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美女四肢被绑在床扒衣

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第一章

朱棣等人看到李隆基这么抬杠,都是心中火大。

一件事是巧合,难道两件事还能是巧合吗?

朱棣此刻真想喷死李隆基,可他却没有证据。

项羽跟秦国有仇,那是人尽皆知。

可是要说刘邦跟秦朝有仇,这个就不太好说了,总不能说所有的处人都跟秦人有仇吧。

…………

李隆基哈哈大笑,原来抬杠这么爽。

而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陈通:

“谁给你说,刘邦跟秦人没有仇了?”

“这仇还非常大!”

………………

李隆基的啸声噶然而止,那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这印象中没有啊。

长生殿主李三郎:

“不可能!”

“刘邦一个混吃混喝的人,而且还当了泗水亭长,他又不是大贵族,只是盘踞一方的豪强家族。”

“这种家族,那在社会的动荡中,基本上是损耗最小的。”

“他怎么跟秦朝有仇呢?”

………………

朱棣等人一听,陈通说刘邦跟秦朝有仇,都提起了兴趣。

这之前可没有太注意呀。

他们也想知道,刘邦到底跟秦人有什么深仇大恨!

陈通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这也就是很多人不知道的地方。

陈通:

“当年刘邦因为徭役的事情,直接在芒砀山落草为寇,虽然秦朝拿他没办法。

但他的家人就遭殃了。

尤其是吕后,身为刘邦的家人,那在秦朝的律法中是需要连坐的,人家抓不到刘邦,那就抓了吕后坐牢。

吕后被打入了大牢之后,史书上明确记载,那是受到了虐待!

可以说非常惨。

虽然史书没有表述遭受怎么样的虐待,但可以想象,一个女人在牢里,必定是遭了大罪。

而且也正是因为沛县县公,在大牢里虐待吕后,他最后才不敢跟刘邦一起起义。

而且还想要设计杀死刘邦等人。

因为他知道,刘邦知道他们折磨吕后,必定跟他不死不休!”

………………

什么!?

群里顿时炸了。

这可是爆炸性的消息。

朱棣眼睛瞪大。

他从来没有想到,刘邦的老婆还遭过这么大的罪。

他都不敢往深处去想。

一个女人被关入大牢,还特意提到了受到虐待,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诛你十族(盛世雄主):

“感觉这沛县县公就是在针对吕家,针对刘邦。”

“这还不算生死大仇吗?”

………………

吕后此刻的眼睛都红了,想起了那些艰难困苦的岁月,她现在都心中发寒。

眼中涌起了无尽的恨意,恨那些针对自己的混蛋,更恨刘邦。

这个负心人!

她吕雉为老刘家受了多少罪?

结果刘邦功成名就后就见异思迁,喜新厌旧。

每次想到这里,她都恨不得掐死刘邦。

………………

刘邦此刻也摸了摸鼻子,提起这件事,他心里就来气。

他跟秦朝人没仇吗?

这仇大了!

自己的老婆都被人家关入大牢,而且还恶意针对。

他都不敢问,吕雉到底在牢里糟了什么罪,怕自己受不了。

那个时候的吕后,绝对算是沛县的美人,可不是日后的人老珠黄。

每次想起这些,他就恨不得把沛县县公碎尸万段。

………………

曹操咂摸了一下嘴,感觉这里面故事大了。

人妻之友:

“怪不得刘邦不怕项羽对付吕后呢。

感情这不是第1次了。

李老三,这回你还有什么屁要放没?

刘邦跟秦朝的县令,那可是生死大仇,这占领了关中,还能够保持理智,约法三章。

这可不就是为了宣扬自己的仁义之名吗?

这妥妥的就是,利用儒家的学说。

这怎么能算是瞎猫撞上死耗子呢?

你怎么不撞上一个让我看看?”

………………

皇帝们都纷纷点头,大家现在对吕后那是异常同情,吕后为刘邦家族付出的太多,却并没有得到刘邦应该有的宠爱与尊重。

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第二章

二尊长也是了解了林阳的这个倔脾气,必须要让他尝些苦头!

二尊长后退几步,大声道:“江总讲师,此子太过顽劣,不听劝告,你便给他些苦头,莫要伤他性命,待他认输,我会履行生死状上的约定!还你一命!还请江讲师准许!”

“放心,我会尽量留他一命,不过必要的惩罚,绝不会少,此人手脚,今日我收了!动手!”

江淑红大手一挥,喝喊开来。

顷刻间,所有江香书阁的人全部冲了上去。

众人带着满腔愤怒,死盯着林阳,一刹那全部出了手。

嗖嗖嗖嗖....

无数银针飞梭过去。

连带着的还有各种恐怖毒粉及诡异手法,全部扑向林阳。

每一个人所用招式皆是致死招式!

密集森冷!

恐怖绝伦!

上清宫人见状,头皮都麻了。

“这是杀人!”

有人惊呼出声。

“住手!”

二尊长也是竭力呼喊。

虽然江淑红答应留林阳一条性命,可这些弟子是没打算留情!

林阳侮辱了他们的宗门!更是让江香书阁颜面扫地!

他们对林阳的痛恨已经到了一个极点!

他们不打算留情!

再者,法不责众,这么多人一起出手,到时候林阳死了,也不知会是死在谁手上!他们担心个什么?江淑红岂能因为这个而责怪这帮弟子?

于是乎,他们竭尽全力,要将林阳置于死地!

看到这些弟子压根没有停下的意思,江淑红也没有出言制止的打算,二尊长心急如焚,再是按奈不住,打算亲自出手先救下林阳再说。

可就在这时...

嗖!

林阳突起一阵,朝前猛甩。

霎时间,他的跟前出现了密集无比的修长雪芒,那些飞来的银针尽数被这些雪芒所拦下。

叮!叮!叮!叮...

清脆的撞击声响个没完。

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第三章

那棍状物的直径,超过了许多人的身高。

德克.诺维茨基身高接近两米,大概跟棍状物的直径持平,但是他的手在棍状物面前却显得无比的渺小。

可是,他就是敢用一只手就去承受这一跟棍状物所带来的冲击。

伴随着一声巨响,德克.诺维茨基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后退了数步。

不过,也仅仅只是退了数步,德克.诺维茨基就已经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白色的蒸汽,从他的手掌心位置飘散开来。

他的整个掌心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

除此之外,德克.诺维茨基没有任何其他的变化。

“呼!”德克.诺维茨基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十五星,完全承受,通过。”现场的工作人员大声喊道。

随着工作人员的声音响起,天龙榜上,德克.诺维茨基的总星级变成了六十星。

满星!

虽然大家都知道德克.诺维茨基厉害,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想到,德克.诺维茨基竟然能拿到六十星满星!

这是何等可怕的实力?

在这样的成绩面前,后面所有人的成绩都将不值一提。

哪怕是再出现一个满星的强者那又能如何?

第一个取得满星的人,注定会被所有人铭记,注定了会载入史册!

“德克,德克,德克!”

一些外国的观众,武者高呼着德克.诺维茨基的名字。

他们的声音并不大,但是此时所有龙国人都没有了声音,所以他们的声音一下子就充满了整个体育场。

德克.诺维茨基环视众人一眼,而后看向了林知命那边。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德克.诺维茨基对着林知命举起了自己的手,竖起了拇指,再一点点的将拇指往下倒转。

这时候,没有任何人站出来指责德克.诺维茨基,甚至于没有人骂德克.诺维茨基。

德克.诺维茨基已经用自己的成绩堵住了所有人的嘴。

许多龙国人都看向了林知命。

他们多么希望,这时候的林知命能够站出来用自己的成绩震撼所有人。

但是,这注定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林知命第二轮海选也不过全十星的成绩,现在才两个月过去,他实力进步再迅速,那能进步多少?给个全十一星十二星的,够了吧?

或者给你一个全十三星?

那有有什么意义呢?跟德克.诺维茨基比起来,那样的成绩没有任何价值。

就在这时,林知命动了。

他对着德克.诺维茨基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然后竖起了中指。

这是一个全世界通用的手势。

谁也没想到,林知命在这时候竟然会对着德克.诺维茨基竖起中指。

要知道,德克.诺维茨基可是一个全六十星的强者啊,甚至于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人啊!

林知命这是想死么?竟然对他竖中指。

德克.诺维茨基脸色微微一沉,随后冷笑一声说道,“林知命,只有全六十星,你才有挑战我的资格,不然的话,你连挑战我的资格都没有。”

说完,德克.诺维茨基转身走向了比武台。

现场德克.诺维茨基的支持者们在欢呼着,似乎是在欢送他们的国王。

“操,真想当面干他!”赵吞天咬牙说道。

“我们的最终目标是获得圣王,不是六十星,多少星对我们而言没有任何意义。”萧晨天说道。

“道理是这样的,但是至少今天,这个舞台是德克那个傻逼的了。”赵吞天说道。

“这叫什么话,当我不存在么?”林知命不满的说道。

“你在不开启最强模式的情况下也能六十星?”赵吞天问道。

“不知道。”林知命耸了耸肩,说道,“现在的我,还是挺强的。”

“那就看你表演了!”赵吞天拍了拍林知命的肩膀。

林知命笑着点了点头。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波波的武者站到了比武台上接受测试,天龙榜前两百的名字也不断的变化着。

期间,齐天跟布逸仙也相继上场。

他们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进入了天龙榜前三十,参加最终的决战已经不成问题。

黑龙王第三个被抽中,他的成绩要更好一些,位列天龙榜第十一。

如果不是防御力弱了一些,黑龙王甚至于可以进到前十。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黑龙王是刺客,脆皮是所有刺客的短板。

突然,体育场里响起了惊天的欢呼声。

林知命看向显示屏。

这一轮的十个名字已经出现在了显示屏上,其中有一个名字是张爽。

难怪欢呼声会如此巨大!

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纯黄情欲小说

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第一章

顺天府,皇城。

宣治帝李检端坐在龙椅上,安静地听着百官一个个地禀告政务。

随着锦衣卫和东厂的设立,宣治帝对朝廷和百官的控制逐渐步入正轨。

新任刑部尚书出列禀告道:

“启奏陛下,关于严松案,经过臣等严审,已经查明涉案大小官员七十四人,具体名单在此,请陛下御览。”

宣治帝闻言摆了摆手,示意王大伴上前接过名单。

接过名单之后,宣治帝也不打开,只是拿在手中把玩:

“爱卿乃是刑部尚书,天下刑法,由卿宰宪,依卿的意思应该怎么处理?”

这新任刑部尚书是楚党张庸手下的,此时楚党在朝中的主要对手自然就是东林党了。

“微臣认为,应当仔细甄别这些官员,是否是贪蠹无能的,是否是颇有功绩的,有功的加以勉励,多加劝诫,有过的,依法治罪,绝不姑息!反而不应该一杆子打死。”

刑部尚书话音刚落,吏部尚书出列反驳道:

“老臣异议!严松当政是刚愎自用,任人唯亲,观闫茂青此人,懦弱无能,却能恭居直隶总督的高位。”

“由此看来,严松用人即使是有才能的,那也是死忠与他的结党小

文学

人,若是任由这些人留在原位,他日生起歹意,恐怕危及社稷!”

都察院下面的一个监察御史闻言当即出列反驳,丝毫不顾自己只是一个七品小官,对方是吏部尚书。

一时间朝中又是吵成一团狗屎。

过了一会儿,宣治帝停下了晃荡的小短腿,笑道:

“严松乃是先帝首辅,先帝在时,严松把持朝政长达七年,天启一朝,朝中大小官员多多少少都与其有关。”

“若是弄个严党的党锢,朝中爱卿怕是多少都有牵连吧。”

顿了一顿,宣治帝将名单递给王大伴道:

“这名单朕也不看了,你就当着众爱卿的面烧了吧,其中真的有才能的,朕也不下旨警告了,昏聩无能的,自有考成法考核。”

“下一议吧!”

见此情形,楚党和东林党的一众马仔都是偷偷打量了一下各自的大佬。

只见张庸、汪义真和林世昌等人都是默不作声,毫无表示的样子。

新帝登基之初的确是要扫清朝堂来清除旧势力,但是如今宣治帝已经初步坐稳了帝位,严松的势力又在方方面面都有影响。

若是真的狠下心用力清除,必将会导致地方动荡,不利于接下去宣治帝的谋划

文学

此时倒不如春风化雨,由各方势力自己发挥,能分化拉拢消化多少严党旧势力,就看各方各凭本事。

待王大伴指挥着小太监将火盆端上的间隙,宣治帝淡然道:

“议下一项吧!”

“启禀陛下,如今燕国急攻之下,九边各镇都是接连吃紧,又值年底,今年的军饷还未足额调拨!”

宣治帝闻言扯了扯嘴皮,淡漠道:“交由户部着办吧!内阁尽快拟个条陈递上来。”

“启禀陛下,户部无银,今年各省的…”

户部尚书话还没说完,只见宣治帝突然打断道:

“这些事先放一放,众卿先议一议燕国顾长信杀入甘肃的事吧!”

李慈站在玉陛下一直都是闭目养神的状态,只是听到这个议程突然睁开了眼,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林世昌。

这是东林党和李慈一手主导,宣治帝幕后推动保持默认的国家大战略。

按理说三方应该都有默契才是,但是宣治帝此时提起就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第二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3-26 09:02:59


Fikker/Webcache/3.8.1
</bo

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3-26 09:03:00


Fikker/Webcache/3.8.1
</bo

乱女小芳全集第一章、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乱女小芳全集第一章 第一章

这是想要更多东西,还是婉转的拒绝方式?

芬看着眼前和蔼的笑脸,却完全判断不出什么来。即使是从心跳、眼球活动、出汗程度等地方观察,也猜不出玛呵塔卜的任何心思。

所以芬只能选择加重手中的筹码。但却不是用增加数量的方式,而是打算清楚地告诉对方,自己所承诺的东西是多么的有价值,并非只看到表面,她认知中的肤浅之物。

用着同样充满自信的笑容,芬说道:“如果法圣阁下愿意听一听有关这套衣服的介绍,了解您可以做出多少种选择。我想您对这套衣服的价值,会有完全不一样的想法。到时候,我们再来讨论交换是否等价的问题吧。”

玛呵塔卜点点头,说:“当然可以。”

芬也不多说废话,召来三个学徒,就让他们将制作一套汉服的可选择需求全部列出来。光是哈露米所展示的服装版型,就有洋洋洒洒数十种。

不要看当初林只是画了几种样版,事实上他画的,也并非原汁原味的汉服或唐装,而是参进现代元素的改良服饰。但就这样,也足够几个

文学

女人脑洞大开了,多少加进了她们所独有的风格。

衣、裙、外衣类的都画了数十种。删除掉模样相近的,再交错搭配,而后又删掉搭配起来不合适的种类,这才留下现在哈露米所展示的六十三种服装版型。

每一种版型又有适合的图案风格。然而不管是虫鱼鸟兽,或是山水花草,又跟配合的服饰色调息息相关。

而在展示图案

文学

与色彩时,李奥纳多敏锐的反应与鲜明的评价意外地抢眼。

因为哈露米利用储存数据魔石所展示出来的图、图案、色彩都是分开来的,没有办法随意合在一起,给人一种试装的直观感。可以试装的布娃娃系统,在首棺上才有。她带来的储存魔石,只能展示平面的图片而已。

但李奥纳多却可以从各种搭配中,在纸上快速地描绘出大略的模样,以及清楚地描述自己对如此搭配的感觉,供人参考。而一位男性的细腻观点,对几个女人来说不可谓不重要。甚至两个少女和玛呵塔卜的学生在旁边听,都会有一些特别的感受。

当哈露米和李奥纳多的展示告一段落,玛呵塔卜还没能做出任何决定时,卡雅一出来,又是一记重磅攻击。水镜术屏幕上所展示的文件数据,是上百种魔法或魔法阵式,这些都是确定能在两阶段附魔中所使用。

一些产生效果不明显,或是明显搞笑的魔法,早早就被删掉了。所以能够留在列表上的魔法,实用性绝对没话说。

最让玛呵塔卜吃惊的是,列表上的魔法不是只能选择几个,而是可以选择几十个!只是选择的数量愈多,整套衣服就需要额外的权能供应也就愈多。至于两个阶段附魔云云,她更是听得云里雾里,整个人茫茫然。

什么第一阶段适合恒定式的固化魔法,限制是一个总额上限。在累积量处碰到那个上限之前,理论上是可以持续选择要附加的魔法。

然后第二阶段又跟有控制需求的有关,所以可以选择主动性或被动性的魔法。而使用的条件需求又是什么,是自动触发式,还是主动控制式。

当然,两个不同阶段的附魔方法,芬等人并没有详细介绍。

再者,附加魔法的主轴是什么?要不要加入攻击类型的魔法?以及最麻烦的部分,魔法与魔法之间的相冲突有哪些?该怎么解决。是弃用,还是依序使用,或随机数决定使用何者,只要不同时使用就好。

三个学徒,一整套组合拳打下来,哪怕是身为法圣的玛呵塔卜也是头昏眼花,更不用说她的学生了,就算已经是魔法师位阶也一样。她们也许还没搞懂这套衣服完成之后有多强大,但已经可以理解,有这么一套衣服后,其他非武器类的魔法装备,都可以扫进垃圾堆了吧。而这也是事实。

按照林利用提花机制作可附魔的丝绸,理论上附加魔法的可能性为无限。用一句话形容,就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穿上这套衣服就无敌了,因为这几套汉服都和汽车制造与研究中心的订制车一样,有着相同的弱点,那就是没有一个稳定且无限供应的权能来源。一旦耗尽权能,就只剩下材质本身的特性了。

但这些小细节,玛呵塔卜并不甚在意。因为很多时候的战斗,争得不过是一瞬间的机会。有一项装备可以提高争取到这个机会的可能性,那么它就有价值了。所以理解这一切的法圣,激动地问道:“这些事情,真的有可能做到?”

芬乐呵呵地朝着两个学徒使了个眼色。金发少女起身,双手拢在水袖之中就这么一甩!流光由上而下闪过整套九龙服,霎时间她就为自己附加了六种辅助魔法,整个人的气势完全不同。

乱女小芳全集第一章 第二章

就在这时。

“欢迎道友前来我们悬宇联盟!”

悬宇盟主悬心远上前一步,面带微笑,对着苏浪拱手说道。

“嗯,听闻悬宇联盟有志于在大争之世中寻求超脱的机会!”

苏浪做出冷傲的样子,淡淡的点了点头,“故而,我来了!”

“哈哈哈哈!”

“在下最喜欢的就是志同道合的强者!”

“道友想要加入我们悬宇联盟,在下是求之不得啊!”

悬心远听闻苏浪之言,对其冷傲的神情不以为意,脸上露出非常热情的笑容。

“对对对!”

“阁下愿意加入悬宇联盟,我等热烈欢迎!”

“阁下加入我们联盟,定能成为盟中的中流砥柱!”

“欢迎阁下加入,有了阁下,我们如虎添翼,可大有作为!!”

“……”

经开宇、巩星火和穆咏歌等人也是纷纷开口,笑容满面的说着漂亮话。

虽然苏浪现在身份不明,但总不能冷着脸来一句:道友先撤除防备,让我们检测一下!

何况。

在他们看来,苏浪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而悬心远和惊云子的想法一样。

即便来者有别样心思,只要留到最后,就能将其拖入大战。

到时候什么来历都不重要,就算是三大古势力的人也一样!

他们甚至巴不得三大古势力的人跑到凌虚碎域之中来参与大战,而不是眼看着三大古势力手持三大化宙珠,一边避战,一边镇压寰宇白界的扩张。

大争之战,人数越多越好,越强越好!

此刻。

众人表示热烈欢迎之后。

“嗯!”

“多谢各位了!”

苏浪也抬起手,对着众人略一拱手。

“对了!”

悬心远抱拳问道,“敢问道友尊姓大名!”

“你们叫我傲天就行。”

乱女小芳全集第一章 第三章

“砰!”,就在混乱的这时,枪声忽然响起,紧接着痛苦的哀嚎就忽然响起。

正在纠缠成一团的几个人也被枪声惊到,下意识看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地面有几个犯人在痛苦地翻滚着,甚至可以看到他们身上长满了大量黄绿色的斑点,甚至还在不断地扩散着。

”那边怎么了……“,路飞疑惑地看着那边,就看到一个人想要扶起其中一个倒地的人,但刚碰到,他的身体就染上了那些奇怪的黄斑,并痛苦不已地倒在地上哀嚎着。

“你们要小心点才行呢,这玩意是接触感染的疫病,碰到了就会传染。”,不知道什么回来的蝎子人戴着手套的双手上举着两把奇怪的枪,冷笑着拿枪指着地面上浑身长满黄斑的、痛苦哀嚎着的犯人说道,“这些家伙就是反抗的下场,敢做出奇怪举动的家伙,我就用这子弹给你来一枪!奎因大人十分喜欢制作东西,制作机关武器和病原体是他的兴趣。这就是奎因大人特制的疫灾弹!”

“!!!”,听到蝎子人的话再看看满地惨叫着的犯人,其他人也知道他手里的枪不是说着玩的,但是就是这样,他们更加不敢反抗,生怕下一秒那些子弹就会射到他们身上。

“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就在这时,附近一个破破烂烂的牢房里传来一个沙哑的笑声,,“告诉他们吧草帽小子,告诉他们还有希望。还有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打倒凯多的机会。叭叭叭叭叭!!”

不仅那些犯人们,就连那些看守们都被吓了一大跳,“禁止打开的牢里居然传来人的声音??那个不是猛兽吗?”

“原来你们不知道吗?”,巴巴努基瞥了一眼那些大惊小怪的看守们,无所谓地说出牢房里那个人的真实身份,“那个牢里收押的不是猛兽。只要给他吃工厂废水里的鱼直到他死为止,大蛇大人在13年前就这样下的处刑命令。我们也不能违反大蛇大人的命令,更没想到他就这样一直活了下来。本来他是第一个要处决的男人,毕竟他可是赤鞘九侠之一!”

“什么??”,听到他亲口承认了赤鞘九侠还活着,大部分人都诧异地大喊出声,“他们不应该都死了吗??”

巴巴努基则准备趁机除掉那个一直死不掉的家伙,抬手一指那个破烂的牢笼喊道,“去杀了他!现在还能说那家伙死于事故了!”

“是!!”,不想再被路飞打飞的数十个看守立刻自告奋勇地朝着那个牢笼跑去,准备一击除掉传说中的赤鞘九侠之一。

千钧一发之时,干部塔那边传来一阵轰鸣,紧接着一个粗壮的忍者身影飞了出来并把钥匙和一把刀扔进了牢里,“河松!在下不辱使命,把钥匙和刀拿出来了!”

“雷藏??”,还被很多人紧抓着的路飞看到那个大脸忍者,赶紧喊道,“先来把我救出去!”

”在下明白!“,雷藏点点头,立刻过去救人,免得他被那些疫病传染了。

之前就潜进来的阿菊刚才趁着混乱就过去河松,解开了他身上的镣铐后两人就合力轻而易举地打飞了挡路的看守。知道情况紧急,多年没见的两人也只是互相点点头后便忍下激动先出去外面帮忙。

兵爷也趁着刚才的混乱拿到了一把不错的刀,此时干劲满满地朝着那些困住路飞的人跑去,丝毫看不出最开始时候的颓废。

看到那些犯人还在紧紧缠着路飞,再听到他们丧失斗志的话,兵爷知道如果不让他们知道真相的话,到头来只会变成自己人打自己人。

想到这,他立刻对还用面巾遮住脸的雷藏和阿菊说道,“阿菊,雷藏!快向大家表明身份吧!现在需要激起大家的斗志!戴着头巾可做不到这一点啊!”

刚好跑到路飞附近的阿菊和雷藏互相看了一眼,也知道兵爷说的没错,随后两个人就默契地解开了头巾。

阿菊拿出一个面目狰狞的面具戴上,遮住了那张漂亮的脸后一下子气势凛然起来。河松也走了过来,本来就神似河童的他带着斗笠,即使被关押了13年也依旧精神满满。

三位赤鞘九侠的亮相一下子惊到了那些犯人,再加上兵爷也走了过去时他们更是因为眼前复活的传说级别的人物而目瞪口呆:

“那个面具,不是火之国第一的美青年剑士残雪菊之丞!!他不是死在御田城了吗??”

“还有那个!应该就是福禄寿的对家忍者雾之雷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