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羞羞漫画在线漫画入口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第一章

说到这里,江司明重新将目光看向那位已经如坐针毡的男学生,说道:

“还有你说的指望西方人学中文,我认为这并没有什么不可能,我也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不出十年,全世界的人都会想学中文。”

“事实上,他们现在就已经很想学了,因为他们很想学先天功,我没乱说吧?”

大伙都纷纷点头,是的没错,他们可以作证。

自从先天功在国内盛行之后,无数老外都非常想学,甚至有的国家也想跟着取消英语,换成华夏的国术。

人家俄罗斯大兄弟更是直接把汉语纳入教科书。

最后江司明不忘讥讽道:

“其实华夏一直在变强,只是你只向往你所谓的西方强国,去呼吸那里的香甜空气,根本看不到咱们华夏潜移默化循序渐进的进步罢了。”

“哦,不对,就算你看到了,你也会装作看不见,因为,你只是条眼瞎且没良心的慕洋犬。”

话说完,这男学生无地自容,在没脸待下去,哭着跑了出去。

现场的人非但不同情他,反而很多学生喊着让他赶紧滚。

江司明没有因为这人跑了而就此结束,而是继续对所有人说道:

“我力推国术,亲传先天功,目的是想让我们这一代的人能够有个彻头彻尾的崭新面貌,也更是为了下一代以及下下一代们有良好的基因,我们要从起步就超越其他国家。”

“每个人的身体素质和智商其实很大程度都来自先天条件,后天培养只能是辅佐作用,相信这一点,研究过基因学的人都懂。”

“所以未来,我们从基因学角度出发,靠先天功,让自己身体越来越好,同时也给下一代的基因打好一个优良的基础,少年强则国强。”

大伙终于彻底明白了江司明如此推行国术先天功的原因跟目的了。

看似离经叛道,看似本末倒置,看似虚无缥缈。

可事实上,他在做一件很伟大的事!

这件事,受益的是未来全华夏的人啊!

江司明说到这里,抬头微微一笑,道:“少年就是希望,最后借用梁启超前辈的名言。”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最后这段想改华夏的,但是觉得没必要,被审就被审吧~)

最后这几段话,江司明一字一句,铿锵有力,整个礼堂都回荡着他的声音。

这声音悠扬,激荡了每个华夏人的内心。

以至于后面江司明传授的国术课知识,大家也都没怎么听进去,全都还沉浸在刚才江司明的那些言词当中,久久不能平息。

最后临近中午。

江司明在北大的第一堂课,才圆满落幕。

“同学们,今天的课到此为止,下课。”

江司明说完,台下掌声就没停过,甚至江司明都走了一分钟,掌声还在持续。

直到校长开口,大家才有序依依不舍的离开礼堂。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第二章

试手屠龙……

幽幽叹息之声不知从何而起,却似一出现已然弥漫夜幕长天。

霎时间,风停云不流,十万里虚空为之一静,一股惊天动地的强横意志贯穿虚空,弥漫天地。

以极端骇人的姿态降临世间。

这一瞬间,哪怕是手持太子敕令的七玄真一都彻底变了脸色,其身后的一众道城高手更是骇的面无人色。

踉跄着,几乎栽倒在地。

“这人,这人…..”

七玄真一心神震荡,凝神望去。

咔咔咔~

虚空震颤,血光流溢,阴冷肃杀之气,随之扩散,层层蔓延如浪如潮。

在一众人震惊骇然的目光之中。

一道人影自虚空之中缓缓浮现,这非是破空而出,更像是从虚幻到真实。

嗡!

只见夜幕之下,那七轮赤色星辰随着那一道叹息之声的回荡而颤动,嗡鸣。

直至那人影出现,七轮血色星辰随之剧烈坍塌,直至那人影从虚到实,那七轮血色星辰,赫然成为那人影的七窍!

那是一具极尽完美的身躯,不着寸缕却无有丝毫猥琐,反而迸发出一股至阳至刚的豪迈之气。

哗啦啦~

虚空震荡,灵机滚滚而至,化作一袭黑色劲装覆盖住其昂藏身躯,披散于后的长发迎风而动,根根如剑,撕裂罡风。

其仅是负手长空一极,垂眸望来。

却自有一股无可形容的巨大压迫瞬间扩散开来,遥隔不知几千万里,传送台之上的一众人就纷纷倒退,咳血。

似乎下一瞬,就要在这目光之中筋骨断裂,吐血而死!

“啊!”

“这怎么可能?!仅仅一道目光而已……”

“法身?还是……”

传送台上诸多道城的高手皆是色变,万万没有想到,此次欲要缉拿之敌竟能强横至此。

他们在场之人,最差也是金丹三转的人物,遥隔不知几万里的一道目光竟也承受不起?

这人难道还能是法身级以上的强者?!

“怪不得,怪不得……”

七玄真一心中却是再无侥幸,一翻手,一道金光已然伴随着九道激昂的龙吟腾空而起。

昂!

九龙翱翔,迸发之金光破开重重夜幕,照亮天地,也将那如同地裂天崩般的威势消弭于无形之中。

倏忽而已,九条苍龙已横陈天地之间,万丈龙躯摇曳之间,将那宛如王座般的一字敕令高高托起。

这一幕,宛如神迹!

千里、万里,乃至于十万里夜幕都为之一亮,不知多少人都看到了那宛如神迹般的一幕。

九龙出行,拉乘王座!

“这是……”

十数万里之外,一处荒山之上盘膝而坐的林伯寻心中突然一动,一股发自内心的悸动让他猛然间睁开眼。

他的目力有着极限,遥隔十数万里夜幕,隐隐间只能看到点点金光,但血脉的悸动还是让他发现了什么。

“这是我那便宜祖父的气息?”

林伯寻豁然起身,心神沉凝间,眸光之中一道罗盘之影随之闪现。

嗡~

下一瞬,林伯寻只觉眼前一亮,旋即一黑,几乎一头栽倒在地,猛然抬头,一口逆血已然喷出口去:

“赤色华盖,金色本命?!”

这一瞬间,林伯寻几乎忘了自己摇摇欲坠的身躯,望着夜幕尽头那一缕金光所在,心中震撼已极。

“如大自在所言,赤色一缕,长生可期,赤色过半,可窥不死……这赤色如华盖,本命泛青,甚至有着一抹……”

【天命垂青者,必是风云汇聚的一时天命之子】

大自在漠然的声音随之在林伯寻的心中响起。

“天命之子……”

林伯寻心中喃喃。

【有人未生已死,溺于尿盆之中,有人埋骨路旁,为父母易子而食,有人生而碌碌,毕生所求温饱而已…….】

【可也有些人,生而贵胄,天生不凡,其不必搅动风云,风云随其而动,其一举一动,自有大势推动,但心中所想,必有应验,但有灾厄,必逢凶化吉……】

“我那便宜祖父,竟然得天命垂青……”

林伯寻只觉手足冰凉。

自己好死不死,转生其孙,从他不远亿万里都要接自己回去,怕不是有了什么察觉?

【天地宇宙,无一物不变不易不动,气运亦然!天命垂青又如何?只要你想,纵使夺了他的运,革了他的命,取而代之又有何不可?!】

大自在似乎都被触动,漠然的声音之中少见的有着一抹激动。

只是林伯寻激动远胜它万倍,一时恍惚并未察觉,等他平静下来,大自在的声音也恢复如常:

【天命罗盘岂止搜寻之用?你若源力足够,甚至可以此罗盘问他人借命!】

“借命?”

林伯寻微微一愣,他自然懂得天命罗盘之中这个借命的涵义,只是那大周太子强过自己何止万倍?

自己拿头去借他的命……

大自在不再回答,林伯寻回望夜幕尽头的金光,心中忍不住升起莫大的渴望。

同时生而为人,天命垂青之人,为何不能是我?!

……

“我等恭迎太子法驾!”

七玄真一心头一松,身后一众人已然跪了一地。

“大周太子,龙行易?他竟亲自驾临?这般霸道的真龙帝道,无怪乎其在如今名头几乎压过其父!”

林洐没有从众跪拜,而是昂首望去,一眼就瞥见那九龙拉着的王座之上垂流的神光。

以及那高踞王座之上,冠冕荡漾,腰垂帝剑的神影。

林洐心中震惊,生出莫大的敬畏来。

大周帝朝坐拥南瞻灵机最盛之东土,其实力乃是当之无愧的三大帝朝之首,纵在天下,也仅次于道宫,须弥而已。

其内强者何止如云?

想要压服天下,岂是容易?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第三章

女孩们第一时间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现在的状况对她们来说,虽然吃惊,可并不算最糟糕的状态,毕竟以她们现在的情形,再糟能糟到哪去?

看到女孩们都照做了,凯立刻来到门口,打开门朝外面看去,发现那些阿尔巴尼亚人的确按照自己所说没有人留在四楼。发现没人之后,凯立刻来到阿曼达的身边,拍了拍阿曼达的脸庞。

“嘿,阿曼达!醒醒!”

阿曼达捂着嘴,还是有点精神恍惚,只能断断续续的说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凯从一边的酒桌上拿起冰桶一谷脑的倒在了阿曼达的头上,冰水的刺激立刻让阿曼达精神焕发。

“现在清醒了点没有?”

阿曼达虽然被冻的脸白唇青,可精神却好了不少。

“我是金父亲的朋友。我们正在找她,你知道她去哪了吗?”

阿曼达听到金的名字,立刻惊疑不定的看向凯。她有点不敢相信,金的父亲居然这么快就让人来救自己了。

“我……我不知道……我根本没见过金……”阿曼达使劲的回忆,发现从她被抓开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金,事实上她连金到底有没有被抓都不清楚。

凯摇了摇头,看来还的问那些杂碎了。

“你能救救我吗?求求你了!”阿曼达生怕凯不会管她,于是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其他女孩这个时候大约也明白过来,眼前这个男人是来救人的,于是一个个都打算开口想要求他。凯举起手:“不用担心,你们会得救的。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躲在这间屋子,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大声喧哗,我会搞定一切的。记住了吗?”

这里二十几个女孩,凯不可能全带走,还是留着让巴黎警方洗地吧。

当然在此之前,凯会帮那些巴黎警方把这里打扫干净。

说完,凯把几名匪徒的枪支搜出来丢给了女孩,让她们拿着枪对着门口,除非门外是他的声音,否则任何人来开门,就直接开枪射击!有几名状况良好的女孩拿起了枪,她们来这魔窟时间还不长,所以反抗意志最为强烈,她们愿意一搏,而那些彻底失去反抗意志,或是被彻底玩坏了的,就都被丢到工地那边了……

凯整理下自己的枪械,然后打开门,走向了楼下。从三楼开始,凯开始挨个的清理。

在三楼,靠近楼梯和窗户一边的房间都是匪徒的住处,靠里的则是那些可怜的女孩们的房间,说是房间,其实就是一个个小型囚室,里面除了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之外什么都没有,连对外的窗户都被封死了,空气极不流通,每个小房间都有一阵阵怪味,可想而知那些女孩的生存条件如何。

这帮人根本没拿这些女孩当人!

凯沿着走廊转了一圈,发现三楼根本没人……看来那些欧元还有点作用。

之后是二楼,这里基本上全部是匪徒的房间。凯来到二楼的时候,有两个人正在二楼的走廊上说话,用的是阿尔巴尼亚语,凯也听不出来说的是什么。

利用智能手表的扫描,凯知道二楼的人并不多,其中两个在房间里睡觉,一个在看小电影,另外两个就是在走廊,他们彼此之间隔的有点远,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惊动其他人。

可就在凯要动手的时候,两个人突然一边说,一边朝三楼楼梯走来,正中下怀,凯默默的退了回去。

等到两人走到楼梯处打算走上去的时候,凯突然冒了出来,一枪打中其中一个的喉咙,另外一个更干脆,被凯一匕首从左眼捅了进去,瞬间就见了他们的上帝。

把两人的尸体丢在一边,凯没有浪费时间,直接找上了其他人。

看小电影的那个,凯一脚踹开房门,然后一枪爆头。另外两个也差不多的待遇。

不过在搞定了二楼的同时,一楼也发现了不对劲。

安装了消声器的手枪虽然没出多大声音,但人死时出的惨叫和倒下的动静却遮掩不住,一时间楼下的匪徒冲了上来。

既然被发现,那就没有继续隐藏的必要了,事实上要不是因为那些女孩,凯完全可以从中正门杀进来,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

换上一把从匪徒房间里拿到的UZI冲锋枪,直接堵在楼梯口,直接扫射!

噗噗噗噗噗!

一群人堵在楼梯,简直是就是最好的靶子,凯都不需要瞄准,直接上去一阵突突,那帮人就损失惨重。

凯丢掉已经打空子弹的UZI,拔出依然是从他们那里顺来的西格绍尔P226,挨个点名!

只留下了三个被打断四肢的活口。

凯带着三个活口来到一楼的一个房间。然后从一楼的一个厨房里找来一堆刀具和餐具。

三个倒霉蛋被凯绑在了椅子上。

“现在,我问一个问题,你们每个人都一次机会回答,如果……”

凯话还没说完,三个人还挺硬汉,纷纷对开吐唾沫,嘴里骂骂咧咧的。

看着自己皮鞋上的唾沫,凯撇撇嘴:“我杀了你们那么多人,你们不会以为我会手下留情吧?现在和我装硬汉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对方依然羁傲不逊,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

凯笑了笑,这种人他见识的多了,人总是喜欢高看自己。凯会让他们明白,他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硬。

“第一个问题,昨天你们抓的那个美国女孩在哪?”

呸!

其中一个家伙再次吐了凯一口唾沫。

凯的回答也很简单,反手将一把尖刀插进了那家伙的大腿上!而且伤口完美的避开了大动脉。不仅如此,凯还趁着这家伙张嘴打算惨叫的时候,将一块破布塞进的他嘴里。

“我不喜欢惨叫,那声音吵的脑仁疼。”说着凯看向第二个人,那个人没那么刚,可凯一看他不说话,立刻拿起了一把……勺子?凯看了看勺子,笑了笑,然后翻过勺子用勺子柄插入了那个人的大腿!

剧痛让那家伙双眼都翻白了,要知道要将钝器插进人体,那力量可想而知,那完全是撕裂伤,造成的痛苦比利器扎进去要疼的多!

来到第三个人身边,凯看了看他的样貌,觉得他是一个硬汉,所以压根没问,就把一把餐刀插进了他的身上。

接着来到第一个人面前,拔出破布。“想起来了没?那个女孩去哪了?”

不说话。

噗!

这次是叉子。

第二个人。

“女孩去哪了?“

不说话?

噗呲!

这次是一根烧烤铁钎!因为有点长,所以直接将这家伙的大腿扎了一个对穿……特别疼。第二个人华丽丽的昏了过去。

羞羞漫画在线漫画入口;母亲的桃花源里流水

羞羞漫画在线漫画入口 第一章

出了十万大山地界,平原、湖泊等渐渐多起来,组成丰富多彩的地貌。

在《九州地理志》里,南疆可以笼统的划分为两大区域,分别是“十万大山”和“极渊”,两个名称代表着两个雄踞南疆的大势力。

万妖国和蛊族。

“为什么《九州地理志》上没有写南疆的美食?”

慕南栀盘坐在小溪边的岩石上,捧着一本蓝皮书,专心致志的阅读。

苗有方和红缨护法负责料理食物,白姬趴在一边等吃的。

“那你就要问儒圣了。”

许七安在她身边坐下,笑道:“可能儒圣不爱美食吧。”

《九州地理志》是儒圣踏遍九州,历时三年所著,比较简单的记录了九州各地的山川地貌、河流分布,以及民俗特点。。

后来的《大奉地理志》是儒家后人模仿儒圣所著。

慕南栀信以为真,说道:

“不过山川地貌,还有散落各处的部族,记录的倒是挺详细的。”

她看着看着,忽然嘴角抽搐一下:

“这都是些什么蛮夷野人?”

南疆部族无数,少则几百人,多则数千人,像星星洒满天空一般,散布在南疆各地。

他们的习俗非常奇怪,在慕南栀看来,简直是不开化的蛮夷。

许七安拿过《九州地理志》,凝神一看,上面写到南疆西边三百二十里有一个部族,曰“犬神”,该部落有一个习俗,男女成年后,必须与一种叫做“角犬”的怪物成亲,结为伴侣。

从此一起生活,一起打猎,生死相依。

许七安再往下看,发现这种叫做“角犬”的怪物,特点是群居、通人性,凶猛好斗。

就生活在“犬神”部族周边区域。

“这是大自然的选择啊。”

许七安站起身,一手握书卷,一手负背,摆出教书先生的姿态,给慕南栀科普:

“任何习俗和文化的诞生,都与周围环境有关。可以说,环境决定了文化。比如咱们中原的农耕和北方妖蛮的游牧,是环境所决定的。”

慕南栀听的一知半解,似懂非懂,蹙眉道:

“那,那他们和角犬成亲也是环境造成的?”

“书上说了啊,“角犬”这种怪物,生性好斗,又通人性,它们无疑是极好的伙伴,你就理解成了搭伙过日子吧。”

“那他们怎么繁衍后代?”

慕南栀眨巴一下眸子,装模作样的摆出天真无知的表情。

不知不觉,话题就带了点颜色………许七安嘿嘿道:“我就知道你最好奇这个。”

慕南栀瞬间破功,红着脸“啐”了一口,装不下去了。

“我觉得这更像是一种比较尊重的驯服,角犬通人性,有相当高的智慧,不是寻常犬类能比,所以无法驯服。在与我们中原接触后,犬神部族发现“成亲”是相当隆重的仪式,于是模仿了这种仪式,以表示对角犬的尊重。而角犬也接受了这种仪式。”

许七安给出自己的判断,这里的成亲和中原人族理解的成亲可能不一样。

“那你再往前翻三页。”

慕南栀说。

许七安依言往前翻了三页,上面记载一个叫“盘”的部族,该部族的族长,有权力在年轻男女成亲时,夺走新婚女子的初夜。

“这总不是环境决定的吧。”她掐着腰。

许七安摸了摸下巴,反问道:“你知道狮群的权力结构吗?”

慕南栀摇头。

“一只雄性统治一群雌性,在雄狮刚统治这个群体时,它会把前任的幼崽统统咬死。这个初夜吧,其实是差不多的道理。”许七安振振有词:

“你想,万一这些新娘里,有人因此诞下族长的子嗣,那么他的血脉就得以延续了。这和环境关系不大,但和生灵繁衍后代的本能有关,开枝散叶是生灵的本能。”

他这些话不是胡诌,生灵的习俗本就与环境、以及本能有关,要不怎么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呢。

朴素的俗语里,蕴含着生物进化最本质的真相。

慕南栀想了想,勉强接受,然后又说:

“你再往回翻八页。”

许七安又往回翻了八页,上面记载的部族,习俗是儿子年满十八岁,必须要挑战父亲。输了,会被赶出家门,赢了,会继承父亲的一切,包括父亲的女儿,还有自己的弟弟妹妹。

我特么编不下去了啊,我都没接触过那些部族,怎么知道他们习俗的由来啊……….许七安心里疯狂吐槽。

“慢着,你记的这些部族,为什么都那么奇怪?”

许七安狐疑的看着她。

慕南栀感觉自己被反将一军,小嘴一阵嗫嚅,心虚的侧过脸,假装看别处风景:

“就,就是因为奇怪,所以印象深刻啊………”

不,你让我想起了上辈子听过的一句话“女神也喜欢看爱情教育片”……..许七安腹诽了一句,把《九州地理志》丢一边,接着取出了地书碎片。

【三:丽娜,你和铃音还在船上吗?何时能到青州。】

他乘坐红缨护法,不出五日,便能到达蛊族,考虑到蛊族也属于蛮夷,肯定不会热情好客,带一个本地人过去,有助于减少矛盾。

【五:我在禹州,昨天就在禹州了。】

丽娜回复。

这么快?许七安一愣:【三:谁带来去禹州的。】

漕运不可能这么快,丽娜又是个比武夫还粗鄙的力蛊族,不可能掌控御剑飞行。

【五:我们在船上碰到了二郎兄弟的老师,随他们一起去了青州。前日,二郎兄弟把我和铃音赶出青州。】

你俩是不是抢他东西吃了啊………许七安传书回复:

【认得路吧?】

【五:许宁宴你太小瞧我了,二郎交代过一句口诀:上北下南左西右东,朝着南边使劲冲。】

好家伙,还押韵!许七安看见李妙真跳出来传书:

【二:迷路了问一问路人便成,禹州南下就是南疆,你北上来京城的时候,去过禹州的,不会忘了吧。】

【五:应该不会的。】

丽娜说。

天地会成员一阵质疑。

【三:你要多久才能从禹州到南疆?】

【五:不迷路的话,不被人骗的话,背着铃音跑七天七夜就能到。】

呼……..许七安无奈的吐出一口气,传书道:

【莫要理会陌生人,有麻烦随时找我,我家铃音怎么样?】

【五:能吃能睡能喝,没什么问题。】

嗯,金莲道长以前说过,铃音的命很硬……….许七安正要收好地书碎片,忽然看见李灵素传书:

【诸位,如何统率一支三百人数量的队伍?】

许七安一看就知道出事了,传书问道:【你做了什么。】

天地会成员默默等待李灵素回复。

【七:没做什么啊,就是不允许他们劫掠贫民,不允许他们强暴民女,不允许劫掠商队,所有的恶事统统不允许。我也不允许他们离开村庄,定期给他们发米粮。】

李灵素聚拢流民后,在一处荒废的村庄里盘踞下来。

【七:他们本来还好好的,可没过几天,就想着刺杀我了。】

【二:蠢货,你是在囚禁他们。你平时是怎么管理这些人的。】

【七:不管理…….】

羞羞漫画在线漫画入口 第二章

轰隆隆!

山海世界的大门在湖泊的水底缓缓打开。

这一刻,绿洲的湖水全部倒灌下去,那打开了大门,如一个漏斗,疯狂的把湖水吸收进去了。

这一幕看着十分惊人,震撼人心。

一条庞大的湖泊,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就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曾经的绿洲,清澈的湖水,就像是庞大山海世界里的一抹绿色上那璀璨的蓝宝石。

吸引着无数的人来到这里,在这里安居乐业,扎根在这里。

但是现在,短短的几分钟,蓝宝石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天坑,极其深邃。

在天坑里,一座庞大的门户缓缓升起。

在黑暗的天坑深处,这门户上那些水草,苔藓,藤蔓,全部崩裂,脱离了这道大门。

轰隆隆!

那天坑

文学

下的泥土不断升高,托起了这一道门户。

黑暗之处的天坑,把门户托起来,迎来了第一缕阳光。

天边的阳光照射下来,尘封了一万五千年的山海世界门户,在阳光下绽放出了属于自己的光彩。

咔咔咔!

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

这一幕是极其惊人的,震撼的,以及不可思议的。

这一系列变化惊呆了绿洲上所有人,每个人都呆若木鸡,看着那恐怖的,在阳光照射下,浮现出无尽山海的大门,呼吸都急促起来。

阳光照射下的山海门户,此刻褪去了那尘封的外物,散发沉重的,如山岳一样的气息,还有那尘封地下的锋芒,在阳光下,绽放出了璀璨光芒,直接映射在绿洲上。

而首当其冲,就是蔺九凤。

他站在距离山海门户不远的地方,直视着那道庞大的门户,那璀璨光芒第一个照射在蔺九凤的身上。

然后,才慢慢扩散到绿洲。

轰隆隆!

山岳一样沉重的气息,压得绿洲上的人都呼吸困难起来。

很多人都顶不住,开始跪下了。

有孩子在大声哭泣,十分难受,小脸憋得通红,发紫。

绿洲的人,慌不择路地想逃走。

就连红姑娘都有点难受,护着天道门的人。

但她护不住整个绿洲的人。

山海门户的威势还在继续加强。

而且,那打开的缝隙里,一股股极其可怕的灵气冲出来。

轰隆隆!

如同风暴一样,非常可怕。

灵气是个好东西,很多人都需要灵气。

庞大的灵气也是个好东西,可以让人快速突破。

但是,当庞大的灵气堆叠到一定程度,形成了风暴,那就会要人命了。

这一刻,就有风暴在绿洲诞生。

绿洲那十几万修士,性命一触即发。

蔺九凤扭头看到了,每个人都在害怕。

孩子的哭声。

女人的惨叫。

男人的怒吼。

以及红姑娘埋怨的眼神。

在责怪他,不该这么草率把山海世界打开的。

这才仅仅是个开始啊,绿洲上的人已经承受不住了。

蔺九凤脸色平静的看着,把这一切都收入眼底,转过身来,一脚踏出。

轰!

一个神奇的领域,自他的脚下,开始蔓延,扩散,波及整个绿洲。

轰隆隆!

蔺九凤的领域里,出现大海,升起一轮明月。

也有大道坠落凡间,道韵扩散,十分可怕。

“出世就出世,没必要吓唬别人。”蔺九凤抱着小白猫,身躯挺直,站在山海门户前,云淡风轻道。

咔咔咔!

羞羞漫画在线漫画入口 第三章

见两大世家族人争吵不休,诸葛司马一脸蛋疼,但还是上前劝阻。

“别吵了,大家别吵了。”

“二舅,二叔,都是一家人,别骂娘啊!”

“还有两位老祖宗,大家都稍微注意一下形象”

诸葛司马苦口婆心开始劝架,想让气氛缓和下来。

然而,并没有太大效果。

诸葛元与司马承两人置若罔闻,依旧吵得飞起。

他们的叫骂声如轰轰雷鸣,响彻整个飞舟。

这二人都在说自家场域力量最厉害,想要在口头上争出胜负。

见到这一幕,诸葛司马嘴角微微抽搐,心中嘟囔着。

老祖宗真幼稚,上万岁的人一点都不成熟。

若是被外人看到,还不得笑话死?

……

在吵架这一方面,司马承显然有些不及诸葛元。

他被气得满脸通红,白须直翘。

司马承被逼急,吹胡子瞪眼:“诸葛元你行,你全家都行。”

“有本事别找我们帮忙,自己独立打开混沌星岛的场域啊!

司马承双眼赤红,气上心头。

因为此地存在混沌大阵,远非寻常人能破解。

况且,这里还有令万族心悸的混沌气。

以诸葛家的力量,想要独自进入混沌星海根本上不可能。

所以,他们才会与司马家共同联手探寻。

但谁能想到,他们在外围区域迷失了一个月。

两大家族花费巨大代价,消耗大量资源,才勉强进入深处。

这比他们预想时的计划,损失超过预期太多。

所以,两大家族开始互相甩锅。

但论甩锅能力,诸葛元可是个高手。

他硬生生将司马承怼得无话可说,占据上风。

司马承也是要面子的人,根本受不了这气,直接打算撂挑子。

然而诸葛元才不吃他那一套,冷哼道:“自己来就自己来,怕你不成!”

他可不怕司马承撒手不管,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又岂能说不干就不干?

……

这一幕,令诸葛司马哭笑不得。

两大家族齐心合力都这么吃力,差点迷失。

如今要是再闹矛盾,分道扬镳,估计所有人都得凉凉。

诸葛司马神色肃然道:“两位老祖宗,我们还是快点找到悬天神岛吧!”

“再这么拖下去也不是个事。”

“以我们现在能源储备,支撑不了多久。”

他们如今已经进入到混沌星海深处,危险远超先前。

飞舟外围波涛汹涌,海浪侵袭,威势滔滔不绝。

混沌气恐怖至极,宛若惊涛骇浪般侵袭而来。

每一次都会将飞舟轰撞得剧烈震颤,神光爆散。

那由两件大器构建出来的场域大阵,也撑不了多久。

唯有加大能源供给,才能勉强维持阵法。

若是大家不抓紧时间,等能源耗尽,那可就死定了。

听到诸葛司马的话,诸葛元与司马承神色一怔,顿时反应过来。

他们来这里可不是吵架的,而是另有目的。

为这次混沌星海之行,两大世家千辛万苦准备数千年。

若是因为一些小矛盾,导致功亏一篑,那岂不是血亏?

想到这里,司马承率先冷静下来,道:“老夫不跟你吵,先找到悬天神岛要紧。”

诸葛元撇了撇嘴:“你以为老夫想跟你吵,白白浪费这么多口水?”

他们也意识到事情轻重,暂时放下矛盾。

“好了好了,小家伙们都别吵了!”

“好好掌控飞舟,寻找悬天神岛!”

两大老祖都冷静下来,皆走了出来缓和局面。

见到老祖宗都不斗嘴,两大世家的小辈自然不再继续争吵下去。

大家都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该操控阵法的操控阵法,该掌舵的掌舵。

见到这一幕,诸葛司马终于松了一口气。

……

两大世家操控飞舟,继续前行。

然而就在这时,有人发出了惊呼:“那……那是什么?”

众人凝眼望去,便看到前方海域出现惊变。

海浪侵袭,云海翻涌,似要搅得天翻地覆。

两大世家弟子顿时吓得肝胆欲裂,悲呼道:“不会,遇到什么天灾吧!”

若是寻常地区,他们根本不会担心。

但这里可是混沌星海,周围布满混沌气。

若是这个时候发生天灾,威势绝对恐怖至极,难以抵御。

“不对,那里有道身影!”

有眼尖之人看到无尽混沌之气中,有一道身影正在驰骋。

这道身影威风凛凛,气势汹涌。

他宛若绝代仙,对万灵心悸的混沌气视若无睹!

挥手间震散无数混沌气,令天地分出一条大道。

两大世家弟子身躯剧震,眼中充满惊悚与骇然。

简直太恐怖了!

世间竟有如此恐怖的存在?

此人,到底是谁?

诸葛元与司马承也是满脸惊骇,感觉到后背发凉。

他们都是活了万年的老怪物,见多识广。

但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胆敢在混沌星海深处这般通行。

就算准仙级强者,也绝不可能如此肆无忌惮啊!

诸葛元声音微抖道:“咱们难道遇到什么不详生灵?”

混沌海域太过于神秘,没人能解释清楚这里面到底有什么。

以往也有人深陷其中,最后被抹去神志,变成混沌星海中的小动物。

但哪里有小动物,能爆发出这么恐怖的威势?

司马承眸光惊悚道:“难道说,是昔日的无上强者被侵蚀,还保留着生前的力量?”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清楚这道身影为何不惧怕混沌之气。

真是越想越恐怖,越想越吓人。

众人顿时感觉到毛骨悚然,心头发颤。

以上可能无论是哪一种,都绝对不容掉以轻心。

以他们现在的力量,怕是不可能承受住这等恐怖生灵袭击。

“快开启阵法防御”

司马承连忙大吼,命令弟子将阵法打开。

很快,飞舟升起绚烂光幕,散发出浩瀚莫测的力量。

一道道奇异的场域符文升起,交织缭绕,令大阵绽放无尽神辉。

场域大阵气息威赫,霞光四溢,散发着强烈威压。

这是由两大世家联手布置出来的场域大阵,坚固无比,能抵挡住准仙攻击。

然而,在面对这道身影散发出来的威压,远远不足。

众人神色凝重,如临大敌。

……

而这时,那道身影终于临近。

此人身形伟岸,宛若一株挺拔青松,屹立天地。

通体氤氲缭绕,霞光四溢,被无尽混沌气笼罩。

他立身虚空,仿若与天地融为一体,气息深不可测。

两大世家之人身躯剧颤,心神寒栗万分。

这股气息太恐怖了,仿佛能令天地万灵都臣服。

就连两大世家的两位老祖,此时都满脸惊骇,神色忌惮。

司马承上前一步,语气肃然道:“不知这位道友,为何拦住我等?”

虽然众人猜测这道身影乃是不详生灵,毫无神志可言。

但他们还是抱着侥幸心理,打探一下情况。

能不打,就尽量不打。

此人太恐怖,他们没有一点取胜把握。

然而,朦胧混沌气中传出清亮的声音:“你们,是诸葛家与司马家之人?”

听到回应,诸葛元与司马承神色大喜,道:“是的,前辈知道我们这一脉?”

听到混沌气中传出的回应,两大世家之人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此人既然回应,就不是丧失神志的不详生灵。

可以说,危机暂时解除。

但随后,众人心中激起惊涛骇浪,震撼万分。

既然不是不祥生灵,那到底是谁?

为何能无视混沌之气,在混沌星海随意驰骋?

难不成,这是某个隐世的绝顶强者?

可是,从未听说过有哪个道统出现过如此存在。

这位前辈的修为,绝对无法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