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在车里想要你、酥肉小桃花

宝贝在车里想要你 第一章

要说奚置骁真正对梁宝贝有亲近感,在十六姑奶奶归宁又离去的那天,此前,梁宝贝刚让奚置骁耳目一新,亲戚们说她出身不正,被她当众驳斥,结果父母亲撵走亲戚,以奚置骁对家中地位的了解,不和父母亲走动的亲戚貌似会有遗憾。

梁宝贝办完这件事情,不慌不忙的吃席面去玩耍,一点儿也没有受到影响。

奚置骁从小受到家中教导,而他比梁宝贝大上几岁,这一年他的年纪是寻思下这些亲戚以后的地步,倘若他们还有恢复往来的想法,自己又应该怎么做呢?

奚家是骄傲而又强盛,奚置骁这样说却不是带着骄傲,而是撵出去的这些女人们刚离开,他们的子弟就和奚置骁说好话,觉得母亲丢了颜面,让奚置骁在江氏面前求情。

奚置骁就考虑一下,而去说了,江氏为他解释一下这些话的严重性,再说:“只要宝贝不生气,过些时日,亲戚们还可以上门。”

奚置骁高兴道:“母亲,刚才我问过宝贝,她说不生气。”

江氏嫣然:“算你有心,其实这也是你应该做的,你是表哥,又是主人,不过呢,也算你没下心思,倘若是你遇到这事,你闷在心里,别人问你时,你也会说无事无事,你啊再去问问,宝贝真的不生气,还有你十六姑也真的不生气,这事情才能作罢。”

“为什么不提到十六姑丈呢?姑丈是一家之主,他不生气才最重要吧。”奚置骁问母亲。

江氏在他额头上点一指头:“这同样是算你有心想到,可是你又算不下心思,你姑丈那里怎么能问?他是殿下,冲撞殿下是死罪,你姑丈不提的话,自有你父亲和叔伯会好生的款待他,至于这事情再往你姑丈面前揭开,那就算了吧。”

奚置骁走出来,他明白了,父亲仅是撵出亲戚,并没有因为姑丈是殿下而治罪,这已经是偏向亲戚,母亲说的对,现在还是让宝贝先说不生气,毕竟这些难听话是从宝贝那里出来。

他带着手捧东西的小厮,又来寻梁宝贝:“这些是我心爱的,全都给你。”

梁宝贝纳闷:“为什么?你刚刚说赔礼,已经送我好东西。”

“可这些,我还是想给你。”奚置骁看似大方模样。

梁宝贝明白了,笑道:“不用再给,我不再生气。”

奚置骁夸了她一通,尽主人职责陪伴表妹这个客人,两个人又聊到接回奚端秀的事情。

奚置骁从小看习惯江氏对待姬妾,对十五姑回南兴后的日子深表怀疑,正如奚端秀从小看习惯江氏对待姬妾,她认为凡是与晋王有染的女子,都应该匍匐于她。

不过奚端秀认为的与晋王有染,并不是都有证据,比如承平伯夫人先开始并没有和梁仁有染,奚端秀本着她的丈夫最优秀,她的地位人见人想夺,一概的打入“有染”行列。

奚置骁没有当面说出来,他侧面的询问梁宝贝:“接走十五姑,可让她住在哪里呢?”

“我家宅院比你们家大呢,你们家这些地方要住全族,我家里只住父母亲和我,再就是两个姨娘,两个姨娘去年说礼佛,母亲给她们翻盖小香堂,由着她们在里面住着,从不约束。”

梁宝贝会说话就处置孩子们间的事情,杂而乱,喧而闹不比大人们的公事简单,她懂得什么是不约束,什么是约予自由。

“隔上几天,我就去看姨娘过得可好,母亲说我大了,宝贝多管事情,姨娘们很喜欢我,她们要新种花草,都让人来问我,我没有看到姨娘们不高兴。”

梁宝贝回答的直直白白,奚置骁还是有些半信半疑。

十六姑走的这天,尤桐花客套几句:“我去接十五姐姐出来?”江氏等女眷,从老到少都劝她打住,说好听的是:“你是王妃,纵然姐妹相称,你也是那正娶的,从大门走花轿,名分相关,你不能去。”

难听的是:“亲戚们轮番劝,她不肯来,别理会她。”

于是,就梁宝贝去了,江氏让奚置骁好生陪着,怕奚端秀发疯,一同去的还有奚重锦夫人、奚重辰夫人。

“十五姨妈,我来接你了。”梁宝贝只喊了这么一声,接下来就由奚置骁、奚重锦夫人、奚重辰夫人在门外劝说。

奚端秀怎么听也是家里人容不下她,她手中有钱,唯有冷笑和怨恨,不是她不离开家,而是她的兄嫂一对虚伪的人,不会放她离家别居。

她不肯出门,奚重锦夫人说算了的时候,梁宝贝不肯放弃,又请奚重辰夫人帮她说了第三声,三声已过,梁宝贝登车离去,留下在奚置骁眼睛好生洒脱的身影。

以后他们往来频繁,奚置骁很喜欢往南兴送年礼,过年抽不开身,也会有个节日送节礼,梁宝贝的追求者众多,让奚置骁危机重重,

这份情意,就这样暴露在尤桐花的面前,尤桐花在奚家赠送的陪嫁面前露出口风,很快奚重固和江氏奉着家中长辈赶到,把小夫妻的亲事定下来,双方皆大欢喜。

梁仁还是奚家眼里重情重义的那个,奚端秀出嫁到武家,长辈们更不怕她听到,把梁仁和十六姑奶奶大大的夸奖一番,这门亲事缔结奚梁结盟佳话,奠定奚家坚定不移支持晋王。

上一代的情意,到这一代,由小夫妻延续下去。

…..

梁望认识南宫兰,不知算天意,还是意外。

梁仁带着全家人巡视全国,这辈子也就那一回,回京去繁琐的公务缠住他,让他脱不开身。

他带着全家回到南兴小住,先去宁王府,又去楚王处,再由东临往北,沿着海岸线往北方的定王和川王处去。

临时发生一件事情,梁仁绕过京城,从京城的东侧省份转道京城的西侧往北,进入阳山分支后,是南宫大将军管辖地盘。

梁宝贝想到南宫青,奚置骁也想到这个试图夺自己亲事的家伙,梁宝贝想见见旧友,奚置骁想打击情敌,摄政王此行名单上有南宫名,尤桐花和梁望没有意见,一家人去哪里都好。

他们微服前往,南宫名郑重接待,南宫夫人也仅知道这是南边来的客人,丈夫让她亲手做羹汤。

让人去知会军营里的南宫青回来,世子梁望暂时由亲戚家的男孩子陪伴。

宝贝在车里想要你 第二章

木通道:“这就是小北村的规矩,他们历来是做来往客商的生意,不掺和当兵的事儿,村里在府城衙门也有靠山,所以牛夫人要约束好亲眷们,别让她们进村惹事儿,不然咱们都得被赶出小北村。要是惹的事儿太大了,还能被小北村的人给乱刀砍死!”

匡氏惊了一把:“这么严重?”

木通叔点头:“小北村在这里住了几百年了,算是地头蛇,大家好好相处,休整几天就走,别找事儿。”

牛大豹吼道:“听到没有?可别跟我们找事儿!”

又催促道:“赶紧去营地,把那群婆娘拎出来训一顿,免得她们太横,得罪了村里人,给咱们招来大麻烦!”

“诶诶诶,我这就去。”匡氏知道地方难找,是不想被赶出去的,赶忙坐着马车去了营地,训了妇人们一顿。

一刻钟后,秦三郎他们也来到了小北村。

“大人,夫人!”木通叔看见他们很是高兴,是寒暄两句后,就把他们带去了秦家营地,指着营地不远处的一座院子道:“这是万村长家以前的老院子,快十年没人住了,我给租了下来,用艾草熏了几天,换了新床铺跟窗纸,墙上还钉了两层粗麻布,是干净亮堂的,大人跟夫人放心住着。”

纪贞娘听到很高兴,是掀起车帘,很是羡慕的道:“还有屋子住?”

她看向顾锦里,想求又拉不下脸的,最后还是谢槐花帮她开口了:“秦夫人,那院子瞧着屋子挺多的,能不能匀一间出来给我们夫人?”

谢槐花养了快一个月的伤,算是大好了,前几天就开始过来伺候纪贞娘。

顾锦里瞅一眼纪贞娘,问道:“你想住屋子?”

纪贞娘点头:“……缩在马车里,身子骨都酸了,住屋子里,比较暖和,手脚也抻得开。”

“想住就直说呗,还跟我装,下次再这么装,你别说屋子,是连一根柴火都别想得到。”顾锦里说完,是吩咐小吉:“你去请章嫂子一家,让她们家也来院子里住。”

顾锦里见这座院子挺大的,是正房三间、外加左右厢房各两间、还有厨房、柴房跟茅厕的,够他们三家人住了。

至于牛婶子,她要镇着牛家营地的妇人们,就不喊她了。

而路氏是姚总旗的媳妇,算是下属的媳妇,不是百户夫人,所以不用喊她。

“是。”小吉很快去了章家那边,见到韩氏,把事情跟她说了。

韩氏没有抻着,爽快的答应了:“我们这就过去。”

毓姐儿很高兴,是道:“娘,我先带着弟弟跟韩嬷嬷过去吧,您还得安顿随行的亲眷。”

韩氏笑道:“你这是想早点过去跟你秦婶娘玩?成,去吧。”

“谢谢娘。”毓姐儿是给韩氏行了一礼后,牵着奕哥儿,带着韩嬷嬷跟一个丫鬟先去了院子里。

“秦婶娘。”毓姐儿一进院子里就喊着,见到顾锦里后,是给她行礼问安,接着才问道:“秦婶娘,我家住那边厢房?”

正房是秦婶娘跟秦叔住的,不用问。

“你们家住左边的厢房。”顾锦里是抬手,一手掐了他们兄妹的脸蛋一把,笑呵呵的道:“脸蛋软软的,好掐。”

宝贝在车里想要你 第三章

两个片段都很有美感,江小白这次的表演算是突破性的类型,是她出道以来所有作品里最为妩媚性感的角色,这与以前的清冷女神范反差极大,所以才会让看到的观众觉得新奇又迷恋。

而弟弟陆澄同样是有反差的,因为年纪的问题,他以前演的角色大多都是主角的儿子或弟弟之类的,一般都是比较乖巧懂事的类型,但这次却是抛除掉了以前的影子,转身一变成了冷面侍卫。

两人都有带给观众惊喜,可跟他们相比,戏路几乎没有变化过的男女主就让人觉得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了。

正常的讨论没什么,但是渐渐的,江小白和陆澄的讨论声已经远远超过了宋源和田甜这两位主角,这让不少没有看过《烈火问情》的网友一脸懵逼——

江小白和陆澄组cp拍电视剧了??

还有一些人则是因为二人的视频入了坑。

“对田甜和宋源兴趣不大,本来是没打算看这部剧的,但是看了江小白的花颜后我默默充值成了视频会员……”

“剧组这角色咋选的,江小白竟然不是女主而是女配?看了江小白再看田甜只觉得兴致索然了,感觉田甜的颜撑不起女主的位置。”

“你们不要带节奏啊,田甜演的挺好的呀,江小白也很符合花颜这个角色的设定,除了她之外我都不知道应该换谁来演才配她倾国倾城的人设了,如果江小白演女主,那谁来演男主?谁来演花颜?”

“江小白是很美,但这样夸她田甜得多尴尬啊……”

网友们也参与了讨论之中。

倒是没有人怀疑夸的人里是不是有江小白的水军在尬吹带节奏之类的,因为大家其实都觉得……说的还挺有道理。

但是夸归夸,有人还是不免的替女主觉得可怜起来,江小白风头太盛以致于都盖过了女主的光,大家虽然不知道田甜此时的想法,但想想也知道肯定会憋屈不爽。

明珠在网上看到相关风向后就把事情告诉了江小白,江小白微一思索,就发布了一条动态。

【江小白不太白v:我昨天也追剧啦,楚挽月被追杀、上官应出发查案……所以今天会播到二人相识吗?八点一起约追剧吧!】

文后还附了两张图。

第一张图是在剧组时拍摄的,江小白、宋源和田甜站在一起拍照,而陆澄则成了背景板,他在几人身后吃西瓜。

第二张图则是昨晚在酒店拍的,照片是玲珑随手拍的,那时三人坐在沙发前吃着零食等待剧的开播,电视上正好开始了片头曲。

也是巧了,拍摄时电视画面正好停留在女主角田甜所饰演的楚挽月上,这时的她身穿大红嫁衣,妆容精致,脸蛋明媚娇俏,可见其幸福喜悦。

很快,下方就多了评论。

“哈哈,原来明星也会卡时卡点的等待电视剧播出啊,而且追剧时还会备有零食,我仿佛看到了我自己!”

“所以白姐要抽奖送手绳吗?”

“好接地气啊,晚上八点见,我也要追!”

“哇,白姐也在追剧吗,那我也要看,不过我得先把前两集给补上,不能掉队。”

酥肉小桃花:教授不可以全文

酥肉小桃花 第一章

@@兄弟们新年好

元旦快乐@@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酥肉小桃花 第二章

“少爷,城主府那边,好像是有些动静。”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是谁在说话?

林北辰一惊,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影子。

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个人?

有点模模糊糊的印象。

“嗯……我刚才也隐约感觉到了一些能量波动。”

林北辰摸了摸下巴。

剑仙院里里外外布置了很多的隔绝敛息阵法,为了防止外人窥视里面的多人锻炼运动,所以时中圣、尹姗和白衣剑士们,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也毫无所觉。

顿了顿,林北辰猜测道:“可能是那群剑修,真的脑子抽了去攻打城主府了吧,不过,有陆观海和楚云孙在,他们就是去送菜……对了,老丁今天是不是也去城主府了?”

“是的,少爷。”

之前陌生而现在开始有些熟悉的声音再度传来。

林北辰想了想,五级天人的话,应该可以自保,但谁知道这货会不会继续扮猪,所以他还是道:“你去看看,别让老丁出事。”

“是,少爷。”

他身后的影子里,分出一道细细的黑色暗影,仿佛是隐藏在黑暗之中的黑蛇一样,顺着地面的褶皱快速离开了剑仙院。

“继续,动起来,不要停。”

林北辰复又站起来,大声地吼道。

剑仙院中的多人运动开始继续进行。

“我用尽一生一世来将你供养,只期盼你停住流转的目光……”

十个小米蓝牙音箱中,一首《爱的供养》正在高频率大功率地输出,婉转的BGM让所有多人运动参与者,都感受到了那种不锻炼不晋升对不起林北辰的强大情感。

气氛逐渐炙热。

过了片刻。

咣!

剑仙院大门被砸开。

“林北辰呢?快给我出来……”

嚣张的大喝声从门外传来。

众人的目光,瞬间都朝着大门看去。

有人竟敢来剑仙院闹事?

还真的有不怕死的?

林北辰却听觉得这声音似乎是有点儿熟悉,抬头一看,就见剑阵研究院的老学究王七公,带着邋遢的小姑娘月牙儿就冲了进来。

“是你?”

时中圣一看,顿时皱眉,想到了什么,道:“丁师兄不在,你改日再来吧。”

王七公白发一甩,冷哼道:“老夫不是来找丁三石那个没脸没皮的家伙,我是来找他的……”抬手指向林北辰。

美貌小师叔尹姗一看,立刻跳出来,道:“王师兄,你一大把年纪了,与丁师兄之间的恩怨,何必要牵扯到晚辈弟子呢?”

“小美人一边玩去。”

王七公对于女性,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其他白衣剑士原本正憋着一股子气要为林北辰抱打不平,顺便验证一下自己的进步,但一看是七大院之一的剑阵研究院的老疯子学究师叔,顿时也都把脖子缩了回去。

毕竟是自己的长辈。

师道规矩在这里呢。

“呵呵,王疯子,别人怕你,我们剑仙院现在可不怕你了,你还是回去吧,别自找难堪。”时中圣寸步不让,站在林北辰的面前,道:“这孩子,我今天护定了。”

他也担心啊。

林北辰这孩子,脑子有问题,受不得刺激,万一被刺激的脑疾发作了,今天把王七公给打了,落一个‘不尊师长’的恶名,对他以后的发展不好。

时中圣表现的很坚决。

尹姗也上前与时中圣并肩,道:“王师兄,这里是剑仙院,你不要在这里撒疯。”

“哟呵?”

王七公笑了:“就凭你们两个脑子不灵光只知道死练的小蠢蛋,也想挡住我,我……”

“等等。”

林北辰越众而出,道:“师叔,你找我做什么?”

王七公道:“你是不是剑体?”

林北辰:凸(`0′)凸。

贱体?

过分了啊隔壁院老王。

不收我为徒就罢了,竟然还追到剑仙院骂街?

“剑体?”

酥肉小桃花 第三章

可以回去了。

在那杯加了巧克力的咖啡,喝了一半之后,陆辛有了这

文学

种感觉。

他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那是一种很难说得清楚的感觉,就像是暗中有什么人,在窥探着自己,一直盯着自己,但无论怎么寻找,都找不到那个人,整个咖啡店里安安静静,就连穿着黑女仆的服务员,这时候也已经不再与陆辛争辩,而是回到了吧台前,看起来很忙,又像是没忙什么的样子。

很多人有了这种被盯上的感觉,都会下意识的认为是错觉。

但陆辛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

他还是不知道自己具体是如何中了招的,但与酒鬼当时的经历相对比,他忽然明白了酒鬼为什么会中招,酒鬼以为,她是因为自己调查这个组织的事情,露了马脚,才被盯上,但事实上,真相很有可能和她想的不同,对方不是因为怀疑她发现了什么,才盯上了她。

原因,可能只是因为她在咖啡里掺了酒。

破坏了人家对咖啡的尊重。

……

……

想明白了这个问题之后,陆辛仍然慢慢喝完了咖啡。

毕竟很贵。

而且他要确保,对方彻底盯上了自己。

然后他才起身,将袋子背在了身上……妹妹一直抓着他的袋子,想要从里面搜出糖果来,在外面,陆辛习惯装作看不见妹妹,就直接将袋子连同她,一起背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付钱,找零,离开。

陆辛来到了马路对面后,回头看去,就见那咖啡店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阳光之下,它显得隐隐发暗,像是折射了光。

倒映着街对面景物的玻璃窗后面,有目光盯着自己的感觉,更强烈了。

……

……

陆辛乘坐电车,来到了四号卫星城列车站旁的停车场,取了自己提前放在这里的摩托车。

因为不知道自己被那个组织锁定之后,会发生什么,所以他一开始就与酒鬼约定,进入了那个咖啡店之后,就不再直接联系,以免对方会因为两个目标的接触,引发警惕。

取了车后,陆辛直接登上了高列,返回二号卫星城。

酒鬼这时候应该在某个地方观察着自己,看到了自己的举动,她就会明白,自己已经成功被对方盯上,而在自己登上高列的时候,酒鬼就会直接去安排对那个组织的抓捕准备了。

只要自己这边确定邀请对方作客成功,一个电话打过来,酒鬼这边就会立刻行动。

“会不会因为我返回二号卫星城,距离比较远,导致对方跟不上我?”

这本来是陆辛的担忧之一。

不过,上了高列之后,他仔细的去感受,发现那种被盯着的感觉更强烈了,也就放心了。

只要盯上了目标,就会如蛆附骨。

到了晚上,自然就会有精神怪物过来找到目标,并且杀害。

这还真是一种杀人于无形的法子啊……

陆辛坐在了高列上,一边按着袋子,不让妹妹打开它,一边闭着眼睛,默默的想着。

月亮变红了,这世上的很多事也变了。

……

……

到了二号星城总站之后,陆辛领回了自己的摩托车,仔细检查了一下有没有刮痕,这才骑着它回家。这一次前往四号卫星城,本来以为会有一场激烈的战斗,所以才带上了摩托,有备无患,但却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一直很温和,居然没有用得上,倒算是白带了……

他没有急着回家,先骑车来到了菜市场,买了几根黄瓜,茄子,割了半斤五花肉,见到有新打捞上来的嘎啦比较新鲜,就也狠心买了一斤,然后挂在车把上,晃悠悠的回家。

骑着这辆摩托车的弊端显露出来了,买菜的时候讲价都不好讲。

人家下意识的看看自己的摩托车,就把价格涨了好几毛。

将摩托车推进楼道里,仔细的锁好,然后陆辛提着菜上楼,推门进去时,就见妈妈与父亲正一左一右,坐在了餐桌旁边,不知道他们刚才说过什么,这时候都沉默着,气氛压抑。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酥肉小桃花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第一章

六月的菜,烂的快。

天气太热,大部分菜放不住,第二天卖不完,第二天还能卖,到了第三天一些绿菜就开始大量的蔫掉,量小损耗小,量大损耗就大,只能便宜处理。

实在处理不掉,只能扔。

袁秋买了个小喷壶,时不时的给一些绿菜喷点水。

虽然聊胜于无,但至少在想办法。

陈耀东就挺欣慰的,有这个态度就行了。

店里上了调料,又摆了几个货架,还有一些专用的调料柜子,单独弄了个区域。

角落里摆了个猪肉摊子,还有个大冰柜,潘有才老婆卖猪肉,一个五十岁左右,矮矮胖胖的阿姨,一天能卖掉一头半猪,营业额都快赶上店里一天卖菜的营业额了。

搞的陈耀东挺眼红,这猪肉还真是好卖。

都想自己养猪自己卖了,怎么也不会赔。

忙了几天,水榭花都的店总算全部拆完,材料正式进场。

周志虎出来了,被他爹拎回去劳动改造。

花了三万大洋,两年的积蓄没了,估计他爹不会轻易饶了他。

陈兰兰和吴婷婷见面了,两个姑娘在水榭花都门口说话。

“兰兰姐当店长了?”

吴婷婷很惊讶。

“哎哎,就是那么一说。”

陈兰兰还挺不好意思的,毕竟当初一起奋斗过。

吴婷婷瞅瞅正在装修的店面,挺羡慕的:“这么大的店面,管好几个人呢,还是咱陈哥本事,这就开公司当老板了,你当店长给你涨工资了没?”

陈兰兰道:“涨了,底薪给涨到一千八。”

吴婷婷很羡慕:“加上提成有两千多了吧,都赶上吃公家饭的了,羡慕死我了。”

陈兰兰很满足,但不好炫耀,忙转移话题问:“你还不找个活啊?”

吴婷婷苦着脸:“找啊,再不找没法过了,天天被我妈唠叨,问她要个钱那脸拉的你不知道多长,好像我是她拣来的一样,再不挣钱日子过不下去了。”

陈兰兰问:“你想干啥?”

吴婷婷道:“找陈哥啊,让她给我安排个活呗!”

陈兰兰问:“卖钱的活你干吗?”

吴婷婷不想干,卖衣服的话还勉强凑合,不是那么low,可卖菜是什么鬼,说:“我连菜都认不得啊,都不知道咋卖,陈哥不是开的公司吗,有没有其他的活?”

陈兰兰道:“公司那边不要人啊,就一个行政一个会计。”

吴婷婷挺泄气:“那算了,我还是卖化妆品去吧!”

陈兰兰道:“要不你问下陈哥吧,看他咋说!”

吴婷婷想了想,就给陈老板打了个电话。

陈耀东在公司,接了电话让她去办公室。

吴婷婷挂了电话挺兴奋:“陈哥让我去他办公室,是不是要给我安排活?”

陈兰兰道:“我哪知道,你去看啊!”

吴婷婷苦着脸:“公司在哪啊,我都没去过!”

陈兰兰拍了拍额头,左右没什么事,就骑着电摩带她去新区。

上楼进了公司,看着宽敞明亮的写字间,瞬间就觉的高大尚。

这是电视里才有的东西,大学生工作的地方。

吴婷婷虽然有点歪,嘴上也不承认,但心里其实很羡慕那些上过大学,能坐办公室的白领的,写字楼不是第一次来,但办事和找工作的心态是不同的。

所以进了大厅,心里莫名有点忐忑起来。

话也不敢说了,跟着陈兰兰身后一路好奇的四下打量。

到了最里间一间办公室,看到门上挂着牌子,上面三个字:总经理。

瞬间觉得逼格满满,这可比另一位陈老板上档次多了。

敲门进去,陈耀东正在看曹兴平准备的几个工作服的式样。

抬头看了一眼,就把椅子往旁边挪了挪,不看电脑了。

“陈哥!”

吴婷婷叫了声,没以来放的开了。

环境给人压力,大抵就是这样一种心态。

陈老板笑的挺热情,一如既往没有架子,让她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才问:“最近又在哪瞎混呢,半年了不上班你爸妈不把你赶出来啊?”

吴婷婷总算找到了久围的熟悉,活泼了一些,苦着脸吐槽:“我妈都不想要我了,说早知道当初把我送人多好,跟她要个钱搞的像我是拣来的一样。”

陈耀东忍不住呵呵,不用想也能猜的到,不上学了,上班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都养不活自己,换了自己也得赶紧将这闺女送人,问:“想干点啥?”

吴婷婷道:“我也不知道能干啥,陈哥你看着安排呗,你让干啥我就干啥!”

陈耀东点点头,这妹子虽然有时比较傻,但混了几年社会,眉眼高低还是不缺的,叫住准备离开的曹兴平,给吴婷婷说:“那就在行政干个文员,工资1200。”

吴婷婷忙点头:“陈哥文员是干啥的啊?”

陈兰兰坐在一边挺羡慕,在公司坐办公室的可都是大学生。

虽然自己当了店长工资比坐办公室的高,但也还是卖菜的。

哪有坐办公室体面。

没想到陈老板会给吴婷婷安排到公司坐办公室,真心羡慕。

文员是干啥的?

陈耀东不想费口水解释,就指指曹兴平:“他是你领导,以后你的工作他来安排。”

吴婷婷瞅了眼,就忙拍马屁:“领导好。”

“呃……”

曹兴平还有点小懵,这就成领导了?

才刚来没几天,自己都还没混明白,就要当领导了?

忙说了声:“你好!”

陈耀东道:“这是吴婷婷,先放行政那边,有什么活让她干什么活。”

曹兴平点点头,没什么好说的。

心里却在发苦,这领导不好当。

老板的关系户,是骡子是马还不知道呢!

万一不好管还不如不要。

陈耀东交待了几句,让他走人,然后才给吴婷婷交待:“婷婷啊,外面怎么都行,到了公司得守规矩,上级安排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干不好人家批评就得听着,可不能撂挑子不干或者跳起来跟别人吵架,更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知道吗?”

吴婷婷忙点头:“我知道了。”

陈耀东道:“回头去把指甲磨掉,再把头发惹成黑的,那耳环也摘掉别戴了,文员就得有个文员的样子,整天打扮的跟个酒吧妹一样,让人还以为我这公司也不正经呢!”

吴婷婷苦着脸点头。

一晃到了下旬,水榭花都的门店还在装修。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第二章

客厅里。

许文斌捧着大茶杯,看似看电视津津有味,实则时不时给许青递眼色。

许青像是瞎了一样,啥都看不见。

“本来萍萍说要和我一起去看电影,她的会员快过期了,还能打折买两张电影票,让我陪她,现在推到明天了。”姜禾小声和许青说话。

“什么电影?”

“刺杀李焕英。”

“……挺好。”许青挠了挠鼻子,看那边许文斌一眼,许文斌立马动动下巴,结果许青又移开目光,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嗯……你不是说那个什么,你要看看你妈买什么菜吗?”许文斌终于出声。

“啊?刚刚阿姨是去买菜了?”姜禾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如果早知道她肯定要跟着一起去的。

“哦,我妈净喜欢买一堆菜,拿又拿不了那么多。”许青到窗户前朝下面看看,接着回身拉起姜禾,道:“我们去看看她准备回来没。”

“你给我坐下!”许文斌不爽地道。

许青重新坐下,拿起个苹果递给姜禾,姜禾不要,他拿在手里把玩一下,看看许文斌黑着脸的样子,寻思一下终于舍得起身,“我去阳台看看。”

许文斌还是信不过他,想问问姜禾,又不想他打岔。

他也不想让许文斌问些什么,先不说姜禾会不会口误,老头儿那严肃的样子……

不给他问一下估计放不下心。

扶着阳台栏杆,许青侧头看看屋内,作为一个知道姜禾底细的人,见许文斌这个天天和文物打交道的老爹和姜禾谈话,心底油然生出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嗯,和一个唐朝人面对面交流,光这一项成就,许文斌已经超过他单位所有人了,可以吹一辈子牛——假如许文斌知道真相的话。

“耗子!”

一辆小电驴从远处慢悠悠开过来,许青在楼上大吼一声,秦浩转头左右看看,抬起头才看见上面的许青。

“干啥?”

“请你吃苹果。”

“有毛病。”秦浩骑着自己的电驴嘟嘟嘟开到楼下,再回头瞧瞧,许青还扒着栏杆在瞧这边。

“你是不是闲的没事?”

“是真闲。”许青道。

“等着!”

秦浩转身腾腾跑上楼,没一会儿出现在对面阳台上,手里拎着锁子甲往身上套,“你的也穿出来,咱们玩玩?”

“你才有毛病。”许青看着楼对面那个胖子,得出一个非常科学合理的结论——秦浩这行为太傻比了。

摸出手机对准对面楼,喀嚓喀嚓拍两张照,那边秦浩还在喊:“等等,等等再拍,我还没穿好!”

秦茂才出现在一侧,对自己的手艺非常满意,如果说许青那一件小家碧玉,他做出来的这件就是五大三粗——不管用料还是什么,都比许青那

文学

个大。

“这里要系个绳,重量就不会全压在肩上,而且穿起来也好看……”秦浩在那边绑上“腰带”,一边给许青科普,上次他就觉得许青的甲子差了点什么东西,后来被秦茂才提醒才知道,要把腰束起来一起承重,不然松垮垮的,肩膀也受累。

俩人隔空对话,许青拿着手机重新对焦,把秦茂才也纳入镜头。

“他们在干什么?”姜禾来到身边,瞅着对面秦家父子俩人。

“那家伙想让我给他拍个远景,你们说完话了?”

许青回头看一眼,许文斌也站在阳台门口,眯着眼看向对面楼。

“说完了。”姜禾点头,接过许青递过来的苹果,喀嚓咬一大口。

对面楼。

秦茂才的笑容逐渐消失,看到对面阳台出现的三个脑袋,再看看秦浩,帮秦浩整理盔甲的动作慢下来。

“天天就知道玩玩玩!”

“?”

秦浩直接迷惑。

“有这时间出去转转,多认识几个人,比什么不好?”

“……”

这边许文斌推推眼镜,看秦茂才俩人在对面穿盔甲,手里捧着杯子轻啜一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们两个一起玩啊?”姜禾问了一句,扒着栏杆左望右望,看向楼下。

“嗯,父子俩都有意思。”

许青拍好照片,给秦浩的微讯发过去,然后看对面秦茂才和秦浩说着什么。

说着说着,秦茂才拍秦浩后背一下,秦浩穿着盔甲没感觉,憨憨地看着秦茂才在那儿甩手,把许看笑了。

回头瞧瞧,许文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了客厅坐着,许青往姜禾那边凑了凑,低声道:“问

文学

你什么了?”

“就是以前在浙城哪里,家在哪记不记得什么的。”姜禾低声回,侧目看一眼后面,朝许青问:“你爸是不是要……”

“没错,要帮我们忙。”许青嘴唇微动,声音细若蚊蝇:“不要我爸你爸的,记住了,下次过来你直接喊他爸。”

“……”

姜禾张了张嘴,没说话,咬一大口苹果,一边嚼着一边探头望向楼下大门口处。

周素芝买菜的话肯定会从那边回,如果提的很多,他们就要下楼去帮忙拿。

“你要不要吃?”姜禾举举手,许青直接偏头啃一口。

……

“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秦茂才坐在阳台板凳上打开狗笼子,拍着雄霸的头一副嫌弃的口气。

“爸,我在这儿呢。”秦浩开口。

“和你说话了吗?”

“……”

秦浩拿着手机转身,眼不见心不烦,打开前置摄像头对着自己咔咔拍几张,感觉不满意,对比半天还是许青拍的远景比较好,脸显得没那么大。

从微讯里找出来小丽,点击发送。

“爸咱们房间是不是该收拾一下?弄整齐一点,漂亮一点。”秦浩瞧着屋里问,再看看狗笼子,“狗窝也换一个,我在淘宝买个好看的,你这铁笼子从哪找的?”

“换那么好看干嘛?”

“看上去舒服。”

“我觉得还得给你相个亲,不然哪天又被人捅一刀,我还得……”

“爸,说狗笼子的事呢。”

“我在和你说相亲的事。”

“咱城市里结婚晚,这是国情在此,你不要听二叔他们那一套,我堂弟村里和咱这儿能比吗?”

“你看看小青子,看看那个……那个王子?请柬是不是还在你抽屉呢?”

“……”

比不过比不过。

堂堂人民警察,为了事业奉献自己,儿女情长那都是小事……

这话他不敢和秦茂才说。

叮咚。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第三章

<!–go–>晚上辰逸回到家,将这件事和苏紫萱说了一遍,苏紫萱惊讶的看着辰逸。

“真的吗?”

她赶紧问道。

“自然是真的,我当初成立天严直播平台的本意就是为了逼迫那些大的直播平台妥协,只要可以妥协一个,我们就马上入驻,结果没想到引来的却是一头大鱼!”

辰逸笑着回答。

“太好了!”

苏紫萱简直是喜出望外,她一下就扑倒了辰逸的身上,抱着辰逸就亲了一口。

辰逸抱着这个软软的女人,自从苏紫萱怀孕,两个人几乎就没有在一起过,现在苏紫萱孩子也生了几个月了,身体也恢复的不错。

苏紫萱的脸突然红了,她似乎有点羞涩的看了看辰逸。

“身体恢复多少了?”

辰逸小声的问了一句。

“恢复的差不多了……”苏紫萱直接将脸埋进了辰逸的怀里。

辰逸有点惊讶,这个女人居然还会害羞?

“今晚……我去你的房间睡吧?”

他笑呵呵的问。

“好!”

苏紫萱蚊子哼哼般的答应了。

一夜平静似乎又不平静的过去了,第二天,王之路又来了。

苏紫萱、辰逸、威尔逊一起见了他,苏紫萱代表苏氏电商集团,威尔逊代表天严直播公司,辰逸算是一个中间人吧!

“合同呢?”

王之路看了看面前这三个人。

“早就准备好了!”

辰逸拿出了三份合同,因为涉及到了三家公司,所以合同必须三份。

王之路仔细的看了看各方面的约定,对于这些合同的细致性还是予以了肯定。

“王总,没问题的话就签了吧?后续的合并工作就不需要我们亲自负责了,咱们该怎么赚钱就怎么赚钱了!”

辰逸说道。

王之路签了字。

“严总,既然咱们是一家人了,那有一件事我是不得不说,目前炎夏的直播平台除了天音集团还有几家公司做的也很不错,你是不是出点力气?用对我的方式对付一下他们?”

他看着辰逸。

辰逸想了想。

“这件事比较麻烦,因为我并没有想在直播行业有太多的建树……我成立天严直播公司也只是为了我老婆搞带货直播方便而已!”

他回答道,基本算是婉拒了这件事,你想做这个行业的第一,却想让我来背锅,我又不傻……

王之路也没有再提。

最后辰逸和苏紫萱离开了,王之路要威尔逊留了下来,因为还有一些实际的合并工作需要两个人接洽一下。

“王总,你刚刚说的事情……我觉得还是可以研究一下的!”

威尔逊突然说道。

“什么事?”

王之路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你说的统一炎夏直播行业……咱们一家一家的黑,搞得他们全都不好过,最后全部以合伙人的形式将他们吞了!”

威尔逊继续说道。

王之路这就来兴趣了,他看了看面前这个老外。

“你可以做主?”

他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