,直接拿出了老祖宗的棺材板儿,开始祭拜祖先,希望祖宗们能拿出所有底蕴,庇护国家渡过此劫。

有的国家,拿出了大量的宝物,连国运都拿了出来,用来招揽道君作为供奉。

拿了国运,就别想跑了!

跑都跑不掉!

有的国家,则是直接和山海界之中的洪荒百族们联络在了一起,连国家图腾都拿出来交易,只为了获取力量!

这么一搞,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山海界入劫了!

大秦有理由,顺着这个联系,直接打进山海界,解决这些历史遗留问题!

也有的国家,乃是地上道国,供奉玄门神仙业位图,供奉三清,还有的国家,乃是地上佛国,国主是未来佛弥勒佛。

至于地上妖国、地上魔国、幽冥鬼国等大大小小的势力,更是不计其数!

他们的数目越多,嬴政就越是欢喜,越是满意!

……

随着时间的流逝,嬴政终于诞生了。

“杀!”

宝贝你的奶可真大给我吃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宝贝你的奶可真大给我吃;po18脸红心跳小说网

宝贝你的奶可真大给我吃 第一章

第4509章星际宠夫日常(38)

“月明也来了啊?正好,这还有些菜,你们几个分了吃。”吃饱喝足,狱长不仅变得大方了,也更加平易近人了。

一声“月明”,让巫月明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才不会感动呢。

本来这菜有三分之一……好吧,就算没有三分之一,那也至少有五分之一是属于他的。

狱长一来,就剩下些残羹剩菜了!

巫月明皮笑肉不笑地看了狱长一眼,过去厨房拿了一副碗筷,坐下就吃了起来。

虽然是剩饭,但也比监区食堂做的那些好吃不是!

不吃就亏了。

本着这个念头,巫月明一下子刨了很多饭。

几个帮忙干活的狱卒也分到了一口汤。

客厅里面,阮唐在跟狱长谈事。

文学

“其他的不管是种子还是什么都可以延后,我要的仪器设备,手术室,必须马上建起来,最迟,明天晚上,我就要看到。”阮唐说。

如果是之前,狱长肯定会敷衍应付,毕竟就算他能弄到这些东西,要在最短时间内送到这里也不容易。

要么,动用关系。

要么,砸钱。

可现在,他从阮唐身上看到了改变和奇迹,看到了希望。

阮唐说她能让他过的比那个家中任何一个人都要好,那就一定能办到。

所以,阮唐的要求,他也能办到。

回去之后,狱长就联系自己的朋友去了,动静闹这么大,帝星那边的人肯定会知道。

不过他也不怕被查,监狱怎么了,监狱也注重人权,也保障犯人的权益,犯人不能出监区,无法离开蛮荒星,那就在监区建一个医院,给犯人治病,叫他们更好的改造悔过!

宝贝你的奶可真大给我吃 第二章

地点,神之王座!

此刻,是第二次进行未来日记生存游戏的参赛者汇集!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的汇集,人数明显已经减少了一部分!

时空神高高的坐在王座之上,俯视着台下每一个站着的参赛者,眼神一一扫过去,在看向沧月这一边的时候,明显的有些略微的停顿!

回头,闭上双眼,然后再次睁开,那沉闷的声音在天空中响起:“至今为止,你们的表现让我非常满意,但是进度还有些不够啊,现在死去的有…….3rd,5th,6th,12th!剩下的还有九个人,游戏差不多已经进行了三分之一了啊~~~”

5th,正是沧月操纵雨流美弥音在医院杀死的那个孩子,他的父母在御目方事件中死去,然后短暂的被医院照看,但是后来听说被天野礼亚临时决定将他收养,也就是在天野礼亚回来的第二天,但是那个时候,那孩子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整件事情扑朔迷离,整个医院的人都死了,并且所有人的血液被吸的一干二净,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让警方对于查案一筹莫展!

沧月做事,又怎么会留下把柄呢?唯二知道这件事情真相的雨流美弥音,谨慎的将目光投向13th所在的位置!

“DEUS!”这时候,突然有个男子伸出手示意自己有话要说,所谓的DEUS,也就是时空神对于自己的简称!

“我希望在这场游戏中申请一个特例!”

“恩??”众人将目光转向他所在的地方。

“什么特例?”时空神也颇为好奇的询问道。

“男子似乎笑了一下,随后放下手继续说道:“我希望将我的日记所有权交给其他人,不知道可不可以?”

一阵沉默……

“嚯~~~”就连时空神对于男子的决定也感到颇为好奇和惊讶,不过思考了一段时间以后,时空神似乎也对于这个男子的决定有一丝想要见证结局的意思,所以,他答应了!

居然还可以这样……如果是这样的话话…..

“DEUS!”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被一道声音吸引了过去!

13th!沧月的第一次公开说话!在此之前,沧月的身份可是非常神秘的,没人知道他的身份,没人知道他的名字,性别,年龄,一切都是一个谜,但是这个人却是被众人所瞩目的存在,毕竟,他是在这场游戏中拿下了一血的人,在这以后,就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你有什么意见吗?13th”时空神似乎认为,沧月对于那个男子转让自己的未来日记有意见

沧月摇了摇头道:“别人的选择与我无关,逃避这场游戏,不过只是懦夫的行为罢了,不过……既然可以转让未来日记的话,那么是不是可以将自己的未来日记转让给另外一个持有者呢?”

沧月想问的就是这个,如果这件事可以行得通,他就可以让雨流美弥音将逃亡日记交给自己!

“你的意思是……一个持有者,拥有两种未来日记吗?”

在另外一边的雨流美弥音听见沧月的话,脸色顿时变得一片苍白,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轻微的颤抖!

“不错!”沧月点头回答道。

[标

文学

签:标题1] 第三章

@@p{@�D�q

6px�pv��>,����1�oY�5�N(�@��P@ra���+���v��cJ���F������<��\\�s�wx�s,_�d�p���5��or��l���1�(փ�h�t�y��ob��9�����`2����c��a6�2a|></��\\�s�wx�s,_�d�p���5��or��l���1�(փ�h�t�y��ob��9�����`2����c��a6�2a|>@@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宝贝你的奶可真大给我吃

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 第一章

<!–go–>

十分钟后,冥炎家族的后山基地深处,黑帝一行人正站在一处高台之上,他们下方是一处巨大的溶洞空间,而在下方的深洞中间,此刻正漂浮着一哥巨大的黑色球体,隐约的能够感到球体里边,蕴含着的庞大能量。

“有种黑暗能量的气息……”黑帝微微的皱着眉头说道,是的,此刻她感觉到这球体里面的能量,居然跟黑暗能量有些相像。

黑帝话落,道尘邢老等人立刻就锁定了冥炎家族的一众长老。随时都能够出手杀掉他们。

只是这一刻冥炎家族的一众长老却是没有反应,冥炎家族的大长老看着前方的黑暗球体缓缓说道:“不是像,这……就是黑暗能量的一种,是这两千年来,我们在整个战部世界,隐秘收集起来的,每一次帝朝覆灭,虽然都是黑暗强者一方获胜,但他们也损失惨重的……”

黑帝闻言不由疑惑的看了对方一眼。

冥炎家族的大长老深吸口气后说道:“但……我们冥炎家族找到了一种能够净化黑暗能量的方法,把它们打碎,煅烧后再重组,其中会流失掉百分之九十的能量,但最终剩下的阴寒能量,能够让我们家族的血脉吸收掉……”

黑帝眉头皱的更深了,疑惑的问道:“冥炎家族的血脉?这血脉难道还有什么特殊之处不成?”

冥炎家族大长老眼神激动的说道:“嗯,不错,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但我们冥炎家族的血脉,是有特殊的血脉之力的,我们的血脉激发到深处,

文学

能够产生一种灼烧黑暗能量的火焰,这……也是我们冥炎家族,冥炎两个字的由来。”

对方顿了顿后,继续开口说道:“而用血脉之火煅烧后的黑暗能量,剩下的能量,就能够被我们吸收,而且……”

冥炎家族的大长老说到这看了一眼黑帝,继续说道:“但就算是这剩下的能量,其中的阴寒属性实在是太浓,就算是我们冥炎家族的血脉,也不能够吸收过量,否则……”

“我们会自身血脉冻结,活生生的冻死!”

黑帝眼神一颤,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对着冥炎家族的大长老说道:“所以,你们很早之前就培养家族后辈成员,修炼至阳至刚的武道?”

冥炎家族的大长老点了点头说道:“嗯,黑暗能量中夹杂着近乎所有覆灭的能量体,每一丝的黑暗能量中,都极为复杂。而即便是我们冥炎家族,耗费千年的时间,提炼出来的能够被我们血脉吸收的那一丝阴寒属性的能量,对方的本质依旧是极为强大的。”

“即便是我们几个突破到人王层次后,也不能够吸收太多。而且,提炼这一丝黑暗能量,也非常之难,没有漫长的时间,根本就做不到,而且提炼这东西,也会对我们本身造成很大的损伤……”

冥炎家族的大长老,一点一点的给黑帝解释着。黑帝好一会儿后,不由自嘲的冷笑了一声,看着冥炎家族的大长老说道:“所以,也就是说,我……也只是你们当初的一个试验品,对吗?”

冥炎家族的一众人王级强者,脸色都有些尴尬。因为黑帝说的对,事实就是那样。

好在黑帝也懒得在这上边跟冥炎家族的人废话,随后就是直接说道:“好了,说吧,我该怎么做?怎么吸收这些能量?”

冥炎家族的大长老深吸口气,认真无比的看着黑帝说道:“黑帝,你接收了天下的传承后,其实你已经废了自己的道,你走的是天下的真皇道,你现在要激活体内的血脉,再开一条真皇道!”

黑帝点点头道:“嗯,然后呢?”

冥炎家族的大长老继续说道

文学

:“你用自身的血脉,再开一条真皇道,这里能量足够,你短时间内,就能够冲到人王后期,以着你的资质我相信你能够做到。然后两条真皇道彻底融合!”

“天下,他乃是第一代天神殿的殿主,他的真皇道强横无比,即便你传承了,但你基本获得的也是很小的一部分。”

“所以,当你体内的两条真皇道融合在一起之后,你的战力直接就会攀升到人王巅峰的程度。然后配合现世中的能量,跟冥炎家族的这些底蕴。冲击一劫人王!最后能提升到什么程度,就提升到什么程度!”

冥炎家族的大长老说着说着,皱了皱眉头,随后过了好一会儿后,才又开口说道:“天下当年最巅峰的时候,传闻达到了三劫人王的程度。所以只要能量足够,在理论上来说,你成功的提升到三劫人王的程度,都是没有问题的,当然,这只是理论上……”

黑帝点头说道:“嗯,不错,这只是理论上。因为就算我传承了天下的一切,但那是天下的道,终究不是我自己的。而且真皇道也是需要感悟的。我自身的感悟跟不上,别说三劫人亡了,就算是二劫程度,都很难……”

这时冥炎家族的二长老,也开口说道:“但,黑帝,你有着天下三劫程度的传承指引,你今后突破二劫人王,三劫人王程度的时候,终究还是要比别人简单数倍的,不是吗?”

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 第二章

出了电影院,秦昱拉住走在前面的黎婉星,“现在能说了吗?”

黎婉星看了眼懒猫,故意道:“喂,你男朋友这么拉着别的女人,你不管吗?”

岚玥萌萌的眨了眨眼,“啊?要管吗?”

抬头望着秦昱,大眼睛一闪一闪,像是在问‘你说,要不要听她的?’

旁边经过的哥们脚下趔趄,差点没闪了腰。

卧槽,现在的年轻人……

回到车上,秦昱一言不发的看着黎婉星。

给她看的浑身不自在,主动投降,“好了,我说。”

严雪是把所有的账还清了,可突然又有几个她爸的老朋友跑出来。

说是老严还活着的时候找他们借了钱。

因为大家都是朋友,所以没打欠条。

现在人不在了,既然是严雪当家,这个钱自然是由她来还。

“然后呢?她就还钱了?”

这话不是秦昱说的,是岚玥。

这事就连她都觉得离谱,空口无凭,上门就让还钱。

怎么,趁火打劫啊?

黎婉星叹了口气,“那些人天天上门闹,搞得雪雪不得安宁。”

“阿姨之前受了打击,身体本来就弱,被这么一闹情况就更糟了。”

“现在只能答应他们先还钱,稳住这些人,然后再慢慢收集证据!”

黎婉星也觉得憋屈,难受。

可这种事真的没地方说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现在对方说严家欠了他们钱,来的都是雪雪父亲当年的朋友。

严雪一口回绝,也不现实!

她们也试过报警,可警察来了也只能负责调解。

在双方都拿不出证据的情况下,这就是一团扯不清的乱麻。

调解完对方走了,隔天再来。

这么折腾,就以雪雪母亲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受得了。

秦昱想了下,问道:“他们要多少?”

按照对方的说辞,欠钱这事只有严雪父亲和当事人知道。

一方死了,多与少还不是由对方说了算。

听到他这么问,黎婉星当即摇头拒绝道:“这件事你别管了,我能解决。”

“你怎么解决?”秦昱板着脸说道:“你要真能解决,也不会搞得自己连觉都没的睡。”

黎婉星张牙舞爪的说道:“反正我能解决。”

不管怎样她都不同意再让秦昱出钱,之前的1000万已经还不清了。

再继续的话,把她自己赔上都不够还的。

何况,雪雪也不愿意再接受外人的帮助。

父亲的死对她打击很大,家族的薄情,亲友的变脸。

还有曾经的叔叔、伯伯们亲切的笑脸,现在都变得丑陋狰狞。

为了口中所说的‘欠款,’恨不得逼死她们母女。

从高高在上的公主,跌落凡间。

这份改变令她的性格也产生巨大的变化。

曾经的严雪,对于钱的概念是很模糊的。

能从她口中听到的,更多是理想,是非对错,爱恨分明。

现在,她所提到的每一句话,几乎都离不开钱!

好在她并没有放弃自己做人的底线。

只是凭借自己的能力拼命去想,去寻找机会。

黎婉星眼眸含泪的看着他,“雪雪正在找工作,她…真的很辛苦。”

看她要哭出来,岚玥嘴巴一瘪,也要跟着开哭。

秦昱瞬间头大,连忙道:“她是什么专业,或许我能帮忙!”

这次黎婉星倒是没拒绝,“雪雪是学古典文学的。”

“……”秦昱脑瓜子嗡嗡的。

没别的意思,就是怎么也没办法将‘古典文学’和‘赚钱’挂钩。

能学这个专业的,要么是一时冲动,要么就是真的热爱。

听黎婉星的意思,严雪是属于后者。

可那是她之前不用考虑恰饭的时候,现在要即刻赚钱、恰饭!

这就难搞了……

看他为难的样子,黎婉星一点也不意外。

“你就别管专业问题,只要是她现在能做的就行。”

秦昱无语的抬起眼皮,“没特长,来钱快,长得漂亮,你这是暗示?”

黎婉星破涕为笑,抬手打了他下,“谁暗示你了,没正行!”

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 第三章

第1889章时空杀手!

“啊,很好,有志气!”

何定没有想象中的愤怒,还上前称赞叶辰,但是内心中是狂喜。

在他看来,三队一起上,这就是明摆着的上头行为,作死行为,既然对方想死,何定当然不会阻拦。

“使者大人,这可是叶辰自己的选择,不算我欺负他吧?”

何定转身看向皇城使者,毕竟叶辰可是皇城使者要的人,如果不经过使者的同意随意斩杀,那肯定不行。

“嗯,没问题!”

皇城使者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找寻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不管他是灵界之人,还是灵境之人,或者是其他什么人,只要年龄在五十岁之下,天赋,实力入他的法眼,那么其他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现在,叶辰主动要求挑战三队,这样的傲气正是他想要看到的,如果成功,他就可以带着叶辰前往皇城,如果失败,那就说明叶辰还不够格!

无论什么结果,都不会影响到使者的任务,他没有阻拦的理由。

“多谢使者大人!”

何定露出得意笑容,在他看来,一切都顺理成章了,将军府要崛起了。

“你们下手轻点,懂吗?”

何定对着下方的三队人使个眼色,嘴上说的是下手轻点,但是眼神中意思很明显,就是要斩杀!

因为叶辰两人毕竟是击败了魔兽,而且在年龄上相对于他的人是有优势的,留着他们始终是祸患。

“遵命!”

斗兽场中的灵界强者躬身行礼,嘴角露出阴冷笑容。

三队人同时转身看向叶辰的方向。

“主人!”

叶无双想要出手,但是被叶辰拦住。

“等待我的指令即可!”

“是!”

听到叶辰之言,叶无双飞身后退,让出一个位置。

“啊?”

众人再次呆住,这小子是要一个人对上三队人吗?

如此狂妄的举动,让很多人震惊,也让更多的人露出憎恶之色,他们都是灵界之人,他们无法看到外客如此嚣张!

“该死!”

斗兽场中的灵界强者更是如此想法,他们都是合体境的强者,甚至有人是合体境大圆满的大能者,被叶辰如此藐视,他们当然不甘心。

“斩杀此子,你上!”

“是!”

第一队的队长对着一名修士下达斩杀令。

此人走出队伍,乃是一名合体境后期之人。

“哈哈哈,真是不知死活的外乡人,炼虚境对上合体境后期,必死!”

所有人都大笑起来,他们等待着叶辰的痛苦死状。

叶辰就站在众人面前,等待着灵界强者的挑战。

“你还不出手?”

但是很显然,灵界强者不想主动出击,这样会显得他是挑战者,是沉不住气的那一方。

“你是挑战者!”

“哈,你真把自己当人了?”

“我方战胜了大魔兽,而你呢?除了在这里各种挑衅,还会什么?白痴!“

“你!”

被叶辰如此评价,那名灵界强者彻底震怒,他不管谁先谁后了,只要斩杀叶辰,他就完成任务。

“杀!”

灵界强者身形急速前冲,全身环绕在一股强悍的灵能之内,这正是灵界灵能,强度远在灵境之上。

高h调教文,宝贝你的奶可真大给我吃

高h调教文 第一章

星辰大阵的强悍远超老道士的想像,以强悍的防守打破了他以往对于应敌法器的认知。

“好好呆在圈子里,不要出来。”

煞尸的嘶吼、攀爬声中,宋青小的声音传进老道士等人的耳朵里,令他愣了一愣。

这一刻,在欢喜的同时,也有许多疑问涌上老道士的心里。

他目光之中闪过诸多复杂的情绪,最终却被他硬生生的压了下去,化为一声低喝:

“听到了吗?不要出去,呆在圈子里。”

宋长青也跟着重复他的话,跟周围人吩咐:

“不要出去。”

大家又慌又怕,四周都是铺天盖地的尸群,源源不绝。

江底‘咕噜、咕噜’的气泡声响中,那攀爬声不绝于耳。

红光映照之下,大家像是坠入了十八层地狱,腐臭的味道、狰狞可怕的尸群,形成这些人毕生难忘的梦魇。

“青小,你也进来。”

危急时刻,老道士担心小徒弟安危。

他虽说亲眼目睹宋青小斩杀沈太太一家四口的

文学

神通,可此时的尸群数量太多,且这些腐尸不知死了多少年,沉寂在河道之中,此时皆被阴煞之气一一唤醒,数量多了也实在惊人。

既然这星光有如此威能,他也希望宋青小躲进这圈子里,避上一避。

老道士忧心忡忡的目光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她仍背对着众人,盯着大江的方向,听闻老道士的话后,并没有转身。

‘呼啸’的阴风吹得她散碎的头发如同漂浮的海藻般飞扬,裙角的轻纱被高高撩起,上面像是氤氲着蓝色的烟雾,往四周散逸。

‘咚!’

一声重响传入众人耳膜之中,震得江水都像是要沸腾,发出‘汩汩’的响声。

‘咚咚咚!’

紧接着,一阵震耳欲袭的疾响打破了江面的静谧,甚至将煞尸的嘶吼、动静都压制了下去。

老道士先是一愣,紧接着气血翻腾。

本身已经受伤的身体在这声响之下受到极大的影响,灵力开始在他体内穿横,冲击着筋脉,再度加剧他的伤势。

“这,这像是战鼓声!”

作为晚金年代出生的老道士,经历过战争,自然也听得出来这鼓声不对劲儿。

最为恐怖的,是随着这鼓声一响起,他发现远处江面的红光大盛。

血红色的光芒穿破黑雾的封锁,照亮了整个江面,使得黑船蒙上了一层红光。

流涌的江水化为血红,本来就已经十分凶悍的腐尸群,在听到鼓声响起的刹那,更是像受了什么刺激一般,变得异常凶狠!

它们前赴后继的冲击星辰大阵,一时之间腐肉残肢乱飞,灵力的气劲形成疾流,不绝于耳。

星辰大阵之外,这些腐尸被斩杀的残碎尸身很快堆积了厚厚一层。

“杀!”

一道仿佛由万千将士所组成的嘶吼从红色的光幕之中传了出来,震人心神,骇得普通人双股颤颤,肝胆俱裂。

这一声‘杀’字刚一出口,江水化为层层巨浪席卷直下,气势万分惊人。

船上原本饱受煞尸之苦的众人一听到不对劲儿,强忍内心恐惧抬起了头,恰好就看到了那被染红的江水奔腾而下的这一幕,纷纷发出绝望而又惊恐的尖叫声:

“啊——”

“救命!”

“船要翻了!”

这样大的浪头,不要说一艘黑色的小船经不起它猛力一击,恐怕就是再大一些的官船,在这巨浪击打之下,也要碎裂。

现时煞尸围攻,尚有星辰大阵阻止。

若是浪打船翻,到时众人纷纷落入水中,恐怕难保活命。

‘喝!’

‘嘶吼!’

煞尸的咆哮声响中,众人顾不得船舷攀爬的煞尸,纷纷散开了些,想要各自抓住船舷稳住身体。

“别乱动,别离开圈子!”

老道士伤势极重,一看情况乱了,不由喊了一声。

可是大家早就已经慌了神,这会儿如无头苍蝇一般乱冲,甚至混乱之下撞击着他的身体。

宋长青顾不得其他,只得勉力将受伤的老道士护住,一面也冲着众人喊:

“别乱动,不要离开圈子——”

话音刚落,有人在推挤之间被撞往星辰大阵之外。

阵外围守的匍匐尸群直立起上半身,探出双臂。

“啊!”

那被挤出的正是前往沈庄探亲的男人,惊呼声中,慌乱的向前面的人伸出手,想要稳住自己的身体。

但下一刻,星芒大震。

清冷的光辉瞬间亮了起来,‘卟’的轻响声中,将他半个落出的身体绞碎。

‘刷刷——’

殷红的血沫化为雨雾乱飞,先前还慌乱异常的众人,瞬间石化在原地,瑟瑟发抖不敢出声。

那男人的惨叫余声未绝,无头的尸身栽落下地。

血腥味儿刺激着尸群,令它们更加躁动不安。

星辰大阵不仅是能护住阵内的人,同时更是一大杀阵,进入阵中的人是生是死,全凭宋青小的意志。

“……”

众人只看到这阵法先前杀煞尸,保人命的一幕,现在看到有同伴被毫不留情杀死,其刺激不亚于第一次见到吴婶被女鬼附身时的场景。

“为,为什么……”

老道士先前喊了半天没有作用,此时一旦有人死了,倒令众人乖顺。

众人强忍心焦,坐回原位,强忍内心恐惧,又恨又怕的问:

“这,这不是杀僵的法阵吗?为什么,还会杀人?”

“我说过了,好好呆在圈子里。”

宋青小的声音传进了众人的耳中,平静得像是不带半分情绪,令大家不由自主的心生寒栗。

不知为何,这群人敢于质疑面冷话少的老道士,却不敢在此时顶撞宋青小的话语。

她说完这话,远处滚腾而下的浪流已经冲刷而至,带着震天水声,撞击上船体。

“啊……”

大家顾不得再去管星辰大阵杀人一事,都怕船身在这巨浪的冲击之下碎裂。

可是众人预期之中的碎裂声响并没有传来,水浪连成一排,如倾塌的大厦般,正在这时,宋青小握剑的手迎着巨浪一斩——

‘嗖!’

剑气化为银河,将血红色的巨浪撕裂。

银芒之下,浪头一分为二,所到之处被剑气冻结,往船身两侧冲刷而开。

血红色的波浪如同咆哮的猛兽,以排山倒海之势从众人头顶、身侧‘轰’的奔涌而过,紧接着如瀑布般‘哗啦’涌落江水里面。

水浪巨大的动静将一些扒拉着船舷的煞尸打翻,而处于旋窝之中的黑船却十分稳固,仅只是微微一颠。

高h调教文 第二章

那是确实是一朵十分漂亮的冰莲。

哪怕是王枫,也不得不承认,这朵特殊的冰莲花,竟然与他的混沌青莲有几分相似。

可他并没有在斗罗世界看到过莲花的武魂亦或是魂兽。

这朵冰莲花散发着高洁冰雅的气息,只有巴掌大小,虽然没有绽放,只有花苞,但花苞覆盖的晶面都散发着璀璨而耀眼的光芒。

让人视线难以离开。

它没有散发一丝冰意,有的,只有一种与世间孤立,傲然超凡的仙气。

而且,还被单独的盛放在一方水池之中。

那水池也是蕴涵浓郁的能量,尤为特殊。

“这难道…是雪帝留下来的?”王枫心中轻轻咦了一声。

这朵莲花,明显有着特殊的生命气息孕育着。

因为,她不是天然诞生的。

而是被创造出来的魂兽。

能有这种能力,创造拥有生命的魂兽,哪怕只是最简单的植物。

也只有雪帝能办到。

且,还是冰莲。

“特殊在…”那女孩开口道,“这是被一位魂兽中的强者用生命凝聚而成的植物魂兽。整个世界,独此一朵,再无第二朵。”

一众孩童听后顿时惊讶的齐齐哇了一声。

“念师姐姐,我能选它当我的第一只契魂兽吗?”一名孩童激动地说道。

独一无二。

这种吸引力,已经让这些孩子们,完全不想去考虑其他的了。

“笨蛋!”被称为念师的女孩瞪了几个孩子一眼,指着水池旁边的牌子,“没看到这上面写着什么吗?仅供参观!”

“这只魂兽是被强者创造出来的。有特殊的含义和象征,哪里是你们能够选择的对象?”

念师轻轻指着水池中的冰莲。

眼中有些对美的迷恋。

“那难道它就一直是这样吗?只在我们魂兽基地供给参观?那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有孩子问道。

“倒也不是。”念师说道,“那位强者强者曾留下话,若是有魂师能让这朵冰莲开花,这朵冰莲就会成为对方的契魂兽。”

“不过嘛,已经有许多年了。”

念师掐着手指,算了算,“四五十年了吧,别说开花了,一丝动静也没有。连超越一百级的强者,都无法使其开花。哪怕给这朵冰莲注入再多的生命力量,也没有任何作用。”

“它的生命,仿佛停止一般。当然,也可能是在静待有缘人。”

一旁的王枫听完心道,当然开不了。

这冰莲蕴涵雪帝的本源,相当于一位正在孕育的魂兽生命。

能够唤醒的,只有雪帝本人的精血。

当然,也有可能冰莲自身的生命,诞生意识,真的有一位魂师与他的生命有完美的契合度。

也有可能使其苏醒,绽放。

可显然,那不太可能。

“雪帝将冰莲放置在这地方…有什么含义?”

王枫想了想。

有一说一,雪帝不是心思复杂的女子。

她这么做,可能无非闭关出来之后,发现世界大变,魂兽和人类的格局更是天翻地覆。

人类对魂兽没有了敌意。

她心中念及王枫,便想以创造这一朵与王枫武魂相似的魂兽生命,将思念寄托其中,放置在人类世界。

以表达对这份改变的认可。

高h调教文 第三章

“不,那是第二次。第一次,是你明悟出皇极经世书、跳出书中的真虚的时候。”

炎炎微笑道。

“那第三次呢?”

“第三次,是你举霞飞升神域的时候,差一点点,其实就可以直接进入祭天域的祭天古城。可惜,还是差了一些底蕴。

不过这样也好,眼下,你一切要求,已经合格了。只差我们最后的审核了。”

“审核?什么审核?”

“关于祭天域的圣灵传承者的审核。”

“……”

叶天凌沉吟了起来。

炎炎又道:“实际上,你是我父王……雷衍王的一位故友之子,他来自于青龙一族,而你,是其这一代的龙皇,同时,你也背负着仙佛神族自华秋道之外的最后一缕希望。”

叶天凌闻言,记忆仿佛有些觉醒,血脉里,多了一些关于远古青龙一族的信息。

同时,他也隐约获取了一些关于祭天域的信息。

雷衍王的时代,万佛寂灭,万仙遭劫。

那时候,雷衍王最终都近乎于失败了。

更可怕的是,祭天域后来崩塌,消失不见。

而如今,炎炎却说他有这诸多的来历,叶天凌反而并不是太上心。

因为,这些离着他,真的很遥远。

他需要做的,是活在当下,找到妻子欧阳若雪等人,守护好木雨兮。

“我想到了一些事情,但那已经并不重要了。”

叶天凌轻叹一声,道。

“但,你不得不承认,不论是机械之心蜕变出的天龙之心,还是你所修炼的诸多功法,甚至于轩辕天邪剑,都来自于雷衍王。

甚至于,时间轴这种核心的关键,都来自于我父王苦以及我我大伯李然的多次轮回苦修。

而轩辕天邪剑,实际上是吞噬了轩辕剑的邪尊剑,乃是我父王雷衍王的核心兵器。”

炎炎轻声道。

叶天凌沉默了起来。

“我们审核,有两种选择,你可以考虑一下。”

炎炎再次开口。

叶天凌回忆过往,想到那一系列的机缘与传承,顿时心中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都明白了。

他并不否认这种说法。

明悟真虚,看透彼岸之后,原本看清的一些,他之前都因为底蕴不足、能力不够而忘记了。

但那些在处于彼岸状态看到的,却反而一直存在于记忆之中。

所以,他才会对此地熟悉,他才总觉得自己忽略了非常重要的东西。

那东西,实际上就是关于传承的。

“皇极经世书和皇极经世剑,实际上,都是你自己为自己布置的后路,只可惜,一切却被华秋道所利用。而另外一个被利用的人,实际上就是姚世宸,好在,他在我们的帮助下,也挣脱了出来。

表面上是你和安月芊帮了他,但实际上,我们在帮你,自然就是我们帮了他。”

炎炎解释道。

叶天凌心中释然。

“我们帮你,也是答应你父亲的承诺——青龙圣主的承诺。而我,原本是会和华秋道走到一起的,但他居心叵测,后来,你的出世……父王计算出你我有因果,所以收了你当亲传弟子……

所以,你雷衍王的弟子身份是真的,而你与我的婚约也是真的。

我虽然不是很喜欢你,但是也并不讨厌,对你的好感也还是有的。

那么,现在的两个选择,我说与你听听,你要慎重考虑。”

炎炎柔声道。

这是很推心置腹的话。

这个时候,叶天凌也知道,炎炎已经毫无必要欺瞒什么。

当他看到命运神石的时候,他就知道,天龙域界,绝不是他自己能培养出来的。

天龙域界,恐怕就是重新蜕变的祭天域。

而天龙域界,很可能即将吞噬祭天古城,形成全新的祭天域。

那么,炎炎提及的两种选择……就有很多取舍了。

“你说吧,我会遵循我的本心选择。”

叶天凌深吸一口气,说道。

“第一,你放弃天龙域界和天龙剑体,轩辕天邪剑。这样的话,你丢失的仅仅只是天帝宇宙之中成长起来的你,而地球上的那个你的本体,还是可以存在的——就是丢失与天龙剑体相关的一切能力。

但,你可以和欧阳若雪、姬月魅、姬月祈、古仙儿相见,因为,她们已经被我接到了命运神殿之中,现在过得也很好。

只是这样一来,你就会真正的化凡。她们因为牵扯到这些因果,为了保护她们,也会和你一起化凡。

你们可以幸福生活一辈子。至于能不能重新修炼起来,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第二,则是你选择吸纳命运神石,吞噬祭天古城,蜕变全新的祭天域,并踏入天龙剑尊之境。这是一种全新的剑尊境界,在至尊之境已经无敌,甚至于堪比不朽。

而如此一来,你将进入我们祭天域之中,成为圣灵传承者,在百万年以内,必须要足够专注苦修,以天龙剑尊之境,踏足不朽君王的层次,守护祭天域,并延续人族的发展。

也就是说,那时候,你会失去欧阳若雪她们,但是你可以和我一起,我会成为你的妻子。当然,因为木雨兮已经有了你的孩子,木雨兮也可以避免这种变化引来的劫难,可以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炎炎又说道。

叶天凌沉默了半响,道:“第一种选择,木雨兮会死?”

炎炎点头。

“这样行吗?我选第一种选择,然后,你帮我救治好木雨兮。我不仅可以提供天龙剑体的一切修炼信息,提供天龙域界,甚至于可以提供我所能提供的一切!

我知道,你是可以救木雨兮的,这对于你这样的不朽圣灵级的存在,并不是什么难事。”

叶天凌恳求道。

“但是木雨兮沾染了太深的因果,她因为怀了你的孩子,甚至于分走了一部分天龙域界的因果,所以,这真的是难事。不过,你若是愿意付出更大的代价,我也能救。

只是这样一来,你……可能只有当一辈子普通人的机会,而再也无法修炼了。”

“但我可以保证,普通人的那一辈子,你可以和欧阳若雪、木雨兮他们幸福一世。”

炎炎轻声道。

“我愿意。历经无尽沧桑,我如今才明白,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爱的人在身边,那就是幸福。修炼无止境,这种追逐,永远不会有尽头的。”

叶天凌很坦诚。

“你确定吗?你还有最后的选择机会。”

炎炎再次柔声开口。

“我确定。”

“那么,恭喜你,通过审核了。”

“嗯?

文学

“你和欧阳若雪她们一样,都通过了考核,她们的选择,和你也差不多。所以,你现在炼化命运神石,蜕变祭天域,然后可以娶我、娶欧阳若雪、姬月魅、姬月祈、古仙儿以及木雨兮六人为妻了。”

炎炎笑了。

“这……这才是审核?”

“对,这才是考核,问的就是真正的红尘之心。没有红尘之心的至尊,再强大,也只会让域界生灵涂炭。而你,宁可化凡,也为情而生,那就是通过了。

而这般重情之人,也值得我炎炎托付终生——当然,你若不喜欢我,我退出也没关系。”

“喜欢,炎炎你这么美,这么好,我叶天凌怎会不喜欢!”

叶天凌顿时惊喜之极。

两全其美。

他以为人生终究会留下遗憾的时候,炎炎却告诉了他一个更美好的结果。

炎炎也笑了,道:“其实之前有句话我是骗你的——如果我不喜欢你的话,那么当初,就不会传你紫炎了。紫炎,那是我的命魂之火。”

叶天凌心中一暖,眼中顿时充满了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