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自己的老婆,徐歌阳不雅照

分享自己的老婆 第一章

呜呜……

直升机起飞,直接朝军区总院飞去。

机舱内,风铃看着陈凌,没有想到这次又是陈凌舍命相救,都不知道该怎么向对方表示感谢了。

“包括上次我欠你两条命,说吧,你想让我怎么感谢你?”

风铃微微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那双带着一点妩媚的眼睛,很容易让人莫名的产生怦然心动的感觉。

陈凌靠在位置上,淡然一笑,道:“上次你帮了我的忙,二抵一,没了。”

其实不管这次被劫持的是谁,陈凌都会全力去救。

理由很简单,战友!

当然,风铃给陈凌的印象不错,巾帼不让须眉,这样的女兵,不多。

风铃露出一脸诧异,道:“就那事?”

上次,她和陈凌执行任务结束,刚好遇到张晋出了事,便一起去,随后遇到暴力强拆。

但是,整件事情下来,风铃基本什么都没错。

这和救自己的性命相比,当真是微不足道。

陈凌点头道:“我现在就是警务连的连长,代替他的位置,他帮我带出了一群好兄弟,因此,这件事情对来说是件大事。”

对他来说,滴水之恩,向来都是涌泉相报。

“连长了啊?厉害!”风铃赞了一声,“我就露了一下面啊,这么值钱吗?都没帮什么忙。”

陈凌淡淡一笑,道:“足够了。”

“你真是够大方的,救命之恩,说得这么轻描淡写,不过,我们算是老搭档了吧,下次有需要我帮得上的,随时打声招呼。”风铃道。

陈凌点了点头,道:“有机会一定。”

他对风铃的实力是非常认可的,临危不乱,心思缜密,反应速度快,这样的女人就算是上了真正的战场,活下来的概率也会非常大。

两人简单的说了几句后,便开始闭目养神,恢复体力。

毕竟一场生死大战下来,两人消耗体力与精神都不少。

两人返回境内,又朝西南军区飞去,落地后,直接被送到军区总院。

陈凌一到医院立刻被送进急诊室,在进行全面检查后,发现没有大问题后,立刻进行手术。

他是真的没什么大问题,主要透支体力太严重和消耗的精神太多,一时半会恢复不过来。

手术也非常简单,取出弹头,缝合伤口,包扎等做完一系列治疗,回到病房的时候,已经是到了晚上。

至于风铃更加简单了,她受的都是皮外伤,进行简单的消毒,包扎一下就没事了。

分享自己的老婆 第二章

晚上。

回到家。

林渊没有继续去畅想他未来想要拼凑出西游的宏伟蓝图,而是选择上网冲浪,这是他以及很多人都喜欢的休闲方式。

网上有很多新闻。

比如当下部落热搜第二的话题:

“年度综艺《我们的歌》十强歌手出炉”!

虽然作曲人们休息了,但歌手们还在综艺里比赛,现在已经比出十强了。

节目收官前,估计还会找作曲人出手。

林渊最近没有参加录制,但平时也会关注一下比赛情况。

从这个比赛的热度来看,热搜按理说应该是第一名才对。

是什么爆炸新闻把《我们的歌》热搜都抢走了?

林渊好奇的看了一眼。

此时。

热搜第一的话题赫然是:

“这是燕洲童话界最黑暗的一天!”

什么情况?

林渊忍不住点了进去。

然后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原来是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和韩洲顶级童话作家之一大卫文斗的后续瓜——

就在昨天!

白杰输掉了文斗!

话题下面还有详细的新闻报道:

“自从楚狂以一己之力镇压燕洲童话界之后,作为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白杰老师被燕人奉为本土童话界最后的希望,在燕人心中,他们本土那么多童话作家,只有白杰可以击败楚狂,为燕洲童话界在去年的失败中力挽狂澜,或许白杰老师也这么认为,所以他向楚狂提出了文斗,但谁也没想到的是,楚狂以‘没空’为由干脆的拒绝了这次文斗。”

“而在大家都在感慨楚狂恃才傲物之际,韩洲童话作家大卫和白杰展开了文斗。”

“整个燕洲都认为白杰可以轻松击败大卫,证明自己以及燕人写童话的能力,同时也让楚狂看到燕人真正的实力,结果却没想到,在口碑相差无几的情况下,白杰老师的作品销量输给了大卫。”

“他输了。”

“燕人童话的骄傲,燕洲童话的最后希望,竟然在和楚狂对决之前,输给了新加入合并的韩洲作家大卫!”

“……”

难怪热搜第一的话题说,这是燕洲童话界最黑暗的一天。

燕人被楚狂童话一挑九,已经够耻辱了。

现在白杰出手,本以为能扭转乾坤,结果楚狂不理他。

倒是韩洲冒出来一个大卫,直接把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给灭了。

大卫,踩着白杰乃至整个燕洲童话界上位,在五大合并洲一战成名!

更气人的是,大卫事后竟然发了条动态。

两个字母:

“K.O!”

白杰向大卫发起文斗的时候,大卫的回复是“ok”。

但大卫赢了文斗之后,却把两个字母倒了过来,变成了“K.O”。

有不懂英文的人,去查询了一下,明白了“ko”的意思。

字母……还是那俩字母。

但意思……却截然不同!

简直是杀人诛心!

对此。

各洲都在议论:

“完了,燕洲童话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作为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白杰还没跟楚狂交上手就直接凉凉。”

“先有楚狂后有大卫,燕洲童话,是谁也打不过啊。”

“不过有一说一,大卫是真的强,他的童话确实很棒,跟现在童话界流行的王子公主那一套完全不同。”

“万万没想到,白杰这么厉害的主儿,竟然输了文斗!”

“我本来以为白杰会击败大卫,然后引起楚狂重视,然后二人展开文斗对决呢。”

“楚狂:我还没出手,你就倒下了。”

“……”

感慨的同时,各洲网友当然也没忘了调侃燕人,尤其是新加入的韩洲人!

“咱韩洲猛不?”

“如果不是长篇童话不方便操作,大卫也能一挑九!”

“毕竟,连你们韩洲最厉害的长篇童话作家也败了。”

“韩洲童话,无敌!”

“就这?”

“我以为你们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有多猛呢,结果就这?”

“战斗之洲,在我们韩人面前,也不过如此。”

“我之前感觉楚狂一挑九好猛啊,简直是传奇级人物,但看到咱们大卫老师直接干掉了燕洲童话第一人,我忽然感觉楚狂也没我想象的那么猛嘛。”

“他能做到的事情,我们这边也有大佬能做到!”

“……”

韩人是骄傲的。

蓝星各洲都有自身特色,但韩人身上最大的标签,就是“骄傲”。

他们仿佛不知道什么是谦虚。

而这种骄傲,一旦被催发,就会发展成膨胀。

大卫击败白杰,就催发了韩人的骄傲,让他们迅速膨胀起来。

他们已经直接喊出了“韩人童话天下无敌”的口号!

而此时。

燕人已经自闭了……

面对韩人的嘲讽,他们憋屈到不行。

毕竟之前他们也曾得意洋洋的表示,大卫是撞到白杰枪口上了。

被楚狂拒绝的白杰,正处于愤怒模式,大卫这时候跟白杰文斗,会直接成为白杰的情绪发泄口,白杰会把对楚狂的所有愤怒都转嫁到大卫的头上。

结果倒好,白杰根本打不过大卫。

这时。

忽然有怒极的韩人站出来了:

“赢了我们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让大卫找楚狂去!”

诶?

这话说的。

燕人像是忽然找到了反击的方向,一个个涨红着脸表示:

赢了楚狂!

只有赢了楚狂,我们燕人才承认你们韩洲童话是真的牛批!

分享自己的老婆 第三章

化身为本体神龙的红莲龙王翱翔天际,遥望林辰的方向时,不由得动容,“此子竟在如此短时间内,灭掉一位神王!”

各族的龙王不由得有些庆幸,心生后怕。

幸亏当初没和此子翻脸啊……

击败神王和击杀神王,完全是两回事!

更别说,是陷入如此重重的包围下!

天御神王目光骇然,此子竟真的在如此短时间内干掉一尊神王。

刀光凌厉,剑气纵横,又有三尊神王自西边横空而现,是本来镇守的四重界海入口的两尊神王,以及一位妖凰宗的宗主。

镇守四重界海入口的两尊神王是以最快速度抛下队伍来驰援的,因此只有其二人。

妖凰宗主来到肖楚河身旁时,目睹那通天的神风龙卷,搅动界海,散发着一股远超寻常风之法则的神风力量,仿佛恒古的灭世陨风降临天地。

妖凰宗主凛声道,“此为何物?为何有种浑身上下被看穿的感觉!”

肖楚河沉声道:“是林辰,我们的情报或许出了问题,此子还有杀手锏!”

四位神王,分别呈不同的方位展开阵仗,带着

文学

数以万计的神域真神重整旗鼓。

烈烈神风如天地初开的一缕青光,劈开了混沌,风起云澜,沧桑未尽。

【恭喜宿主,收集到套装所有部件,完成融合,速度之王·极限风神。】

【获得神级气血60亿点、功法精魄12亿点、神级天道值200万、高级套装精华12万点、神级精粹120亿点、神级风系能量3亿点……】

【极限风神套装,充能:1%。正在开始消耗宿主的套装精华,快速充能,2%、5%、10%、15%……】

【全属性速度提升3000倍、4000倍、5000倍,即将达到修为承受之极限……】

风云突变,化为星海般的旋涡围绕神风而起,林辰的神魂力量瞬间消失一大截,法则和神力却截然恢复过半!

神风环绕,头顶星河萦绕,脚踏风暴旋转,林辰自众目睽睽下从幽青色的光柱踏出。

文学

一对五丈长的青光羽翼从他身后舒展而开,近乎透明,灿灿幽光,薄如蝉翼,神翼拍打时卷起阵阵狂风直搅风云。

他青甲加身,轻灵巧变的臂甲延伸着两道神纹,交织而上,像是飞舞的神凤遍布青铠,腿甲镂刻两对长翼般的神箓,每一道神符绽现着媲美神诣之境的风之法则。如蜿蜒的游龙,围绕着林辰烈烈呼啸。

深青色的风神羽盔与其说是头盔,更像是一对绘着两对勾玉状的翎羽,从林辰的两侧展开,羽盔上条条舞动的青光如轻月曼舞。

连林辰的气质发生了极大的转变,俊雅,翩逸,如不问世俗的神剑,一旦出鞘,锋芒必将贯穿寰宇!

林辰看着覆盖掌心的风旋,这种绝对的神力速度,他竟有些痴醉的捏紧拳头,不愿解除套装。

“极限风神,绝对速度。果真如其名,真想就这样穿着一辈子也不脱下来,哈哈哈哈!”

四位神王一窒。

他们从林辰身上,感受到一股和先前截然不同的压迫感!

若说那黄金战神的姿态,给予他们一种力量的压制,那眼前这般模样,更像是一种强到极致的锋芒,一出世便要刺穿世间万般法则!

妖凰宗主展开‘妖凰神体’,黑气弥漫,百凤舞动,凝聚成巨大的妖凰虚影遮盖天穹,气息犹若皇者。

分享自己的老婆;一女多男群交

分享自己的老婆 第一章

轰隆一声,连这第七脉主都飞了出去,四周的大地全部震裂开来。

可偏偏这时候,不知道何方出现了一条修长的青色叶子!

它就跟彩带似的,嗖嗖几声,将李天命、姜妃棂等四个人全部包成了粽子。

呼!

李天命眼前一绿,人就已经飞了出去。

“东神玥!你疯了!这里是祖地!”

第七脉主‘林舞仪’脸色扭曲,直接尖叫。

在其背后,马上有数千强者聚集,为她撑腰,冷冷看着那血色骷髅头。

“你这丫头当上第七脉主,了不得了啊,还敢直呼我姓名?你父母在我面前,都得把腰玩下去!”骷髅头阴森道。

“你这老不死的,为何不能称呼你姓名?你算什么东西?”

林舞仪怒道。

“我算什么?哈哈,你听好了,我东神玥就算老了,不到巅峰期一半,我在界王榜的排名仍然比你高,你要是不服,直接和我去无量战场生死战!我虽然一身老骨头,也不影响吃你这所谓的壮年血肉!”

这生死战三个字一出,加上无量战场,对于闇星来说,这可不是开玩笑。

一旦林舞仪迎战,那就要分生死。

她还年轻,有未来,万一死了,那就亏大了。

毕竟这脉主才刚当上呢!

故而东神玥此话一出,林舞仪直接一滞,一脸铁青,一个字都不敢放。

“我呸!什么鸟玩意儿,就屁大点本事,就可以目无尊长了?放在两千年前,你这种人,给我提鞋都不配!”

骷髅头再冷笑。

在这讥讽笑声中,林舞仪想到‘无量战场’三个字,还真是没法反驳。

她气得浑身青筋暴起,牙齿颤抖!

“那个,二爷,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冲动好,大家先都冷静下来,这里是万剑神陵。”第三脉主沉声道。

听得出来,虽然他们和‘林老二’都是脉主,但辈分却不是一样的。

李天命的‘爷爷奶奶’,辈分明显比这两个脉主高得多。

“林啸云,你也滚。”

直到这时候,那血色风暴才散去!

李天命被拖到了一个地方。

身上的叶子滑走后,他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身边两个老人。

一个身穿大裤衩,跟跟班似的站在边上,一脸局促,胡子梳成鞭子的老者。

一个手持骷髅拐杖,身穿黑红长袍,站的笔直,容光焕发,表情凶狠的老妪。

“孙儿林慕……啊不,李天……啊不!林枫,见过祖父祖母,祝二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他紧张得差点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他开口的时候,这两位老者,也都在呆呆的看着他。

老者嘿嘿笑了一下,冲李天命眨了眨眼睛。

老妪很严肃的看着他,但可以发现,她眼眶是通红的。

说实话,其他人一看李天命这模样,就认定他是林慕之子,更别说这两位了。

此刻,这万剑神陵内,因为这二老的到来,一片死寂。

第三脉主‘林啸云’再度轻咳一声,道:“二老,他是林慕之子,正所谓父债子偿,林慕的过失,由他来偿还,再合适不过。所以我们全体决定,让他在这跪拜先祖,为父赎罪。二老若是有异议,那就直接召开林氏宗会,在宗会上谈吧?”

“父债子偿?”

那老妪‘东神玥’冷笑一声,道:“我偿你全家!这么多年,林老二还得还不够吗?这事和孩子没关系,他是无辜的,别在这给我生搬硬扯。”

“婆婆,二爷付出了很多,但……万祖剑心一日不归,永远偿还不够。”林啸云道。

“对!”

很多人附和。

“那也是我们的事,和孩子没关系!这事早就由我们扛,我们还没死!”

东神玥那骷髅拐杖,重重的敲击在地上,引得周遭直接地震。

她冷眼扫着所有人,用最冷酷的语气,一字一顿道:“你们所有人,都给我听好!林慕的事,我们两个没死的,迟早会给林氏一个交代!这一切都跟孩子没关系!”

“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我剑神林氏,就是我第二剑脉的一员,就是我第二剑脉的继承人,此后,谁敢动他、杀他,我东神玥哪怕不要这条命,都要灭他满门!”

“我们这两条老命,在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依靠了,所以,千万别和我来硬的、狠的,我东神玥这辈子杀过的人,比你们见过的都多!和我玩,我让你们全家死绝!”

“最后,全部听好!我就算死了,我兄长也还是‘泰北东神氏’的帝王,我泰北东神氏,虽然不再是‘无量界王族’之一,但也能端掉你们半个林氏!”

这长长一段话,一个字一道雷霆,炸得祖地轰轰作响。

李天命快懵了。

分享自己的老婆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分享自己的老婆 第三章

听着几名下属的分析,惜雨脸色已经被气的一片铁青,双目含煞,怒不可歇,简直是恨不得立即将这些人给揪出来,全部挫骨扬灰。

那些资源,全部都是属于天元家族的私有财产,同时也是支撑着天元家族发展壮大的基石。

毕竟现在的天元家族也算是家大业大,人口众多,每天都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去养着,一旦资源跟不上,那后果可就相当严重。

而这些被天元家族招募的外来护法,在享受着天元家族给出的丰厚福利还不知足,竟敢得寸进尺,暗地里\\b侵占属于家族的私有财务,给家族带来了巨大的损失。甚至是之前几名监察使的失踪也与他们有着脱不了的关系。

这在惜雨看来,已经是属于罪大恶极的严

文学

重罪行了。

只是当惜雨一想到对方是无极始境修为时,心中便生出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虽然她在剑尘走后,暂时掌管了天元家族,可她毕竟修为低下,那些投奔天元家族的始境护法对

文学

剑尘是唯唯诺诺,言听计从。可对于她这位副家主,就没那么尊敬了。

哪怕她是惜氏皇朝的公主,可这样的身份放在南域的这帮始境强者眼中,分量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毕竟这里不是在北域。

“可惜许然前辈不理俗事,一直都在闭关潜修,不然的话,若是有许然前辈出面,事情就好办多了。”惜雨暗暗叹了口气,发现自己这个副家主,\\b当是真是有些窝囊。

“剑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要是在的话,那家族目前所遇到\\b的一切困境,都将迎刃而解。”这时候,惜雨心中不禁开始怀念起剑尘来。

“你好歹也是天元家族的副家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掌管整个家族的生杀大权,几个护法就将你给难成这样了吗?”

就在这时,一道让惜雨牵肠挂肚的声音传来,只见在水云殿的正殿中,剑尘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那里。

没有人察觉到他的何时出现的,直到他声音传出时,惜雨连同几名下属才发现他的存在。

水云殿虽然是一件中品神器,但器灵早已经臣服剑尘,因此剑尘在水云殿中早已可以来去自如。

“参见家主!”正殿中的几名下属一眼就认出了剑尘的身份,神态间立即露出恭敬之色,纷纷是神情激动的行礼。

惜雨目光怔怔的盯着剑尘,脸上逐渐的露出了一抹轻松的笑容出来,道:“你终于回来了,只是我终究是辜负了你的期望,没有替你管理好家族,导致家族损失了大量资源。”

“资源这些倒是不重要,以家族如今的财富,即便是损失了这点资源也无伤大雅,最主要的原因是你作为天元家族的副家主,还缺乏一份果断力。”剑尘一脸郑重的对着惜雨说道:“惜雨,你要明白一点,我们天元家族与其他势力的权力结构不一样,目前我们家族没有老祖,没有太上长老,家主就是权力最大之人。而你作为天元家族内唯一的副家主,我不在的时候,这个家族的一切大小事宜,自然都是由你说了算。”

“那些投奔天元家族的始境强者,你不仅有选择接受或是拒绝他们投诚的权利,当家族内的始境强者做出了有损家族利益的事情,\\b你甚至也有审问以及开除他们的权利,若是有人反抗,你就让家族内的其他始境强者出手,进行强力镇压。”

分享自己的老婆,肥水不流外人田1全文

分享自己的老婆 第一章

就这样,北河方一现身,就会立刻将手中的传送符箓给捏爆。

虽然他的传送是短距离并且还是随机的,但是混沌之初当中的空间结构随时都在变化,尤其是那只灵虫母体,因为修为实在是太强大,所过之处空间结构都会被挤压,所以他每一次激发符箓,都会距离那只灵虫母体越来越远。

而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数次激发符箓,是无法摆脱那只灵虫母体的。但是在十余次激发手中的符箓后,那只灵虫母体终于从北河的视线中消失。

加上混沌之初当中充斥着浓郁的混沌之气,就连神识都能够阻挡,或许他已经脱离

文学

了危险。

只是北河却不敢松懈,因为他虽然看不到那只灵虫母体,可是以对方的实力,并非看不到他。

所以他继续将手中的符箓给不断激发,这一次又一连激发了七八张后,他收敛起了气息,一路急遁而去。

他遁行的方向,正是颜珞仙子所在,以及洪轩龙给他指引的地方。

因为在他看来,即便是他无法甩脱那只灵虫母体,但是只要将对方给引过去,或许他就能借助那位被困的颜珞仙子,摆脱那只灵虫母体。

心中如此想到时,北河将速度全力提升。

沿途所过,仗着以真源之液涂抹了双眼,北河能够清楚的看到隐匿在混沌之气中的无形空间裂刃,并及时避开。

一路往前遁行了数十个呼吸,身后那只灵虫母体都没有追来,北河终于松了口气。

看来他是将那只灵虫母体给摆脱了,不然的话,以对方的实力,很轻易的就能够追上来。

不过北河依旧不敢放松警惕,直到一刻钟过去,在他看来已经遁行了数千丈,这才停下来。

“呼!”

他向着身后望了一眼,眼看只有一片混沌之气后,不禁长长的吐了口气。

现在他应该是彻底的将那只灵虫母体,给摆脱了。

于是他取出了那颗牵引法器珠子,但让北河失望的是,他手中此物内的那滴鲜血,依然没有任何的变化。

另外,他虽然能够感应到,那位颜珞仙子依然在吸引着他,可是在此过程中,对方的传音始终都没有再出现过。

“呼呲!”

就在这时,突然间只听一声振翅声响,从北河的身后传来。

“可恶!”

北河脸色铁青一片,他毫不犹豫将手中的一张符箓给捏爆。

随着灵光将他给淹没,他的身形便从中消失。

他前脚遁走只是四五个呼吸的功夫,一只体型巨大的蝴蝶,瞬移般出现在了他所在的位置,正是那只灵虫母体。

此虫现身后,四下一阵扫视,似乎在寻找北河的踪迹。

在混沌之初中,形势极为混乱,不但充斥着浓郁的混沌之气,还有空间风暴席卷,甚至是遭遇大范围的空间坍塌。

加上此地神识和视线大大受阻,所以在此地就算是灵虫母体天尊境的修为,北河在连续的腾挪,并最终失去行踪后,它也无法找到。

不过此虫却有一项惊人的本事,那就是只要北河走过的地方,都会残留下属于他的气息,所以它能够循着气味找上来。

只要北河不激发那种传送的符箓,它就可以一路追杀而至。可北河若是激发了传送符箓的话,它就需要以北河消失的地方为中心,四下寻找一番了。只要找到北河再次出现的地方,它就能继续追上来。

此虫在诸位天尊境修士的围攻下身受重伤,所以它可谓满腔怒火。北河区区无尘期修士,都能从它的手中遁走,更加让它怒不可歇了。

所以对于激怒它的北河,此虫是抱着势必要斩杀的心态的。

就这样,此虫围绕着北河消失的地方,再次开始四下寻找。

而当它在数十丈之外,闻到夹杂在一股混沌之气中铺面而来属于北河的气味后,此虫当即顺着这股味道追去。

虽然它实力强悍,能够在混沌之初当中遁行,但若是拖得太久,北河残留的气息会消失在混沌之初中的。

接下来北河就发现,虽然他能够短时间的逃出那只灵虫母体的追杀,但是过不了多久,那只灵虫母体就会追上来,这让他苦不堪言。

他手中能够在混沌之初当中遁行的符箓,总共就只有百余张,数量实在是有限,他不可能借助此宝一直逃下去。

所以他必须要想办法,尽快将那只灵虫母体给摆脱。

不过随着北河的感应,他知道他和那位颜珞仙子,越来越近了。

就在北河心中有些焦急之际,突然间他看到在百丈之外,有一道人影闪过。

那道人影从他的百丈外横向移动,一闪就消失无踪了。但是从对方的身形和外貌上来判断,他看出那是一个元狐族修士。

跟之前被灵虫母体斩杀的那位不同,他看到的是一个男子。

另外,不管是死于非命的元狐族女子,还是从他前方一闪而过的元狐族男子,面容都极为陌生,应该不是混沌城中的人。很大的可能,跟北河所猜测的一样,对方应该是被颜珞仙子给召唤而来的,而目的就是为了将被困在此地的颜珞仙子给救出去。

另外,从那两个元狐族修士的行动来看,似乎他们并未找到颜珞仙子。是以北河有些怀疑,莫非那颜珞仙子的位置,不太好找不成,不然为何这些元狐族修士,还会在混沌之初当中兜兜转转。

就在北河心中带着疑惑之际,那消失的元狐族男子,再次从他的前方出现。

并且这一刻的此人,还看向了他,露出了吃惊之色。似乎此人没想到,在这个地方能够碰到一个人族修士。

而在通过一种目力神通,发现北河只是一个无尘期修士后,此人眼中当即有着寒光闪烁。

只是不等此人有所动作,北河已经率先将拿在手中的一张符箓给捏爆。在那元狐族修士的注视下,大片灵光将他给淹没,而后他的身形,就从中消失无踪。

“嗯?”

此人一惊,脸上有着怒色浮现,看来是北河发现了他法元期的修为,所以预感不妙立刻遁走了。

就在他心中如此想到之际,突然间只见之前北河消失的地方,一只庞然大物凭空出现。

分享自己的老婆 第二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分享自己的老婆 第三章

“血杀魔体?”李仙雪的表现还是那般清冷,即使察觉到体内原本早就平复的血脉有了些许反应,但声音却没有一丝感情。

第七少帝·宿莫殇对于李仙雪这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也不在意,反而耐心说道:“你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吗?你不想回到原本应该属于你的故乡吗?亦或者你不想获得完全掌控血杀魔体的方法吗?”

李仙雪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宿莫殇,好像在等什么,又好像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倒是一旁的第四少帝·倾荔烟主动向前一步道:“遏制自己的杀欲很痛苦吧,关于你夜色杀人鬼这个绰号的来历我们也知晓一些。

虽有人界会的刻意加工,将你塑造成一个弃恶扬善,以杀止杀的正义侠客。

可你应该清楚,你杀人都只是想要去杀而已,这是来自你血脉深处的渴望。

特别是随着你的修为越高,这股渴望越强烈,最终你若是无法掌控这血杀魔体,恐怕会彻底沦为一头只知道杀戮的恶兽。

到时候不仅仅会将你的名声毁于一旦,也会连累到整个人界会。”

李仙雪颦眉微皱,即使平日里她看上去少言寡语,但其本人也并不缺乏智慧,面对一个阳神境后期以及一个疑似天地境中期的高手。

这两位不仅没有第一时间摆出高手风范以势压人,反而在自己这种刻意疏远的态度下,有意在解释血杀魔体所带来的危害。

这种情况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

一旁一直沉默不言的欧阳赤离也发现了这点,关于血杀魔体的情况,事关李仙雪本人,所以他也不适合对此多言,不过想到林陌之前的吩咐,他横跨一步,挡住第四少帝·倾荔烟的视线。

“第一件事我们大概明白了,应该就是带走我人界会八部众的夜叉大人吧。

先不说你们是不是真的想要帮助夜叉大人解决血杀魔体的隐患。

不如我们先谈谈第二件事,但在你们说之前,让我先猜一猜。

你们因为某位大人物的命令,应该是想要对我人界会,亦或者说是对天王大人不利吧。”

原本因为欧阳赤离突然打断自己与李仙雪的交流,而感到不满的倾荔烟,在听到欧阳赤离所言后,神情严肃了许多,就连四周的空间也隐隐有崩碎的迹象。

“虽说你们这类人可以通过一些浅显的言语交锋,发现其中所蕴藏的真正秘密,可我和七弟的话语中并未有什么破绽,那你是怎么猜到我们来此不是出自自己的本意?”

欧阳赤离右手一翻,朱雀羽扇再现,随即他单手轻轻挥动,灼热的气浪密布四周,同一时间原本隐于四方的暗堂成员直接撤离。

在场的只留下了袁海山,以及一个主动显露出身影的黑衣老者。

第七少帝·宿莫殇瞳孔微缩,只因他之前并未发觉到这个老者的存在,这说明这老者除了隐匿功夫极为出色之外,实力恐怕也胜于他一筹。

‘曾经隐杀所的五行杀尊之一的庚金尊,如今阳神境大圆满的暗堂编外人员·金降影。’

很快他的脑海中便想到了此人是谁,这一次前来人界会,这两位少帝看似莽撞,实则也做了一些准备和计划。

而倾荔烟只是淡淡的瞟了金降影一眼,目光再次放在欧阳赤离身上:“欧阳先生,我知道你在争取时间,但我可以明言相告。

此次我们的第二目标不是风云城,而是人界会之主·天王·帝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