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同学们的大杂交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第一章

“墨小姐,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你。”

大歌剧院门口的男人走了过来,他的眼中露出喜色。

半阙面具遮盖住了他的面容,不过从他预留出的空白皮肤,还是能够看出对方比较年轻。

男人的身旁有一位戴着面具的美人陪伴,只不过他好像并不是很在意,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墨柒的身上,也没有正眼看过姜夜。

“原来是萧三公子。”墨柒轻声开口,说着露出了笑容的点了点头。

“既然相遇了,墨小姐就跟在下走吧,正好大剧院要开场了。”半阙面具的青年献殷勤似的邀请墨柒。

墨柒摇了摇头说道:“三公子,实在不好意思,我已经有伴了。”

这会儿这所谓的三公子才看向了一旁的姜夜,目光审视,上下打量。

带着滑稽的小丑面具,穿着暗红色的廉价西服。

这西服看起来还颇为破旧,就像是压箱底的老物件,而且这人还在暗红色西服里面搭配了一件黄色的背心,看起来不伦不类的。

最奇特的还是脸上的那小丑面具,和劣质发胶梳起来的暗色头发了,没一样是上流社会应该有的都东西。

萧三公子不由得嗤笑出声,故作仪态的说道:“这位先生,我和墨小姐早就有约,先生不如成人之美,今日先生的花销,算在我的账上。”

姜夜抱着肩膀站在一旁,颇有些看戏的意思。

姜夜不讨厌别人叙旧,不管对方是三教九流的什么人物,还是所谓上流社会的人士,熟人之间的谈话,本来也没什么需要阻止的必要。

只是这上来就要人,实在令人心烦。

姜夜打开手机,如姜夜所想的那样没有任何信号,但是他本来就不是为了打电话,只是想看一看时间。

“5:36,距离雇佣结束还有24分钟。”

平淡的声音响起,姜夜合上了手机,顺手把手机揣到了兜里。

“先生这是不想商量吗?”

萧明远皱起了眉头:“我萧家在歌谈也有些薄面。”

姜夜点了点头:“当然有的商量,一万游戏币,人你带走。”

萧明远皮笑肉不笑的冷哼一声:“呵呵,就怕你有命拿,没命花。”

姜夜从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以前是,现在也是。

他不愿意和太多人相处只是单纯的因为相出来没有任何用处,这样一个孤僻任我的性格,若是真的会卖所谓的面子,那才是见了鬼。

墨柒惊讶的看向姜夜,她还以为姜夜肯定会顺水推舟的把她送出去,没想到这人竟然这么刚,一点面子都不卖。

一旁看热闹的玩家多了不少,毕竟是头一次看到普通玩家完全不卖大财团的面子。

曙光联邦的老百姓们显然也乐于看热闹,这种上下层阶级对立的矛盾就更加令人喜闻乐见了。

虽然大部分的玩家都觉得,这个穿红西装带着小丑面具的玩家,活的时间不会太长了。

甚至还有些玩家暗自的叹息了一声,不管是怎么看的,多数还是佩服的,毕竟若是他们遇上了这种事儿肯定想息事宁人。

“夜路走多了,都会碰到鬼,说不定明天你就死了呢。”姜夜露出笑容,语调轻快,就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和踩死一只蚂蚁没有任何区别。

此话一出,当即在人群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萧明远的脸色当即变得严肃,声音冷冽:“你在找死。”

玩家就是玩家,没有所谓的威压气息,动手之前更没有绚烂的特效气流。

不动手的时候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实力水平,也就只能靠等级来进行直观的比较,观察谁会更强有一些。

而这位萧公子话音刚落,身旁的保镖就已经站了出来。

墨柒赶忙开口:“萧公子,地下交易市场不能动武,这是各方早就协定好。”

不管姜夜是什么人,也不管是不是可疑的人,他终究是联邦的玩家,墨柒也不想因为这种争风吃醋的小事儿而牵连到姜夜身上,以至于招来杀身之祸。

姜夜却毫不在意,只是微微一动,已经

文学

越过了两个保镖出现在了萧三公子的面前。

小丑面具滑稽搞笑,但是蓦然出现在他面前,猝不及防的出现让萧明远吓得瞪大了眼睛,他根本就没有看到,这个身着红西服带着小丑面具的人是怎么走过来的。

别说是萧明远没有看到了。

两个保镖全都惊讶的说不出来话来,他们两人可全都在30级以上。

“为何如此严肃?”

“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不用太紧张。”

姜夜理了理萧明远的白色西装的领子,顺手拍了拍萧明远的肩膀。

霎那间的功夫,姜夜已经回到了墨柒的身旁,声音淡然的说道:“走吧,我的时间很宝贵。”

墨柒还没有回过神,愣愣的看着身着红西装的姜夜。

直到听到姜夜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

但是她眼中的惊讶却久久没有散去,主要是发生的事情太过于离奇,随便碰到一个着装怪异的人就是高等级玩家。

既然郊区这边出现了这种高手,上头肯定要更改一下策略。

“公子你没事儿吧?”身旁的保镖紧张的看向萧明远。

萧明远神色严肃的摇了摇头,眼中的还带着深深的忌惮,当然,还有夹杂着恼怒的阴暗恨意。

“公子我们要不求援吧,只要他还在交易市场,我们就有机会逮住他……”

“要不我跟上去看看?”

“先不要节外生枝,我们的任务要紧。”

萧家三公子摇了摇头,他自己的等级也不低,两个保镖也都是好手,按理来说在歌谈郊区也能横着走了,但是那个红西装的人竟然直接越过两人出现在他面前。

红西装能够大摇大摆的走过来,就意味着红西装能够随时取下他的人头。

这种人一看就不好惹,再节外生枝的话,今天的事儿估计就要大了,肯定会误了他们的大事儿。

“卧槽,那个红西装是谁啊,这么厉害,连大财团的公子哥都不给面子?”

“我要是有那样的实力一样不给面子,现实世界逼急了,随便找一个剧情世界,去当土皇帝不好吗。”

“没听说过这号人,难道是最近冒出来的。”

“刚才也没有听他说是什么名号。”

“……”

“行了,热闹看够了就散了吧,两边我们都招惹不起。”

聚在一旁的玩家来的快去的也快,不长的时间就化作鸟兽群散。

大厦的顶层的办公室中,播放的画面正是穿着红西装的姜夜。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第二章

测试「安全帽」的特性终究只是玩笑话。

罗杰怎么会对自己人下手呢?

他就是随手用太乙离火刀劈了两下意思意思。

安全帽之下。

仙蒂虽然抖得很厉害。

但其实毫发无损。

可见其这帽子防御力之惊人。

见仙蒂一副紧张过度的样子。

罗杰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

然后伸出右手轻轻地安抚着它的肩膀。

在降智之手的安抚下。

仙蒂的情绪稳定了下来,脸上也渐渐有了美丽的笑容。

最终。

在罗杰的指挥下。

狗头人仙蒂完成了对这件装备的测试。

……

这顶矿工帽确实是个好装备。

抛开「安全帽」这个特效不谈。

单单是那个「龙脉术士」的模板就很强了。

虽然只有24小时的持续时间。

但在生效时间内能赋予佩戴者超强的即战力!

首先是基础属性。

这只79级的精英龙脉术士拥有很高的魅力和力量。

魅力方面。

明明是只狗头人。

但罗杰竟然觉得它长得眉清目秀的……偶尔都会有心动的感觉!

而力量则更加直观。

罗杰和它扳了手腕。

结果竟然是不相上下!

要知道,罗杰能有今天,靠的都是自己的努力和兄弟们的慷慨资助。

而仙蒂仅仅靠了一顶帽子便能和他五五开。

足见其属性霸道。

……

其次是天赋法术。

这名龙脉术士的天赋法术列表不算很长,但都很实用,具体如下——

……

「龙威(释放出接近真龙威能的恐吓力场用来震慑敌人)」

……

「窥视之眼(你能制造一只漂浮且隐形的魔法眼,窥视20公里内的任意目标)」

……

「火爪术(召唤出一只成年龙爪般的火焰之爪袭击敌人)」

……

「魅惑人类(你最多可以同时魅惑6名意志薄弱的人类)」

……

「混乱时分(让一群敌人陷入不分敌我的混乱之中,也可以用于让单体目标在短期内丧失对是非道德的判断能力)」

……

「变身飞龙(你能变化成三种龙:紫欲龙、闪光龙、硫酸龙)」

……

这六项天赋法术都是很实用的能力。

特别是最后的「变身飞龙」。

虽然变化出来的飞龙不是真龙,但也具备不俗的战力。

罗杰仔细地阅读了仙蒂提供的数据资料。

眼前不由地一亮!

紫欲龙堪称龙中魅魔,对某些品性高洁的真龙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闪光龙则是龙中老阴比,除了能当电灯泡和超大号闪光弹之外,隐形穿墙,无所不能;

硫酸龙稍微挫了些。

但是……

它才是罗杰最想看到的!

“就「硫酸龙」了!”

“快给我变!”

在罗杰的催促声中。

仙蒂挥着小翅膀飞到了一个开阔的地方,而后发动了飞龙变身!

砰的一下。

一条体长9米,双翼展开约莫接近20米的青灰色飞龙匍匐在了罗杰脚下。

“感觉怎么样?”

罗杰看上去比仙蒂本人还要兴奋。

“晕晕的。”

“有点想吐。”

仙蒂如实回答。

罗杰知道。

它这是还没适应变身后的身体。

当下他让仙蒂在洞窟里爬两步,找找状态。

没多久。

仙蒂便适应了这具身体。

小家伙到底也是小孩心性,见罗杰始终没怎么苛责它,胆子也一点点地大了起来。

不过它很懂分寸。

对于罗杰的命令。

它都是立刻执行,毫不拖泥带水。

在这样的气氛下。

两人的交流越发通畅了。

一时间。

遍地尸骸的洞穴了竟传来了阵阵的欢声笑语。

……

罗杰当然是最开心的那个!

「硫酸龙」的战斗力不算出众。

但其种族专长「喷吐武器」吐出来的东西是「龙化硫酸」!

这玩意儿是真正的破甲利器!

无论多么坚不可摧的铠甲。

在龙化硫酸的腐蚀下也将变成一张脆纸!

当下罗杰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骑着仙蒂就往底下钻。

他必须要把握好利用好仙蒂的硫酸龙形态!

一路上。

他抽空问了一句:

“为什么你现在的性别是女性?”

“难道你已经成年并选择性别了吗?”

仙蒂闻言龙躯一震,赶忙道:

“我我我……狗头人变身的时候性别是随机的。”

“我离成年还有很多年的……”

罗杰看到它这幅样子,不由好笑道:

“很多年是多少年?”

仙蒂低头不语。

罗杰笑吟吟地扫了一眼数据栏。

……

「第六感:你洞察到了仙蒂的真实年龄,它距离成年还有1年」

……

“小家伙心思还是多啊……怎么被降智了还能撒谎?”

“是不是我下手的力度不太够?”

“还是说它其实是在演我?”

一念及此。

他不由加大了右手抚摸的力度!

对于仙蒂。

罗杰始终是多留了个心眼的。

表面上。

这小家伙是所有仆役里最苦兮兮的——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但与此同时。

它也是小心思最多的。

再考虑到百年之后可能到来的「天界审判军」。

罗杰可以肯定仙蒂身上有大秘密!

不过他也不着急。

当下他一边赶路,一边抚摸,顺手还掐碎了那些来自邪鬼哨兵的「回声珠」。

回声珠里的内容混乱驳杂。

有时候干脆就是长长的盲音,让人无法分辨。

罗杰听了很久。

发现这些灵魂回声里有两组出现频率很高又截然相反的心声——

……

「发现入侵者,保护劳工,杀死豺狼人」

……

「发现入侵者,杀死劳工,保护豺狼人」

……

而伴随着这两组心声出现的是两个人名——

「图灵」和「北风」。

前者罗杰知道。

图灵就是德罗瓦斯的城主!

哨兵的心声里有图灵再正常也不过了,但「北风」是怎么回事?

在罗杰的记忆里。

奎南好像没这号人物啊?

“也可能是一种程序的代号?”

罗杰默默地想到。

他不明白为什么两种截然相反的心声会同时出现在这些邪鬼哨兵的身上。

但他知道。

想要完成「制衡」任务。

他就得帮这群豺狼人把哨兵往死里杀!

想到这里。

罗杰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双腿,示意仙蒂快爬。

……

黑暗之中。

一人一龙快速地穿行在矿道间。

尽管没有迷雾分身了。

但罗杰还是很快就找到了盘踞在24层的邪鬼哨兵——

和第23层的差不多。

这里的哨兵总数也在200台左右。

同样是手持双刀。

这一发现让罗杰大为欣喜。

他决定和这群哨兵来一场堂堂正正的对决。

于是他让仙蒂正面发起了冲锋。

自己则是负责殿后。

可怜仙蒂毫无战斗经验。

在罗杰的命令下飞过去就是一顿手忙脚乱的乱喷!

哗啦啦!

龙化硫酸如暴雨般落下。

一时间。

粘稠而浓密的黄绿色液体喷的哨兵们满脸都是。

……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第三章

卡恩循着金属剐蹭的声音往头上看,似乎有人从厂房之间的棚顶上掠过,但他看到的只有被割裂的夜空。

这声音肯定不会错。

和卡莎对过眼神,他们附上虚空肤甲,在黑暗中完成了蜕变。

卡恩把背包背在身后,单单时间回溯解决不

文学

了问题。

卡蜜尔之所以能够准确的追上他们,绝对是因为靠着某种追踪的手段,如果没有把这解决,再怎么回溯时间都会被追上。

他们跳上屋顶,直接暴露在杀手的目光下。那个自称为城市的修缮者的女人,此刻就在两间厂房以外的屋顶上盯着他们。

“又来了。”确认对方的身份后,卡恩不禁发出一声感慨。

为什么说又?

卡蜜尔感到不解,她当然不会知道之前自己已经“抓到”过一次卡恩了。

她压下疑惑,锐利的目光扫过肤甲,以冷清的口吻说道:“我之前还很疑惑你们是怎么进入防爆间的,现在我想我明白了。”

你能明白什么?卡恩心中腹诽,多年来的经历又岂是一眼就能看明白的,卡蜜尔估计只是知道他们俩采用了非常规手段进入的防爆间而已。

“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卡恩问出了困扰了他一路的疑问。

“不如坐下来喝杯茶慢慢说。”

卡蜜尔当然不会轻易回答卡恩的问题,他看着这个半人半机器的女人,若有所思。

“没什么好说的,想要碎片就来拿。”

见对方不给她拖延时间的机会,她动身了,速度极快,仿佛划破夜空的闪电。

卡蜜尔疾冲向前,随同着速度与果敢,越过屋檐。

一对二,她丝毫不惧。

另一边,卡莎还在预热的功夫里,卡恩掌心的裂隙已经射出了生物裂解射线,同时另一只手掏出活体手枪连连扣动扳机,一连六发追踪子弹拐着弯冲向卡蜜尔。

尖锐的电气鸣音再次响起,卡蜜尔射出钩索,位于空中的她已经来不及变向。钩索还未抓住墙壁,卡恩的攻击既然来到跟前。

海克斯水晶的能量贯体而出,耸起了一堵光墙,继而延展成一个将她全身都笼罩住的护盾,硬吃下卡恩的所有攻击。

子弹先后击中了她,再然后是裂解射线的强光将她笼罩,产生的冲击把她不停往下压。

一连三发,追踪子弹落在了适应性能量护盾上,将护盾打得摇摇欲坠,强度大打折扣。裂解射线的持续冲击在下一刻瓦解了护盾,剩下三发夺命的子弹被她硬生生扭掉一颗,但还是又两颗射中了她的腹部。

闷哼一声,卡蜜尔失去支撑,从高处跌落。

见她从屋檐之间跌落,卡恩收起手掌,快步越过屋檐去查看情况。

他来到卡蜜尔跌落的屋檐处,探出脑袋往下张望,位于额头的那颗竖眼最先看到一道海克斯水晶发出的蓝色弧光。

卡恩下意识的放慢时间,看清了卡蜜尔的动作。

这女人就躲在他视觉的死角,通过髋部发出的钩锁吊在屋檐之下的半空中,用力场逼出体内的子弹,等他一靠近,便发起致命的踢腿。

同学们的大杂交、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同学们的大杂交 第一章

下一本书的名字已经确定了叫做——《我不是野人》!

这一次我们将会回到远古时期,见识一下我们的老祖宗。

见识一下被猪脚提醒学会冶炼青铜,最后提着青铜轩辕剑的黄帝把骑着大熊猫手持两柄石斧的恶霸蚩尤打的狼狈逃窜的故事,见识一下炎帝的老奸巨猾,见识一下刑天如何被黄帝砍掉脑袋之后还能战斗的故事。

看看夸父一族是如何背着猪脚追日的,看看炎帝的女儿是如何被猪脚忽悠着填海的……

看看我们的先祖是如何在野兽横行,毒虫肆虐的世界里求活的,

看看猪脚是如何看着中华文明是如何一点点诞生的。

看看仓颉造字的时候猪脚是如何吹喇叭的。

见识一下猪脚如何为了活下去尝百草的故事,看看猪脚是如何开启我大中华什么都吃的习惯的……

总之,文明在某一个清晨……就突然出现了……

为什么要写洪荒呢,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写唐朝被骂看了我的书犹如十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写宋朝,骂我甘心当人家的狗奴才,写汉朝,说猪脚面对汉武帝刘彻的时候就该抢走阿娇,蹂躏卫青,脚踩霍去病,不该俯首做小。

写明朝——卧槽,我发现这就是巨大无比的泥坑——

写清朝?这辈子都不会碰的题材,

同学们的大杂交 第二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

文学

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同学们的大杂交 第三章

@@新书《战国大司马》已发布,急需书友们投推荐票给予支持~~万分感谢~@@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同学们的大杂交,乱系列H全文阅读

同学们的大杂交 第一章

“对面的敌人,还真是老手啊!”骑兵师长察罕听着一个上校的汇报,微皱眉头。

莫卧儿人不出营,回答南华军辱骂的是一声声的枪声。

他们依靠营防,枪击南华军骑兵。

莫卧儿人去取水,一路警戒,不给南华军伏击他们的机会。

并且他们占据了水源地,留给南华军的是没水的地盘!

南华军游骑兵深入敌境,发现对方安营扎寨十分扎实,互为倚角,轻易不可撼动,想要进攻他们,只能硬碰硬。

骑兵是宝贵的技术兵种,如非必要,不可能白白消耗,因此也就退了回来。

“不必再试探他们,命令侦察兵仔细观察,等大部队的到来,再进攻他们!”察罕指示道。

“是!”

双方的部队不断到来,南华军的第六军首先到达,李成栋才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即挥军进攻!

敌军没有出动,坚守营垒,则李成栋则让“盾车”上前去攻垒。

盾车正面是大盾牌,盾牌由厚木板包覆牛皮、铁皮复合而成,推着上前,亦即是“土坦克。”

双方开战了!

南华军攻,莫卧儿人守。

首先是狙击战,但南华军的狙击手说对方的防御工事不错,也不露头,命中率很低!

接着南华军用24磅重炮轰击对方营垒,实心炮弹的攻击力成效不大。

24磅重炮抬高仰角,继续轰击,官兵们簇拥着盾车上前,当进入射程时,莫卧儿人还炮,轰击“盾车”。

只有火炮才能够击毁盾车,火枪子弹打在盾车上是挠痒痒。

不过南华军聪明地将盾车分散推进,在远处时莫卧儿人的火炮命中率不高。

随着盾车接近敌营,就被击中了!

“蓬!”一辆盾车吃上炮弹,一下子就散了架,推车的士卒被炸翻在地,盾车后面的士卒赶快跑到另一辆盾车的后面找掩护。

砰砰的枪声响起,有士兵中弹,卫生员将他们搬走。

南华军的军装与众不同,后颈处有一个牢固的布制抓手,能够把伤员拖着走,直到担架送上。

不断地有盾车被击毁,不断地有军人倒下,莫卧儿人还是有点本事的。

当南华军再推近时,双方的交战骤然激烈起来。

李成栋故伎重演,向着莫卧儿人的营盘里投掷了大量的炸弹、火油弹与毒气弹,导致莫卧儿人的伤亡直线上升!

但莫卧儿人沉着应战,他们有的放矢,增加了护具,装甲上身,拿着盾牌,以应付炸弹;装备了水桶与砂石,去扑灭火油;虽然没有猪嘴防毒面具,但用毛巾沾水,也稍有防护毒气的作用。

更主要的是他们的士气旺盛,高呼着宗教口号,忍受着南华军的炸弹攻击。

即使是中弹了,只要能够站起来,就与南华军这些异教徒死战。

南华军的盾车近着敌营,投掷袋装泥土,堆土填沟,架起梯子,杀上敌营垒。

狭路相逢勇者胜,当南华军杀上敌垒时,莫卧儿人立即组织兵力反冲锋!

战斗异常激烈,敌营笼罩在硝烟与炮火中,冲锋号吹响了,南华军惊天动地的喊杀声随即响起,突然,从敌军阵地喷射出无数道火舌,疾风骤雨般地射来,随即着一个个点燃的火药罐!

同学们的大杂交 第二章

“师父。”张鲸腆着脸陪笑道。

“怎么?”朱翊镠不动声色地道,“马铃薯烤着吃也很香吗?”

“师父,师父……”张鲸支支吾吾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师父吗?”朱翊镠依然保持平静。

“徒儿对天发誓,眼里、心里全都是师父。”张鲸举手向天,摆出一副“对天发誓”的姿势,“倘若有半句谎言,让徒儿不得好死!”

“私底下烤了几个马铃薯吃?”

“一个,哦,两个。”

“到底几个?”朱翊镠声音一沉。

“四个,总共就烤了四个。”

“你丫学习能力还挺强哈,师父只教过你烤番薯,你却举一反三,自己偷偷烤马铃薯吃。”

“师父,徒儿错了,请师父恕罪!”

“你怎么就想到烤马铃薯吃呢?”

“师父,徒儿觉得烤番薯太好吃,可师父点过数,知道番薯有多少个,却似乎不知道马铃薯的数目。徒儿又见马铃薯与番薯样子看起来差不多,所以就想着烤马铃薯吃。烤熟后发现马铃薯味道与番薯一样的香,真好吃!”

“是吗?”

“噗通”一声,张鲸跪在地上,央求道:“请师父恕罪!看在徒儿这阵子勤勤恳恳的份儿,师父饶过徒儿这次吧,徒儿一定竭尽全力,培育出许多番薯、马铃

文学

薯种子来。”

“起来吧!”朱翊镠警告道,“倘若再有下次,两罪并罚。”

“多谢师父!徒儿谨记下不为例。”张鲸爬起来。

“继续介绍吧。”

“是,师父。”张鲸接着兴致勃勃地向李得时介绍。

这是朱翊镠交给他的任务,他当然乐此不疲。

但最重要的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他有一股成就感,即便朱翊镠不让他介绍,他照样会“逢人说项”式的吧嗒吧嗒介绍一通。

便如同生了一个有出息的儿子,看见人就想谈及。

这样,张鲸向李得时逐一介绍了番薯与马铃薯的栽培种植方法、优缺点以及亩产量的预估等。

总结起来一个词两个字:神器。

朱翊镠是这样形容的。

虽然朱翊镠这回当了听众,话都是从张鲸嘴里说出来的,可在李得时听来也是一样,因为朱翊镠自始至终都没有反对,只是稍有纠正。

所以,他相信张鲸的话可信度还是蛮高的,断不敢胡说八道。

想着得时学院刚好有几块空地,如果真能达到那样高的产量,那将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

得时学院固然有钱,可再有钱,学院师生不是也要买粮食填饱肚子吗?自己种植,不仅可以获得粮食作物,还

文学

可以用来教育孩子。可谓是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这表是李得时的考虑。

朱翊镠当然赞同。

而在张鲸看来,李得时这么做是为朱翊镠摇旗呐喊。

但同时张鲸也认为李得时是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值得赞赏。

这个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或胆敢去尝试,尤其是在未知的情况下。而通常情况是:只有当一件事已经被证明过了,才有人愿意尝试。

同学们的大杂交 第三章

世界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漠北和中南半岛的两场战事上,只有大明京畿这边,有一些人注意到发生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黄昏又双叒叕当新郎官了。

在之前一段时间,大明出征澜沧后没多久,天子一封诏书,将宝庆公主殿下赐婚黄昏,并且干冒天下之大不韪,挑战传统礼制,让黄昏双正妻。

一正妻,两平妻,谓之三妻。

四小妾。

这是古代成功男人的标配。

也是三妻四妾说法的来源。

但双正妻这个,确实是自古罕见,所以朱棣这一封旨意下来,着实震惊了朝野内外,不过话说回来,也还用不上“干冒天下之大不韪”这么严重的词汇。

朱棣现在还无法超越李世民,但朱棣现在都情况却比李世民好多了。

唐朝时期,门阀众多。

哪怕是太宗李世民,也不怎么敢轻易对那些门阀下手,而所谓门阀,其实大多都是诗书世家,又基本都是儒家。

讲究个礼制。

所以你让李世民破格赐婚,给臣子双正妻,阻力无比巨大。

但是明朝时期的门阀世家早就衰弱了许多。

江南士族意见再多,也不敢和朱棣对着干,再加上这一次赐婚是有政治目的,告诉海内外诸国,你们看,老子朱棣赐婚小宝庆给澜沧,澜沧竟然敢拒绝,导致朕的皇妹都只能委屈下嫁,当一个双正妻之一,那么我大明打澜沧是不是很有道理的事情。

所以你们就别唧唧歪歪了。

反正闹了一大圈,白白便宜了黄昏。

因为南北尚有战事,而黄昏也公务繁忙,宝庆公主下嫁,在朱棣授意下,黄府选择了低调宴席,拒绝了朝野内外那些攀关系的送礼,只接和黄昏认识的客。

饶是如此,这一次婚宴,也坐了足足一百多桌。

确实有这么多人。

首先是黄观老家的族人,终于反应过来,觉得老黄家应该不会因为黄观而被朱棣牵连了,于是族老派来族中的黄昏叔伯辈份的人来京畿赴宴。

好家伙,加上想走关系让黄昏弄个工作的年轻人,足足来了四桌。

医疗改革司全员道贺。

货币改革司亦是如此。

农业部全员道贺。

南镇抚司、东缉事厂、内阁、时代商行大小头目、蚍蜉义从、明教、五军都督府、六部、内官监、徐府、交趾黎族都派来大量人来参加婚礼。

就连处于战事的鞑靼区域,延平王马儿哈咱、顺平王失捏干以及吴笙游都派了人来。

杂七杂八算下来,一百多桌还得挤着点。

黄府摆不下,直接将酒席摆在黄府门前的长街上,再加上公主出嫁,徐皇后亲自送亲,于是乎黄府周围三里之内,成了一片绝对禁区。

几乎每一桌酒席畔,就有一位京营士卒警戒。

没办法。

南北战事期间,皇后出行,必须确保安全。

繁冗复杂的礼节后,黄昏被灌了个酩酊大醉,好在不影响晚上的洞房,下午睡了一下午,晚上简单喝了点稀粥,黄昏还等着赛哈智等人来敬酒,然后他就可以趁机再喝醉。

然而……

关键时刻都是猪队友。

赛哈智刘明风等人完全不知道咱们黄大官人的痛苦,美其名曰不要影响咱们黄大官人的良辰美景,咱们今夜就不喝酒了,也不闹洞房了,一人吃了些干饭就各回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