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开始反抗后来舒服;茅子俊肌肉

我一开始反抗后来舒服 第一章

“小月月,你别哭啊,师姐真没杀你的九哥,师姐是被人追杀!师姐被宇文恺追杀。师妹,师姐还没有说完呢,咱们抓住重点好不好。司马九没事,不仅没事,他还放出歹毒的机关傀儡,将两个星网刺客都杀了!”拓跋灭怕小月月哭,马上将事情一股脑说完。

在华山,小月月一哭,那个老怪物就要不高兴,老怪物不高兴,别说她们,只怕她们师父孔道茂也都要头疼。

是故,不让小月月哭,就成了道家天宗听月观的金科玉律。

“哪有什么歹毒的机关傀儡,九哥哥很好,不会使用歹毒的机关。”小月月听到司马九没事,这才放下心来,瘪起的嘴唇才慢慢恢复正常。

自幼,小月月一紧张就喜欢用手指把玩身边亲近之人的头发。

拓跋灭见小月月用白玉一般圆润的手指把玩自己的金发,顿时暗骂自己嘴碎,为啥要提及什么司马九。

如今,怕是自己的头发又要被小月月玩得一塌糊涂。

“九哥是好人,一定是大兴城的坏人欺负他,不行,我要去大兴城。”小月月想到什么,就要做什么。

顿时,她全然不顾拓跋灭,从小屋内跑了出去,直接冲去孔道茂修炼的静室。

静室门上方,一只玄鸽不时发出咕咕声,它见小月月跑来,惊慌的扑棱棱飞走了。

小月月心中奇怪。

她在华山认识的万种生灵,都喜爱与她玩耍,没想到这只鸽子,居然躲着她。

小月月来不及细想,进入静室。

此时,孔道茂已经看完了一封由玄鸽带来的书信,正凝神沉思。

“躲得万千烦,终须百河汇,没想到,就连茅山法主也被惊动了,看来,这大兴城,是非去不可了?”孔道茂自言自语。

他见小月月走进静室,顿时露出笑容,道:“琼月,今日功课可完成了?其实,你不用那么辛苦,可以多来这里,给为师捏捏肩膀,为师就算你完成了当天的功课,量你那些师哥师弟,也不敢多嘴。”

“师父,什么时候?徒儿才能令百鸟万兽前来听徒儿诵经?师父,徒儿不想呆在山上了,一点意思也没有,师兄们都只会打坐练剑,师姐十天倒有八天找不到人,徒儿想去大兴城玩玩…..恩,阅尽人间疾苦。”小月月眼珠一转,岸然道。

“不行,地缺已经去了南方,这次责罚才不到两个月,师父就放你出去,门内弟子,定会说师父我偏心。”孔道茂摇了摇头。

随后,当他看见小月月的眼睛虚了起来,眯成一条缝,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

“嗯,徒儿一会儿就去后山找丹夫人,就说师父你欺负徒儿,哼,让她给咱们道观换几个屋顶!”小月月重重道。

孔道茂闻

文学

言,顿时急眼了。“小月月,你又不是不知道观里缺钱,上次,师父我腆着脸去州县弄了些银两,才将屋顶修好,要是屋顶再被掀翻,我们怕是要在雪下打坐了。你这孩子,真是……!”

小月月毫不为孔道茂的态度动摇,她好奇的拿起桌上玄鸽带来的书信观看,一下就高兴起来。

“师父,这不是邀请你在元正节前半月赶到大兴城么?你就带上徒儿吧,就说带徒儿去游历赎罪,想来,师兄弟们都不会有意见。”

“小月月,这次,师父可是去降魔除妖。”孔道茂吓唬小月月。

我一开始反抗后来舒服 第二章

在潼关招纳了李思训等人并上奏朝廷之后,李潼并没有即刻继续东进,而是遣原潼关守将李湛率三千前锋先行,自己则在潼关又留两日。

这两天时间里,行台后路又有八千军队赶了上来,其中五千由潞王李守礼率领进入潼关,另有三千人则由此前入京的黑齿常之率领,直接渡河入驻蒲州的镇水城。如此一来,大河水道并夹河两岸并为行台所掌握。

与此同时,雍王新的口号也传遍诸军。这对行台诸军而言,无疑是一大鼓舞。倒不是说他们有多希望神都朝廷与当今圣人重返关中,而是当这样的口号提出来之后,西军此番东进便不再只是请战洗辱那么简单,而是要直执国柄!

至此,行台在集兵力已经出动近半,关内长安并诸要州仍有将近两万人的甲力存留。在控制住神都局面之前,李潼并不打算再由关中继续抽调人马。

前往神都问鼎夺权诚然重要,而一个稳定的关中才是接下来李潼力量所在的源泉。虽然过往数年行台施治、将众多的关陇勋贵们驱逐到了神都,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在关中的力量就荡然无存。

毕竟关内虽是唐家祖业,但也是这些关陇门户们百数年间、几代人深刻经营的所在。烂船还有三斤钉,一旦行台兵力倾巢而出,雍王在神都所为又屡屡突破他们的底线,一些残余势力勾结闹乱于关中也

文学

是很有可能发生的。

别的不说,行台作为一个立足于关中从而发展壮大的霸府机构,自身在人事结构方面就不能做到完全杜绝关陇世族与勋贵门户的渗透。也谈不上是渗透,应该是各取所需、各有所得,只要这些人能够认同行台基本的价值观与政治理念,行台也没有道理一刀切的将所有关陇时流拒之门外。

所谓的关陇集团,只是一个宽泛的、总结性的学术概念,是一群有着类似出身背景与政治资源的时代中人。就连李潼自己,如果用这种观点论述,都可以称得上是关陇集团的后起之秀。

虽然行台对关陇时流的接纳不失有序且管制得力,但这也是建立在强大武力基础上的。一旦行台人马倾巢而出,环境局势自然发生改变。

李潼之所以敢在这样一个时节发兵东进,甚至就连远在山南的他三叔李显都急吼吼潜回国中,就在于如今的神都朝廷实力已经透支到了一个极限,起码是整个都畿地区,短时间内已经难以再聚集起控制局面的力量。

治国治民不同于谈恋爱,不必过分纠结于你对我究竟是不是真心,但却需要注意不要考验人心人性,不要随便给人提供背叛的条件,除非是为了钓鱼。不过李潼眼下的渔场在神都而不在关中,需要充分考虑到关中的稳定。

更何况他这一次前往神都,本就是顺势而为,赌性并不大,也就大可不必孤注一掷、倾巢而出。

当李守礼抵达潼关后,李潼才又再次上路,临行前将李守礼安排为潼关守将,并吩咐道:“二兄所职唯在此门户,东西纵有变故,传书告信即可,决不可妄动轻出!”

李守礼闻言后忙不迭拍胸保证,但又不无担心道:“眼下都内情势已经混乱至极,西军十万胜甲,三郎却只率六千东归,是不是……”

李潼听到这话后便笑一笑,刚想说当年董太师也只率了五千西凉军进洛阳,照样一番作为……不对,是作了一把好死,脸上笑容一僵,转头便呸了一口,仍然觉得有些不吉利,一边啐着一边翻身上马,继而三千将士便策马离开潼关,向前方的陕州而行。

所以说有的丧气话真的不能随便说、随便想,行途之中,神都方面最新情报传来,李潼在听完后顿时有了一种天人感应、天命所归的感觉。

“日前南衙躁乱城中,北衙哗变大内,劫持圣人离宫……皇太后陛下制召雍王殿下急速归国、掌控局势!”

短短几句急报,所透露出来的讯息之惊人,让李潼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中过程稍有了解之后,更是气得忍不住想骂娘:“圣人身系家国之大任,何敢如此轻率、浪行匹夫之意气!”

他这么不客气的斥责他四叔,还真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此前他虽然频频施压,但本质上仍然是希望能够维持都畿秩序一个基本的完整,勒令在朝五品以上参议归祀、并要求朝廷提供粮秣,就是希望维持朝情不崩、并保持一个基本的事物运作能力。

可现在,他四叔直接破罐子破摔,主动挑衅并引火烧身,使得都畿秩序完全崩溃,让李潼大感猝不及防的头疼。

神都局势崩溃得如此彻底,除了倍感意外,李潼也不由得稍作检讨,他这一次真的是有点想当然了,下意识的忽略了他四叔的主观能动性。

我一开始反抗后来舒服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3-12 18:24:51


Fikker/Webcache/3.8.1
</bo

茅子俊肌肉:sm男虐女地下室调教

茅子俊肌肉 第一章

说书老人之所以能如此淡然自若的离开,是因为他知道了龙门大战的结局。

纵然龙门大战,此刻并没有结束。

鬼玄宗弟子施展出九天玄雷的那一刻,说书老人就知道了人间不会败了。

双方战前约定,龙门斗法将在日落时结束,那就不会提前半分,也不会推迟半分。

由于人间地域很大,会出现时差现象。

比如现在嘉陵城已经入夜,但西域龙门那边,却还是黄昏时分。

至于更西面的西域圣殿,太阳还孤悬在西南方位,距离日落还有至少半个时辰。

但,从龙门附近的地域来推算,日落将在酉时四刻,现在龙门已经进入了酉时三刻。

鬼玄宗的最后一波攻击,就是在酉时三刻发动的。

这种绝招,在最后一刻才催动,就是用来压箱底的。

鬼玄宗弟子今日的表现,一直都没有出乎说书老人的意料。

直到他们依靠融合之法,布下九天玄雷剑阵,这才让说书老人大吃一惊。

他是一个睿智的老人。

同时也是一个来历极为神秘的老人。

他虽然没有在现场观看,只是同伴传回来的只言片语,但他已经猜到了叶小川在用什么方法培养鬼玄宗弟子的。

这让说书老人的内心,忽然变的很不舒服。

在他的记忆里,叶小川虽然顽劣,但做人却有底线。

这才几年时间,叶小川的心态似乎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这让说书老人感到陌生。

甚至感到恐惧。

一个人,失去了仁义,心肠变的如铁石,那这个人,真是还可以堪当大任吗?

现在说书老人有些担心,一旦叶小川日后被心魔所控,他培养出来的这股力量,将变成三界内最恐怖,最血腥,最没有人性的杀戮机器。

上次说书老人在神山,曾经远远的见过叶小川,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叶小川体内有一股庞大的戾气,那股戾气之源,便是心魔。

而当时叶小川在救左秋,其后又现身八尺山救走龙天

文学

山,加之在泰山时,二圣牺牲自己为他开穴,这让说书老人心中多少都有些侥幸。

如果叶小川真是沉沦了魔海,二圣应该是不会牺牲自己的。

今天说书老人才意识到,叶小川的身体内存在的问题,只怕比自己预计的要糟糕许多。

如果他还是从前的那个少年,绝对不会让鬼玄宗的弟子变成一群只知道杀人的傀儡的。

现在,说书老人觉得,是时候该和叶小川见一面了。

风,卷动着乌云,乱了苍穹,浊了碧空。

叶小川的剑法表演,也进入到了高潮。

从苍云门最基本的落叶剑法,一路施展出来,短短的一炷香的时间,便已经施展了超过了三十种不同的剑法与剑诀。

越往后面,剑诀的威力变越大。

天音公主修为境界,或许比被小池击杀的那个江云符略差一点,但是她的战力,似乎比江云符要高出一筹。

面对叶小川不断变换的剑法与剑诀,天音公主虽然已经陷入了极度的困境,但是,她并没有落败。

当然,这是天音公主的修为强大,还是叶小川在有意拿捏时间,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叶小川手持无锋青冥双剑,施展反两仪剑阵猛攻天音公主。

茅子俊肌肉 第二章

谁都不曾想到,叶小川与天音公主的斗法,影响三界修真者无数年。

风系法则一度不再是冷门的法则,而是变的炙手可热。

无数惊才绝艳的修真者,前赴后继的进入了风系的领域,让风系法则在短短的千年内,便被发扬光大。

这些修真者主修的双法则,除了风系,还有火系。

风与火,一个近战强大,一个远攻强大。

火助风势,风助火威。

在后世的很多年中,无数修真者都是主修风火法则的。

已经进入酉时,日头也已经偏西了。

正如大多数人猜想的一样,一整天几乎都被压制着的天人六部,终于迎来了他们猛烈的反扑。

由于王可可先前的装腔作势,原本零零散散的三处战场,变是有条不紊。

天人六部虽然失去了分割鬼玄宗弟子的机会,但他们似乎也并不在意。

天人六部的修士经常在一起演练战阵,虽然默契程度不及从小在一个山洞里长大的鬼玄宗弟子,但是他们的默契也不差。

天界反扑的毫无征兆,三个战场同时动手,形成了三元奇阵,将鬼玄宗的弟子,迅速的压缩到了三元阵的中心位置。

鬼玄宗弟子组成了几个剑网光球,试图撕开

文学

一道口子,但是很几次冲击,都被天人六部中的地坤部与玄黄部给阻挡了回来。

王可可看到三处战场又变成了一处战场,心中知道决战就在此刻。

他再一次的高声呼喊道:孩儿们,施展绝招的时刻到了!时空合并!九天玄雷!

不少天界修士闻言,以为王可可又是在装腔作势。

这一次王可可还真不是。

今天迎战天人六部,鬼玄宗主要布置的就是九天时空剑阵。

这个剑阵的名字,众人一直都觉得非常的奇怪,从开始鬼玄宗弟子所布的九个剑阵来看,大部人纷纷以为,这就是九宫法阵。

只有一些修为高的前辈在心中嘀咕,那九个剑阵确实很像九宫飞星的排列之法。

如果真是九宫,为何不直接叫九宫剑阵?反而叫做九天时空?

九天很好理解,就是九天之上,形容很高很高的高空。

时空二字就比较令人费解。

时空,时间与空间。

对应道家中的宇宙。

宇宙的宇,代表的就是时间。

宇宙的宙,代表的则是空间。

宇宙与时空一样,代表的一切的物质。

任何法阵,剑诀,功法,神通的名称,都是能概述它们的属性与能力的,比如两仪,三元,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荒,九宫等等。

叶小川绝对不会随便给一个强大的法阵乱起名的,既然有时空二字,那此阵就绝对有猛料。

打了一天,也没看到鬼玄宗弟子施展的九天时空剑阵什么招数能与时空挂上钩的。

这让不少人疑惑,难道叶小川真是无聊透顶之人?还是说,他只是想给法阵起一个狂拽炫酷叼霸天的名字?

其实,只有鬼玄宗红衣弟子自己才清楚,九天时空剑阵中的九天,代表的是九天玄雷,时空代表的是一切物质的短暂融合。

这才是九天时空法阵的要命之处。

叶小川是一个奇才,他融合多种阵法的精要,多卷天书精要,以及剑道精要,竟然另辟蹊径的开创出了一种只能由多人同时施展的恐怖剑阵。

茅子俊肌肉 第三章

梁王望着对方的玉簪,正在思索其可能的来历,视线缓缓移到她身上,眼睛一下子放大:“好长的腿!”

可惜自己年纪大了,要是早些年碰到这样的极品,哪怕是动用身份修为,也是一定要一亲芳泽方才罢休的。

见双方各自收起了攻势,姜罗敷紧绷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一边是宗师,一边是明月公指挥的三千红袍军阵,不管哪一方都不是她能对付的。

姜罗敷向楚中天行了一礼:“明月公,到底是什么事让你如此大动干戈呀?”

楚中天哼了一声:“姜校长可以自己问他。”

一旁的梁王也从半空中降了下来,闻言冷笑道:“楚家包庇钦犯,还试图袭杀本王,明月公真是好大的胆子。”

秦晚如气得又重重地捶了一下鼓:“既然如此,还不如真把你击杀了,也不枉我们背这个恶名。”

梁王脸色一变,急忙往后退了一步。

姜罗敷急忙说道:“梁王此次前来的目的我也曾听闻了一二,也不怪楚家不能接受,就算是我,而很难理解,祖安土生土长在明月城,又怎么可能偷得了皇上的东西。”

这时候谢弈也适时说道:“不错,依我看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看到连谢弈也表态了,梁王眼皮子抖了抖,楚家、学院、城主,可谓是明月城最强大的三股势力,如今他们站在一起,那真还有些不好解决。

他只好说道:“其实祖安到底偷了皇上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

楚氏夫妇:“……”

姜罗敷:“……”

柳耀:“……”

谢弈:“……”

敢情你之前在那里牛皮哄哄各种叫嚣,都是在虚张声势?

感受到众人的怒火,梁王急忙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偷了皇上什么东西,但此事绝对是真实存在的,因为这是我出京时皇上亲口嘱托我的。”

听到他这样说,所有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按理说梁王此时也不会在这件事上说谎,可这件事真的说不通啊。

这时梁王仿佛想起了什么,急忙指着一旁的十名绣衣使者说道:“具体的可以问他们,他们是皇上指派前来抓祖安的。”

楚氏夫妇这才望向了犹如石像一般矗立在一旁,仿佛局外人般的那十名绣衣使者。

“绣衣使者……”楚中天等人显然也认出了这些人的身份,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看到众人的目光望来,最前面的那名绣衣使者冷冷地说道:“祖安具体偷了什么东西事关机密无可奉告,请楚家将其交出来,否则的话以欺君论处。”

“欺君?”楚中天哈哈一笑,笑声中有些苍凉落寞,“皇上想对付我们楚家,又何必用这种莫须有的罪名。”

一旁的谢弈急忙提醒道:“楚兄,慎言!”

楚中天哼了一声:“都被逼到这个份上了,我还有什么顾忌的?”

显然他并不认为是祖安偷了皇帝的东西,以为这只是皇室对付楚家的又一个借口而已。

那绣衣使者眼神一凝:“明月公当真要抗旨不遵?”

“抗旨?”楚中天笑了一声,“我们楚家可没说过,想搜祖安,自己进屋去搜呗。”

他虽然怒急,但也不傻,至少不会明目张胆留下口实。

听到他这样说,那绣衣使者挥了挥手,招呼同伴一起进楚府。

只可惜红袍军依旧留在原地,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一旁的谢弈暗暗感叹,楚中天平日里浓眉大眼的,没想到也如此狡猾,嘴上说着顺从,身体却不诚实啊。

那绣衣使者停下脚步:“莫非你以为这样就能拦住我们么?”

楚中天微微笑道:“素闻绣衣使者威名,我们楚家又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虽然话这样说,但依然没有半分让开的意思。

他的潜台词也很明确,刚刚连堂堂宗师都闯不进去,你们几个又有什么办法?还是早点知难而退的好。

其实他有些不解,世人都将绣衣使者传得神乎其神,但看他们平均修为也不过五六品,实在有些名不副实啊。

可这些年似乎没听过有人从绣衣使者的追捕下逃脱的,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