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的肉棒,蜜汁满满(h)

粗大的肉棒 第一章

一大早,顾奶奶洗了锅灶,烧火做饭,就点了香。

只求个心安。

顾爷爷和顾老二等人聊过几句,他们都知道昨晚上打雷下了大暴雨,但都没见到过有彩色的云。

顾爷爷心里藏着事,早上垄了一垄地,就扛着锄头回家了。

于锦嬅一年前回了顾家村,每天都和李瑜酒来顾家窜门。

说起昨晚上的大雨,她的话就多了,“我活了这么多年,没见过这么大的雨。还担心河里会涨水,把稻田给淹了。”

李瑜酒凝视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爷爷将锄头放在院子的墙角跟,洗了手脚进客厅,李瑜酒给他泡的是枸杞茶,顾爷爷坐下喝了两口,将昨晚上看到的云提了提。

李瑜酒眸光闪过亮光。

顾爷爷奇怪,“你也瞧见了?”

李瑜酒,“看见了,那朵云在顾家飞走的。”

顾爷爷扯了个笑,“飞到房顶上,就瞧不见了。”

李瑜酒没答话,他看到的比顾家人看到的要多。那朵云飞到顾家房顶后,顾家人看不到,他却能看清楚。

那朵云是直接消失在顾家上空的。

顾爷爷,“……”

他也不好说其他的话了。

这怪异的阵仗,也不知是好是坏。

李瑜酒笑笑,“无论好坏,总有个结果。我们只需等着就行了。”

就如顾尾巴的头被篮球砸了嗑出了血止不住、顾草生家的家禽没得病,却一群群的像是得了瘟疫没精神……

总会,有结果的。

他们没有等太久,吃过午饭。

一只白虎叼着个包裹的婴儿,来到了顾家。顾带弟顾带妹几兄弟,是认识白虎的。

这是顾小宝从前养的那只。

它看着顾家几兄弟

文学

的眼神是熟悉的。

顾带弟盯着它叼来的婴儿,瞳孔微缩。白虎将婴儿放在地上,坐在他旁边开始舔毛。

李瑜酒紧紧的盯着睡得安详的孩子。

孩子是真的丑,也看不出来像谁。

顾家人都已经傻眼了,好端端的,怎么会有老虎叼孩子来家里?李瑜酒朝孩子走过去,于锦嬅下意识的想拉住李瑜酒。

别看白虎还小,那也是大虫的崽。

李瑜酒走近,白虎还将睡熟的孩子往他面前推了推,虎爪拍着孩子的包裹胸口。

顾家人吸了口气。

就要阻止白虎的行为。

你那没轻没重的,把娃给拍伤了怎么办?

李瑜酒不会抱孩子,他蹲在孩子身边,被白虎爪子拍过的地方,露出一截信封。像是有预感般,李瑜酒缓缓勾唇。

于锦嬅不放心,“瑜儿?”

李瑜酒没应她,只小心翼翼的将信封从孩子包裹里拿出来,看着熟悉的字体,他的眸光微润。

快两年了。

已经快两年没相见了。

李瑜酒凝视着信封上仅有的三个字。

【李瑜酒】

缓缓的笑了。

她终究是记着他的。

他坐在地上,将信封拆开。这是一封很长的信,述说着她离开顾家村后,所有事无巨细的生活。重点是这个孩子!

他的孩子!

顾小宝说,“孩子是早上六点出生的,我给孩子取的小名:年年。大名你取吧。”

她说,“照着你们顾家的时间来算,应该过了快两年了。”

“你别嫌弃他出生就两岁了啊。”

“生孩子是真疼,你儿子哭起来真是要人命。”

“很难哄的。”

李瑜酒僵硬着低头,看向睡着了还糯动着小嘴,吐泡泡的小家伙。这是他的孩子?

是他和顾小宝的孩子。

李瑜酒的手有点哆嗦。

她离开近两年后,他有了儿子了。

李瑜酒哽咽,“你好,年年。”

白虎很高兴的用爪子拍地面,似乎也在和年年打招呼。李瑜酒伸出双手,却不知道要如何把他给抱起来。

他甚至不敢大呼吸,就怕把他给惊醒了。

顾小宝说过,他的脾气大,很难哄的。

顾奶奶等人都走了过来,顾奶奶和于锦嬅蹲在李瑜酒身边,两人看着睡熟的孩子,一颗心都是软的。

于锦嬅说,“他跟你长得还真像。你刚生出来的时候,也是这般小小的一团,睡着的时候,喜欢将小手握成拳的举在耳朵的地方。”

李瑜酒看向于锦嬅,“像我吗?”

于锦嬅又认真的看着,越看越喜欢,“像,真像你。”

顾奶奶看眼白虎,试探的伸手,白虎没反对后,她小心翼翼的把孩子抱起来,乐呵呵的,“是谁的孩子?”听到于锦嬅的话,她下意识的看向李瑜酒。孩子是刚出生的,跟现在的李瑜酒自然是不像的。

但于锦嬅说像,那就是像。

顾奶奶高兴。

顾年年砸吧了下嘴,李瑜酒突然紧张,还好他没有醒过来,李瑜酒松了口气。

他宣布:“我的儿子。”

顾家人,“……”

李瑜酒,“我和顾小宝的孩子。”

顾家人,“……”

于锦嬅,“……”她儿子想宝儿是想疯了吧?

宝儿都离开快两年了,能给你送来这么小的一个孩子?

李瑜酒珍惜的将顾小宝写给他的信收起来,这里面的每一个字,以后他都要看过的。

他让顾奶奶教他抱孩子。

顾奶奶盯着他,“你说的是真话?真是宝给你生的娃?不是你在外头让旁的女人生的?”

这一年多,李瑜酒都在顾家村,这是他们都看在眼里的。

要说他能出去外头和旁的女人生娃,顾家人是不太愿意相信的。

可,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李瑜酒看着孩子,眸光温柔,“我们的孩子。”

白虎还在顾奶奶脚边,欢快的踩着爪子。

顾奶奶信了他的话。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抱着这孩子,就觉得心安。就想到昨晚上的大雨和云彩。

李瑜酒说他是顾小宝生的,她也是信的。

她教着李瑜酒怎么抱孩子,顾家人和于锦嬅都看傻眼了。

于锦嬅张张嘴,到底没把心里的嘀咕说出来。

而顾爷爷在沉默后,让顾奶奶把孩子抱进屋里,这么小的孩子,哪里能见风,若得了风寒,可是能要命的。

白虎送完孩子,就离开了。

张野菜和顾大嫂看着孩子,也是越看越喜欢。

“比咱们几个娃出生的时候,要看好。”

顾小妹就不干了,她才不承认,自己小时候长得这么丑,比画册上画的猴子还丑。

张野菜没好气的将她赶出去。顾小妹在家待不住,看过新鲜的顾年年后,就跑去和小伙伴们玩了。

李瑜酒和顾奶奶说,年年的脾气大,爱哭,而且哭起来还哄不住。

顾奶奶,“那个娃小时候不爱哭的?”

于锦嬅小声的说,“你小时候也爱哭,还喜欢干嚎,只有哭声没有掉泪的。比打雷还响。”

客厅里一静。

大家都想到了昨晚上的雷。

张野菜小声的嘀咕,“不是说早上六点生出来的?”那昨晚上的惊雷大雨,该是和这孩子扯不上关系的吧?

顾大嫂也赞同。

哪能有关系,时间都对不上。

张野菜放心了。

然而,张野菜还不知道,她放心得有点早。

***

顾家多了个娃。

时不时的就能听到能掀翻房顶的哭嚎声。

刚开始的时候,顾老二和他婆娘都给惊着了,碗筷差点打翻在桌上。顾家村各家各户的情况,他们都是知道的。

顾家又没人生娃,哪里来的孩子?

两口子放下碗筷,就去了顾家。好家伙,还没走进院子,那哭声嚎得人的心肝都在颤的。

“咋回事?哪里来的娃?”

两口子进屋,顾家人都围在客厅哭声处,听着大人的声音,还有些手忙脚乱的。

都是哄娃的声音。

但他们的声音加起来,也没有这娃的哭嚎声。

两口子,“……”

顾奶奶看着李瑜酒抱孩子那变扭的姿势,忙把孩子抱回来,“我教的都学会了?你得让娃躺着舒服?”结果她抱着,娃的哭声压根没减轻,顾奶奶又让张野菜快去泡奶粉。

“不是尿了吧?”

顾年年是穿了尿不湿的。

没有尿。

李瑜酒的眉梢都拧在了一起,这不是难哄,显而易见是哄不了。

粗大的肉棒 第二章

第1926章

“我要吃……”本来想说吃油炸食品,却忽然想起自己现在是一个“孕妇”,便改口道:“吃鸡蛋,开水鸡蛋。”

战寒爵亲吻了铮翎,便进了厨房。

等战寒爵端着鸡蛋走出来,已经整天没有好好吃饭的铮翎囫囵吞枣的将两个开水蛋给吃了。战寒爵看到她怀孕后食欲那么好,心里很开心。

他哪里知道,铮翎是这几顿没有好好吃饭,饿得前胸贴后背。

铮翎吃饱肚子,就赖在他的怀里跟他谈判起来。

“爵哥哥,听说你要毁了长安的容?”

战寒爵矢口否认道:“谁说的?胡说八道。”

“官晓说的啊。”铮翎道。

战寒爵掏出手机,将官晓一顿臭骂。

“官晓,谁让你毁长安的容的?人家是演员,靠脸吃饭呢。你惩罚他意思意思就可以了。”

官晓一头雾水:“总裁,这不是你……”

“住嘴,还想狡辩。”战寒爵怒道。

官晓恍然大悟,总裁回家被夫人彻底洗白了。

官晓掏出纸巾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的暗忖道:“幸亏当初留了心眼。没有毁长安的脸。看来,以后听夫人的命令准没错。总裁的段位,到底比不过夫人。”

只是官晓很好奇,夫人究竟用什么手段彻底洗白了总裁?

铮翎“怀孕”,战寒爵惊喜交加。

高兴的是自己又要当爹了。

忧患的是,铮翎身体不好,孕育孩子是个非常艰辛的过程。

为了铮翎能在轻松愉悦的环境里怀胎,战寒爵可谓是煞费苦心。

以前出门,是铮翎化妆拖延时间。

现在是战寒爵拖延时间。

他会打量铮翎的鞋子,不允许铮翎穿跟鞋出门,中跟和低跟都不行。最后给铮翎添了许多平底鞋。

粗大的肉棒 第三章

回来不久,顾老太太就着手办理两人的婚事,由于温家和顾家都是声名显赫的家族,婚礼自然少不了各界名流和贵胄。

婚礼定在第二年的三月份。

时间很快过去,来到婚礼的这一天。

他们举行的是教堂婚礼,在当地最大的教堂举行,各家媒体聚集,只为抢到第一手的资料。

典礼结束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之后大家又前往顾氏名下最豪华的酒店参加婚宴。

婚宴结束后,温浅浅已经累得不想动了。

“我们今晚还回去吗?”她背靠着酒店卧室的沙发,半眯着眼睛看着男人。

顾延溪喝水的动作一顿,“累了?”

“嗯。”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就明天再回去。”

“嗯。”说着话她就要睡着了。

男人放下水杯,唇上带着一抹笑,走过来,“洗了再睡。”

“你先洗。”要不是男人走得近,或许就听不清她说了什么。

“一起。”顾延溪一把抱起窝在沙发上的小女人,大步走向浴室的方向。

温浅浅被他的动作惊醒,脑海里回响着他刚刚的话,脸上顿时浮起一抹娇羞,“我的婚纱还没有脱呢。”

说话间男人已经进了浴室,又用脚把门关上。

“我帮你脱。”男人附在她的耳边说道,滚烫的气息都喷洒在她的耳廓。

——end

蜜汁满满(h),怎么弄小豆豆最刺激

蜜汁满满(h) 第一章

435

透过缝隙,屋顶的月光穿透进来,沈星隐隐约约地看到一张男人的脸,眉目清秀,那么熟悉而又陌生,那双银色的瞳孔在背光环境下散发着熠熠生辉的光芒。

“贺昱……”

她终于认出了男人,心田间难掩饰的激动一刻全都表现了出来,她的眼睛里,快要流出闪烁的泪水:“你果然没有死……太好了……你等等我,我这就从门外爬上来。”

她下一秒便放开了手,整个人跳在地上,很轻很轻,没有惊动到泽依的睡梦。

她从门外爬到了屋顶,屋顶上的男人正拿着一把枪,狠狠地对准他,眼神里充斥着只有无情,或者说,是没有掺杂任何感情。

“贺昱?快把枪放下,你不记得我了么?”

看着他那在月光下透着暗淡银色的眼瞳,沈星的心里五味杂陈。

这双眼眸,是她这些时日里日日夜夜不曾不想到的眼眸,如今再次对上视线,就让她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你是谁?”

男人的声音,像是铺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冻得她的心脏受不了。

他修长的手指还按在扳机上,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

“为何会出现在泽依的房间里?”

沈星愣住了,贺昱这是怎么了?不仅仅是,更像是被人植入了记忆。

沈星迫不得已,只好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我是英加。两年前被泽依派去C国的卧底。是泽依邀请我来他的房间的。”

贺昱:“可我刚刚为什么看到你在房间里放倒了泽依?”

沈星确实在泽依喝完她下药过后的酒以后,等不及,趁他还没晕倒的时候,就放倒了他。

蜜汁满满(h) 第二章

爷爷在问这话的时候,手里的筷子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落了。

先是落在碗里,然后又往烤盘里的牛肉上,戳了戳。

接着就夹了一块没熟的牛肉,放在自己的碗里。

乔湛北看着爷爷,蘸了蘸料就要往嘴里吃,赶紧给拦下了。

然后问了一句,“爷爷就这么饿?”

“啊?是挺饿的

文学

,你这饭做的太慢了。”

爷爷低头就看到自己筷子上,那还泛着红的牛肉。

笑了笑,把牛肉扔在了骨碟里。

“没领成啊,上午不是睡觉了么。”南耳喝了橘子汽水回道。

这不冰橘子汽水真的是不太好喝了,因为痛经,现在她被男朋友禁食一切凉的东西。

之前是喝中药,现在是吃药丸,已经有了一些效果了。

所以,受过痛经之苦的南耳,很是听男朋友的话。

爷爷点了点头,然后笑眯眯的问,“怎么就没领成呢?”

南耳和乔湛北都没有看到,爷爷在点头的时候,看了一眼对面柜子的抽屉一眼。

南耳咬着筷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爷爷这个问题。

让爷爷知道是她大哥不同意,拿走了户口本。

担心爷爷对她大哥印象不好,以后她和乔湛北结了婚,两家人再有嫌隙。

“就是睡过头了。”乔湛北看着乔太太,淡然道。

南耳知道男朋友这是为自己说谎,显然爷爷那看来看去的眼,也在说着不信。

南耳叹了一口气,而后开了口,“爷爷,其实这事不该和你说,会让你担心。”

“但是,骗你也不好,是我大哥拿走了户口本,他现在还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蜜汁满满(h) 第三章

“主人要见你们。”领头的人只说了这一句话就再也不肯开口,然后他挥了挥手。

从领头人后面走出四个人,他们两人一组,解开窦小娥和钱小多身上的锁链后将她们架了起来。

领头人转过身走在前面,架起窦小娥的小组走在中间,架起钱小多的小组则走在最后。

在领头人的带领下,他们穿过了曲折的暗道,来到了一间密室。

“人已带到。”寡言少语的领头人总算是开口说了第二句话。

“灯点上。”

“诺。”

随着一盏盏灯亮起,整间密室的布局也映入窦小娥的眼中。

密室的所有摆件都是成双成对的,且以疑似密室主的那个人为准画一条直线成对称分布。

四面墙十分单调,几乎没有什么装饰,只有四角挂着的四个灯笼最为显眼。

这间密室还非常干净,哪怕没有生活的痕迹,也要保持不落灰尘的干净。

如果说关押窦小娥和钱小多的暗牢有着与暗牢不相符的整洁可以看出主人家对于整洁有着莫名地执念,那么这间密室布置则可以看出主人家的一些其他品性。

密室主对于对称和整洁还真的是有一种莫名的执念啊。

观察完这间密室,窦小娥又开始观察起密室内的其他人。

那位疑似密室主的人身着月白长袍,两枚一模一样的玉佩分别挂在腰间的一左一右。

窦小娥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张严肃脸,但是这张脸她怎么看都觉得与这身打扮相符。这个人给她有一种偷穿别人衣服感觉。

只见那个疑似密室主的人好像是站累了,他示意下两个奴仆搬来一张椅子然后坐下。

“其实杀了你才是才是上策。”

对于这句话,窦小娥是左耳进右

文学

耳出,他们要是选上策的话何至于非那么大劲儿把她绑到这里呢?